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崔端公园林李端翻译

贾元春入宫,贾家不用嫁女儿一般十里红妆,陪房陪嫁,但贴身丫头一定会跟着元春入宫一两人。作为元春身边之一丫头的抱琴责无旁贷。抱琴入宫成为贵妃身边地位很高的女官。元春省亲当晚,她在贾家备受优待。

抱琴出场极少也没有言语,是个面目模糊的人物。但对贾元春来说,抱琴绝非可有可无。尤其抱琴之名,对理解贾元春的人生和经历,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贾家四春元、迎、探、惜,四人的丫头分别是琴、棋、书、画,对应四春的各自技能。

元春善抚琴通音律,迎春善围棋,探春善书法,惜春善绘画。琴棋书画又代表贾家弃武从文转型的坚持。

元春通音律,善抚琴,对于入宫服侍帝王来说是加分项。那个时代娱乐项目匮乏,长得貌美精通音律的女子,就是娱人的“声色”。按说以元春的品貌人物,进宫得宠应该不难。然而事实却是贾元春并不得宠。

题崔端公园林李端翻译  第1张

元春省亲回家是人生荣耀的重要时刻,她却不以为喜反而哀哀作态说“当日既送我到那不得见人的去处”,可见她对入宫为妃充满怨怼之情,不想进宫才是她心中真实想法。这样情绪任何荣华富贵和荣耀都不能抹去,堪称由怨生恨了。

抱琴之名典出应该有两个。唐代诗人李端《题崔端公园林》:抱琴看鹤去,枕石待云归。以及明代唐伯虎《抱琴归去图》:

抱琴归去碧山空,一路松声雨鬓风。

神识独游天地外,低眉宁肯谒王公。

两首诗说得都是出世的隐士,对功名利禄的不屑一顾。尤其《抱琴归去图》的“低眉宁肯谒王公”,视功名利禄如粪土之心表露无遗。

贾元春给丫头取名“抱琴”,又怎么可能以色事君。她入宫不得宠的答案也就一清二楚了。

贾元春的判词图画是“一张弓,弓上挂着一串香橼”。

“弓”有三层意思。

一,代指入宫得贵妃之位。

二,代指军事冲突,伏笔元春之死。

三,鸟尽弓藏,代表皇帝故意针对贾家之心。

“香橼”也有两个意思。

一,“心有不甘”。香橼的特性是内里酸涩辛苦。既表明元春进宫并非心甘情愿,内心苦涩。也表明贾家老臣不得新皇帝待见,被有意针对排斥而心有不甘。

二,没有“福寿”。香橼的变种是佛手,代表福寿。按说元春贵为贤德妃,是有福寿的命,可惜她没有福寿死在贾家抄家之前。判词中香橼不是佛手,预示了这一点。

元春不喜欢入宫,不肯以色示人博取圣宠,自然也就不得宠。通过抱琴的隐士之名,可以轻易看出。但这只是一部分。关于元春之死,抱琴之名同样是伏笔。

省亲大观园当晚,元春亲点了四处戏,其中《乞巧》出自《长生殿》,根据白居易的《长恨歌》所作。本意是指唐明皇与杨贵妃的爱情故事。按说《乞巧》似乎代表元春在向皇帝“邀宠”,可抱琴之名又暗示元春并无此意。脂砚斋在此有一处批语《长生殿》伏贾元春之死。也就是说元春之死与杨贵妃之死相同。

杨贵妃死于马嵬驿之变,被唐明皇下旨派高力士缢死。元春判词中有“弓”,代表军事,与马嵬驿之变契合。虎兕相逢大梦归又与安史之乱对应。而六宫都太监夏守忠谐音“下手重”,似乎正是元春之死的下手之人。

如此众多线索推测,皇帝最终与贾元春恩断义绝,下旨缢死了她。对此还有一条线索。“榴花开处照宫闱”,榴花是指五月榴花神,孙权皇后潘淑。孙权晚年病重,潘淑为自己儿子谋求皇位,被宫人缢死,疑似孙权所为。

杨贵妃被皇帝下旨缢死,“夫妻”恩断义绝。

潘淑被皇帝下旨缢死,“夫妻”恩断义绝。

贾元春肯定被皇帝缢死,“夫妻”恩断义绝。

如此细节当然不是巧合,抱琴之名也有“情(琴)断意绝”之意。琴瑟和鸣在古代指夫妻和合。夫妻情断又有断弦难续之说。未肯无情比断弦,抱琴之名也预示贾元春与皇帝“反目”,最终被皇帝赐死。

元春固然不愿意进宫以色事君,架不住贾家牺牲她博取盛宠。皇帝本对贾家有戒心,想要“鸟尽弓藏”一举解决了四王八公这伙勋贵老臣不臣的威胁。贾家“心有不甘”,必然会结党对抗……

“虎兕相逢大梦归”,双方的矛盾一触即发,元春夹在其中,晋升贤德妃和省亲大观园,都是身不由己“棋子”。棋子一旦无用,也就只有被“弃”的结果。

元春曲子叫《恨无常》,她的“恨”,在于一生“心有不甘”!

文|君笺雅侃红楼

题崔端公园林李端翻译  第2张

欢迎点击关注,点赞收藏,文章每日持续更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