泷冈阡表文言文翻译及答案

呜呼!惟我皇考崇公,卜吉于泷冈之六十年,其子修始克表于其阡。非敢缓也,盖有待也。

泷冈阡表文言文翻译及答案  第1张

修不幸,生四岁而孤。太夫人守节自誓;居穷,自力于衣食,以长以教俾至于成人。太夫人告之曰:汝父为吏廉,而好施与,喜宾客;其俸禄虽薄,常不使有余。曰:“毋以是为我累。”故其亡也,无一瓦之覆,一垄之植,以庇而为生;吾何恃而能自守邪?吾于汝父,知其一二,以有待于汝也。自吾为汝家妇,不及事吾姑;然知汝父之能养也。汝孤而幼,吾不能知汝之必有立;然知汝父之必将有后也。吾之始归也,汝父免于母丧方逾年,岁时祭祀,则必涕泣,曰:“祭而丰,不如养之薄也。”间御酒食,则又涕泣,曰:“昔常不足,而今有余,其何及也!”吾始一二见之,以为新免于丧适然耳。既而其后常然,至其终身,未尝不然。吾虽不及事姑,而以此知汝父之能养也。汝父为吏,尝夜烛治官书,屡废而叹。吾问之,则曰:“此死狱也,我求其生不得尔。”吾曰:“生可求乎?”曰:“求其生而不得,则死者与我皆无恨也;矧求而有得邪,以其有得,则知不求而死者有恨也。夫常求其生,犹失之死,而世常求其死也。”回顾乳者剑汝而立于旁,因指而叹,曰:“术者谓我岁行在戌将死,使其言然,吾不及见儿之立也,后当以我语告之。”其平居教他子弟,常用此语,吾耳熟焉,故能详也。其施于外事,吾不能知;其居于家,无所矜饰,而所为如此,是真发于中者邪!呜呼!其心厚于仁者邪!此吾知汝父之必将有后也。汝其勉之!夫养不必丰,要于孝;利虽不得博于物,要其心之厚于仁。吾不能教汝,此汝父之志也。”修泣而志之,不敢忘。

先公少孤力学,咸平三年进士及第,为道州判官,泗绵二州推官;又为泰州判官。享年五十有九,葬沙溪之泷冈。

太夫人姓郑氏,考讳德仪,世为江南名族。太夫人恭俭仁爱而有礼;初封福昌县太君,进封乐安、安康、彭城三郡太君。自其家少微时,治其家以俭约,其后常不使过之,曰:“吾儿不能苟合于世,俭薄所以居患难也。”其后修贬夷陵,太夫人言笑自若,曰:“汝家故贫贱也,吾处之有素矣。汝能安之,吾亦安矣。”

自先公之亡二十年,修始得禄而养。又十有二年,烈官于朝,始得赠封其亲。又十年,修为龙图阁直学士,尚书吏部郎中,留守南京,太夫人以疾终于官舍,享年七十有二。又八年,修以非才入副枢密,遂参政事,又七年而罢。自登二府,天子推恩,褒其三世,盖自嘉祐以来,逢国大庆,必加宠锡。皇曾祖府君累赠金紫光禄大夫、太师、中书令;曾祖妣累封楚国太夫人。皇祖府君累赠金紫光禄大夫、太师、中书令兼尚书令,祖妣累封吴国太夫人。皇考崇公累赠金紫光禄大夫、太师、中书令兼尚书令。皇妣累封越国太夫人。今上初郊,皇考赐爵为崇国公,太夫人进号魏国。

于是小子修泣而言曰:“呜呼!为善无不报,而迟速有时,此理之常也。惟我祖考,积善成德,宜享其隆,虽不克有于其躬,而赐爵受封,显荣褒大,实有三朝之锡命,是足以表见于后世,而庇赖其子孙矣。”乃列其世谱,具刻于碑,既又载我皇考崇公之遗训,太夫人之所以教,而有待于修者,并揭于阡。俾知夫小子修之德薄能鲜,遭时窃位,而幸全大节,不辱其先者,其来有自。熙宁三年,岁次庚戌,四月辛酉朔,十有五日乙亥,男推诚、保德、崇仁、翊戴功臣,观文殿学士,特进,行兵部尚书,知青州军州事,兼管内劝农使,充京东路安抚使,上柱国,乐安郡开国公,食邑四千三百户,食实封一千二百户,修表。

解读:

对父母来说,更大的欣慰莫过于子女有成,而对子女来说,更大的遗憾莫过于子欲养而亲不在。因母亲去世不到两月之故,兼想起去世四年的父亲,是以我在读《泷冈阡表》时,心下一片惨然。作者之痛,亦是我之痛,作者之成,却是我所未能成。欧阳修写此文时年六十四岁,能够告慰于父母,倘若我在六十四岁的时候,能够对父母说什么?

欧阳修在四岁的时候,父亲就已经去世。因此,欧阳修脑海中父亲的形象是模糊的,更多的只是从母亲那儿知道。从母亲的口中,我们了解到欧阳修之父欧阳观为官清廉,乐善好施,轻财仗义,喜宾客往来,想来当是性格豪爽,雄辩滔滔。欧阳观俸禄虽不多,却也不使有余,说“毋以是为我累”,即不希望做一个守财奴。是以当他去世时,家中并没有什么积蓄足以维持生计,可以想象孤儿寡母生活的艰难。然而,欧阳修之母郑氏因为对儿子抱着一腔期望,硬是咬着牙坚持了下来。“自吾为汝家妇,不及事吾姑,然知汝父之能养也;汝幼而孤,吾不能知汝之必有立,然知汝父之必将有后也。”

郑氏嫁给欧阳观时,其公婆均已去世,是以她说“不及事吾姑”。然而,欧阳观对父母的孝顺,却深深地打动了她,也打动了千百年来读此文的人,特别是欧阳观的叹息,“祭而丰,不如养之薄也。”以及“昔常不足,而今有馀,其何及也。”更是让人情难自禁,几欲泪下。

欧阳观宅心仁厚,体现在他欲为死囚求一条生路,认为努力了而没有达到,无论是死囚还是判官都可以做到没有遗憾。如果有机会能够救人一命而不做,那么知道而不做的人是有遗恨的。对死囚尚且如此仁厚,可推知他对别人当是如何热忱,真如郑氏所说“是真发于中者耶!”算命的人说欧阳观将于1010年去世,他指着尚在襁褓之中的欧阳修对妻子说,我怕是看不到他成人了,以后你要把我的话转告给他。郑氏认为,其夫那么好的人,上天不可能让他绝后。她将欧阳观的遗志告诉欧阳修说,“养不必丰,要于孝;利虽不得博于物,要其心之厚于仁。”可以知道,欧阳修在记起父母的肺腑之言时,想到父母已经仙去,必定也是泪眼朦胧,泫然欲泣。

欧阳修选择父亲的点点滴滴,并非单纯的只是故事,而是有深刻的寓意。人生一世,所求者无非不过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欧阳观所为,恰好暗合了这个标准。不爱钱财是修身,孝敬父母是持家,为死囚开生路是治国以平天下。也可以说在欧阳修的心目中,从小就树立了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理念,这也是他能够取得伟大成就的重要因素。

泷冈阡表文言文翻译及答案  第2张

和丈夫欧阳观一样,郑氏持家也非常勤俭节约,她在贫困中立的标准,即使欧阳修为官取得俸禄之后,也不曾改变。知子莫如母,郑氏深知欧阳修的性格不是左右逢源之人,“吾儿不能苟合于世,俭薄所以居患难也。”因此,当欧阳修被贬至夷陵,今湖北宜昌时,郑氏言笑自若,说反正咱们家一直很穷,我已经习惯了。你能够过,我也能够过,“汝能安之,吾亦安矣。”

欧阳修父母的教子之法,很值得我们现在的人学习。我们现在教育孩子,大多数是以他考什么大学挣多少钱为目标,是希望他能够过上富裕的生活,虽然从人之常情来说无可厚非。然而身为父母,我们是否考虑过,如果儿女富裕之后,应该做什么?有没有更高的追求?如果儿女没有富裕,我们应该告诉他们如何面对,如何做到贫贱不能移?从欧阳修所记载来看,他父母不是希望他富裕,而是要清贫,俭以养德,静以修身,是以求仁厚为终极目标。古人说,“取法其上,得乎其中,取法其中,得乎其下”,如果父母家庭的教育设立的目标都“取法其中”,那么教育出来的孩子,怎么可能“得乎其上”?

《了凡四训》说,“人为善,福虽未至,祸已远离;人为恶,祸虽未至,福已远离。”《周易》亦说,“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这不是简单的因果报应,而是厚德所以载物,是“君子居易以俟命”,也是久久为功。我认为,教育孩子如何识别善恶,以及如何为善去恶,要远比考重点大学或者有一份体面的收入重要得多。

五四运动以来,我们对光宗耀祖的说法嗤之以鼻,认为那是封建余孽而加以口诛笔伐。然而在我看来,光宗耀祖有何不可呢?像欧阳修通过努力让自己的位置得到提高,也让去世的父母乃屡获朝廷嘉奖封赏,对教导人们如何为父母,难道不也是一件好事?儿女为国尽忠,立功受奖,是他们应得的荣誉,如果能够给他们父母、妻子或者丈夫也授予相应的荣誉,对于“兴家风、淳民风、正社风”,想来也是相当的促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