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文之奉魏太子翻译

公元前209年7月,陈胜攻克陈城,陈胜称王,国号为“楚”或“张楚”,吴广为假王,蔡赐为上柱国。

陈胜调整战略,瓜剖棋布,再次布局,分多路出兵。陈胜坐镇陈都,兵分八路。

之一路,假王吴广率军两万,攻打秦朝三川郡。

第二路,以武臣为将军,张耳和陈馀为校尉,邵骚为护军都尉,率三千兵北上进攻赵国旧地。

第三路,以魏国人周市为将军,北上进攻魏国旧地。

第四路,以周文为将军,攻韩国旧地,为吴广减轻压力。

第五路,以铚人宋留为将军,向西南攻入南阳郡。

第六路,以汝阴人邓宗为将军,南攻楚国旧都寿春。

第七路,以武平君畔为将军,东攻东海郡。

第八路,以广陵人召平为将军,攻打东南方向的家乡东海郡广陵。

【吴广军】

几路大军当中,当属吴广军力最盛。吴广攻打的是秦朝三川郡,这是东周洛邑为中心,包括韩国旧都宜阳等地。拿下三川郡,就直面秦国的函谷关,攻破函谷关入关中的更佳人选,自然是张楚军的二号人物假王吴广。退一步说,如果能把秦人堵在函谷关以西,也基本恢复战国时期的格局了。

三川郡太守,正是左丞相李斯的长子李由。三川郡太守府在洛阳,可李由决不能等着吴广来攻,因为三川东部的荥阳,战略地位太重要了。

战国时期荥阳没什么名气,但到了秦汉时期,每逢战争,荥阳就是要害。秦朝修了直道,南北与东西之间的交汇点,就在荥阳(今郑州西北)。从荥阳出发走直道,北抵燕赵,南通荆楚,西达关中,东到齐鲁。

【周文军】

周文是春申君门客,熟习兵法。王翦与项燕大战,周文在项燕将军幕府担任视日,负责占卜、研究地形和天气等工作。

周文之奉魏太子翻译  第1张

秦始皇灭六国时,韩国是唯一不抵抗就投降的,也是更先被灭的。当时韩王安乘坐素车白马,手奉虎符玉玺,从新郑南门而出。这是韩国历史上至暗时刻,可谓奇耻大辱,后来多年内,东方各国说起韩国人来就破口大骂,痛恨程度不亚于秦人。陈胜的张楚国从兴到亡,有楚王、赵王、燕王、齐王、魏王,唯独没有韩王,这是偏见最直接体现。

韩国都城新郑,是六国都城中距关中最近的,韩人苦秦久矣。周文可是楚国上柱国项燕麾下的视日,韩人裹粮策马、争先恐后来投奔。

周文不但轻取韩都新郑,也兵不血刃拿下颍川郡首府阳翟,再克韩国旧都宜阳。此刻沿洛水东进,就能兵临三川郡首府洛阳城下。

秦灭六国,把六国都城的城墙都拆了,但东周洛邑(洛阳)是秦昭襄王时代就归属秦国的,因此得以幸免。从城防来说,整个东方,洛阳可能是一座最难攻克的城池。

周文正与部下商议下一步的作战部署,正犹豫是否攻打洛阳,吴广的使臣到了。吴广以假王的名义告诉周文,可趁关中空虚,一举攻灭秦朝。吴广的本意是面子挂不住,怕周文连洛阳都攻克了,自己堂堂假王,张楚国的二号人物,却困在荥阳毫无建树。

吴广的建议正中周文下怀,本来周文还担心如果不攻打洛阳,吴广会怪罪,这下阴霾散去,周文立即整军。几天后,周文军来到函谷关下,有战车千乘,军力三十多万。不过大多数是为躲避战火、不至饿死的老弱病残和妇孺,真正能称为战士的,约有六七万人。

周文之奉魏太子翻译  第2张

函谷关两千多人马,大部分随三川郡太守李由去守荥阳,小部分去了洛阳。函谷关不属三川郡,是内史管辖范围,但李由的父亲可是左丞相李斯,做到这件事并不难。

整个战国时期,只有齐魏韩三国合纵攻秦,齐国名将匡章,魏国名将公孙喜,韩国名将暴鸢,这三位名动天下的将军联手,合三国之力,才攻破函谷关。周文连克新安、渑池,轻取函谷关,可载入史册,时也命也。吴广就没这好运气,仍困在荥阳城下,若是吴广与周文对调位置,周文也未必就能迅速攻克荥阳。

关中八百里平川,几乎是无险可守,周文军沿渭水南岸的大道急速西进,连克宁秦、郑县,在骊山脚下的戏水遭遇秦军精锐。

秦军与张楚军隔戏水对峙,戏水源自骊山,从南往北注入渭水。戏水不是大河,水深最深也不过齐腰,并不是什么天然防线。但过了戏水,以西就是秦始皇陵,章邯如果让楚军渡过戏水,把秦始皇陵墓挖了,那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周文军士气爆棚,西望咸阳,大有一举灭亡大秦帝国之气概。周文却很清楚,与15年前项燕破李信时的楚军比,自己这支杂牌军无论哪方便都差得太多。

周文站在望车上,发现对岸严阵以待的秦军,与颍川郡和三川郡的秦军截然不同,战车、骑兵、弩兵、步兵方阵错落,大阵套小阵,阵中有阵,攻守兼备,滴水不漏,周文想起王翦那支战无不胜的秦军。

周文在两日前就从骑哨口中得知,秦军在戏水以西集结,但趟过戏水的骑哨没有一个回来的。当时周文就觉得有古怪,现在完全明白了,秦军早可以越过戏水阻击,甚至可以守住函谷关,但秦军一直退到秦始皇陵这个退无可退之地,目的只有一个,在追击的过程中尽量杀敌。

周文倒抽一口凉气,从望车上下来,立即调兵遣将,令后面的民夫立即开挖陷阱,制造拒马,准备掩护大军撤退。另外又摆出攻击的姿态,拖延时间。

戏水之战,毫无悬念,秦军大破张楚军。幸好周文在戏水东岸列阵,演了一天半的戏,为后方撤军布置陷阱赢得了宝贵的时间。15年前秦楚大战,项燕令楚军在大阵后挖埋着倒刺的陷马深坑,用木板掩盖坑口,撤退时将木板卸了,让王翦的秦军车翻人陷,无法全力追击。周文学以致用,在撤退的路上布满陷阱,前面张楚军在溃败,后面的民夫在奋力挖坑,还随风势烧林放浓烟。这才把损失降到更低,六万余战士只损失一万人,几天后数十万人马悉数退出函谷关外。

函谷关上,章邯望着败退的楚军,平心静气,指顾从容,他知道残酷的较量刚拉开帷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