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者覆案三川相属翻译的简单介绍

⑦博望侯既以通西域尊贵,其吏士争上书言外国奇怪利害求使【按,这句是总述这段内容的。由于开通西域,汉帝国开始了一股从没有过的开放的习气,一种人群争相走出国门的风潮。这也算是汉代的改革开放了。当然,此处写主要是因为张骞尊贵,就是发财当了大官,被汉武帝树立为时代的楷模了。如果用现在的话说。】。天子为其绝远,非人所乐往,听其言,〔师古曰:凡人皆不乐去,故有自请为使者即听而遣之。为,于伪翻。乐,音洛。使,疏吏翻;下同。〕予节,募吏民,毋问所从来,〔师古曰:不为限禁远近,虽家人私隶并许应募。予,读曰与。〕为具备人众遣之,〔为,于伪翻;下同。〕以广其道【按,宽松的办事风格。这就给广大的那些想出去闯一闯的人以一个生存的出口。给予使节,说明武帝在背后鼓动之。帝王顺势而为。当然农业时代总的看是个封闭的经济环境,武帝时期是个特殊情况。更何况中华民族正处在上升阶段,这种开放性也就是合理的了。武帝鼓动这种对外交流的风气,说明帝国高层是自觉的,认识到这种对外开拓的价值。】。来还,不能毋侵盗币物及使失指,〔师古曰:乖天子指意。〕天子为其习之,辄覆按【按,亦作「覆按」。 审察;查究。

●《史记•李斯列传》:「章邯以破逐广等兵,使者覆案三川相属,诮让斯居三公位,如何令盗如此。」

●《史记•梁孝王世家》:「乃遣使,冠盖相望于道,覆按梁,捕公孙诡、羊胜。」

使者覆案三川相属翻译的简单介绍  第1张

●《后汉书•朱浮传》:「覆案不关三府,罪谴不蒙澄察。」

●《资治通鉴•唐武宗会昌五年》:「议者多言其冤,谏官请覆】致重罪,以激怒令赎,〔师古曰:言其串习,不以为难,必当更求充使,令立功以赎罪。〕复求使,使端无穷,而轻犯法。〔复,扶又翻。使,疏吏翻;下同。〕【按,大意是:这些人回来时,难免有劫掠和盗窃来的财物,以及执行使命时违背汉武帝的旨意,汉武帝因为他们熟悉西域的情况,就每每审查他们并致以重罪,以激发他们发奋去立功赎罪,再次请求出使西域。出使西域的缘由无穷无尽,且轻视犯法。汉武帝用人不拘小节,放手让他们去做的工作作风可见一斑。】其吏卒亦辄复盛推外国所有,言大者予节,言小者为副,〔予,读曰与。〕故妄言无行之徒皆争效之。〔行,下孟翻。〕其使皆贫人子,私县官赍物,〔师古曰:言所赍官物,窃自用之,同于私物。〕欲贱市以私其利。〔师古曰:所市之物得利多,故不尽入官也。〕【案:开放冒险的风气。武帝未尝因这些细节而诛杀他们。这与对待那些高级贵族们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态度。让这些贫民使节们挣点钱武帝还是满不在乎的。要让马儿跑,就得让马儿吃饱草。从大量的出国的人中,朝廷自然就获得了大量的西域的信息了。所以后面派军队争夺西域,绝不是冲动的决策,是建筑在大量的调查研究之上的。出去的人多了,信息就有了可对比性。自然就可以得到更有价值的反应真实情况的信息。】外国亦厌汉使,人人有言轻重,〔服虔曰:汉使言于外国,人人轻重不实。〕度汉兵远不能至,而禁其食物以苦汉使。〔师古曰:令其困苦也。度,徒洛翻。〕【按,西域诸国的情况,不是很待见这些汉使。】汉使乏绝,积怨至相攻击【按,双方矛盾形成了。】。而楼兰、车师,小国当空道,〔汉出西域有两道,南道从楼兰,北道从车师,故二国当汉使空道。师古曰:空,即孔也。〕攻劫汉使王恢等尤甚【按,点出两个重要的小国。这是后来重要的争夺之处。特别是车师之争夺是汉宣帝时期的重要对外战争。】,而匈奴奇兵又时遮击之【案:汉匈争夺。小国仍为归属。形成了三方竞争的局面。特别是西域还是都是些零散的小国。】。使者争言西域皆有城邑,兵弱易击。〔易,以豉翻。〕【按,民间对战争的态度,一股强烈的按照今天来说汉帝国充斥着应该批评的对外侵略的风气。可是没有办法,这是汉帝国成长的必然阶段。对外扩张,不过是再说那些空间本质上就是我潜在的空间而已。道德的评论,在这里是空虚的。是没有实质内容的。】于是天子遣浮沮将军公孙贺将万五千骑出九原二千余里,至浮沮井而还;〔浮沮,匈奴中井名。出军时,期贺至浮沮井,故以为将军之号。下匈河将军,其义类此。沮,子余翻。〕匈河将军赵破奴将万余骑出令居数千里,至匈河水而还;〔臣瓒曰:匈奴河水,去令居千里。〕以斥逐匈奴,不使遮汉使,皆不见匈奴一人【案:两路人马,都是卫青的人。】。乃分武威、酒泉地置张掖、敦煌郡,〔应劭曰:敦,大也。煌,盛也。张掖,张国臂掖也。敦,音屯。张掖,昆邪王所居地,唐为甘州。敦煌,唐为沙州。考异曰:汉书武纪:"元狩二年,浑邪王降,以其地为武威、酒泉郡。元鼎六年,分置张掖、敦煌郡。"而地理志云:"张掖、酒泉郡,太初元年开;武威郡,太初四年开;敦煌郡,后元元年分酒泉置。" 今从武纪。〕徙民以实之【案:再置二郡。加强对前线地区的控制。做好进一步发展的行政基础。毕竟,大规模的军事派遣,成本太高,且劳而无功。】。

使者覆案三川相属翻译的简单介绍  第2张

⑧是岁,齐相卜式为御史大夫。式既在位,乃言"郡、国多不便县官作盐铁器,苦恶〔如淳曰:"苦"或作"盬",盬,不攻严也。臣瓒曰:谓作铁器民患苦其不好也。师古曰:二说非也。盐既味苦,器又脆恶,故总云苦恶也。余谓盐器,则官与牢盆是也;铁器,则官铸铁器是也。苦恶,专指盐铁器而言,如说未可厚非。〕价贵,或强令民买之;而船有算,〔船算及盐铁器,并见上卷四年,强,其两翻。〕商者少,物贵。"〔少,诗沼翻。〕上由是不悦卜式【案:商人自然不喜欢国家干涉了。这是对经济国营的反对。这是通鉴里之一次明确有人反对盐铁专卖。新的经济形势出现了。而且史家很高明,借助了一个在道德上占据制高点的人来批评汉武帝,这更说明武帝的政策不得人心了。这就是后代人写史的结果。上一节写武帝欲征东越,此处写开拓西域。东南西北两个方向的汉帝国国务格局,西北安定,而东南战事,一静一动。而就是在这种大规模的汉帝国成长阶段,朝廷中正式出现了反对其支撑帝国成长的经济政策的势力,代表就是卜式。这是史家非常巧妙大安排。在汉帝国大成长时期安排出反对的意见,这就为后来的代表盐铁专卖的一派和反对的儒家一派的争论安排下伏笔,其实就是给汉帝国的灭亡安排下伏笔。这两派的斗争的结果就是汉帝国的灭亡。换言之,在帝国成长期,史家也让我们看到了其灭亡的种子。这个灭亡的种子不是来自于帝国之外,而是来自于帝国本身,是帝国发展的必然结果。我们知道帝国发展必然要实行盐铁专卖,但是这自然会触动另一部分人的利益,这样,矛盾就形成了。帝国在其前进中埋下的矛盾种子最终炸毁了帝国大厦。关于盐铁专卖与否的政策之争其实一直是此后汉帝国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毕竟,这里是实实在在的利益之争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