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史出使翻译

唐朝玄宗年间,有个叫王泠然的人,虽然中了进士,但按当时的规矩,科举及第以后还得接受吏部考核才能派官。

王泠然属于三等末的同进士及第,因此并没被吏部选上实缺(有职位的品级官员),只被授予了个文散官将仕郎。恰逢当年吏部停止选才用人,只好继续在家待业。

御史出使翻译  第1张

注: 《新唐书·百官志一》将仕郎文散官名。隋始置,唐为文官第二十九阶,即更低一阶,从九品下。

王家上上下下十几口人,本想靠他中进士后飞黄通达,结果落了个竹篮打水一场空,只能靠上街卖水过日子,长久以往连生计都难以维持。

忽然听说有个朋友高昌宇现在当了实权在握的御史,于是,他便立即去拜见高御史,对御史的仆人说:“你只要对你家主人说我叫王泠然就行了,他一定认识我的!”。

过了一会儿,这仆人出来,对王泠然说:“我们大人说他根本就不认识你,请你回吧!”王泠然听了,非常生气,心想:“现在自己当官了,就不认我这个老朋友了,真是个无情无义的家伙。”但人家始终不见,他只好郁闷回家。

回到家后,王泠然越想越生气,就直接写了一封信 《与御史高昌宇书》,本意是自荐信,想求提携,但写着写着,不自觉就变成了“我这辈子不得志,都怪你不提携”……

原文很长,但内容过于豪爽不羁(很难让人理解这是求人办事的态度),摘录如下:

仆之怪君甚久矣,不忆往日任宋城县尉乎?仆稍善文章,每蒙提奖,勤勤见遇,又以齐氓,叨承恩顾,铭心在骨。复闻升进,不出台省,当为风流可望,故旧不遗。近者伏承皇皇者华,出使江外,路次于宋,依然旧游,门生故人,动有十辈,蒙问及者众矣,未尝言泠然。 明公纵欲高心不垂半面,岂不畏天下窥公侯之浅深?与著绿袍、乘骢马,跄跄正色,谁敢直言?仆所以数日伺君,望尘而拜,有不平事,欲图于君,莫厌多言而彰公短也。先天年中,仆虽幼小,未闲声律,辄参举选,公既明试,量拟点额,仆之枉落,岂肯缄口?是则公之激仆,仆岂不知?公之辱仆,仆终不忘其故,亦上一纸书,蒙数遍读,重相摩奖,道有性灵,云某来掌试,仰取一名。于是逡巡受命,匍匐而归,一年在长安,一年在洛下,一年坐家园,去年冬十月得送,今年春三月及第。 往者虽蒙公不送,今日亦自致青云。天下进士有数,自河以北,唯仆而已,光华藉甚。不是不知,君须稍垂後恩,雪仆前耻,若不然,仆之方寸,别有所施。何者?故旧相逢,今日之谓也。仆困穷如君之往昔,君之未遇似仆之今朝,因斯而言,相去何远?君是御史,仆是词人,虽贵贱之间,与君隔阔,而文章之道,亦谓同声,而不可以富贵骄人,亦不可以礼义见隔。 且仆家贫亲老,常少供养,兄弟未有官资,嗷嗷环堵,菜色相看,贫而卖浆。值天凉,今冬又属停选试,试遣仆为御史,君在贫途,见天下文章精神气调得如王子者哉?实能忧其危,拯其弊,今公之富贵,亦不可多得,意者望御史今年为仆索一妇,明年为留心一官,幸有馀力,何惜些些?此仆之宿憾,口中不言,君之此恩,顶上相戴。傥也贵人多忘,国士难期,使仆一朝出其不意,与君并肩台阁,侧眼相视,公始悔而谢仆,仆安能有色于君乎?仆生长草野,语诚触忤,并诗若干首,别来三日,莫作旧眼相看。山东布衣,不识忌讳,泠然顿首。

开头,王泠然丝毫不留情面,我心里怪你很久了,你难道不记得当县尉小官时的事了?意思是,咱俩贫贱那会儿可是有交情的,你现在当大官,升御史了,就想把我这故旧老朋友忘记?

我这人特别知道感恩,谁提拔我,我心中铭记。但是你升职以后提拔了那么多亲朋好友,居然完全不向朋友提一下我??你现在是心高气傲,连跟我见个面都不肯了哦。

以前你从来没帮过我,现在我也攀上青云了(进士及第)?整个天下中进士的很多,但同乡中,可就只有我一个人,你不是不知道。你应该稍稍照顾我一下,要不然,我就去别的地方施展了。

最后,王泠然更直接了。我家里很穷,都没钱奉养父母了,今天咱俩交换一下,我肯定会拉你一把的。况且,你今天的富贵得来不易,应该多做做好事了。希望你帮我留意下婚事,留心给我推荐一个实缺官职。你明明有能力做这些,何必惜取力气?

你要是贵人多忘事,不记得我了,国士是难以预料以后的发展的,有一天我要是出乎预料当上大官,跟你同在兰台凤阁(武则天时期的官名),到时候我就不正眼瞧你,侧着眼睛鄙视你。你非要到那时候才后悔来跟我道歉,我还可能给你好脸色?

注:贵人多忘事的典故出自这里。

最后,王泠然还是委婉一点:信就写到这里。我一个无官职的布衣,不太会说话,就这样了。

求人办事这种态度,如果你收到信,会给他办吗?

结局大家都可以猜到了,高御史将此书束之高阁,只是有时拿来当做与朋友的谈笑之资。

御史出使翻译  第2张

过了几年,吏部终于出缺,给他安排了个正九品的太子校书郎。之后此君还是觉得怀才不遇,又把推荐信递到了当朝宰相张悦那里,结局还是悲催的不予理睬!

再之后,在正九品熬满了年限,外迁一州的兵曹参军,终身更高做了个从八品的官。

《唐才子传 》载:泠然,山东人。开元五年进士,授将仕郎,守太子校书郎。工文赋诗。气质豪爽,当言无所回忌,乃卓荦奇才,济世之器。惜其不大显而终。有集今传。

图片来自于 *** ,版权归原作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