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它来自聊斋志异

  聊斋故事文采斐然,又不失浪漫主义的奇思,一经刊行便引得人们竞相传阅,乃至漂洋过海,被译成各国语言,成为翻译版本语种最多的中国古典小说。

  《聊斋志异》在西方的译介发轫于19世纪中叶,与其在东亚文化圈的传播相比较,滞后了近一个世纪,但发展迅猛,在西方诸国都有所流布。起初,多是侨居在华的传教士或外交官将《聊斋志异》翻译成西方语言,作品多刊登在例如《亚洲杂志》《中国总论》等在其侨居地发行的报刊上。1880年,翟理斯选译了《聊斋志异》中的164则故事,是英语世界中的首个选译本。他选译的《聊斋志异》一经出版,便受到广泛好评,其翻译也为西方其他语言的译者所借鉴。1955年,卢多维科·尼古拉·迪·儒拉将《聊斋志异》翻译成了意大利语,是西方世界的首个全译本。20世纪90年代初,瑞士太平出版社出版了由戈特弗里德·罗泽尔翻译的首部《聊斋志异》德语全译本。此外,在法国和俄国等地均有《聊斋志异》的选译本出版。

  在西班牙语世界中,《聊斋志异》的之一部选译本要数1941年由巴塞罗那的亚特兰蒂斯出版社出版的《奇异故事》。《奇异故事》一书是译者参考了翟理斯的英语译本,间接译成西班牙语,共译了《崂山道士》《聂小倩》等10篇故事。译者主要采用归化的翻译手法,对译文进行了一些改写,使之更好地为目的语读者所接受。同样在翟理斯英译本的基础上,间接翻译成西班牙语的是卡门·萨尔瓦多的选译本。该书出版于1982年,译者仅选译了《褚遂良》《聂小倩》等四篇聊斋故事。

翻译:它来自聊斋志异  第1张

  1985年,马德里著名的同盟出版社出版了由劳拉·阿莉西亚·罗韦塔与劳雷亚诺·拉米雷斯合译的《聊斋志异》选译本。该版本是西班牙语世界中之一部由中文直译而来的译本,选用了乾隆年间的铸雪斋抄本为底本,共选译了105篇故事。译者们在前言中不仅详细介绍了蒲松龄的生平和《聊斋志异》的创作发生过程、主题与叙事结构,还提纲挈领地介绍了中国文学的发展史。在谈及翻译策略时,译者们尽量保持了原文的完整结构,只删减了一些内容重复的段落。他们采用直译的 *** ,避免过多地使用标注。此外,译者们还在译本的最后补充介绍了中国的科举制、清朝的中央和地方 *** ,另附加了三篇中国的故事传说。该译本一经出版,便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2004年,定居西班牙的古巴作家罗兰多·桑切斯·梅希亚斯选译了《画皮》《白莲教》等21篇聊斋故事,将译本命名为《神奇的中国故事选》。同年,加泰罗尼亚作家、学者阿尔弗雷德·萨尔加塔在他的《文学故事导论:38则故事》中,按照作家的生活年代排列,选取了蒲松龄的《凤阳士人》一篇,与爱伦·坡、契诃夫、欧·亨利、卡夫卡等作家的作品一道用以举例,意图构建“文学故事”这一概念。

  2014年,外文出版社发行了中西对照版的《聊斋志异选》。该版本以张友鹤的点校本为底本,共选取了216则故事,分成四卷,是“大中华文库”系列丛书之一。该书由古巴译者玛丽亚·特蕾莎·奥尔特加翻译,奥尔加·玛尔塔·佩雷斯润色,两人共同合作而成,她们还一起译有《唐宋文选》等作品。

  近来,长期旅居阿根廷的华人苏珊娜·刘和巴勃罗·钟一直从事汉语教学工作,他们翻译出版了一系列的中国古典名著,并于2017年在阿根廷发行了《聊斋志异》的西语译本。他们选取了《崂山道士》《香玉》等9篇故事,在译文中加入了较多的个人解读,意在普及中国文化,以令西班牙语世界的读者更易接受异域的“鬼狐”故事。2020年,西班牙人贡萨洛·卢克·马苏埃洛斯选译了14篇聊斋故事,与1992年的《虎客人》西语译本选取的故事完全重合,许是考虑到《画皮》系列电影在西班牙有一定的辨识度,故以此命名该译本,并在译文中补充了许多细节和心理描写,进行了更多的改写。

  纵观《聊斋志异》在西班牙语世界的译介史,虽比起它初跨国门的时间滞后了近两个世纪,但西语版本纷呈,译者身份多元,作品持续更新,且由于西语的天然优势,作品覆盖地域较广。初期的《聊斋志异》西班牙语译本多为从英语译本转译而来的间接译本,译者对原文的改动较大。而后,西班牙语世界的汉学家和作家在充分认识到它的文学价值和魅力的基础上,自发地将其引介给西语读者,并且尽可能地呈现原文的特点。近来,随着“中华文化走出去”战略的推动和中国软实力的不断提升,中国的出版社和中国译者也为聊斋故事的西传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和西方其他国家《聊斋志异》的译介相较,西班牙语世界至今还没有全译本,且各个译本选择的故事重复率高,聊斋学的研究也未成规模。但相信随着该语译本的不断流传,中国影视剧的跨国输出,以及双方交流的不断深入,会有更多的西语读者想要走进那些看似奇谲荒诞,实则情真意切的聊斋故事之中。

  (作者单位:南开大学外国语学院)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宓田

翻译:它来自聊斋志异  第2张

欢迎关注中国社会科学网微信公众号 cssn_cn,获取更多学术资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