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天下皆知美之

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

天下人都知道什么样的美是美,这样的美就是恶。天下人都知道什么样的善是善,这种善就是不善。

美和善,皆是带主观性的问题,就像另外一个问题:“你说幸福是什么?”,因为这种问题本就没有一个客观的评判标准。现在却天下人都知道了什么是美,什么是善,这就恐怖了,老子一针见血地指出,这其实是恶,是不善。老子的这句话其实是对以礼治国思想的一种否定,一个严厉的批判。

前1066年,周人推翻了商人的统治,建立了周王朝。但是从天理上来讲周作为商的一个属国,周人的行为实际上以下犯上,同时周人作为人口相对较少,经济文化相对较落后诸侯国要统治一个人口更大,经济文化更先进的天下,它就必须为自己争取到一个无可辩驳的道德制高点,幸运的是,周人找到了这个制高点。

商人和周人都崇拜上帝(天),相信君权神授,既然商朝曾经是天下的君王,这无疑是上帝的选择。但现在周朝是天下的君王,这无疑也必须是上帝的选择。所以,周人中的智者们提出了一个天命转移的思想,即上帝其实真正喜欢的是“德”,当初商朝拥有“德”,所以它是天下的君王,现在商朝失去了“德”,所以它不再是天下的君王;而周朝现在拥有“德”,所以它现在是天下的君王。

“德”成为了周王朝政权合法化的基础,治理天下也就需要用德治。周公制礼作乐,实际上是要以礼乐的形式来实现德治,以德治国是方针,以礼治国是制度,两者是一体的两面。周人认为,德是藏于内在的思想,礼是外在的形式,通过外在的礼即可以看到内在的德,因此,礼便成了“君之大柄也”,它大大方便了君王的统治。

儒家的理论直接来源于周礼,并进一步地提炼升华为仁的理论。

翻译天下皆知美之  第1张

子曰:“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论语》

孔子说,为政的基础就是德,即德政。

子曰:“舜其大孝也与!德为圣人,尊为天子,富有四海之内,宗庙飨之,子孙保之。故大德必得其位,必得其禄,必得其名,必得其寿。故天之生物,必因其材而笃焉。故栽者培之,倾者覆之。诗曰:‘嘉乐君子,宪宪令德。宜民宜人,受禄于天。保佑命之,自天申之’,故大德者必受命。”《论语》

孔子说,大德者就一定会有地位、有财富、有名声、有寿元。这简直是宗教式的 *** 裸的诱惑,颇有些信上帝者上天堂的味道,当然,前者做起来比较难,后者做起来比较容易。但若仅仅一句蛊惑式口号,也不过如此,儒家的真正厉害之处在于,不仅给出了内圣外王的目标,还给出了实实在在的实现 *** :

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大学》

翻译天下皆知美之  第2张

修身只是手段,最终的目的是明明德于天下,尽管这有些功利,但你不得不承认,儒家的这一套是真的好使。不幸的是,以现代人浮躁的性子,按部就班的修身那是不可能的,必须直接上热点,一夜暴富,这还真得等天老爷的垂青了。

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论语》

这就是礼的作用,没有哪个犯上作乱的人是临时起意的,那些敢于犯上作乱的人必然是先从违礼开始,一步步走过来的,更进一步,甚至都不用到违礼程度,从更早的孝弟的程度就可以看出一个人会不会犯上作乱。好一句“未之有也”,从董仲舒独尊儒术罢黜百家开始,可就是你们儒家的天下了,可历史上,那些窃居高位的儒家大能们行起君王的废立之事可比比皆是,也没见他们道心破碎啊,当然了,他们一定会说,这是这个君王失“德”了。看看,同样的借口,用了差不多3000年,还屡试不爽,这不正是更高明的智慧吗?

子张问于孔子曰:“何如斯可以从政矣?”子曰:“尊五美,屏四恶,斯可以从政矣。”子张曰:“何谓五美?”子曰:“君子惠而不费,劳而不怨,欲而不贪,泰而不骄,威而不猛。”子张曰:“何谓惠而不费?”

子曰:“因民之所利而利之,斯不亦惠而不费乎?择可劳而劳之,又谁怨?欲仁而得仁,又焉贪?君子无众寡,无小大,无敢慢,斯不亦泰而不骄乎?君子正其衣冠,尊其瞻视,俨然人望而畏之,斯不亦威而不猛乎?”子张曰:“何谓四恶?”子曰:“不教而杀谓之虐;不戒视成谓之暴;慢令致期谓之贼;犹之与人也,出纳之吝谓之有司。”

孔子在这里给美和恶定下了规矩,所以天下人就都知道了什么是美什么是恶。当然,如果儒家仅仅是说说这种大道理,我是举双手同意的,但是,别忘了,儒家会以此指定相应的礼来约束你。以礼治国,就是要让礼的制度涉及的生活的方方面面:

为天子削瓜者副之,巾以絺。为国君者华之,巾以绤。为大夫累之,士疐之,庶人龁之。 《礼记》:《曲礼上之一》

看看,吃个瓜,不同的人都有不同的吃法。这无疑会大大增加整个社会的运行成本,但它也能快速地过滤掉社会的破坏者,在效率和稳定面前,你选哪个?别忙着下结论,你选哪个并不重要,但古代的君王们肯定会选后者。在古代,像我等这种普通的吃瓜群众,按照礼制只能直接拿嘴啃,怎么可能有选择的权利?

正是因为深知以德治国和以礼治国是个什么玩意,所以当孔子问礼于老子时:

孔子适周,将问礼于老子。老子曰:“子所言者,其人与骨皆已朽矣,独其言在耳。且君子得其时则驾,不得其时则蓬累而行。吾闻之,良贾深藏若虚,君子盛德容貌若愚。去子之骄气与多欲,态色与淫志,是皆无益于子之身。吾所以告子,若是而已。”孔子去,谓弟子曰:“鸟,吾知其能飞;鱼,吾知其能游;兽,吾知其能走。走者可以为罔,游者可以为纶,飞者可以为矰。至于龙,吾不能知其乘风云而上天。吾今日见老子,其犹龙邪!”《史记.老子韩非列传》

老子说,你说的那套玩意早就不合时宜了,当初提出这套玩意的周公这些人,现在尸体骨头都烂了,你还拿着他的话当天理,你是不是傻?但是孔子不听,依旧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孔子的仕途称不上优秀,但是别忘了,孔子还有个逆天的天赋技能,那就是教育,在一个官学为王的时代背景下,硬是用私塾来了个分庭抗礼,你说牛不牛。结果,正是这些孔子弟子们的不断努力,儒学大兴。

没错,老子错了,这就是老子理论的一个局限之处,过于强调道的自然无为而忽略了人的主观能动性。但这也仅仅因为时代局限性导致的老子的个人疏忽,而不是道家理论的错:

故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道德经》

人作为四大之一,怎么就能忽略其作用呢?老子所处的时代或许是一个个体智者无力回天的时代,但是如果是一代代的无数个智者呢,那可就真的是“敢叫日月换新天”了,对了,老先生,现在你的后辈们正在准备“南天门计划”,我们要保卫地球了。

当今的时代,更是一个个性张扬的时代,什么是美?什么是善?每个人自有自己的标准,但更重要是,能不能等事情实事求是的,全方位的展现出来再做评判?正义必胜,这是毫无疑问的,只是它的速度可没我们翻脸的速度快,还是等一等,让子弹飞一会儿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