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长安君翻译

《示长安君》

少年离别意非轻,老去相逢亦怆情。

草草杯盘共笑语,昏昏灯火话平生。

自怜湖海三年隔,又作尘沙万里行。

欲问后期何日是,寄书应见雁南征。

示长安君翻译  第1张

长安君即王安石之妹,这首诗正是写诗人与久别的妹妹重逢的场景——直白的很。

首联即表明自己其实很重视离别,到了老年,见面反而更觉悲伤——有聚必有散,见一面少一面。

我们为什么要文史结合?为什么要读读政治人物的诗?——因为,那才是他自己说的话。王安石真是变法时那个铁石心肠的王安石吗?

示长安君翻译  第2张

有的诗人一辈子潇潇洒洒,写尽青春,如苏东坡;而有的诗人,则年少即显老成,如王安石。

此时的王安石不足40岁,尚处于政治上不太显山露水——刚提出变法,宋仁宗还不太搭理。他的耀眼,要等到十几年后的神宗皇帝。

颔联写的是兄妹会面叙事的场景——名句建议朗诵,草草掠过实为暴殄天物。

宋吴可云:七言律一篇中必有胜句,一句中必有剩字。如“草草杯盘供笑语,昏昏灯火话平生如此,如此句无剩字。这即是充分赞扬了王安石用语的精准。

王安石以善用叠字著称,”草草”、“昏昏”一下子意境就出来了。自家人自然无须世俗客套,随意置备些酒菜,只那么一聊,便忘记时辰——灯油已近干。

王安石写的是兄妹之情,作为读者的我们,是不是也会想起与朋友相聚,开怀畅谈的那些青春岁月?

颈联——我与你分别三年后方才重逢,如今我这一去,又不知何年何月?至于去哪里,有人说是出使辽国,有人则认为尚待考证。

尾联,诗人想到自己即将远行,不免产生惆怅。妹妹问归期何时,兄长沉思良久,勉强作答:不管如何——大雁南飞之时,我寄回来的书信——总归是有的吧。

末两句让我想起了齐秦《大约在冬季》的最后几句——是否与之有异曲同工之妙?同样的是,不知何时,不知如何回答,只能含糊应答,连答语都何其相似!

为什么说是冬季?冬原本即是紧随秋其后哦。

初步做了梳理,我们来统观全篇,此诗沿袭王安石一贯的文风——甚至,无一处用典,言浅情深,感情真挚而又深沉。

宋初诗坛“西昆体”盛兴,着晚唐五代遗风,喜用典,辞藻华丽,内容不足。

而这首诗之所以传世,也是与欧阳修提倡的古文运动的精神相一致。

可能我自己自身阅历有限,对离别愁绪也不太敏感,初读此诗我并不觉惊艳之感——只能说,期待更好的自己吧!

王安石的诗原本不需过多解读,多读两遍,重在感悟。

朋友们,你们学会了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