鹊桥仙陆游翻译及赏析

鹊桥仙 --陆游

一竿风月,一蓑烟雨,家在钓台西住。卖鱼生怕近城门,况肯到红尘深处?

潮生理棹,潮平系缆,潮落浩歌归去。时人错把比严光,我自是无名渔父。

鹊桥仙陆游翻译及赏析  第1张

诗词赏析:这是一首描写作者隐居时生活情调的词,作于被免职后在山阴故乡闲居之时。上阕写陆游当时的生活环境及心理感受。身披蓑衣,手持钓竿,就像东汉的严光一样,心无所求。“卖鱼生怕近城门,况肯到红尘深处”,是作者的愤世之语。作者一心有志于雪国家民族之耻,但屡遭议和派的打击排挤,以致被免职抄家。心里积愤难平之余,又想自己此时虽居家无事,难伸心志,但总比那些投机钻营,置国家民族利益于不顾的人要高尚得多吧。因此,不肯到尘世中去,不肯和那些人同流合污。

鹊桥仙陆游翻译及赏析  第2张

下阕写作者平日的家居生活,也显得恬淡自安,并进一层表明,严光虽然遁世隐居,不应光武帝之召,但还有名利之心,自己则甘愿做一个“无名渔父”,以永远避开尘世。

宋人有一首咏严光的诗:“一着羊裘便有心,虚名留的到如今。当时若着蓑衣去,烟雨茫茫何处寻。”陆游这首词从一开头“一竿风月,一蓑烟雨”到结尾“时人错比严光,我自是无名渔父”,紧紧切合这首诗意,所表明的却不尽是自己要清静无为,安度残生的心态,更有对朝廷君臣不思复国大计,一味议和苟安,因此不愿与他们同流合污的激愤之情。这种激愤之情以平淡清净的语言表现出来,更反应了陆游此时内心的悲凉之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