皆所以显至尊务戒慎翻译

三国时期,曹操去世不久,魏文帝曹丕在服丧期间外出游猎,鲍勋和王朗于是都提出了劝谏。

皆所以显至尊务戒慎翻译  第1张

鲍勋说:“臣闻五帝三王,靡不明本立教,以孝治天下。陛下仁圣恻隐,有同古烈。臣冀当继踪前代,令万世可则也。如何在谅闇之中,修驰骋之事乎!臣冒死以闻,唯陛下察焉。”

王朗说:“夫帝王之居,外则饰周卫,内则重禁门,将行则设兵而后出幄,称警而后践墀,张弧而后登舆,清道而后奉引,遮列而后转毂,静室而后息驾,皆所以显至尊,务戒慎,垂法教也。近日车驾出临捕虎,日昃而行,及昏而反,违警跸之常法,非万乘之至慎也。”

收到鲍勋的奏疏,曹丕气得脸色铁青,当场把鲍勋的奏疏撕成碎末。

而看完王朗的奏疏后,曹丕却马上给王朗回信,解释为何经常外出游猎的原因,并表示要改掉半夜才回宫的做法,说:“览表,虽魏绛称虞箴以讽晋悼,相如陈猛兽以戒汉武,未足以喻。方今二寇未殄,将帅远征,故时入原野以习戎备。至于夜还之戒,已诏有司施行。”

必须指出,鲍勋和王朗都是曹魏的大忠臣,他们对曹丕外出游猎提出劝谏,出发点都是为了维护曹魏的统治根基,是为曹丕好。但同样是对曹丕外出游猎的事情提出劝谏,鲍勋与王朗所得到的反应为何如此不同呢?

除了曹丕对鲍勋和王朗的个人观感不同外——曹丕对鲍勋曾拒绝援救自己的小舅子十分不满,而王朗在曹丕眼里却是“一代伟人”——还与鲍勋和王朗的说话方式有关。

鲍勋在劝谏中提到了遥远的“五帝三王”,并要求曹丕要以“五帝三王”为榜样。这就像年轻后辈不喜欢听长辈老讲他们过去的“苦难史”或“光荣史”一样,话虽没错,却显迂腐,极其容易引起反感。

更为要命的是,鲍勋在劝谏中还提到了曹丕外出游猎是在“谅闇之中”。当时,曹操刚去世不久,曹丕在服丧期间外出游猎,自然很不应该。这一点大家都知道,却无人敢说,唯有鲍勋说出来了,这无疑是挑头指责曹丕不孝。

王朗在劝谏中,对曹丕在服丧期间外出游猎的不当行为只字不提,也不说曹丕不应该外出游猎,而是提醒曹丕在外出游猎时要注意做好安全防范工作。

虽然,王朗也提到了过往的帝王,但他提到这些,目的是要告诉曹丕,过往的帝王是如何在外出时做好防卫措施的。

皆所以显至尊务戒慎翻译  第2张

总之,鲍勋对曹丕的劝谏,就像是长辈对后辈提要求、提希望一样,说话的方式老气横秋,且不顾及曹丕作为帝王的权威,所以令曹丕十分不快,他所提出来的劝谏,自然也就无法达到他所想要达到的效果。而王朗对曹丕的劝谏,是就事论事,是真真切切的为曹丕着想,且具有借鉴意义,有可操作性,这就让曹丕没有了抵触情绪,更加容易接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