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龙吟扬花翻译

每逢国家的动荡时期,由于政治的黑暗,许多人的政治理想得不到实现,再加上国家面临的危险境地,一些反映国计民生、反映爱国情怀的作品便应运而出。

中华书局点校《蒋捷词校注》

如安史之乱时杜甫的作品,唐末郑谷、韦庄的离乱诗,罗隐的讽世诗等。这些作品反映了作者的郁结不平之心和深刻的忧国情怀,以被称作 *** 的传统体现出来,这一传统从屈原发端,深刻地烙在了中国历代文人的心中。词虽然是一种为了应歌宴乐而产生的文体,但经过许多代人的努力,自然而然地沾染了文人的理想和感情,尤其是苏轼自是一家观点的提出,更是使词具备了言志的充足理由。苏轼的《水龙吟·次韵章质夫扬花词》虽不免艳情,但通过对伤春的描述,表现了作者壮志难酬的抑郁情怀和对时光易逝人生易老的感慨,“不恨此花飞尽,恨西园、落红难缀”。沈谦评价日:“东坡似花还似非花一篇,幽怨缠绵,直是言情,非复赋物。徽宗亦然。”这里还提到了宋徽宗的词,其咏杏花的《燕山亭》:“裁剪冰绢,打叠数重,冷淡燕脂匀注。新样靓妆,艳溢香融,羞杀蕊珠宫女。易得凋零,更多少、无情风雨。愁苦。闲院落凄凉,几番春暮。凭寄离恨重重,这双燕,何曾会人言语。天遥地远,万水千山,知他故宫何处。怎不思量,除梦里、有时曾去。无据。和梦也、有时不做。”借羞杀蕊珠宫女的杏花的易得凋零寓含生命的易逝,被掳北国的痛苦和故国之思溢于言表。

贺铸

苏轼以后,贺铸的词作也比较明显地表现了作者抑郁不得志的苦闷情环,张来的《东山词序》中有:“余友贺方回,幽洁如屈、宋,悲壮如李、杜。”便可证明这一点,被冯煦称作古之伤心人也的晏几道和秦观,也同样在他们的艳词里寄托了自己的身世之悲和失路之感。靖康之乱后,词人们普遍感到了家国之痛,南宋词坛上无论是雅派词人还是辛派词人,都或隐或显地表现达着自己对国事的看法。辛弃疾的《摸鱼儿》:“怨春不语。算只有殷勤,画檐蛛网,尽日惹飞絮。”国家已亡,作者虽有报国之心,却无报国之门。“长门事,准拟佳期又误。蛾眉曾有人妒。千金纵买相如赋,脉脉此情谁诉。”这种以娥眉人妒的比喻手法来表现小人当道,志不得抒的 *** 正好和屈原《离骚》中:众女嫉余之娥眉兮,谣琢谓余以善淫的抒情 *** 一致,屈原思想在辛词中得到了进一步发挥。姜白石的《暗香》、《疏影》更是熟练地使用了这种 *** 来表现他的故国之思,“昭君不惯胡沙远,但暗记、江南江北。想佩环、月夜归来,化作此花幽独。”以昭君远嫁,思念故国来寄托对北宋灭亡的感慨。

蒋捷

南宋末年,民族矛盾更加尖锐,国破后,词人们更是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来寄托黍离之悲,此时的社会状况与屈原所处的楚国都城被秦国攻破的状况相同,家国之悲和报国之志形成强烈的冲突,加上元初政治统治的严酷政策,士人们便不得不寄托幽深,寓意深刻。此时出现的《乐府补题》就很明显地表现了这一点,如王沂孙的《齐天乐·蝉》:“铜仙铅泪似洗,叹移盘去远,难贮零露。病翼惊秋,枯形阅世,消得斜阳几度。”生活在这一时期的蒋捷,自然而然地受到了屈原的这种思想的影响,写了一些仿屈原《离骚》的作品,深刻地流露出了对故国的怀念、感慨和反思。蒋捷并不是偶然地接受屈原的思想,社会原因只是其中的一方面,还有很多非常重要的原因。

水龙吟扬花翻译  第1张

1、出身高贵,关注国事,与屈原相同

“屈原者,名平,楚之同姓也。为楚怀王左徒。”《史记·屈原贾生列传》屈原自述:“帝高阳之苗裔兮。联皇考曰伯庸。”(《离骚》)

屈原

水龙吟扬花翻译  第2张

《史记·楚世家》有:“楚之先祖出自帝领项高阳,高阳者,皇帝之孙,昌意之子也。”可见屈原楚国贵族的出身。从上文也可得知蒋捷为宜兴巨族,其先辈出过著名的抗金英雄蒋兴祖,并且有很多国之重臣,从祖辈就流传下为国效力的传统。我们不大容易看出屈原祖辈的爱国传统,但《史记》中有很多屈原努力从事政务的记载,如:“屈平正道直行,竭忠尽智以事其君……”“若《离骚》者,可谓兼之矣。上称帝誉,中述汤武,以刺世事。明道德之广崇,治乱之条贯,靡不毕见。”这些正是他爱国思想的基础。蒋捷出身高贵,又中南宋末科进士,我们很难从历史资料中找到他考进士的动机,但既然考中,便显见他极高的政治热情。从他的词作中也可见到他对国事的关注、担忧和反思,并不只是红烛昏罗帐式的歌舞宴乐。如《贺新郎·约友三月旦饮》:“扰扰忽忽尘土面,看歌莺、舞燕逢春乐。人共物,知谁错。”作者在细致地描述生活之逸乐安闲之后,突然发问,似乎不可理解,但结合南宋亡国君臣享乐不思进取的状况便可明晓,此处的发问正是作者对于导致国家灭亡原因的苦苦追思,也是作者对当时社会腐靡生活的反思。其中的哀叹正像杜牧的《泊秦淮》:“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 *** 花。”中所表现出来的痛心疾首与无奈。

明刊《楚辞》

二人同出豪门贵族,又同样具有高度的政治热情,蒋捷面对南宋亡国的状况自然而然地接受了屈原的思想。高贵的出身,使他们站在了比较高的高度来看待国家的衰亡,于是屈原有了忧愁幽思,蒋捷有了对亡国的反思。这二者本来也是有差别的,屈原的不遇是因为“王听之不聪也,谗馅之蔽明也,邪曲之害公也,方正之不容也”(《史记·屈原贾生列传》)的小人当道,而蒋捷的反思在于面对亡国而君臣不思进取,亡国后个人的政治理想便作泡影,虽无小人当路,但连供自己施展的舞台也没有了,这种高贵的门第、报国无门的悲愤和本来很高的政治热情之间的矛盾,最终把蒋捷和屈原紧密地联系了起来。

2、生逢乱世,漂泊流浪,人生理想得不到实现

“屈平既嫉之,虽放流,眷顾楚国,系心怀王,不忘欲反,冀幸君之一悟,俗之一改也。其存君兴国而欲反复之,一篇之中三致志焉。”(《史记·屈原贾生列传》)屈原由于谗臣诬陷,国君不察,被两次放逐,其所坚持的政治理想不能够实现,一路悲苦行吟,抒发自己的怨愤之情。在国家衰亡、政治动荡之际,屈原的爱国情操便易得到共鸣。南宋末期不只是蒋捷,整个文坛都充斥着哀叹故国的悲伤气氛,《乐府补题》就是以感慨国家灭亡为主题的。他们的痛处已不再限于感士不遇,而发展到了更深刻的黍离之悲。屈原在楚国都城郑被秦兵攻破后,哀叹民生多艰,《哀郢》:“皇天之不纯命兮,何百姓以震愆?民离散而相失兮,方仲春而东迁。”

《乐府补题》

此时的人民生活困顿不堪,屈原自己也是至于江滨,被发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稿。(《史记·屈原贾生列传》)困苦的生活更加重了作者对故国的哀叹。蒋捷亦是如此,咸淳十年(1274)中进士,1276年南宋都城临安被元兵攻破,1279年南宋灭亡,此后他便一直便避乱江南,漂泊不定,其词作《贺新郎·兵后寓吴》:“深阁帘垂绣。记家人、软语灯边,笑涡红透。万叠城头哀怨角,吹落霜花满袖。影厮伴、东奔西走。望断乡关知何处,羡寒鸦、到着黄昏后。一点点,归杨柳。相看只有山如旧。叹浮云、本是无心,也成苍狗。明日枯荷包冷饭,又过前头小阜。趁未发、且尝村酒。醉探楞囊毛锥在,问邻翁、要写牛经否。翁不应,但摇手。”便说明了这一情况,统观蒋捷九十三首零一阙词,“客”字用了16次,归字用了23次,共有42首词中明显表现了漂泊、思念的情感,如:“漫将身、化鹤归来,忘却旧游端的。”(《瑞鹤仙·乡城见月》)“归时记约烧灯夜。早拆尽、秋千红架。”(《绛都春》)这种身遭国难,四处流浪的生活与屈原非常相似,在流浪中作者逐渐和屈原走到了一起。

3、人品极高,绝不同流合污

如果说上述两条原因都带有社会性的话,二者绝高的人品和不与恶势力妥协的性格正是蒋捷接受屈原思想的根本原因。屈原由于理想不得实现,国家逐渐衰落,报国无门而自投泪罗江而死,屈原的死也是由于其不与众人合污而起,“既莫足与为美政兮。吾将从彭咸之所居。”(《离骚》)彭咸投水而自溺身亡,屈原在价值得不到实现的情况下并没有妥协,“吾闻之:新沐者必弹冠,新浴者必振衣,安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汉坟者乎?宁赴常流而葬乎江鱼腹中,又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尘埃乎!”(《渔父》)《涉江》:“吾不能变心从俗兮,固将愁苦而终穷。余将董道而不豫兮,固将重昏而终身。”(《怀沙》):“世溷浊而莫吾知,人心不可谓兮。知死不可让,愿勿爱兮。”王逸注:“让,辞也。言人知命将终,可以建忠仗节死义,愿勿辞让,而自爱惜也。”洪兴祖补注有曰:“屈子以为知死之不可让,则舍生而取义可也。所恶有甚于死者,岂复爱七尺之躯哉?”屈原多次提到不和众人同流合污,为了坚持自己的原则而宁愿死去,这种高洁的人品亦成为后人的楷模。

《续资治通鉴长编》

在人品方面,蒋捷与屈原有着极为相似的一面,品质高洁并坚守自己的节操,宋亡后,蒋捷目睹国破家亡、民生困苦,元建立后便隐居山林,拒绝与元代统治者合作。“成宗大德九年(1305),诏求山林间有德行、文学、识治体者。”(毕沉《续资治通鉴》)“使减梦解、陆垕交章荐其才,蒋捷“卒不就”。这就不同于很多宋亡后还频频出现在政治场合的其他南宋遗民词人,况周颐称其“蒋竹山词极稼丽,其人则抱节终身”《四库全书简明目录》也有对蒋捷“不但抱节终身,其人品为足贵也”的赞赏。其《沁园春·为老人书南堂壁》中有:“鬓边白发纷如。又何苦招宾约客欤。《女冠子·元夕》中亦有:“况年来、心懒意怯,羞与蛾儿争耍。”都表达了自己不愿参与政治的思想。《满江红》:“词场笔,行群蚁。战场胄,藏群虮。问何如清昼,倚藤凭棐。流水青山屋上下,束书壶酒船头尾。任垂涎、斗大印黄金,狂周顗。”则更明确地表达了作者对官场的厌恶和对隐居生活的喜爱。

4、总结

从这些作品中我们发现了作者对元统治者的“不合作”的态度,作者没有像屈原那样赴水而死,他的选择更符合当时士人的心理状态,做法虽异,但人品的高洁并无二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