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鲁颂翻译

诗鲁颂翻译

《诗经》是我国之一部诗歌总集,最早称为《诗》,后被儒家奉为经典之一,方称《诗经》。因其书为毛公所传,又称《毛诗》。其创作年代,距今约二千五百年左右,大体产生于西周初叶至春秋中叶。它是奴隶制时代的诗歌,为我国诗歌创作奠定了深厚的基础,对我国文学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诗经》共三百零五首,简称“诗三百”。按其内容,可分为“风”、“雅”、“颂”三类。“风”乃风土之曲,即民间歌谣,共一百六十篇,总称为十五国风。“雅”乃朝廷之乐,多为京都一带朝廷官吏的作品,共一百零五篇,分为《大雅》和《小雅》。“颂”乃庙堂之音,是王侯举行祭祀或其他重大典礼专用的乐歌,共四十篇,分为《周颂》、《鲁颂》、《商颂》,合称三颂。 对于《诗经》的解释,两千多年来众说纷纭,有的很难达成共识,甚至古今名家也“不知所谓”。为了文学爱好者阅读方便,这里只是博采众长,作一般性的简释和介绍。对于生僻和古今异读的字,由于种种限制,不能详细诠释,但尽可能地注音。 愚之见,《诗经》不宜翻译,任何译文都不如原文;同样,也不宜对其进行评说,任何评说都难免主观色彩。对于《诗经》的理解,因人因时因环境之不同而迥然有异,这正是《诗经》的妙处。如果仅从字面理解,一览无余,那就没有什么味道了。读《诗经》,重在读、贵在读、趣在读。在注音注释的帮助下,流畅地熟读,在诵读的同时去理解、去感悟,这是学习《诗经》更好、最聪明的 *** 。 鲁颂 鲁颂:《鲁颂》四篇,作于春秋时期,是歌颂鲁僖公的。鲁僖公(公元前659—608年在位)“能遵伯禽之法”,曾随齐国伐楚(见《左传·僖公四年》)征淮夷(见《左传·僖公十三年》《十六年》),是鲁国较有作为的一位国君。跟《周颂》不同,“此虽名为颂,而体实国风,非告神之歌,故有章句也。”(《駉·正义》) 鲁颂·駉之什 【颂-032】駉 駉駉牡马,在坰之野。薄言駉者!有驈有皇,有骊有黄,以车彭彭。思无疆,思马斯臧! 駉駉牡马,在坰之野。薄言駉者!有骓有駓,有骍有骐,以车伾伾。思无期,思马斯才! 駉駉牡马,在坰之野。溥言駉者!有驒有骆,有骝有雒,以车绎绎。思无斁,思马斯作! 駉駉牡马,在坰之野。薄言駉者!有骃有騢,有驔有鱼,以车祛祛。思无邪,思马斯徂! 【题解】歌颂鲁僖公有远见,兼重农牧,养马多,善服役。 【注解】 1、駉駉(扃jiōng):《毛传》:“駉駉,良马腹于肥张也。”《传疏》:“牡马,谓壮大之马。犹四马之称四牡,不必读为牝(聘pìn)牡之牡也。” 2、坰(窘jiǒng):《毛传》:“坰,远野也。邑外曰郊,郊外曰野,野外曰林,林外曰坰。” 3、驈(欲yù):《毛传》:“骊马白胯曰驈,黄白曰皇。纯黑曰骊,黄骍(星xīng)曰黄。” 4、彭彭(邦bāng):《毛传》:“彭彭,有力有容也。”《集疏》:“以,用也。用车以驾。” 5、臧:《郑笺》:“臧,善也。” 6、骓(锥zhuī)、駓(坯pī):《毛传》:“苍白杂毛曰骓,黄白杂毛曰駓,赤黄曰骍,苍祺曰骐(齐qí)。” 7、伾伾(匹pǐ):《毛传》:“伾伾,有力也。” 8、才:《集传》:“才,材力也。”《集疏》:“思无期,思虑远长无有期限。即马亦多成材也。” 9、驒(驮tuó):《毛传》:“青骊驎(林lín)曰驒,白马黑鬣(列liè)曰骆(洛luò),赤身黑鬣曰骝(六liù),黑身白鬣曰雒(洛luò)。” 10、绎绎(易yì):《毛传》:“绎绎,善走也。” 11、斁(易yì):《郑笺》:“斁,厌也。” 12、骃(音yīn)、驔(垫diàn):《毛传》:“阴白杂毛曰骃,彤白杂毛曰騢(峡xiá),豪骭(干gàn)曰驔,二目白曰鱼。” 13、祛祛(区qū):《毛传》:“祛祛,强健也。” 14、徂:《郑笺》:“徂,犹行也。……牧马使可走行。”《集传》:“思无邪者,思之真正无有邪曲。” 【翻译】 公马高大又肥壮,远郊野外去放牧。要问良马有几种:既有驈来又有皇。骊马纯黑赤马黄,驾起车来力量强,深谋远虑无 *** ,但望马儿都优良。 公马肥壮好身体,群群牧放远郊地。要问良马有几种:苍白骓马黄白駓,还有骍马青黑骐,驾起车来有力气。深谋远虑无限期,但望马儿好质地。 公马肥壮真不错,放在远郊近山坡。要问良马有几种:青黑驒马白色骆,赤色骝马黑色雒,驾起车来快如梭。深谋远虑不觉倦,但望马儿都振作。 公马肥壮强有劲,郊野放牧远离城。要问良马有几种:红白騢马灰白骃,驔呀鱼呀也有名,驾起车来脚步轻。深谋远虑无邪僻,但望马儿能疾行。 【颂-033】有駜 有駜有駜,駜彼乘黄。夙夜在公,在公明明。振振鹭,鹭于下。鼓咽咽,醉言舞。于胥乐兮! 有駜有駜,駜彼乘牡。夙夜在公,在公饮酒。振振鹭,鹭于飞。鼓咽咽,醉言归。于胥乐兮! 有駜有駜,駜彼乘駽。夙夜在公,在公载燕。自今以始,岁其有。君子有穀,诒孙子。于胥乐兮! 【题解】赞美鲁僖公君臣勤于公事,宴饮欢乐。 【注解】 1、駜(必bì):《毛传》:“駜,马肥强貌。”《传疏》:“乘黄,四黄马。” 2、明明:操劳勤勉。《郑笺》:“早起夜寐,在于公之所。”《通释》:“明、勉一声之转,明明即勉勉之假借,谓其在公尽力也。” 3、振振:《集传》:“振振,群飞貌。鹭,鹭羽,舞者所持,或坐或伏,如鹭之下也。” 4、咽咽(音yīn):《毛传》:“咽咽,鼓节也。” 5、于:《传疏》:“于,发声。” 6、駽(宣xuān):青黑马。《毛传》:“青骊曰駽。” 7、有:《集传》:“有,有年也。” 8、穀:福禄。《郑笺》:“穀,善。诒,遗也。” 【翻译】 多么肥壮又高大,驾上四匹黄膘马。早晚忙碌在公家,办公勤勉无闲暇。一群白鹭振翅飞,忽而上升忽而下。鼓儿敲起咚咚响,酒醉起舞兴难罢。啊,大家心里乐开花。 多么高大多肥壮,四匹公马不寻常。早晚忙碌在公堂,公堂里面把酒尝。一群白鹭振翅飞,白鹭高高飞向上。鼓儿敲起咚咚响,酒醉饭饱人散场。啊,大家心里喜洋洋。 多么强壮多有劲,四匹青马驾车行。早晚忙碌在公庭,公庭里面宴饮兴。打从如今开了头,年年都有好收成。君子好善有吉庆,遗留子孙来继承。啊,大家心里喜盈盈。 【颂-034】泮水 思乐泮水,薄采其芹。鲁侯戾止,言观其旂。其旂茷茷,鸾声哕哕。无小无大,从公于迈。 思乐泮水,薄采其藻。鲁侯戾止,其马蹻蹻。其马蹻蹻,其音昭昭。载色载笑,匪怒伊教。 思乐泮水,薄采其茆。鲁侯戾止,在泮饮酒。既饮旨酒,永锡难老。顺彼长道,屈此群丑。 穆穆鲁侯,敬明其德。敬慎威仪,维民之则。允文允武,昭假烈祖。靡有不孝,自求伊祜。 明明鲁侯,克明其德。既作泮宫,淮夷攸服。矫矫虎臣,在泮献馘。淑问如皋陶,在泮献囚。 济济多士,克广德心。桓桓于征,狄彼东南。烝烝皇皇,不吴不扬。不告于訩,在泮献功。 角弓其觩。束矢其搜。戎车孔博。徒御无斁。既克淮夷,孔淑不逆。式固尔犹,淮夷卒获。 翩彼飞鸮,集于泮林。食我桑黮,怀我好音。憬彼淮夷,来献其琛。元龟象齿,大赂南金。 【题解】歌颂鲁僖公能继承祖先事业,整修泮宫,征服淮夷,建立文治武功。 【注解】 1、泮(畔pàn)水:《毛传》:“泮水,泮宫之水也。天子辟雍,诸侯泮宫。”《释文》:“泮宫,诸侯之学也。” 2、芹:《郑笺》:“芹,水菜也。” 3、戾止:《毛传》:“戾,来。止,至也。” 4、茷茷(配pèi):《集传》:“茷茷,飞扬也。哕哕(惠huì),和也。” 5、于迈:《郑笺》:“于,往。迈,行也。” 6、蹻蹻(焦jiāo):《毛传》:“其马蹻蹻,言强盛也。” 7、昭昭:严粲《诗缉》:“其声音昭昭然明亮。” 8、色:《毛传》:“色温润也。” 9、茆(卯mǎo):莼(纯chún)菜。《集传》:“茆,凫葵也。叶大如手,赤圆而滑,江南人谓之莼菜者也。” 10、难老:《诗缉》:“则天与之难老之福。” 11、长道:《集传》:“长道,犹大道也。”《毛传》:“屈,收。丑,众也。” 12、昭假:诚心祭告。《郑笺》:“信文矣,为修泮宫也。信武矣,为伐淮夷也。” 13、矫矫(搅jiǎo)、馘(国guó):割敌左耳。《郑笺》:“矫矫,武貌。馘,所格者之左耳。” 14、淑:《郑笺》:“淑,善也。囚,所俘获者。” 15、桓桓:《毛传》:“桓桓,威武貌。狄,当作剔,剔,治也。东南斥淮夷。” 16、烝烝皇皇:《集传》:“烝烝皇皇,盛也。不吴不扬,肃也。” 17、訩(凶xiōng):争辩。《传疏》:“不告于訩,言不穷治凶恶,唯在柔服之而已。” 18、觩(求qiú):《集传》:“觩,弓健貌。五十矢为束或曰:百矢也。搜,矢疾声也。” 19、博:《传疏》:“博,众也。”《集传》:“无斁(益yì),言竟劝也。” 20、犹:《郑笺》:“犹,谋也。” 21、鸮(萧xiāo):《毛传》:“翩,飞貌。鸮,恶声之鸟也。” 22、黮(慎shèn):通“葚”。桑葚。《毛传》:“黮,桑实也。”《郑笺》:“怀,归也。” 23、憬(景jǐng):强。琛(抻chēn):珍宝。《集传》:“憬,觉悟也。琛,宝也。” 24、赂(路lù):赠送财物。 【翻译】 大家游乐泮水滨,我在水中采水芹。鲁侯大驾要光临,已经看到旌旗影。车上旌旗随风展,铃儿叮当响不停。无论大官和小官,跟随僖公向前行。 游乐泮水兴致高,我在水中采水藻。鲁侯大驾已来到,马儿强健气势豪。马儿强健气势豪,随行人多声音高。鲁侯和颜面带笑,不发怒气耐心教。 游乐泮水久停留,采摘莼菜忙不休。鲁侯大驾已光临,泮宫里面饮美酒。美酒已经举杯饮,祝君长生不老寿。顺着大道向前走,收服丑类不用愁。 庄严美好鲁僖公,恭敬勤勉品德高。注意威仪有礼貌,光辉榜样人人效。真正能文又能武,先祖神灵诚祭告。遵循祖训无不孝,大福一定能求到。 勤勉努力鲁僖公,能修品德讲法度。已把泮宫建设好,淮夷人民都归服。武臣矫矫如猛虎,献敌左耳泮水处。审讯得法似皋陶,就在泮宫献俘虏。 朝臣济济有修养,能把善心来推广。威风凛凛去出征,平定东南势力强。声势盛大军容壮,没有喧哗无叫嚷。宽待俘虏不穷究,泮宫献功无夸张。 角弓弯弯硬又强,百箭发出嗖嗖响。兵车坚固数量多,战士英勇斗志昂。淮夷已经征服了,不再违命多善良。坚决执行你谋略,淮夷终于得扫荡。 翩翩飞来猫头鹰,落在泮水傍边林。吃了我的桑上果,给我送来好声音。如今淮夷有觉悟,献来珍宝表诚心。既有大龟和象牙,还有南方特产金。 【颂-035】閟宫 閟宫有侐,实实枚枚。赫赫姜嫄,其德不回。上帝是依,无灾无害。弥月不迟,是生后稷。降之百福。黍稷重穋,稙稚菽麦。奄有下国,俾民稼穑。有稷有黍,有稻有秬。奄有下土,缵禹之绪。 后稷之孙,实维大王。居岐之阳,实始翦商。至于文武,缵大王之绪,致天之届,于牧之野。无贰无虞,上帝临女。敦商之旅,克咸厥功。王曰:叔父!建尔元子,俾侯于鲁。大启尔宇,为周室辅。 乃命鲁公,俾侯于东。锡之山川,土田附庸。周公之孙,庄公之子。龙旂承祀。六辔耳耳。春秋匪解,享祀不忒:皇皇后帝,皇祖后稷。享以骍牺,是飨是宜。降福既多,周公皇祖,亦其福女。 秋而载尝,夏而楅衡。白牡骍刚,牺尊将将。毛炰胾羹,笾豆大房。万舞洋洋,孝孙有庆。俾尔炽而昌,俾尔寿而臧。保彼东方,鲁邦是常。不亏不崩,不震不腾。三寿作朋,如冈如陵。 公车千乘,朱英绿縢。二矛重弓。公徒三万,贝胄朱綅。烝徒增增,戎狄是膺,荆舒是惩,则莫我敢承。俾尔昌而炽,俾尔寿而富。黄发台背,寿胥与试。俾尔昌而大,俾尔耆而艾。万有千岁,眉寿无有害! 泰山岩岩,鲁邦所詹。奄有龟蒙,遂荒大东。至于海邦,淮夷来同。莫不率从,鲁侯之功! 保有凫绎,遂荒徐宅。至于海邦,淮夷蛮貊。及彼南夷,莫不率从。莫敢不诺,鲁侯是若! 天锡公纯嘏,眉寿保鲁。居常与许,复周公之宇。鲁侯燕喜,令妻寿母。宜大夫庶士,邦国是有。既多受祉,黄发儿齿。 徂徠之松,新甫之柏。是断是度,是寻是尺。松桷有舄,路寝孔硕,新庙奕奕。奚斯所作,孔曼且硕,万民是若! 【题解】歌颂鲁僖公能继承祖业,振兴鲁国,恢复疆土,修筑宗庙。 【注解】 1、閟(必bì)、侐(续xù):《郑笺》:“閟,神也。姜嫄神所依,故庙曰神宫。”《毛传》:“侐,清静也。” 2、实实枚枚:《毛传》:“实实,广大也。”《释文》:“枚枚,《韩诗》云:闲暇无人之貌也。” 3、回:《集传》:“回,邪也。” 4、依:《集传》:“依,犹眷顾也。” 5、弥(迷mí):《郑笺》:“弥,终也。……终人道十月而生子,不迟晚。” 6、重穋(路lù):《正义》:“《七月?传》曰:后熟曰重,先熟曰穋。” 7、稙(直zhí)稚(直zhí):《毛传》:“后种曰稙,先种曰稚。” 8、奄有下国:《集传》:“奄有下国,封于邰(台tái)也。” 9、秬(聚jù):《郑笺》:“秬,黑黍也。” 10、缵(纂zuǎn):《毛传》:“绪,业也。”《释文》:“缵,继也。” 11、翦:“剪”的异体字。《郑笺》:“翦,断也。大王自豳徙居岐阳,四方之民咸往归之,于时而有王迹。” 12、致天之届:《传疏》:“致天之届,犹云致天之罚耳。” 13、虞:《广雅?释诂二》:“虞,欺也。” 14、敦:《通释》:“此诗敦亦当读屯,屯,聚也。犹《商颂》‘裒荆之旅’, 裒亦聚也。盖自聚其师旅为聚,俘虏敌之士众,亦为屯聚之也。”(“裒荆之旅”出自《商颂·殷武》。) 15、叔父:《集传》:“叔父,周公也。元子,鲁公伯禽也。” 16、宇:《毛传》:“宇,居也。” 17、附庸:《集传》:“附庸,犹属城也,小国不能自达于天子,而附于大国也。” 18、庄公之子:《毛传》:“周公之孙,庄公之子,谓僖公也。” 19、耳耳:《毛传》:“耳耳然,至盛也。” 20、忒(特tè):《集传》:“忒,过差也。” 21、是飨是宜:《郑笺》:“天亦飨之宜之。” 22、尝:《集传》:“尝,秋祭名。楅衡,施于牛角,所以止触也。” 23、刚:《集疏》:“刚者,犅(刚gāng)之借字。《说文》:‘犅,特也。牛父也。’骍刚犹言骍牡。” 24、牺尊:《集传》:“牺尊,画牛于尊腹也。或曰,尊做牛形,凿其背以受酒也。”《正义》:“将将然而盛美也。” 25、毛炰(跑páo)、胾(自zì):《毛传》:“毛炰,豚也。胾,肉。羹,大羹,鉶(形xíng)羹也。” 26、大房:《集传》:“大房,半体之俎,足下有跗(夫fū),如堂房也。” 27、保:《郑笺》:“保,安。常,守也。” 28、三寿:《通释》:“三寿,犹三老也。” 29、縢(腾téng):《毛传》:“朱英,矛饰也。縢,绳也。” 30、贝胄:《毛传》:“贝胄,贝饰也。以朱綅(钦qīn)缀之。” 31、烝:《毛传》:“烝,众也。” 32、膺:《通释》:“赵注《孟子》曰:膺,击也。”《郑笺》:“惩,艾也。”《正义》:“惩艾皆创,故为艾也。” 33、承:《集传》:“承,御也。” 34、黄发台背:《郑笺》:“黄发台背,皆寿征也。”《集传》引王氏曰:“寿者相与为公用也。” 35、艾:《方言》卷四:“艾,长老也。东齐鲁卫之间,凡尊老谓之叟,亦谓之艾。” 36、眉寿:《郑笺》:“眉寿,秀眉,亦寿征。” 37、岩岩:《正义》:“泰山之高岩岩然。”《毛传》:“詹(沾zhān),至也。” 38、龟:山名,在今山东新泰县西南。蒙:山名,在今山东蒙阴县南。《郑笺》:“大东,极东也。”《集传》:“荒,奄也。” 39、同:《通释》:“诸侯殷见天子曰同,小国会朝大国亦曰同。” 40、凫(扶fú):山名,在今山东皱县西南。绎:山名,也作“峄(益yì)”,在今山东皱县东南。《集传》:“宅,居也,谓徐国也。” 41、貊(莫mò):《诗缉》:“若淮夷也,南夷之蛮也,东夷之貊也,又及彼南方之夷荆楚也。” 42、诺(喏nuò):《郑笺》:“诺,应辞也。”《毛传》:“若,顺也。” 43、纯嘏(谷gǔ):《郑笺》:“纯,大也。受福曰嘏。” 44、常、许:《毛传》:“常、许,鲁南鄙、西鄙。”《尔雅?释言》:“居,据也。” 45、有:《郑笺》:“有,犹长有也。” 46、儿(尼ní)齿:《集传》:“儿齿,齿落更生细者,亦寿征。” 47、徂徠:山名,在今山东泰安县东南。新甫:山名,也叫梁山,在泰山旁。 48、度(夺duó):《通释》:“按度者,剫(夺duó)之假借。《说文》:‘剫,判也。’”《诗缉》:“于是用八尺之寻,十寸之尺以量之。” 49、桷(绝jué):方木椽。舄(细xì):粗大貌。《毛传》:“桷,榱(催cuī)也。舄,大貌。”《毛传》:“路寝,正寝也。” 50、奕奕(益yì):《郑笺》:“奕奕,姣美也。修旧曰新。新者,姜嫄庙也。” 51、奚斯:《传疏》:“奚斯,公子奚斯,即鲁大夫公子鱼也。”《文选·班固·西都赋序》:“奚斯颂鲁。”李善注引《韩诗·薛君章句》:“言其新庙奕奕然盛,是诗公子奚斯所作也。” 51、曼、硕:《集传》:“曼,长。硕,大也。万民是若,顺万民之望也。” 【翻译】 姜嫄神宫多静寂,殿高屋大人迹稀。光明伟大姜嫄氏,品德端正无邪僻。上帝依恋眷顾她,没有伤害无灾异。怀孕十月不延迟,生下儿子是后稷。天降百种大福气,黍稷成熟有早晚,豆麦种植时不一。拥有小国本在邰,教会人民稼穑事。既有高粱和黍子,还有香稻黑小米。终于拥有天下地,大禹事业得承继。 后稷有个好孙子,古公亶父号太王。住在岐山向阳地,开始准备灭殷商。到了文王和武王,太王事业得发扬。奉行天意灭殷纣,就在牧野摆战场。莫怀二心莫欺诈,上帝监察在头上。殷商队伍全俘获,能成大功世无双。成王开口叫叔父,封立你的大儿子,使他为侯在鲁邦。大大开拓你土疆。辅卫周室作屏障。 成王下令给鲁公,建立侯国地在东。赐他高山和大川,还有土田和附庸。周公远孙鲁僖公,庄公儿子是英雄。打着龙旗承祭祀,六条缰绳把马控。春秋祭祀不懈怠,祭祀完备无漏洞。上帝光明又伟大,还有后稷老祖宗。献上牺牲黄色牛,神灵享受兴味浓,降你幸福有多种。伟大先祖周公旦,也将赐你福无穷。 秋天尝祭未开场,夏天设栏把牛养。公牛有白也有黄,牛形酒樽多漂亮。生烤乳猪肉片汤,盛满笾豆和大房。文舞武舞排场大,孝顺儿孙有福享。使你兴旺又昌盛,使你长寿获吉祥。安定东方那片土,保卫鲁国国运长。不亏损来不崩溃,不沸腾也不震荡。三寿和你做朋友,稳如丘陵和山岗。 鲁公兵车有千辆,绿绳缠弓红缨矛,长矛成对弓成双。鲁公步卒有三万,红线缀贝饰盔上,大军人多势力强。北狄西戎受打击,荆舒两国遭重创,无人敢与鲁国抗。使你昌盛又兴旺,使你长寿又富强。老人驼背头发黄,寿高还把重任扛。使你昌盛又强大,使你年高又寿长。千年万岁活下去,高寿长享无灾殃。 泰山高峻多险峰,位在鲁国国境中。龟山蒙山都属鲁,一直延伸到远东。还有海滨各国家,淮夷也都来朝贡。无人胆敢不服从,功劳应归鲁僖公。 保有凫山和绎山,徐国也在控制中。直到海滨各国家,淮夷蛮貊也相同。还有那些南夷国,没有谁人不服从。无人胆敢不听话,顺从鲁侯态度恭。 天赐鲁公大福气,安享高寿保鲁地。据有常许两边邑,周公疆土复统一。鲁侯宴饮多欢喜,家有老母贤德妻。善待大夫众贤士,国家长保不分离。既受天赐多福祉,返老还童长新齿。 徂徠山上长松树,新甫山上柏树长。砍的砍来劈的劈,用寻用尺细丈量。松木椽子直又大,建成正殿多宽敞,新修宗庙真漂亮。奚斯作成诗一首,长篇巨制好文章,万民满意齐赞扬。 ★更好的资源献给更好的您,精心编排。各级专家和超级高手请略过此文,本文仅献给有需要的朋友。整理排版非常辛苦,让我们一起来弘扬正能量,期待您能喜欢并收藏转发给其他需要此材料的您的朋友。有什么做的不到位的地方请大家谅解,有需要其它经典的请点击我的头像并关注,其它国学经典会陆续更新,祝大家学习愉快。如您喜欢,请+关注我,您的支持就是我更大的动力,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