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曰冉氏尝居也翻译

音频 | 严鼎

文稿 | 严鼎

解说文稿

夫水,智者乐也。

【注释】

夫(fú):发语词,表议论开始。

水,智者乐(yào)也:水,是聪明智慧的人所喜爱的。语出《论语•雍也》:“知(智)者乐水,仁者乐山。”乐,爱好,喜爱。

【译文】

水是聪明人所喜爱的。

《论语·雍也》中写道:子曰:“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对于“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的理解,历来有不同的说法,我比较赞同南怀瑾先生的说法:“智者的快乐,就像水一样,悠然安祥,永远是活泼的;仁者的快乐,像山一样,崇高、伟大、宁静。”智者也就是聪明人,他们通晓事理,反应敏捷而又思想活跃,性情好动,就像水不停地流动一样,所以用水来进行比拟。正因为智者身上的这些特征,孔子才得出下面的结论:“知者动”、“知者乐”,智者的思想和行为永远都是活动不居的,智者的人生是乐观、豁达的。

古人非常喜欢水,因为水不仅能陶冶性情,而且能启迪智慧。老子作为古代一位更大的智者,他对水的钟爱和赞叹令人叹为观止。《道德经》中有十几处提到水,最有代表性的是:“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唯不争,故无尤”,意思是道德高尚的人像水一样。水,滋润万物而不与万物相争,处于众人所厌弃的低洼之处,所以它最接于近道。因此,君子居住要善于选择地方,心境要善于保持沉静,与人交往要善于以仁相待,言语要善于讲究信用,行政要善于讲究条理,办事要善于发挥特长,行动要善于把握时机,正因为他于世无争,所以没有过失。

总得来说,水在古人心目中,地位是很高的,可是柳宗元却有意用“愚”字,贬损自己,甚至贬损景物。个中滋味也只有柳宗元自己苦苦消受。

今是溪独见辱于愚,何哉?盖其流甚下,不可以溉灌。又峻急多坻石,大舟不可入也。幽邃浅狭,蛟龙不屑,不能兴云雨,无以利世,而适类于予,然则虽辱而愚之,可也。

【注释】

见辱于愚:被以愚命名而受辱。见……于……,古汉语表被动的一种句式。

盖:因为。

下:低。

坻(chí)石:水中高起的石头。

幽邃(suì):昏暗深远。

不屑:认为不值得。

兴云雨:兴云作雨。传说“龙从云,虎从风”,有龙才能兴云作雨。

无以:没有什么。

利世:“利于世”的省略。指给世人造福。

适:正好,恰好。

类于予:跟我相似。于,同。

然则:既然如此,那么……。

【译文】

可现在这条溪水竟然被愚字辱没,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它水道很低,不能用来灌溉。又险峻湍急,有很多浅滩和石头,大船进不去;幽深浅狭,蛟龙又不屑于此,不能兴起云和雨,对世人没有什么好处,正像我。既然如此,即使是玷辱了它,用愚字来称呼它,也是可以的。

柳宗元在文中尽情嘲弄他所谓的愚溪:它水道很低,不能用来灌溉。又险峻湍急,有很多浅滩和石头,大船进不去;幽深浅狭,蛟龙又不屑于此,不能兴起云和雨,对世人没有什么好处。可以说把愚溪贬得一无是处。

这样说的目的是什么呢?重点在接下来这一句:“而适类于予”,正像我一样。这大概是柳宗元借愚溪之“愚”来愚弄社会,嘲讽社会的一种方式。愚溪有它独特的个性美,只不过不为当时的俗人所赏识罢了。那么,柳宗元不也是如此吗?

宁武子“邦无道则愚”,智而为愚者也;颜子“终日不违如愚”,睿而为愚者也。皆不得为真愚。

【注释】

宁(nìng)武子“邦无道则愚”:语出《论语•公冶长》:“宁武子邦有道则知(聪明),邦无道则愚(佯愚)。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宁武子,名俞,谥武,春秋时卫国大夫。

颜子“终日不违如愚”:语出《论语•为政》:“吾与回言,终日不违如愚。退而省其私,亦足以发。回也不愚。”颜子,指颜回。违,指提出不同意见。

睿(ruì):明智。

得:能。

【译文】

宁武子“在国家动乱时就显得很愚蠢”,是聪明人故意装糊涂。颜子“从来不提与老师不同的见解,像是很愚笨”,也是明智的人而故意表现得很愚笨。他们都不是真正的愚笨。

宁武子是卫国有名的大夫,姓宁,名俞,武是其谥号。宁武子的事迹主要在其相国有道上。“邦有道”与“邦无道”两个概念在《论语》中多次出现,此处专指卫国的卫文公、卫成公二代。卫文公父亲卫懿公在位时,终日只知奢侈淫乐,喜好养鹤,竟赐给鹤官位和俸禄,因此遭致臣民怨恨,后狄人攻打卫国,卫懿公兵败被杀,这就是卫懿公好鹤误国的典故。卫国经此变故,由大国成为小国。卫文公继位后,接受前朝教训,励精图治,教导百姓,便利商贾,奖励求学,任贤使能,与百姓同甘共苦,卫国经济得以迅速恢复和发展,使卫国得以兴盛。然而到了其子卫成公时代,乘其祖业而骄奢无度,对外得罪晋国,对内与大臣为敌,使卫国再次陷入了混乱之中。

在卫文公一代,卫国被视为“邦有道”,而在卫成公一代,卫国则被视为“邦无道”。而在这两代,作为大夫的宁武子都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在卫文公时,宁武子辅佐卫文公,很受器重,他的很多建议都能被采纳,也因而被认为“有知”。但在卫成公时,卫成公刚愎自用,对有道之言听不进去,宁武子虽在大夫之位,但为避免与国君冲突,故周旋其间,退居幕后,表面装作糊涂,也因而被视为“愚笨”。

“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宁武子的“有知”当然是被大家认可的,孔子也无异议,但被大家认为的宁武子的“愚笨”,在孔子看来却不是真的。相反,孔子反倒认为宁武子的“愚笨”是远高于“有知”的一种能力。“有知”的那种能力还有可能被人学会,而“愚笨”的这种能力一般人是学不来的。

再来说说这里的“颜子‘终日不违如愚’”。这个说法依然来自《论语》。子曰:“吾与回言,终日不违,如愚。退而省其私,亦足以发,回也不愚。”从前总是认为,孔子在讲学授课的时候,一定是非常安静的,要求学生们要保持课堂纪律,就像我们现在的中小学一样,并且学生们是不能够随意打断老师并提出疑义。其实,孔子讲学是非常鼓励学生们能够发表自己的见解,也经常进行课堂讨论的,并且还寓教于乐。

孔子开始怀疑颜回是不是有些愚钝了,因为颜回课堂上总是不言不语,老师讲什么他就听什么,从来也不会提出质疑,这使得夫子对颜回的领悟力产生怀疑。颜回不像他的大师兄子路一样,有疑问就会提出来,甚至不给老师面子当堂而质疑。其实颜回是一个十分好学的学生,孔子曾多次表扬过他,尤其是颜回过世之后,夫子认为自己的学生中再也没有好学的了。课堂上的表现并不能说明颜回不善于思考,课堂上他只是在专心地学习老师所讲授的学业,同时也会用心观察其他同学的反应。而回到家之后,自己再反复地学习和思考课堂之上学到的知识,如此举一反三,他的收获是很大的,甚至可以在老师讲授的基础之上能有新的见解和主张。

或曰冉氏尝居也翻译  第1张

所以,孔子认为表面的愚钝并不能掩盖颜回内心的聪慧。这里提到的宁武子、颜回,都不是真正的愚笨,他们都很明智,只是故意表现得愚笨。那么,柳宗元自己是不是也如此呢?

今予遭有道而违于理,悖于事,故凡为愚者,莫我若也。夫然,则天下莫能争是溪,予得专而名焉。

或曰冉氏尝居也翻译  第2张

【注释】

违于理,悖(bèi)于事:互文,即“违悖于事理”。违,悖,都是违反的意思。

莫我若:即“莫我若”,没有像我这样的。否定句宾语前置。

然:既然如此。

则:那么。

专:独占。

名:名词用如动词,给……命名。

【译文】

如今我在政治清明时却做出与事理相悖的事情,所以再没有像我这么愚蠢的人了。因此,天下人谁也不能和我争这条溪水,我有给它命名的专利。

“遭有道”,遇到政治清明的时代,“有道”指天子圣明。那我们来看看,柳宗元遇见的天子是否圣明。公元805年唐顺宗永贞元年,柳宗元参与的“永贞变革”,把矛头直指豪门贵族、藩镇、宦官,革除弊政,打击权奸,作了一些对人民有利的事情。结果被宦官勾结豪门贵族镇压了下去,唐顺宗被迫让位给太子宪宗李纯。唐宪宗李纯上台后,杀了王叔文,逼死王伾,贬柳宗元于永州并终生不得量移。大家说说,像唐宪宗这样的天子难道是圣明的吗?很显然,说这样的天子是圣明的,恐怕纯粹是一种讽刺!因而,所谓“违于理”“悖于事”便无一不是反话了。他的“愚”不是自怨自艾、妄自菲薄的“愚”,也不是不学无术、一事无能的“愚”,而是坚持真理、敢于抗争的大勇如愚的“愚”。在这貌似自责的文句间,淤积着作者心中的多少愤懑不平之情。

溪虽莫利于世,而善鉴万类,清莹秀澈,锵鸣金石,能使愚者喜笑眷慕,乐而不能去也。

【注释】

鉴:照见,明察。

万类:万物。

锵(qiāng)鸣金石:“锵鸣如金石”的省略。锵,金玉碰击的声音。

眷慕:眷恋爱慕。

去:离去。

【译文】

溪水虽然对世人没有什么好处,可它却能够映照万物,清秀明澈,能发出金石般的响声,能使愚蠢的人喜笑颜开,对它眷恋爱慕不忍离去。

这段开头的之一句说“溪虽莫利于世”,情调有点低沉。但是,紧接着笔锋一转,感情的色彩就完全不一样了:溪水能鉴照万物,清洁光亮,秀丽澄澈,铿锵鸣响,有金石之声。这是一个多么恬静、闲适、幽美、和谐的世界啊!把这样一个世界和现实生活中的黑暗政治对比一下,哪一个龌龊,哪一个光明,不是昭然若揭了吗?这样一个世界难道只能是愚昧的人心喜目笑、眷恋向往,高兴得不愿离去吗?如果真是这样,那么,那些聪明的人所留恋的到底是一种怎样的世界呢?真是意在言外,发人深思!

虽不合于俗,亦颇以文墨 *** ,漱涤万物,牢笼百态,而无所避之。

【注释】

颇:稍,略微。

漱涤:涤荡,冲洗。

牢笼:包罗,囊括。

避:避忌。

【译文】

我虽然不合世俗,也还能稍用文章来安慰自己,用文笔自由驱使万物,创造出一个称心满意的审美境界,世间万象没有什么能逃得出我的笔墨形容。

接下来笔锋一转,便直抒起胸臆来了。“予虽不合于俗”,言外之意,就是说我是从人世中被排挤出来的。被排挤出来以后,虽然冷寞、孤单,却有一支能洗涤世间万物、包罗各种形态的笔伴随着自己,安慰着自己。在这无违无碍的茫茫然的大自然中,返璞归真,自得其乐,不胜似生活在那昏暗龌龊的人世吗?清静寂寞,是没有谁能够了解我的,这并不是在宣扬与世无争的出世思想,而仍然是在抒发内心深处的愤世嫉俗的不平之情!

以愚辞歌愚溪,则茫然而不违,昏然而同归,超鸿蒙,混希夷,寂寥而莫我知也。于是作《八愚诗》,纪于溪石上。

【注释】

不违:相合,一致。

超鸿蒙:指超越天地尘世。鸿蒙,指宇宙形成以前的混沌状态。语出《庄子•在宥(yòu)》:“云将东游,过扶摇之枝,而适遭鸿蒙。”这里指宇宙、大自然。

混希夷:指与自然混同,物我不分。希夷,虚寂玄妙的境界。语出《老子》:“视之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希,搏之不得名曰微。此三者,不可致诘,故混而为一。”这是道家所指的一种形神俱忘、空虚无我的境界。

寂寥:寂寞清静。

纪:同“记”。

【译文】

我用愚笨的言辞歌唱愚溪,觉得茫茫然没什么悖于事理的,昏昏然似乎都是一样的归宿,超越天地尘世,融入玄虚静寂之中,而寂寞清静之中没有谁能了解我。于是作《八愚诗》,记在溪石上。

在本文的最后,作者终于说出自己心中的真情,作者要“以愚辞歌愚溪”,要“超鸿蒙,混希夷”,显示自己的“愚”其实是超脱凡尘的大智大慧。从“予以愚触罪”,到“以愚辞歌愚溪”,充分表达了一个遭受重重打击的正直的士大夫的愤世嫉俗之情,同时,对封建社会的黑暗统治,也进行了有力的控诉。

这篇《愚溪诗序》,看似写景,实则借题发挥,畅抒胸中块垒。正如《古文观止》评点此文时所说:“通篇就一‘愚’字点次成文,借愚溪自写照,愚溪之风景宛然,自己之行事亦宛然。前后光合照应,异趣沓来,描写最为出色。”仅就第二段来看,仅百余字,就一连用了十二个“愚”字。其它各段,也都以“愚”字统贯。这样,文章就具有朝着中心凝聚的向心力,结构也显得集中紧凑。作者写愚溪也是写自己,溪与人打成一片,真可谓匠心独运,匪夷所思。行文千回百折,跌宕生姿,文句骈散相间,抑扬顿挫,有一唱三叹之妙,读之能让人既得到思想上的启迪,又得到审美上的愉悦。

(附原文)

愚溪诗序

灌水之阳有溪焉,东流入于潇水。或曰:冉氏尝居也,故姓是溪为冉溪。或曰:可以染也,名之以其能,故谓之染溪。予以愚触罪,谪潇水上。爱是溪,入二三里,得其尤绝者家焉。古有愚公谷,今予家是溪,而名莫能定,土之居者,犹龂龂然,不可以不更也,故更之为愚溪。

愚溪之上,买小丘,为愚丘。自愚丘东北行六十步,得泉焉,又买居之,为愚泉。愚泉凡六穴,皆出山下平地,盖上出也。合流屈曲而南,为愚沟。遂负土累石,塞其隘,为愚池。愚池之东为愚堂。其南为愚亭。池之中为愚岛。嘉木异石错置,皆山水之奇者,以予故,咸以愚辱焉。

夫水,智者乐也。今是溪独见辱于愚,何哉?盖其流甚下,不可以溉灌。又峻急多坻石,大舟不可入也。幽邃浅狭,蛟龙不屑,不能兴云雨,无以利世,而适类于予,然则虽辱而愚之,可也。

宁武子“邦无道则愚”,智而为愚者也;颜子“终日不违如愚”,睿而为愚者也。皆不得为真愚。今予遭有道而违于理,悖于事,故凡为愚者,莫我若也。夫然,则天下莫能争是溪,予得专而名焉。

溪虽莫利于世,而善鉴万类,清莹秀澈,锵鸣金石,能使愚者喜笑眷慕,乐而不能去也。予虽不合于俗,亦颇以文墨 *** ,漱涤万物,牢笼百态,而无所避之。以愚辞歌愚溪,则茫然而不违,昏然而同归,超鸿蒙,混希夷,寂寥而莫我知也。于是作《八愚诗》,纪于溪石上。

下期内容预告

王禹偁《黄冈竹楼记》

(同学们可以先预习哦)

严鼎中学语文荣誉出品

文稿 | 严鼎

音频 | 严鼎

排版 | 张金香

统筹 | 孟滕玲 张金香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