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厘积狱翻译

只有纪律严明的队伍才能打胜仗,在孙中山时期就已经严格执行,对于违反纪律的下属,无论职位多高,孙先生依旧毫不姑息,该咋办就咋办!

晚年孙中山

命令

大元帅令

海军舰队司令温树德不奉命令,擅离职守,应即免职。此令。

中华民国十二年五月三十一日

温树德

大元帅令

海军舰队司令温树德,业经明令免职,继任舰队司令未经任命以前,所有现驻省河、赤湾、汕头海军各舰,着一律暂由本大元帅直接管辖。此令。

中华民国十二年五月三十一日

大元帅令

任命吴志馨为海圻舰舰长,何瀚澜为海琛舰舰长,李国堂为肇和舰舰长,田忠柏为飞鹰舰舰长,潘文治为福安舰舰长,赵梯琨为永翔舰舰长兼海军舰队司令部参谋长,胡文溶为楚豫舰舰长,缪庆福为豫章舰舰长,任治龙为海军舰队司令部轮机长,郭朴为海军舰队司令部军需长,王文泰为海军警卫大队长,章焕文为海军司令部副官长。此令。

中华民国十二年五月三十一日

训令

大元帅训令之一五七号

令江固舰舰长袁良骅

查江固舰舰长一职,业经分别任免,并已令行前舰长彭澄克日交代。着该员即日到舰接收,毋负委任,并将接收情形具报。此令。

中华民国十二年五月二十七日

清厘积狱翻译  第1张

大元帅训令之一六五号

令海军各舰长、处长、队长等

据海军舰长、处长、队长等报告:舰队司令温树德于本月三十一日离职他往,不知去向,经该舰长等召集各舰官兵,一致宣言,拥护大元帅,服从命令等语。温树德擅离职守,已有明令免职,海

军各舰暂由本大元帅直接管辖,官长士兵照常供职服务,应领饷项

由大本营会计司按月发给。各该舰长等追随本大元帅有年,素明大

义,此后当益励忠贞,戮力国家,以副本大元帅期望之至意,并着

将此传谕士兵一体周知。此令。

中华民国十二年五月三十一日

指令

大元帅指令第二一九号

令大理院院长兼管司法行政事务赵士北

呈悉。及清折所陈,尚属可行,应予照准,仰即遵照办理。此今

中华民国十二年五月三十日

附原呈

呈为呈请核示事。窃士北猥以铨材,谬承知遇,擢充今职,深惧弗克负荷。就任以来,无日不以整顿司法为职志。兹于博访司法人材以宏登进,考察司法官吏以励廉隅而外,更以清厘庶狱及清理积案为根本要图,自应先行由此着手。庶狱之清厘,业经遵奉大元帅第六二号训令及之一九二号指令,转行认真办理在案。积案之清理,实对于人民之生命财产有莫大之关系,进行不容或缓。伏查近年司法腐败以粤省为最,于事实上无可讳言。以云改良,其道正多,而急治其标,则尤以除弊、考绩二者为先务。窃谓推事之贪贿,手段不一,然大要必先将案搁置,予诉讼人以运动之时机,诉讼人知其志在索贿,势必生一种败诉恐慌,由是争相贿托,惟恐居后。欲除此弊,莫若使之将案速结,俾无时日,以相关说。又恐该推事急其轻微之案,以图塞责;至有贿可求之案,仍复搁置不理,虽长官亦莫可如何,应即责成各厅长或监督推事,限令每员每月结案若干件则先交与十件,俟其结一件再续交一件,结两件再续交两件。无论新旧案件,概归长官保存,不使积压手推事手中。其在推事手中之案,通常不过十件左右而已。时间既促,运动斯难。至发交各案中如确有特别情形,不能依限办结者,准由该推事于限期届满时附以理由,将案送还长官。如长官认为正当,仍将该案交与该推事,再限于若干日内判结。如认为未甚正当,即将该案改分他推事审理。倘若任意延滞,则由该长官开列职名,呈请惩戒,以儆其余,此就推事一方面而言者也。至于检查官之贪贿,其手段正复相同,亦先将案内人留押,以为要挟,以表示其诬为有罪者固押;即无犯罪证据者,亦指为有犯罪嫌疑而押之,动辄羁押至累月经年之久,然后为起诉或免诉之处分。其自问无罪之在押人,欲求一审而不可得。即自问有罪欲求速审速判,甘受法律上之惩罚,冀早期满省释者,亦复不易。于是在押人之亲属,于无罪者恐其迳付预审,于有罪者转望其准予免诉。因而极力搜括,多方运动,以满填其欲壑。欲除此弊,无论其所拟为如何罪名,倘于侦察期限满后,尚不能搜获罪证者,应即将在押人交保候审。盖既无罪证,则所拟罪名必非确实,况罪证之为物,于在押人被押三五日内,尚不能设法搜得,日久必且湮没,非投诸水即投诸火,愈久而愈无可寻。故拟于侦察期满,无论所拟罪名大小轻重,概准先行保释,此又就检查官一方面而言者也。然此乃只足限制各法官之贪贿,仍未能使之不敢作如是之倾向。此外,尚有一最简易之考成法,即推事之考成,应以翻案之多少为标准。例如所结之案例有十件上诉,此十件中如有五件为上诉审所推翻者去之,不及五件者留之。其去之也,非谓其必贪贿,即非贪贿,而其法律之智识,亦必不足矣。昔人谓:不贪不明,尤甚于贪而不明,诚非苛论。国家亦何贵有此法官哉?至于检查官之考成,则应以其起诉意见书与审庭判决书相比较,以视二者之符合否,其去留之例,略与推事同。以上系专就除弊考绩陈其大要,依此进行,即可为清理积案之地步。谨拟具先行整顿司法十条,缮附清折呈请鉴核。此外,应兴应革者尚多,除再督饬所属筹画进行,以仰副我大元帅励精图治之至意外,管见所及,是否有当,理合具文呈乞训示祗遵,实为公便。谨呈大元帅。

大理院院长兼司法行政事务叔十北印

中华民国十二年五月二十五日

清厘积狱翻译  第2张

大元帅指令第二二二号

令特派广东交涉员傅秉常

呈悉。准予发还可也。此令。

中华民国十二年五月三十一日

附原呈

呈为呈请事。现接德国领事布义兴函称:欧战告终之后,本国驻中国各处领事署均由中国官员交还。惟汕头、北海、海口领事署,前经中国官员保管尚未收回。查各该署因失修日久,风雨摧残,毁坏甚多,不如早日交回本国 *** 保管,以免损坏愈多,需款更巨,谅贵交涉员亦表同情。为此,函请查照办理见复等由前来。查德人私有产业,经于五月十九日呈奉钧令发还在案。惟德领事署系属德国公有产业,应否照准发还,未敢擅拟。理合呈请帅座俯赐鉴核,指令祗遵,实为公便。谨呈陆海军大元帅。外交部特派广东交涉员傅秉常印

中华民国十二年五月二十四日

公电

中央直辖西路讨贼军总司令刘震寰呈大元帅俭电

提前万急。广州孙大元帅睿鉴:顷接飞机队通告:陈队今早六时出发惠州,见我军七时三十分向敌攻击,敌向飞鹅岭退却。继由惠州转驶博罗时,所得情报如左:(一)敌逆约三千余人由飞鹅岭向惠城退却。(二)博罗附近见有我军四五百人,在东江东南岸向博罗前进。刘震寰呈。俭午。

刘震寰

海军舰长赵梯琨等呈大元帅世电

石龙大元帅钧鉴:本月三十一日海军舰长司令温树德离职他往,当由各舰长、处长、队长等召集官兵及海军特派员会议,佥以海军随大元帅护法南来,备历艰苦,服从命令,无有二心。现温司令遽然离去,舰长等仍香矢忠诚,一致拥戴大元帅,始终不渝。特此报告,即乞睿鉴,谨报。赵梯琨、缪庆福、朱天昌、田炳章、吴熹炤、胡文溶、王文泰、任治龙、郭朴、章焕文、沈忍公、孙祥夫、李元著、杨虎。世。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