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以孤异古人之量邪翻译

第41节:第五章得益失荆(6)

也就是在孙权、刘备为荆州的归属问题箭拔弩张之时,曹操却乘机出兵汉中。为了尽快解决荆州问题,回兵保卫益州,刘备不得不对孙权做出较大的让步,以湘水为界,将江夏、长沙、桂阳三郡划给孙吴。当刘备解决了荆州问题,赶回益州时,曹操已经打败张鲁,占有了汉中。

在争汉中这个问题上,曹操比刘备快了一步。刘备晚一步的原因,是荆州问题的掣肘。刘备占领成都后的形势,是张鲁北据汉中,孙权东攻荆州。刘备一向认为张鲁是个"自守之贼",在荆州火烧眉毛的危急时刻,自然要东保荆州。诸葛亮是赞成刘备回救荆州的,因为荆州一旦有失,两路夹攻中原的计划就将成为泡影。当汉中形势吃紧时,诸葛亮又是赞成以湘水为界与东吴中分荆州的。因为这样做有三个好处:之一,做出较大的让步,可以降低荆州再起争端的可能性,使荆州基本上获得稳定。第二,虽然又让出了荆州两郡,但却保存了南郡这个北争襄樊的重要基地。第三,可以腾出手来专力解决汉中问题。

假如没有孙、刘之间的第三次荆州之争,诸葛亮会不会建议刘备尽快对汉中张鲁动手呢?答案应当是肯定的。

之一,在诸葛亮"隆中对"中,就规划了这样一个战略:在跨有荆益之后,一旦天下有变,派一上将军率荆州之众以向宛、洛,刘备则率主力出秦川,两路合击中原。而要出秦川,汉中是必经之路,必得之地。

第二,诸葛亮在规划天下三分时,就对刘备分析益州说,"刘璋暗弱,张鲁在北",看到了张鲁对蜀中的威胁。

第三,在取得益州之后,诸葛亮选中了法正作为辅佐刘备取汉中的人选。法正早为刘璋属下,因助刘备取益州有功,被任为蜀郡太守、扬武将军。成都在蜀郡之内,法正担任这两个职务,是"外统都畿,内为谋主"。法正任蜀郡太守后,对于以前曾给自己点滴好处的人无不报恩,对于与自己有很小仇怨的人无不报复,甚至还擅自诛杀了几个中伤诋毁他的人。有人不满法正的过分行为,找到诸葛亮,对他说:"法正在蜀郡太骄纵,将军宜启主公,抑其威福。"诸葛亮回答:"主公之在公安也,北畏曹公之强,东惮孙权之逼,近则惧孙夫人生变于肘腋之下;当斯之时,进退狼跋,法孝直为之辅翼,令翻然翱翔,不可复制,如何禁止法正使不得行其意邪!"诸葛亮为什么不肯抑制法正?人们历来有各种猜测。

有人说,诸葛亮对法正的态度,是"失政刑矣"。

有人说,诸葛亮不抑止法正,是借鉴袁绍手下审配与许攸不和致使许攸背袁投曹的教训。

也有人说,诸葛亮是以褒中有贬的方式委婉地转达对法正的警告信息。

上述猜测均没有触到诸葛亮不抑制法正的根本原因。诸葛亮不抑制法正,不仅由于法正功大过小,更重要的是他认为法正是个对攻占汉中有重要作用的人。诸葛亮与法正虽然在喜好和崇尚方面有所不同,但却能从大局出发与他亲善相处。诸葛亮认为法正有奇谋妙智,又对益州和汉中情况很熟悉,是对收复汉中巩固益州能起重要作用的人才。事实证明,法正在后来协助刘备取汉中时确实发挥了重要作用。如果当时诸葛亮对法正不能容其小过而对其进行抑制,就不会有后来法正的积极表现。

根据以上三点理由,我们认为,在取得益州以后,诸葛亮不是没想到汉中,只是荆州问题的纠缠,使他腾不出手去实施计划。

无论如何,孙、刘的第三次重分荆州,使得刘备在争夺汉中问题上比曹操晚了一步。当刘备率兵赶回益州时,曹操已经攻下汉中,张鲁放弃了郡治南郑(治今陕西南郑东),退到了人的聚集地巴中(今嘉陵江、渠江上游一带)。曹操继续向三巴地区进军,人部落酋长朴胡、杜濩、任约纷纷降曹。曹操任命朴胡为巴东太守,杜濩为巴西太守,任约为巴郡太守。

偏将军黄权对刘备说:"若失汉中,则三巴不振,此为割蜀之股臂也。"刘备认为黄权说得很对,便以黄权为护军,率众到巴中迎接张鲁。然而刘备并不知道,张鲁早就恨透了他,明确表示宁降曹,不降刘。早在阳平失陷时,张鲁就欲降曹操,他的功曹阎圃劝他说:"您这时投降是由于被逼无法,肯定不为曹操所重,不如随从杜濩退到朴胡那里抵抗一阵,这样可被重视。"正是由于阎圃的劝说,张鲁才没有立即投降。当黄权领兵来到巴中时,张鲁早已成了曹操的座上宾了。

第42节:第五章得益失荆(7)

黄权虽未迎到张鲁,却攻破了杜濩、朴胡诸军,收复了三巴地区。曹操听说三巴又失,派大将张郃率军复入巴中,开至宕渠蒙头、荡石(均在今四川渠县东北)。刘备派出张飞前去抵御。双方在宕渠对峙了五十多天,谁也吃不掉谁。后来张飞采取出奇制胜的策略,让手下和张郃继续对峙,自己却率领一万多精兵从另外一条路去截击敌军,一下子把张郃军截成两段。巴中多山,山道险峻狭窄,张郃军首尾不得相救,被打得七零八落。张郃丢掉马匹,进入山中,与手下十多人走小路才得以逃生,然后收拾残部退回南郑。

经过宕渠之战,曹军势力退回汉中,三巴地区复归刘备所有。

曹操虽占据了汉中,但却无意对益州大举用兵,他只是在三巴地区作一些尝试性的军事行动,稍有不利,便立即停止。在曹操看来,占领汉中的目的,不是为了进一步灭蜀,而是为了防止刘备抢先占有汉中,威逼关中。因此,曹操出兵汉中,是带有防御性的军事行动。但曹操内部有些人不明白曹操的心思,他们主张不仅要占领汉中,还要进而进兵益州。曹操的司空仓曹掾刘晔就说:

明公以步卒五千,将诛董卓,北破袁绍,南征刘表,九州百郡,十并其八,威震天下,势慴海外。今举汉中,蜀人望风,破胆失守,推此而前,蜀可传檄而定。刘备,人杰也,有度而迟,得蜀日浅,蜀人未恃也。今破汉中,蜀人震恐,其势自倾。以公之神明,因其倾而压之,无不克也。若小缓之,诸葛亮明于治而为相,关羽、张飞勇冠三军而为将,蜀民既定,据险守要,则不可犯矣,今不取,必为后忧。

……

第三节互相关联的三步棋

占有巴蜀,是诸葛亮"隆中对"提出的"跨有荆、益"的基本实现,而兵定汉中,是对"跨有荆、益"的局部完善。

兵定汉中以后,刘备集团的形势一片大好。在东面,与孙权的荆州争端已暂时解决。在北面,益州门户的钥匙挂在了刘备集团的腰间,被人扼住咽喉的危局已经彻底改观。

当人们还沉浸在夺取汉中胜利的喜悦中时,诸葛亮又开始考虑新的行动步骤了。他认为,"跨有荆、益"是关系到将来北伐两路夹攻中原的大事,是"隆中对"战略计划最后实现的关键。因此,兵定汉中以后,为了进一步巩固和完善"跨有荆、益"的局面,诸葛亮又接连采取了三个措施。

之一个措施:拥戴刘备为汉中王。

建安二十四年秋七月,刘备手下的大臣平西将军都亭侯马超、左将军长史领镇军将军许靖、营司马庞羲、议曹从事中郎军议中郎将射援、军师将军诸葛亮、荡寇将军汉寿亭侯关羽、征虏将军新亭侯张飞、征西将军黄忠、镇远将军赖恭、扬武将军法正、兴业将军李严等一百二十人,向名存实亡的汉朝廷上了一道表章,全文如下:

昔唐尧至圣而四凶在朝,周成仁贤而四国作难,高后称制而诸吕窃命,孝昭幼冲而上官逆谋,皆凭世宠,藉履国权,穷凶极乱,社稷几危。非大舜、周公、朱虚、博陆,则不能流放擒讨,安危定倾。伏惟陛下诞姿圣德,统理万邦,而遭厄运不造之艰。董卓首难,荡覆京畿,曹操阶祸,窃执天衡;皇后太子,鸩杀见害,剥乱天下,残毁民物。久令陛下蒙尘忧厄,幽处虚邑。人神无主,遏绝王命,厌昧皇极,欲盗神器。左将军领司隶校尉豫、荆、益三州牧宜亭侯备,受朝爵秩,念在输力,以殉国难。睹其机兆,赫然愤发,与车骑将军董承同谋诛操,将安国家,宁克旧都。会承机事不密,令操游魂得遂长恶,残泯海内。臣等每惧王室大有阎乐之祸,小有定安之变,夙夜惴惴,战栗累息。昔在《虞书》,敦序九族,周监二代,封建同姓,《诗》著其义,历载长久。汉兴之初,割裂疆土,尊王子弟,是以卒折诸吕之难,而成太宗之基。臣等以备肺腑枝叶,宗子藩翰,心存国家,念在弭乱。自操破于汉中,海内英雄望风蚁附,而爵号不显,九锡未加,非所以镇卫社稷,光昭万世也。奉辞在外,礼命断绝。昔河西太守梁统等值汉中行,限于山河,位同权均,不能相率,咸推窦融以为元帅,卒立效绩,摧破隗嚣。今社稷之难,急于陇、蜀,操外吞天下,内残群僚,朝廷有萧墙之危,而御未建,可为寒心。臣等辄依旧典,封备汉中王,拜大司马,董齐六军,纠合同盟,扫灭凶逆。以汉中、巴、蜀、广汉、犍为为国,所署置依汉初诸侯王故典,夫权宜之制,苟利社稷,专之可也。然后功成事立,臣等退伏矫罪,虽死无恨。

第43节:第五章得益失荆(8)

这道长长的表文,是蜀汉政权建立的宣言书,是讨伐曹操的檄文,是公开树立的兴复汉室的旗帜。

这道表文是广汉郪县人李朝的手笔,但其策划及立意却是诸葛亮。实际上,整个拥刘备为汉中王的事件都是诸葛亮的大手笔,它体现着诸葛亮的智慧,体现着诸葛亮的谋略,体现着诸葛亮对时机的准确把握,体现着诸葛亮高超的政治斗争艺术,体现着诸葛亮艰苦卓绝的努力,同时寄托着诸葛亮的政治理想。而这道表文,是这篇大文章中的一个精彩段落。

按当时的形势,献帝形同虚设,汉廷名存实亡,有实力者称王称霸,无实力者成为强者之食。在这种情况下,刘备称王汉中是件简单的事。而刘备称王的过程也确实简单,奏表写完,无需批准,便在沔阳设坛场,陈兵列众,群臣陪位,将奏表一读,把王冠往头上一戴,便就是汉中王了。

然而,就是这件极其简单的事情,却被搞得相当复杂。刘备称王前,不但群臣写了上奏表文,刘备称王后,又亲笔上书汉帝,除表明自己为群僚所迫正式即汉中王位的态度外,再次揭发曹操谋权篡位的罪行,以及自己决心重振汉室的宏愿。刘备这封上书,与他的群下的奏书没什么两样,甚至有些措词都是一样的。

同样的内容,为什么要反复说呢?汉献帝既然形同虚设,为什么诸葛亮发动这么多人向他上封刘备为汉中王的奏章呢?我们知道,此时的皇帝不过是曹操手中的政治玩偶,朝廷就是曹操,曹操就是朝廷。诸葛亮把奏书上给朝廷,实际上就是交给曹操。奏书中把刘备说成汉朝宗室的肺腑枝叶,说成是兴复汉室的中坚力量,公开、鲜明地打出灭汉贼、兴汉室的旗帜。这在当时是很具有号召力的。刘备称汉中王之时,正是曹操代汉的准备工作接近完成之际。曹操的代汉趋势,明眼人早就看出来了。拥护曹操的人积极劝进,陈群、桓阶就认为曹操应天命之期,"十分天下而有其九",应该"畏天知命,无所与让"。夏侯惇也对曹操说:"今殿下即戎三十余年,功德著于黎庶,为天下所依归,应天顺民,复何疑哉!"也有许多人不赞成曹操代汉,建安十七年,曹操准备进爵为魏公,行九锡之礼,派董昭去探察荀彧对此事的态度。荀彧认为曹操"本兴义兵以匡朝宁国,秉忠贞之诚,守退让之实;君子爱人以德,不宜如此"。曹操听了,心中很不高兴,将他逼死。张绣的儿子张泉、刘廙的弟弟刘伟、王粲的两个儿子,都参加了魏讽反对曹操的活动。图谋推翻曹操的除了魏讽等人之外,还有金祎等人。史载:"时有京兆金祎字德祎,自以世为汉臣,自日讨莽何罗,忠诚显著,名节累叶。睹汉祚将移,谓可季兴,乃喟然发愤,遂与耿纪、韦晃、吉本、本子邈、邈弟穆等结谋。"这说明,尊奉汉室的正统观念在一部分人当中还是有市场的,在这种情况下,灭汉贼、兴汉室的旗帜就不会失去其号召力。

……

第四节痛失荆州

中国有句成语,叫作"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正当关羽在襄樊前线节节取胜之时,作为盟友的孙吴却暗暗拔出了捅向关羽后背的利刃。

孙吴占有荆州全部的欲望由来已久,并不以与刘备最后一次划分荆州取得荆州三郡为满足。看着刘备跨有荆、益二州,力量不断发展壮大,孙权对当初让刘备驻进南郡懊悔不已:如果不让他驻进南郡,刘备集团始终被堵在长江以南,没有长江通道,刘备便无由西进益州,关羽也无法北进襄樊。如今可倒好,不但北有强大的曹操,西部又崛起一个势力越来越大的刘备。想到这里,孙权不禁心中埋怨起死去的鲁肃来,让刘备进驻南郡,正是鲁肃的主张,这毕竟是他的一个短处。

这时,接替鲁肃镇守陆口的是大将吕蒙。原来鲁肃的一万多人马转归吕蒙所领,此外,鲁肃的奉邑下隽、刘阳、汉昌、州陵四县也归吕蒙享有。吕蒙这个人不同于鲁肃,很早就对刘备集团怀有戒心,特别是刘备进驻南郡后,他一直在琢磨怎样对付刘备。鲁肃代周瑜屯住陆口,曾路过吕蒙的驻地。当时吕蒙是个武将,鲁肃意尚轻之,不打算去拜访他。有人劝鲁肃说:"吕将军功名日显,不可以用过去的眼光看待他,君宜顾之。"于是,鲁肃便前往拜访。席间,吕蒙问鲁肃:"您现在身负重任,与关羽为邻,有什么策略以防不测呢?"鲁肃没有准备,应付说:"到时根据情况再采取适当的办法。"吕蒙说:"那怎么行。如今我们和刘备虽然结成同盟,但关羽实为熊虎之人,怎能不事先想好对付的办法呢?"于是"为鲁画五策"。从这件事可以看出,吕蒙一直对刘备集团心怀警戒。

第44节:第五章得益失荆(9)

吕蒙代鲁肃以后,便开始改变鲁肃的方针。鲁肃认为:曹操尚存,祸难始构,应与刘备互相辅助,同心协力对付仇敌,不能与之失去和气。而吕蒙一上任,便向孙权献秘策说:"让征虏将军孙皎据守南郡,让潘璋进驻白帝,再派蒋钦率流动军队万人,沿长江上下游动,哪里有敌情就支援哪里,而我则率军为主公占据襄阳。如果是这样,曹操何忧?关羽何赖?再说关羽君臣,依仗其狡诈和实力,事事反复无常,不能把他们当作心腹好友对待。现在,关羽之所以没有立即侵犯我辖境,就是因为主公圣明和我们一班强将尚在。如今,不趁我们在时图谋他们,一旦我们死去,再想陈力进取就不可能了。"

当时孙权正准备从东面进攻曹操的徐州,他认为吕蒙的建议很好,就问他徐州方面怎么办。吕蒙说:"而今曹操远在河北,又消灭了袁绍的残余势力,正忙着幽州、冀州方面的事,无暇东顾徐州。那里的守备不堪一击,进攻那里自然容易得手。但是徐州地形平坦通畅,无险可依,正是曹操骁勇骑兵的用武之地。您今天取得徐州,曹操后天就会前来争夺,即使您用七八万人去防守,仍不能高枕无忧。不如西取关羽,完全据有长江,可以张我国势啊!"

孙权认为吕蒙的分析太好了,又问他有何良策西取关羽。吕蒙认为,关羽勇猛无敌,只能先麻痹他,趁其不备而袭取之。所以,吕蒙上任后,表面上似乎比鲁肃对关羽还要热情友好,与关羽的关系非常融洽。

尽管如此,关羽在北征襄樊之时,也没有忘记必要的防御部署。当时,关羽只带了一部分兵马北上,留在南郡、公安等地的兵力不在少数。吕蒙见此情况,便秘密上奏孙权说:"关羽进攻樊城而留下许多兵将在后方防守,是害怕我乘虚攻取他的后方。我现在身体不好,请允许我以治疗修养为名,带一部分兵力回建业。关羽听说后,就会对后方特别放心了,必会抽调后方防御兵力加强襄樊前线。到那时我们再派大军乘船溯江西上,对关羽空虚的后方发动袭击,一定会夺取南郡,擒获关羽。"

一场意在麻痹关羽的假戏紧锣密鼓地开场了。

一封不加密封的"露檄",从首都建业传至陆口吕蒙的军营。文书的大意是,鉴于吕蒙的病情加重,主公决定让他带人回建业调养医治,陆口守备俟另派人。由于文书不加密封,消息很快传遍陆口大营,然后又不胫而走,传到了公安、南郡的关羽守军营中。吕蒙还真的回到了京城,不过不是为了养身治病,而是为了袭击关羽而进行"韬晦"。

吕蒙回京的消息,惊动了一位有见识的人,这就是陆逊。

陆逊出身江东大族,二十一岁时始仕孙权幕府,历任东、西曹令史,出为海昌(治今浙江海宁西南)屯田都尉,并兼管海昌县事。由于他将地方治理得非常好,被孙权看重,以他为帐下右部督,多次向他咨访政治事务,并把侄女嫁给他。丹阳人费栈接受曹操委派,鼓动山越人起兵反叛,为曹操作内应,陆逊受命讨伐,以少数兵力平定了这次叛乱,然后屯驻于芜湖(治今安徽芜湖东)。会稽太守淳于式上表弹劾陆逊,说他枉取民人,使当地人愁扰不安。后来,陆逊入京面见孙权,谈到淳于式时,称赞他是个好官。孙权奇怪地问:"淳于式弹劾你,你却称赞他,这是为什么?"陆逊答:"淳于式意在养民,所以控告我。如果我出于私愤去诋毁他,就会扰乱了主公的思想。此风决不可长。"这件事就可看出陆逊的风度和见识。

吕蒙回京,路过芜湖。陆逊前去看他,并说:"关羽与您的防区相接,您为什么要离开驻地返回京城,如此,防区的状况不是很令人担忧么?"

吕蒙闻听心中一惊,暗想:听陆逊的话音,他是不愿意我回京城,难道他看出了我没病不成?此韬晦之计需要极密,若透露出去被关羽识破,取荆之事则休矣!想到这里,他作出一付很难受的样子,对陆逊说:"你说的确实很对,不过我的病情实在沉重,没有办法啊!"陆逊听吕蒙这么说,便把话进一步挑明,说:"关羽自矜于他的骁勇胆气,处处凌驾于人。如今他北征襄樊,进军顺利,一门心思向北推进,却没顾忌我们。如果让他知道您得了重病,必然更不会防备我们。那时我们出其不意发起进攻,就可以将其一举制服。您到京师见了主公,要和他好好谋划此事。"

第45节:第六章梦断夷陵(1)

听了陆逊这番话,吕蒙不禁心中对他暗暗称赞:好一个聪明小伙,把我回京的意图看得如此明白透彻。让这个小伙子接替我驻守陆口,一定会把麻痹关羽的戏演得更好。然而这毕竟是他个人的想法,还不能最后决定,"病"还得继续装下去。于是便说:"关羽一向以勇猛著称,难以和他对敌争锋。现在,他又据有荆州,在此施恩舍德,威信颇高,又加上北伐顺利,胆气更盛,谋取他谈何容易?"

话虽这样说,吕蒙心中却早已相中了陆逊。回到京城,当孙权问起谁可担当驻守陆口重任时,吕蒙便说:"陆逊具有深谋远虑,才能出众,堪当重任。而且他是个年轻后生,名气不大,关羽也不会顾忌他。再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了。如果任用他,再让他外表韬隐,内察形便,可成大功也。"孙权听了非常高兴,马上征召陆逊,任他为偏将军、右部督,代替吕蒙镇守陆口。

陆逊果然不负孙权所望,对麻痹关羽的韬隐之计执行得相当出色。他一到陆口,立即给关羽写了一封信,说:"将军您伺曹操的破绽而动,挥纪律严整之师,小动刀兵即获大胜,功劳何等巍然不凡!曹军连遭惨败,于我同盟甚为有利,作为盟友,我们高兴得闻庆击节,真希望您实现席卷北方、共扶汉室的目的。我是个办事能力不强的人,蒙受委任,忝居陆口,非常仰慕将军的风采,渴望得到您的指教。"当他听到关羽乘大水歼灭了于禁七军的消息后,又写信给关羽说:"曹将于禁等被将军所擒,远近之人莫不为之惊喜赞叹。将军之功勋足以长驻人间,即使是古时晋文公的城濮大捷、韩信的井陉大捷都不能过于此胜。我听说曹将徐晃等人又率领步骑之军前来,对您进行窥视。曹操是个狡猾之徒,会不计后果去泄其愤恨,恐怕会潜增其众,以逞其心。虽说曹军现已疲乏,但却依旧骁勇强悍。大捷之后,常生轻敌之心,古人有鉴于此,在大捷之后更加警惕。但愿将军广为方计,以取得全胜。我本一介书生,生性缓钝,忝居不堪之职,然而却喜慕盟友之威德,所以乐于倾吐心中欲语之言。虽然这些话不一定合乎您的策略,但不妨听一听。倘若您能明白我对您的景仰之情,就会认为我所说的是为您好了。"

陆逊这两封信,语词谦卑,对关羽仰慕之意溢于言表,使关羽对后方大为放心,不再有什么顾忌,对襄樊的曹兵展开了更加强大的攻势。这年十月,曹操赶到洛阳,令徐晃军从宛城南下,援救樊城。为了更有效地为樊城解围,曹操又向东线征调兵力。他密召兖州刺史裴潜、豫州刺史吕贡、合肥守将张辽等人,令他们速领兵前来。

关羽的襄樊得胜,刘备集团势力的增长,更加重了孙权对盟友强大的忧虑。他下定决心遏制关羽势力的发展,同时,曹操在东线调兵,使他明显感觉到东线压力的减轻,从而更加有利于他对付西线的关羽。为了不使自己在进攻关羽时受到曹操的威胁,孙权便给曹操写了封密信,声称愿意为曹操效力,打击关羽。

脆弱的孙刘联盟破裂了。

孙权给曹操的密信,帮了曹操的大忙。

……

第六章梦断夷陵

之一节蜀汉的开国丞相

建安二十五年(220)正月二十三日,曹操在洛阳王宫中病逝。

诸葛亮听到这个消息,凭着他政治家的敏锐,感到天下将有大事变发生,应付这个带全局性的政治形势,比夺回荆州更重要。刘备、诸葛亮只好把夺回荆州的事暂缓一缓,以便集中精力应付可能发生的重大政治事变。

诸葛亮所预料的重大政治事变,就是曹魏将要正式取代汉朝。

诸葛亮的预料绝不是凭空猜测。

自从曹操把汉献帝迎到许县,"挟天子以令诸侯"时起,汉献帝就成为曹操手中的玩偶。二十多年来,曹操打着汉廷旗号,东征西伐,建立了卓著的文治武功,确立了自己至高无上的地位。凭他的权力,他的地位,登上皇帝宝座不成问题,但曹操没有这么做。他说:""施于有政,是亦为政。"若天命在吾,吾为周文王矣。"意思是说,他要为儿孙们做好一切取代汉朝的准备,至于真正实施,那是后代们的事了。

第46节:第六章梦断夷陵(2)

曹操临死前,确实为后代们建魏代汉创造了一切必要的条件。

这些条件,包括政治上的、舆论上的、人事安排上的。诸葛亮大传第六章梦断夷陵

曹操任丞相时,就受着"赞拜不名,入朝不趋,剑履上殿"的特殊待遇,以后又任魏公、魏王,享受着皇帝所受的一切待遇。这种地位和待遇,还可以传给他的儿子,这就为他的后人取代汉朝创造了政治上的条件。

为了让后代实现代汉的目的,曹操在世时又在选定继承人上下了一番功夫。曹操有二十五个儿子,其中曹操最喜欢的有三个:一个是曹冲,一个是曹植,一个是曹丕。

曹冲是曹操的第七子,为环夫人所生。史载他"少聪察岐嶷,生五六岁,智意所及,有若成人之智"。曹冲十三岁时得了重病,曹操亲自为他向神灵祈祷,请求延长他的寿命。曹冲因无法医治而死后,曹操非常伤心。曹丕劝慰曹操时,曹操说:"这是我的不幸,却是你们的幸事。"可见曹操曾打算把王位传给曹冲。

曹植是曹操的第三子,与哥哥曹丕一样,同为卞皇后所生。曹植自幼聪明,文学天赋极高。十多岁时,能诵读诗、论及辞赋数十万言,而且能写出极漂亮的文章。曹植不但文才很高,而且很聪明,每次受到曹操的问难,都能应声而对,因此很受曹操的宠爱。曹操曾说:"始者谓子建(曹植字),儿中最可定大事。"由于曹植受到宠爱,再加上杨修、丁仪、丁廙等大臣对他的支持,曹操有几次都要决定让他做自己的继承人。

然而,曹操最终还是选择了长子曹丕做为自己的继承人。这是因为曹冲死得很早,来不及与曹丕、曹植兄弟比谁优谁劣,而曹植与曹丕比起来,暴露出许多弱点。曹植诗人气质太浓,他任性而行,不刻意美化自己的外部形象,饮酒不加节度。而曹丕不但擅长诗文,也长于骑马射箭、击剑格杀,可谓文武双全。更重要的是曹丕懂政治,有手段,御己有术,矫情自饰,会笼络人心。当曹操选定曹丕以后,为了巩固他的地位,不但疏远了曹植,还找借口杀了曹植的智囊人物杨修,削弱了曹丕竞争对手的力量。

经过曹操政治上、舆论上、人事上等一系列努力,取代汉朝的形势已经铸成,不可逆转。

曹氏即将代汉,刘备集团应该怎么办?

对此毫无反应,显然是不明智的。

毫无反应,意味着对曹氏帝位的默认;毫无反应,意味着对曹氏代汉的容忍;毫无反应,意味着放弃了"兴复汉室"的旗帜。

然而要做什么反应呢?怎样表明自己态度呢?

兴兵讨伐最实际有效,但刘备集团远不具备推翻曹魏的实力。对曹魏政权檄文声讨,指出他是"僭伪"政权,但汉朝廷已不存在,"正统"政权已荡然无存,由谁来指出、来证明曹魏政权的"僭伪"呢?

最有效的办法就是与曹氏针锋相对:你若称天子,我就当皇帝。

我们不能不佩服诸葛亮在政治斗争中表现出来的远见卓识,因为他对曹氏代汉是有预见的,并事先采取了针锋相对的措施。

建安二十一年(216)五月,曹 *** 汉献帝封自己为魏王。魏王与魏帝,仅一字之差,一步之遥。

建安二十四年(219)七月,诸葛亮尊刘备为汉中王,汉王与汉帝,也只差一个等级。只要曹氏代汉称帝,诸葛亮就拥立刘备即汉帝帝位。

刘备称帝,有很多有利条件。西汉的开国始祖就是从汉中王起家,如今刘备又一次从汉中王起步;刘备是汉景帝的儿子中山靖王的后代;刘备的政治纲领一直是"兴复汉室"。所有这些,都是号召人们拥戴其即帝位的优势。

但是,刘备称帝也不是一件很顺利的事,也存在着种种阻力。

更大的阻力是当时的天命舆论。

早在东汉初年,蜀地就流行着一句令人莫名其妙的谶语:"代汉者当塗高。"割据蜀地的公孙述以为自己的名字"述"字有"路途"之意,与谶言中的"塗"字相应,以为天命在己,便建号称帝。为此,东汉光武帝还专门给公孙述写了封信,信中说谶语中所说的当塗高,是指一个姓当塗名叫高的人。

第47节:第六章梦断夷陵(3)

公孙述手下有一个叫杨春卿的,是广汉新都(治今四川新都西)人,善图谶学。公孙述被刘秀所灭,杨春卿自杀。临死前他对儿子杨统说:"在我的书箱中,有先祖传下来的秘籍,你要好好学。"杨统牢记父言,为父治丧守孝毕,离开家乡到犍为郡(治今四川彭山东)周循处学习图谶之法,又向同郡人郑伯山学《河洛书》及天文推步之术。杨统死后,又将此术传给儿子杨厚。杨厚少习父业,精通图谶,多次为朝廷预言灾异,献消灾之法。晚年回到家中,"修黄老,教授门生,上名录者三千余人"。

在杨厚的学生中,周舒、董扶、任安三人最为知名。周舒字叔布,是巴西阆中(治今四川阆中)人,善图谶,朝廷多次征召他,他都不应。当时有人问他:"《春秋谶》中说,代汉者当塗高,是什么意思?"周舒说:"你们知道皇宫门口两边的平台吧?它们高大巍峨,又正当大路,它们名叫象魏、魏阙。当塗高者,魏也。"周舒对"当塗高"的解释,很快便在当地传开了。杨厚是汉桓帝时人,他生活的时代,远远早于曹操的崛起,更早于刘备集团的入蜀。可见在刘备入蜀以前,魏将取代汉朝的说法就已流传了很久。

蜀郡成都人杜琼,是任安的学生,比周舒晚一辈。他在刘璋时任益州从事,刘备据益州后,又任议曹从事,他与刘备是同时代人。他精通观象谶纬,但从不谈天象。后辈学生谯周曾问他为什么这样,杜琼说:"用观天象来预言吉凶,这很不容易。必须亲自观察,分辨天象的形状颜色,日夜辛苦劳累。这还不说,还日夜提心吊胆,担心不慎将天机泄露出去招灾惹祸,还不如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我就不去观天象了。"

……

第二节势在必争

中国封建皇帝登位,大多都要行燔瘗之礼。

把祭品放到木柴堆上燃烧,使烟气升上天空,就是燔礼;把祭品埋入土中,就是瘗礼。燔瘗之礼,是人祭告天地神祇的一种仪式,但实质上是要昭告天下,让世间的人知道。当刘备行完燔瘗之礼后,蜀汉建国的消息就被天下人知道了。

刘备称帝以后,之一件大事该做什么?这是当时许多人都关心、猜测的问题。

魏文帝曹丕把众臣召集起来,让他们讨论一个问题:刘备称帝以后,还会出兵攻打孙吴不?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蜀不过是个弹丸小国,名将只有关羽。荆州之失,关羽身死军灭,蜀国一片忧惧,绝无再次对吴用兵之理。侍中刘晔却与众不同,他认为蜀国一定要出兵攻打吴国,理由是:"蜀虽狭弱,而备之谋欲以威武自强,势必用众以示其有余。且关羽与备,义为君臣,恩犹父子;羽无不能为兴军报敌,于终始之分不足。"

事实的发展证实了曹魏大部分臣子的猜测是错误的。

但是,假如我们不知道以后的事实,我们在思考刘备是否应该伐吴这个问题上,可能也会同意曹魏群臣的意见。因为刘备伐吴,存在着许多有利于吴而不利于蜀的条件。

孙吴新得荆州,据有荆、扬、交三州,地广兵众。

孙吴全歼荆州关羽军队,得胜之兵,士气正盛,斗志正旺。

孙吴向曹魏称臣,解除了后顾之忧,然后迁都武昌(治今湖北鄂州),孙权亲自坐镇荆州,显然作出尽全力保卫荆州的架式。

孙吴人才济济,文武满朝。都尉赵咨出使曹魏,魏文帝问他:"像你这样的人吴国有多少?"赵咨答:"聪明特达者八九十人,如臣之比,车载斗量,不可胜数。"这虽是外交辞令,但却反映了吴国不乏人才的事实。

蜀汉方面则不然。

荆州关羽军的失败,不仅使刘备失去了一名匹敌万人的勇将和数万军队,而且也失去了跨有荆、益的大好局面,只剩下益州一地了。

荆州的丢失,又引起了孟达叛变、汉水复塞等连锁反应。关羽攻不下襄樊,又得知江陵失守,急忙丢下襄樊,回军援救,他不但自己回军,还招呼刘封、孟达等人同往。刘封、孟达对收复荆州已经失去信心,又担心离开房陵、上庸、西城,会使三地得而复失,因此没有出兵援助关羽。刘封、孟达的行为,并不是违背刘备调度的大罪,所以刘备对他们只是心中不满,并未对他们采取惩治措施。但孟达深知关羽与刘备的关系,当他知道关羽兵败身死后,总担心刘备会怪罪自己。恰在这时,身为副军将军的刘封又与孟达起了矛盾,二人忿争不和,刘封甚至将孟达的仪仗鼓吹夺走。孟达既怨刘备委屈了自己,又恨刘封欺凌自己,一气之下,便投降了曹操。临走之前,孟达还给刘备写了一封长信,信中说:

将以孤异古人之量邪翻译  第1张

第48节:第六章梦断夷陵(4)

伏惟殿下将建伊、吕之业,追桓、文之功,大事草创,假势吴、楚,是以有为之士深睹归趋。臣委质以来,愆戾山积,臣犹自知,况于君乎!今王朝已兴,英俊鳞集,臣内无辅佐之器,外无将领之才,列次功臣,诚自愧也。臣闻范蠡识微,浮于五湖;咎犯谢罪,逡巡于河上。夫际会之间, *** 亡身,何则?欲洁去就之分也。况臣卑鄙,无元功巨勋,自系于时,窃慕前贤,早思远耻。昔申生至孝见疑于亲,子胥至忠见诛于君,蒙恬拓境而被大刑,乐毅破齐而遭谗佞,臣每读其书,未尝不慷慨流涕,而亲当其事,益以伤绝。何者?荆州覆败,大臣失节,百无一还。惟臣寻事,自致房陵、上庸,而复乞身,自放于外。伏想殿下圣恩感悟,愍臣之心,悼臣之举。臣诚小人,不能始终,知而为之,敢谓非罪!臣每闻交绝无恶声,去臣无怨辞,臣过奉教于君子,愿君王勉之也。

……

第三节优势的天平倾向谁

决定战争胜负的因素是多方面的,人们也从不同的角度阐述不同的理论。

"治国家,理境内,行仁义,布德惠,立正法,塞邪隧,群臣亲附,百姓和辑,上下一心,君臣同力,诸侯服其威而四方怀其德,修政庙堂之上而折冲千里之外,拱揖指而天下响应,此用兵之上也。"这是从政治角度论说战争胜负的理论。

"地广民众,主贤将忠,国富兵强,约束信,号令明,两军相当,鼓相望,未至兵交接刃而敌人奔亡,此用兵之次也。"这是从军事力量角度论说战争胜负的理论。

"战争不但是军事的和政治的竞赛,还是经济的竞赛。"这是从经济角度论说战争胜负的理论。

"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寡助之至,亲戚叛之;多助之至,天下顺之。以天下之所顺,攻亲戚之所叛;故君子有不战,战必胜矣。"《孟子·公孙丑下》。这是从战争正义与非正义的角度论说战争胜负的理论。

孙、刘夷陵之战,双方都是为了巩固与扩大封建割据地域和进一步实现统一,因而从战争性质考察双方的胜负意义不大。对双方胜负产生重大影响的是政治、经济、军事力量、外交政策等因素,我们从这四个方面对双方情况做一考察。

先看政治方面。

夷陵之战时,孙氏在江东的统治已经经历了三世,如果从孙坚任长沙太守时算起,已有三十二年的历史;从孙策夺取会稽等五郡时算,有二十五年;从孙权开始执政时算也有二十二年了。早在黄巾起义时,孙坚就在淮水、泗水一带招募精兵,"合千许人",乘镇压黄巾起义之机建立了自己的武装,以后又被任为长沙太守,为孙氏割据江南奠定了基础。

孙坚死后,他的儿子孙策继承了其父的事业。孙策童年时,便与庐江舒县(治今安徽庐江西南)人周瑜有"总角之好","与周瑜同年,独相友善","升堂拜母,有无相通"。孙策进兵江东,周瑜带兵加入孙策的队伍。后来,两个人分别娶了乔公两个漂亮女儿,孙策娶大乔,周瑜娶小乔,成了连襟。彭城人张昭,自幼好学,少年时便在当地出名。汉末大乱,张昭避乱渡江,来到江东。当时正值孙策创业,便任张昭为长史、抚军中郎将,并升堂拜张昭母,与张昭"如比肩之旧",文武之事,全部交给他办。张昭常常接到北方士大夫写来的书信,信中把治理江东的成绩归于张昭身上,对他大加赞美。这使张昭感到很为难:如果保持沉默,不把书信内容报告给孙策,则害怕别人误认为自己与北方有暗中来往;报告给孙策吧,又怕信中内容不合时宜。孙策知道后,笑着说:"从前管仲辅佐齐桓公,齐国官员请示事情时,齐桓公总是说去问仲父,去问仲父。如此,齐桓公不但威信未减,反而受到霸主们的尊崇。如今张昭贤能,我能使用他,他所建立的功名岂不归我了吗?"东莱黄县(治今山东龙口东南)人太史慈,在扬州刺史刘繇手下为将。孙策进击刘繇,太史慈曾在神亭(今江苏金坛西北)与孙策对战。孙策一枪刺中太史慈坐骑,又顺手摘下他脖子后面的手戟,太史慈也摘下了孙策的头盔。后来,刘繇战败,太史慈被孙策活捉。孙策亲自为他解缚,拉着他的手说:"还记得神亭我俩恶斗之事吗?那时候你捉到我会怎样呢?"太史慈说:"那很难说呀!"孙策哈哈大笑,深爱太史慈的直率,说:"今天我当请你共成大事。"后来,刘繇逃往豫章,他手下还有万余人未有所附,太史慈便要求前去招抚。孙策手下人都认为,太史慈是刘繇旧部,此去一定不会再回来了。孙策却对太史慈深表信任,亲自为他设宴饯行,并拉着他的手腕问道:"何时能还?"太史慈说:"不过六十日。"后来,太史慈果如期而返。

第49节:第六章梦断夷陵(5)

孙策对周瑜、张昭、太史慈等人的做法,反映了他在团结士人、取得他们的支持方面确有独到之处。正因为如此,在他身边聚集了周瑜、张昭、太史慈、程普、韩当、黄盖、蒋钦、周泰、陈武、董袭、凌操等一大批江南江北士人。史载孙策为人,"美姿颜,好笑语,性阔达听受,善于用人,是以士民见者,莫不尽心,乐为致死"。

孙权继承兄孙策之业,在团结士人方面更超过了他的父兄。

首先,孙权爱才爱得深切,爱得感人。最突出的就是他对待吕蒙的事例。当吕蒙病重时,孙权派人把他接入自己宫中住下,采用一切 *** 为他治疗救护。又向全国通告,有能治愈吕蒙之病者,赏金一千。每当医生在吕蒙身上针刺治疗时,孙权便为之惨戚。他想常常看看吕蒙的病情,又怕过多地打扰他使其劳累,便在墙上挖个小洞,从洞中偷偷观看。当他看到吕蒙稍微能吃东西时就感到欢喜,如果看到吕蒙病重就长吁短叹夜不能寐。吕蒙的病情曾一度好转,孙权为此专门发布大赦令,当吕蒙病情加重时,孙权亲自到病床前探视,还请道士在星空下为吕蒙祈祷。当吕蒙病故时,孙权特别悲伤,为之削减膳食,停止音乐。当然,吕蒙受此待遇,与他所立功劳有关,但孙权的表现,也不能不使其他人感动,从而激励他们为孙吴政权尽忠竭诚。

第二,孙权在团结士人方面,范围也比其父兄广。孙坚起家长沙,在北方征战,他所依仗者,多为淮、泗地区的人士。孙策依靠淮、泗人士进兵江东,还没来得及对江东人士进行笼络便死去了。孙权即位后,除了一方面坚决依靠父兄所留下的淮、泗人士外,还对江东士人进行了广泛的团结。吴郡吴县(治今江苏苏州)人顾雍,被孙权任为大理、奉常,领尚书令。孙权又派人把他的母亲接来,"亲拜其母于庭,公卿大臣毕会",并把孙策的女儿嫁给顾雍的儿子。吴县陆氏也是江东大族,陆逊年轻时就受孙权重用,并娶孙策的女儿为妻。陆逊有大功于孙吴,孙权对他也非常信任。史书记载,蜀汉刘禅即位后,诸葛亮辅政,与孙吴连合,"时事所宜,权辄令逊语亮,并刻权印,以置逊所。权每与禅、亮书,常过示逊,轻重可否,有所不安,便令改定,以印封行之"。陆氏一族,在孙权时有二人为相,五人封侯,十余人为将军,可见他们在孙吴政权中的位置。吴县人朱桓,在任前将军时,因与督将发生矛盾,滥杀部下,又假托是因狂病发作。孙权明知是假,却以假作真,让其子朱异领其部曲,令医生对他看护诊治,用这种 *** 让他摆脱罪责。顾、陆、朱、张是江东的著名姓族,孙权对他们的信任和依靠当时人是有目共睹的。孙吴后期,陆凯上书给孙晧说:"先帝(指孙权)外仗顾、陆、朱、张,内近胡综、薛综,是以庶绩雍熙,邦内清肃。"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第三,孙权为了进一步获得淮、泗集团和江东大族的支持,还实行世袭领兵制和给客制。简单地说,领兵制度就是将领对自己的士兵可以世代领有。如陆抗从父亲陆逊那里继承了统帅其数千部曲的权力,陆抗死后,他的数万部曲又由其五个儿子分领。给客制就是把大批佃客分赐给军队将领。例如,孙权赐给吕蒙"寻阳屯田六百户,官属三十人"。又如陈表,"所受赐复人得二百家,在会稽新安县"。关于孙吴的领兵制和给客制,著名史学家唐长孺先生写过一篇专门研究的论文《孙吴建国及汉末江南的宗部与山越》,文中说:"孙氏建立了宗族间分配利益的领兵与复客制度,这种制度是一种特殊的分封制度。孙氏统治集团以若干大族与将领为代表拥有世袭的军队,占有巨大数字的田客与土地,有的还享有食邑与委任食邑长官的权力;这样就构成南方大族的经济基础及其政治特权。"

投桃报李。孙吴政权对南北士族中出类拔萃者所给予的种种恩赏和实惠,自然得到了回报。考察《三国志·吴书》,除孙氏宗室以外,立有专传的共五十九人,其中北方籍二十五人,南方籍三十四人,可见孙吴政权是得到南北大地主阶级的拥护的。孙权手下,"异人辐辏,猛士如林",这是孙吴统治集团内部团结的时期,是孙吴政治稳定的时期。

第50节:第六章梦断夷陵(6)

我们再来看看蜀国的情况。

刘备进入成都后,法正曾对诸葛亮说:"客主之义,宜相降下,愿缓刑弛禁,以慰其望。"法正在这里,提出一个"客主"概念。刘备是被刘璋请入益州,后来反客为主的。刘备占领益州前,刘璋及其旧属是益州的主人,刘备占领益州,反客为主,但由于刘璋属下大部分人的加入,刘备集团的主客区分依然存在。为了使两部分人团结协调起来,刘备、诸葛亮做了许多工作。在《互相关联的三步棋》一节中,我们曾讲过诸葛亮在马超、刘巴、董和等人的问题上所做的努力,除此三人外,还有两件事可以说明刘备集团为协调客主关系所做的努力。

……

将以孤异古人之量邪翻译  第2张

第四节兵败夷陵

战争是政治的继续,这既是名言,也是真理。

一个成熟的政治家,不到其政治进程受到阻碍时,是不会轻易使用战争手段的。

占有荆州,确保国家的安全与发展,是孙吴的政治任务。为此,孙吴在用其他 *** 达不到目的时,不惜采用战争手段。

据有荆州,确保对中原进行两路夹击的钳形态势,是蜀汉的政治任务。只要能保留荆州这个战略据点,刘备可以向孙吴做出必要的妥协。

现在,孙吴已全据荆州,蜀汉钳形夹击中原的政治任务已经无法完成,为了将政治任务贯彻到底,刘备最终选择了战争。

蜀汉章武元年七月,刘备亲统水陆大军浩浩荡荡沿江东下,杀向荆州。

这支庞大的队伍究竟有多少人?史书上没有明确记载。但人们有理由猜想,此次出兵在数量上要大大超过孙吴:刘备这次出兵,志在必夺荆州,因此必然要尽其全力。既然尽其全力,其兵众能少吗?刘备此次征吴,把孙吴"吓"得够呛。孙权先派人给蜀国送信求和,又令诸葛亮的哥哥诸葛瑾致笺劝刘备息兵罢战,刘备一概予以拒绝。如果不是蜀强吴弱,孙权会有这种表现吗?

于是,有人就猜想,刘备的征东大军没有数十万人也有十数万。吴蜀夷陵之战,是一场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战争。

事实上并非如此。

刘备东征,的确是志在夺回荆州,他动员很大力量不假,倾全国之力却未必。上一节我们曾经说过,由于外交上的被动,刘备需要分出一部分力量防御北方的曹魏,吴蜀夷陵之战,是一场孙吴倾全力来守,蜀汉不能倾全力来攻的战争。退一步讲,即使蜀汉能倾全力来攻,其国力与孙吴相比不能算是强者。

孙权求和并不是害怕。当时孙吴已经得到荆州,上游的威胁已经不存在,在这种情况下,孙权自然想避免战争,希望用和平手段来解决与蜀汉的关系。因为战争要死人伤人,要消耗物资,即使是打赢了,也会使实力受到损失。但孙权并没有把希望寄托在两封求和信上,他是认真做好了战争准备的。他把国都从建邺迁到武昌,以便指挥将要发生的战争。他接受了陆逊对荆州人士"普加覆载抽拔之恩"的建议,对荆州士人普加笼络。武陵人潘濬,被刘备任命为管理荆州事的官员。荆州失守后,潘濬不愿投降,"称疾不见"孙权。孙权派人用床把他抬进宫,呼着他的字说:"承明,昔观丁父,鄀俘也,武王以为军帅;彭仲爽,申俘也,文王以为令尹。此二人,卿荆国之先贤也,初虽见囚,后皆擢用,为楚名臣。卿独不然,未肯降意,将以孤异古人之量邪?"感动得潘濬涕泣交横,呜咽不止。孙权见状,又让亲近用手巾为他擦脸,潘濬当即表示愿意归顺。从孙权对待潘濬的态度上,可以看出他为争取荆州人心所做的努力。为了对付蜀汉的兴兵讨伐,孙权布置了三道防线:之一道防线由大都督、假节陆逊负责,统率朱然、潘璋、宋谦、韩当、徐盛、鲜于丹、孙桓等五万人,此为前线部队。第二线由诸葛瑾率众屯驻公安,此为第二梯队。第三线是孙权统兵驻守的武昌,此为总指挥部。第二、第三线是一线的后援,总兵力估计也不会少于之一线。这样看来,孙吴所动员的兵力当在十万以上。

蜀汉方面所动员的兵力有多少?史书上虽无明文记载,但我们仍可以根据有关记载做一较可靠的估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