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居易秋晚诗的翻译

中国诗歌的传统,历来注重对意境的营设,景中生意,意中含景,情景交融。有意境的诗歌,会营造出一种极具诗意的画面感。这就是人们常说的“诗中有画,画中有诗”。

这样的诗歌,不仅含蓄蕴藉,韵味十足,读来朗朗上口,而且有深度,有厚度,隽永流长,让人们在品味咀嚼诗句的同时,还能带来无限美好的想象空间。这样的好诗,在我国古代诗歌中,是不胜枚举的,这也形成了一种优良的诗歌传统。

白居易秋晚诗的翻译  第1张

唐代诗人白居易的诗歌就是这类诗作中出类拔萃的,他的诗歌浅切平易的语言风格,淡泊悠闲的意蕴情调,如诗如画的美妙意境,赢得世人的交口称赞。他的《暮江吟》一诗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唐穆宗长庆二年(公元822年)九月初三日,白居易赴杭州刺史任的旅途中。诗人将旅途所见的风景以及看风景的心情融入笔端,写成这首小诗。

诗作格调清新,自然亲切,读来给人以美的享受,让人沉浸在诗人描绘的美景中。《暮江吟》原诗如下:

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

可怜九月初三夜,露似真珠月似弓。

开篇两句“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描绘的景象是:快要落山的夕阳,将余晖洒向大地、山川、河流,夕阳掩映下的诗人站在江边,柔和的光线平铺在江面上,一半江水呈现出如绿宝石一般温润而泽的妩媚色彩,另一半江水呈现出如霞光一样流光溢彩的动人姿色。

在这两句中,诗人将夕阳余晖洒向江面的美轮美奂的景色渲染了出来,而且诗人准确地将光学现象用文字的形式表现出来,因为在夕阳余晖映射下的江面,江水背光的一面色彩会暗淡一些,受光的一面色彩会明艳一些。

在这两句中,诗人还运用了通感的修辞手法,将江面微波荡漾的动感与波光粼粼的色彩描绘了出来,不仅描摹精工,而且形神兼备,给人带来极致的视觉体验。

白居易写的诗语言浅近平易,在平易之中,不仅有意到笔随的美妙动人之处,而且还有对关键字的恰当运用。在诗歌创作中选用恰当的关键字,也就是通常所说的锻字炼句。

白居易在锻字炼句这方面的表现是非常出彩的,他善于运用关键字去适应诗歌的情境,创造诗歌的意境,增加诗歌的情趣,关键字的成功运用成为统领全篇的点睛之笔。

这首《暮江吟》,在锻字炼句方面显然起到了表率的作用,为什么这么说呢?先从之一句中的“铺”字说起,这个“铺”字,的确用得绝妙,它不仅写出了夕阳斜照的状态,也写出了江面流光的特点。

清澈的江水反射着落日余晖,在江面上形成了泾渭分明的、变幻无穷的色彩,更重要的是“铺”这个字极具有动感,宛如仙子用她的纤纤手指将天际间的霞光轻柔地铺在江面一样。

假如情景再现,站在诗人的角度试想一下的话,这个问题或许就不言自明了。如果要将夕阳的余晖洒在江面的景象描摹出来的话,既要做到贴切又要做到传神,这时候可以选用的字或许不止一个。

形容光线,“照”或“映”这两个字都是可以的,但“照”字太直白,少了一丝诗意;而“映”字又显得太平淡了。还有一点,如果选用“照”或“映”这两个字中的任何一个,就是这两个字都缺少了天际间辽阔无垠的境界,这样在无形中就与浑然天成的诗境不相匹配了。

如果换用“落”或“洒”,则显得太生硬,光线融泄的美感也就荡然无存了,而且还会在行文上造成硬碰瓷的感觉。因为这两个字通常用来描摹落叶、落红、烟雨、飞雪等,形容光线的话,在视觉上还是缺少一些既视感。

诗人纵横文字,捭阖才情,他从浩如烟海的记忆词库中甄别多个具有相同义项的文字,最终遴选出了一个最切合情景、最能表达出理想的艺术境界的字,这个更佳选择当然只能是“铺”字,是贴切与传神俱佳的不二选择。

而且“铺”这个字,将夕阳余晖逐渐扩散的、正在进行的运动轨迹体现了出来。诗人选用的这个“铺”字,确实具有画龙点睛的效果,这个字把诗人眼前的景物写活了。由此可见诗人高超的锻字炼句的本领。

一个极普通的“铺”字,放到秋晚的江面这个特定的情境中,便神形毕现,光彩夺目,既无雕琢的痕迹,又无牵强扭泥的姿态。一个浅显平易的“铺”字,彰显了诗人平中见奇的语言运用能力。

再来看诗中的“瑟瑟”一词,这个词的运用,既有功力,又富有韵致。“瑟瑟”是“瑟”字的叠词形式。瑟,中国传统拨弦乐器,形状与琴相似,有25根弦,弦的粗细不同。瑟的每根弦上有一柱,按五声音阶定弦。

最早的瑟有五十弦,故又称“五十弦”,如唐代诗人李商隐在《锦瑟》一诗中就写道:“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瑟瑟”有两个义项,一指风声。如初唐诗人杨炯《庭菊赋》一诗中的“风萧萧兮瑟瑟”;还有如在白居易的《瑟琶行》一诗中,也有“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的句子。这都是用“瑟瑟”一词来表现风声的例子。

“瑟瑟”的第二个含义是指一种碧绿的宝石。如《唐书·于阂国传》中的记载:“德宗遣内给事朱如玉之安西,求玉于阗,得瑟瑟百斤。”这里是用“瑟瑟”指碧绿的宝石。

而在白居易的另一首诗《山泉煎茶有怀》中,有“坐酌怜伶水,看煎瑟瑟尘”的句子,这是诗人用“瑟瑟”来形容煎茶时出现的碧绿色的浮沫。

《暮江吟》这首诗中的“瑟瑟”,其实是诗人对没有受到夕阳照射的江面颜色的描摹。诗人通过“瑟瑟”一词写出这样一种美妙奇特的境界:没有照到夕阳的半面江水,呈现出碧绿晶莹的如瑟瑟一样的色彩;照到阳光的那半面江水,呈现出璀璨绚烂的如霞光一样的色彩来。

这两句诗描绘出一幅“夕照秋江”图卷。夕阳把缕缕璀璨绚烂的霞光贴着地平线照射过来,铺在微波粼粼的江面上。

江面上受光照射的部分呈现出红光闪烁的状态,犹如旖旎的霞光一样令人陶醉。红色渐淡,到红绿交融为一体,再过渡到绿色、碧色,色彩的感染力十分强烈。

这两种色彩形成强烈的色调对比,江面在夕阳的映射下,同时呈现出两种色彩,这样的视觉体验,无疑是赏心悦目的。

这不得不让人惊叹大自然的美景,也不得不让人叹服诗人对自然景物的形与色的敏锐的捕捉能力,也更让人叹服诗人对景物精准的语言描摹能力。

“可怜九月初三夜”。“可怜”是可爱的意思。农历九月初三,是深秋时节,这一句的意思是说,深秋的夜晚多么可爱啊!

诗句很自然地把时间从日落过渡到夜晚。看似随意写来,实际很重要,让人们能明确感到时间在流动,期待观赏后面的画面的想法也会油然而生。

而且在这一句中,欣赏美景的人物形象也在无形中被诗人融进了诗中,“可怜”二字刻画出诗人陶醉于眼前美景的心情。

白居易秋晚诗的翻译  第2张

“露似真珠月似弓”,真珠是珍珠的另一种写法。这一句,是诗人对秋晚的景色做了进一步的描绘:江边草地上的露水像晶莹的珍珠,一弯新月挂在碧蓝的天幕上,像一张精巧的弯弓。

这又是一幅清淡幽雅的“秋夜江天”图景。这描摹精工、出彩传神的一笔点染,为夜幕降临的秋江晚景增添了浓墨重彩的色调。

从时间的跨度上看这首诗,诗人由描绘夕阳余晖映射的江面,到赞美深夜的弯月和江边的露水,这中间似少了一个时间上的衔接。

而第三句中的“夜”字,了无痕迹地把时间连接起来,它上与黄昏时分的夕阳衔接,下与出现弯月、露水的深夜时刻相连。

这就意味着诗人从黄昏时刻起,一直在江边玩赏,从新月初上一直到露水凝结的时分,蕴含着诗人对大自然的喜悦之情、热爱之情、赞美之情。

这首诗中比喻修辞的运用是非常成功:诗人把秋晚的江水比作碧绿色的宝石,把秋夜的露水比作晶莹剔透的珍珠,把九月初三深夜的新月比作一张弯弓。这三个比喻不仅贴切自然,而且新颖生动。

纵观全诗,诗人围绕“可怜”二字,采用白描的手法,短短二十八个字就将秋江晚景描写了出来:日暮黄昏时分,一道道夕阳的余晖铺在江面上,江水一半变为绿色,一半变为红色,当夕阳将她璀璨的色彩褪去后,作为主角的夕阳也谢幕了。

紧接着夜色这一主角登场,她缓缓地拉开黑色的帷幕,将一轮弯月绣在了这幕布上,暗淡的月光下,露水像珍珠一样一颗接一颗地凝结而成。她们在月色的掩映下熠熠生辉,晶莹剔透的“珍珠”挂在每一片江边的草叶上,江边有呈现出另一种动人的景象。

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在诗人绘形绘色的、形神兼备的描摹中,别开生面的秋江晚景图卷徐徐展现在人们的眼前。

映入眼帘的是流光溢彩的协调与匀称,带给人的是美轮美奂的视觉享受与情感体验,这种美让人身临其境,让人如痴如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