桓公之所以九合诸侯翻译

会合诸侯本来是周天子的权力,春秋时周王室已无力举行,而诸侯国间一些事又需要共同商议解决,不能没有一个头,这个头就是所谓的霸主。周王不能封谁为霸主,诸侯也不能自封,而是靠经济、军事力量通过争夺而产生,这就是春秋舞台上波澜壮阔的争霸斗争。齐桓公在执政的43年中,多次会合诸侯,主持盟会,史称"九合诸侯"。

春秋时之一次由诸侯出面主持的盟会是公元前681年(鲁庄公十三年)齐桓公在北查(今山东东阿县境)主盟诸侯。参加这次盟会的除齐国外,有宋、陈、蔡、邾四国。因为宋国发生了内乱,宋又与齐友善,故齐桓公会诸侯商议平定宋乱。由一个诸侯国君,把周王撤在一边出面召集诸侯,解决另一个国家内乱的事,是破天荒之一次。会后,齐桓公带领诸侯国的军队讨伐宋国,为了使这次行动"合法"化,齐国还派人请王室出军,表面上表示他尊崇周王,周王室派大臣单伯率军来相助。于是齐桓公就把"尊王"的旗帜打起来了。

这次盟会使齐桓公的声势大振,遂国不来与会,被桓公灭掉。鲁国本来与齐是对头,见遂被灭,十分害怕,就主动与齐修好结盟。

在黄河中下游的国家中,能同齐争雄的只有鲁、宋、郑三国。鲁、宋服了齐国,而郑国当时正处于庄公儿子争位,大臣祭仲、高渠弥专权之时,没有什么实力,自然也随着与齐友好。公元前679年(鲁庄公十五年)的春天,齐桓公召集鲁、宋、郑、陈、卫五国国君,在卫国的鄄(今山东鄄城北)地相会结盟,齐桓公主持盟会,他的霸主地位于是确立起来。后来虽有郑厉公在郑国复位,曾安定王室,想有一番作为,但他不久病死,对齐桓公的霸主地位没有形成威胁。

鄄地结盟后,齐桓公就经常打着周王的旗号,以诸侯长的地位指挥号令各中小国家。其中以召陵之盟和葵丘之会两次盟会,在齐桓公的霸业中最负盛誉。

召陵之盟是齐、楚两个集团斗争的一次和平解决。

春秋初年,楚国在南方强盛起来,它先后灭掉了在今河南省南部和西部的申、息、邓等国,并伐黄服蔡,多次向郑国进攻。郑国支持不住,已准备背齐向楚。为了救郑,齐桓公于公元前659 年(鲁僖公元年)在荦(又名柽,在今河南淮阳县西北)约集鲁、宋、郑、曹、邾等国 *** 商议,准备抗楚救郑,被迫屈服于楚的江、黄两国也背楚与齐结盟。

公元前656年(鲁僖公四年),齐桓公率领宋、卫、陈、郑、许、曹、鲁八国军队进攻楚的盟国蔡国,蔡军不战而溃,八国的军队直接开到了楚国的边境上。楚国眼见齐的盟军强大,不敢率军交战,楚成王就派一名使者质问齐桓公∶你住在北海,我住在南海,我们之间风马牛不相及,你带着庞大的军队来此是何缘故?管仲以周王室代言人的口吻责备楚国不向周王室进贡祭祀用的茅草,追究昭王南征死在汉水里的责任。楚国使者承认不进贡茅草给周王室的不是,至于昭王死在汉水里却与楚无关,让齐人去问"汉水"。楚使态度强硬,也有理有节,齐桓公又进兵到陉地(今河南偃城县南)。

两国军队从春天相持到夏天,都不敢轻易向对方进攻。到夏天,楚派屈完到齐军阵营讲和,齐桓公退军到召陵(今河南偃城县东南)。把各国军队整顿起来,带着屈完站在战车上看联军的强大阵容, *** 性地对屈完说∶用这样强大的军队去打仗,谁能抵挡?用它去攻城,有什么城攻不破?屈完并不示弱,他回答说:你若用德义服诸侯,谁敢不服?你若以武力相威胁,楚国人民将以方城山(楚北边的山)当做城墙,把汉水当护城河,你的军队再多也无用。屈完言辞不卑不亢,桓公见不能用强力屈楚,只好在召陵与楚国结盟而回。

桓公之所以九合诸侯翻译  第1张

尽管如此,齐国在进军中责备楚国不供王职,楚承认了不是,并且同意结盟,事实上承认了齐国在中原的霸主地位。像被迫服楚的黄国,以后就坚决站到齐国一边,而"不共楚职"。前面提到,1983年河南光山县宝相寺发现的黄国国君夫人墓,出土有齐国绛紫色绣绢,就是两国这次友好的证据。墓中还出土铜器36件,玉器185件,都很精美。特别使人感兴趣的是,黄君夫人的头发还完好无损,这使我们见到春秋早期妇女的发型。中原大国服了齐,以前从楚的一批国家也相继背楚从齐。楚国北上的势头被阻止,桓公的威望更高了。

齐桓公率领诸侯与楚对峙之时,在周王室内部却在酝酿着一场动乱,周惠王本立有王子郑为太子,而又宠爱小儿子王子带。公元前655年(鲁僖公五年),齐桓公在首止(卫地,今河南睢县东南)召集鲁、宋、郑、卫、陈、曹、许等国诸侯开会,并把王子郑请来,表示对他的支持。有齐国的支持,周惠王不敢废王子郑的太子地位。公元前652年(鲁僖公八年)十二月,惠王去世,次年正月齐桓公又召集诸侯在洮(今山东鄄城县南)相会,拥立王子郑为周王,即是周襄王。襄王在诸侯拥立下,当了天子,这才给他的父亲办丧事。襄王的王位是齐桓公支持的结果,这就是史书上所指的"一匡天下"。

桓公之所以九合诸侯翻译  第2张

齐桓公在召陵对楚国取得胜利,又安定了王室,为巩固这一胜利,于次年(前651,鲁僖公九年)在葵丘(今河南兰考、民权县境)召集鲁、宋、郑、卫、许、曹等国开会,重申盟约。周襄王为感谢桓公的支持,特地派太宰周公孔给桓公送去他祭祀祖先的祭肉。按礼制,周王祭神的祭肉只分给同姓诸侯而不给异姓。齐是姜姓,襄王赐给祭肉,是表示对他的特殊荣宠。

赐祭肉给异姓已不合礼制了,襄王还允许齐桓公在接受祭肉时不必下跪,这又是出格的一大恩赏。齐桓公为了在诸侯面前表示对周王的尊敬,忙说∶威严的上天就在眼前,我小白怎敢贪享天子的优待而不下拜呢,这会短我的寿命,反而辜负了天子对我的恩惠。于是下堂行跪拜礼,接受祭肉。襄王对齐桓公的特别优礼是要想继续依靠他的支持,齐桓公对周王表示的"虔诚",是要"挟天子以令诸侯",都是很明显的。

送祭肉之事在这年九月,齐桓公再会诸侯于葵丘,订立新的盟约。盟约中声称∶凡是参加我结盟的国家,以后要言归于好,不要再互相攻击。齐桓公又特地在会上宣布了周襄王的几条禁令∶各国间不要阻塞河流,不要囤积粮食,不要废嫡立庶、以妾为妻,不要妇人参与国事。前面两条显然是为齐国的商业打开通道。有利于社会经济的发展。后面两条,仍然是维护宗法制度,巩固统治秩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