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江引野兴五首翻译

个厂

前数日藉澎湃翻书党栏目,发布《题咏、印章与揭裱重装》,师友中多有鼓励者,并询及《水村图考释》其他诸章节内容。实分为《弁言》、《谁绘“水村之一图” 》、《道人与山水》、《流传与“三进宫”》、《后世之临摹仿》、《另一元人本》、《重绘了多少卷》、《何谓“第二图”》、《流风馀韵》、《附录》等十部分。今选《谁绘“水村之一图”》、《流传与“三进宫”》两章,再由澎湃发布,祈请读者诸君不吝批评指正。辛丑九月廿六,个厂于仰顾山房。

谁绘“水村之一图”

水村在汾湖。汾湖,古称分湖,位于今江苏吴江和浙江嘉善交界处。因湖分两半,半属嘉兴,半属苏州,故得此名(后人加水旁作“汾”)。春秋时期,传说是吴、越之界河,乃兵家必争之地。延及宋元,汾湖已经成为江南名胜,文人墨客,吟咏徜徉,往来不绝。

汾湖

钱重鼎,又名仲鼎,字德钧,号水村居士,南通州(今南通)人,徙居苏州蒲帆巷。宋末以《诗经》发解,领乡荐,入元不仕。工为古文词,与赵孟頫、虞集、龚开、龚璛、郭麟孙、陈深、叶默、张元师、邓椿等人交好。性恬不喜饮,善劝人读书。教授乡里以终,年九十馀。

陈深《次韵赠钱德钧》诗曰:

嗜书仍好古,亹亹一生心。

搜抉无遗隐,幽忧不废吟。

云鸿渺何许,烟海浩难寻。

怅望高深意,秋空起暮阴。

又《怀钱德钧》诗曰:

城南寡徒侣,钱子数来过。

翰墨相娱玩,文章互切磨。

交游常不厌,间阔竟如何。

风雨怀君夜,空斋秋思多。

陈深《宁极斋稿》(清钞本)

袁易《寄钱德钧》诗,中有“丈夫四方志,焉能恋乡井”之句,时钱氏游钱塘。

钱重鼎自作诗,有《题高士图》一首,诗曰:

在昔洛阳,雪深丈馀。

士也高卧,来令尹车。

今年吴淞,雪复何如。

积素一色,鸥鹭有无。

之子江皋,修亭是居。

有琴有书,有酒有鱼。

赏静独眺,聊以自娱。

挹兹清风,凛凛起予。

此景此图,再卷再舒。

赵孟頫所绘《高士图》,内容为东汉袁安卧雪故事,其所题实为自道。浏览上述诸诗,钱氏之为人与追求,已约略可知。

元成宗大德六年(壬寅,1302),钱重鼎客居翰林典籍陆行直家。这一年的十一月十五,赵孟頫为作《水村图》。十四年后,陆氏为钱重鼎卜筑于分湖,其风景宛如赵孟頫《水村图》所绘,钱氏因作《水村隐居记》,又遍邀名士题咏其后。

赵孟頫《水村图》

除赵孟頫《水村图》外,据姚式、朱彝尊题跋,另有李衎为钱重鼎作《水村图》一幅。

姚式跋赵孟頫《水村图》曰:

息斋居士旧尝为德钧作《水村图》,予题云:“问君何许水边村,亦有扁舟乘兴人。无限好山茅屋外,他年倘许我为邻。”既还吴兴,复来,见子昂此图,意象融会,使人应接不暇,又何暇诗,非德钧讵能领会耶!姚式书于姑苏寓馆。

姚式跋赵孟頫《水村图》

朱彝尊跋李含渼《水村图》曰:

德钧当日亦有二图,承旨作之于前,蓟丘李息斋为之于后,何其古今人事之相类也。康熙庚午上巳日又书。

朱彝尊跋李含渼《水村图》

按,姚式字子敬,归安(今湖州)人,与赵孟頫交好。赵孟頫曾赠以诗曰:“我友子姚子,风流如晋人。白眼视四海,清言无一尘。”(《松雪斋集》卷三)息斋指李衎(1245—1320),字仲宾,号息斋,蓟丘(今北京)人。元仁宗皇庆元年(壬子,1312)任吏部尚书,拜集贤殿大学士、荣禄大夫。晚年以疾辞官,寓居维扬(今扬州)。善画木石,尤精墨竹,与赵孟頫、高克恭并称,为元初画竹三大家。吴镇有《画竹》诗咏之:“长忆前朝李蓟丘,墨君天下擅风流。百年遗迹留人世,写破湘潭梦里秋。”可见其艺术成就之高。

姚式跋语,一则曰“息斋居士旧尝为德钧作《水村图》”,再则曰“既还吴兴,复来,见子昂此图”,则李息斋所作当早于赵孟頫;此与朱彝尊跋中所谓“承旨作之于前,蓟丘李息斋为之于后”意相左。姚式与钱重鼎、赵孟頫熟识,似当以其言为是〔注①〕。

袁易《静春堂诗集》卷二有《题钱德钧水村图子昂仲宾二公作竹石于后》二诗,诗曰:

无多茅屋沧波绕,一半青山竹树遮。

宛似吾乡荒寂地,直疑割我白鸥沙。

枝叶翛然长带雨,坡陀幽处欲飘云。

故将竹石期贞士,二子风流最绝群。

此诗描写之景与今存赵孟頫《水村图》画面稍异,且赵氏图后题诗之中亦无此二首。其所谓“子昂、仲宾二公作竹石于后”之卷,当别有他本?

李日华跋赵孟頫《水村图》

明末著名学者李日华,曾于程因可处得见赵孟頫《水村图》真迹,并作题跋;另又钞录元末明初人张简为陈植《江浦树石》所作题记一篇于《六研斋笔记》中。李氏《水村图》题跋曰:

子昂兄弟,尤翰墨风流相映带。钱德钧所栖分湖,正子昂书画舫出没啸咏其间者。……季白既居我秀,兼蓄是卷,即老雨甚雪,连旬不出,亦与此种清景不隔,譬之兜率陀人感果超胜,横股掷足,悉是宝地,断不似德钧作两截见也。……天启癸亥四月望日,竹懒李日华识。

李日华《六研斋笔记》(明刻本)

《六研斋笔记》卷一:

元陈慎独名植,写《江浦树石》,苍莽疏宕,有子久气韵。上书一绝,云:“无多茅屋沧波远,一半青山竹树遮。宛似吾乡荒寂地,直疑割我白鸥沙。”朱静春先生隐居蛟泽,淮阴龚翠岩为画《水村图》,赵吴兴、李息斋继作二图于后,先生赋二绝句以题卷尾。呜呼!前辈襟期风度不可复见,其慎独翁作《江滨(浦)树石》,书其一诗于上,且又次其韵,其企慕之至,又何如哉!童君仲文得之于滕君用衡,装潢之,俾仆识其末,盖一举而有感者二焉:先生所藏,在大德间,去今七十馀年。慎独之作,已十四年矣,俯仰凄怆。洪武四年秋九月辛未,吴郡张简记。

竹懒于程季白所见赵吴兴《水村图》一卷,精妙之极,岂即继翠岩而作以贻静春者耶?

李日华两篇文字,颇可玩味。《笔记》所录张简题记〔注②〕,读来拗口,似有讹字或脱文。兹为梳理论释如下。

袁易(1262-1306)字通甫,长洲(今苏州)人。有《静春堂诗集》四卷,集为袁易去世后,其子袁泰所编,今存,有《知不足斋丛书》本,内收“无多茅屋沧波远”一首。陈植(1293-1362)字叔方,号慎独叟,吴县(今苏州)人。陈深之子。有《慎独斋稿》,今存,有鲍廷博钞校本(中国国家图书馆藏),内无“无多茅屋沧波远”一首。陈植《江浦树石》图上之诗,当即袁易所作者也。

张简题记谓“朱静春先生隐居蛟泽,淮阴龚翠岩为画《水村图》,赵吴兴、李息斋继作二图于后”,龚翠岩即龚开。龚开(1222—1304)字圣予,一作圣与,号翠岩,淮阴人。宋末元初著名画家。年青时曾与陆秀夫同居广陵(今扬州)幕府,宋亡隐居,以遗老身份往来于杭州、苏州等地。而“朱静春”当即“袁静春”之讹。袁易《戏调月心》诗五首:

药囊近说蛛丝绕,酒戒兼闻翠袖开。

绛帐生徒何日了,秋花池阁唤人来。

澹月微云相与清,思君诗句卧中庭。

谁谓西风不解意,墙根吹散读书萤。

南园花竹清如洗,每到徘徊不拟还。

辨取拍浮三百斛,醉乡堂上破除闲。

南荡东陂烂熳秋,问君底事不来游。

身如槁木书堆案,相伴螙鱼何日休。

扣门载酒可容来,怀抱相看得好开。

清江引野兴五首翻译  第1张

只恐彭宣惊女乐,后堂丝竹一时回。

龚璛《存悔斋集》(清钞本)

龚璛《和静春赠唐月心韵》诗五首:

白苎萧然凉意回,清尊不共故人开。

江湖水满雁鸿过,天地秋高风雨来。

晚来索索酒初醒,岩桂花开香满庭。

掩书不读亦不寐,明灭一灯如露萤。

我看浙江无数山,尽携明秀与俱还。

平生此复兴不浅,宛转小诗料理间。

越来溪头烟水秋,绵绵洲渚忆曾游。

城下荷花望不极,城上乌栖乐未休。

旧雨人来今不来,柴门自为晚凉开。

平生所得二三子,一日须来一百回。

五首诗韵部用字全同。又杨载《静春堂诗集序》曰:

《静春堂诗集》者,吴郡袁君通甫之所作也,通甫有宅在郡城东南十里蛟泽之滨。蛟泽当吴淞江之下流,其水甚深,鱼鳖虾蟹,皆聚于此。通甫为圃于堤上,圃之中作堂而居之,名之曰静春。通甫日乘小舟往来于菰蒲丛薄之间,饮酒放歌,其乐无涯。

此序谓袁易有宅在“蛟泽之滨”,与张简题记中“隐居蛟泽”亦合。据此可证“朱静春”即“袁静春”(袁易家有静春堂,因以为号),“朱”字实为“袁”字之讹。

杨载《静春堂诗集序》(手稿)

据张简题记“静春先生隐居蛟泽,淮阴龚翠岩为画《水村图》”语意,则龚开之《水村图》是绘给袁易的;但结合袁易《题钱德钧水村图子昂仲宾二公作竹石于后》二诗来看,“静春先生隐居蛟泽”与“淮阴龚翠岩为画《水村图》”二句间似有脱文,所脱者或即谓钱德钧如何如何云,其后接“淮阴龚翠岩为画《水村图》”,则龚开所绘之《水村图》当是绘给钱德钧的;“赵吴兴、李息斋继作二图于后”,即是说此图后有赵孟頫、李衎补绘之竹石;卷尾则有袁易所赋之二绝句。

袁易《静春堂诗集》(知不足斋丛书本)

陈植因仰慕“前辈襟期风度”,遂作《江浦树石》图。张简题记所谓“书其一诗于上,且又次其韵”之“其”,指袁易。“书其一诗于上”与前文“上书一绝”之“书”义同,皆钞录之意。盖此处若是陈植自作诗,则不当用“书”字,而当用“题”字。所谓“又次其韵”之作,则是陈植自作诗矣。

张简题记谓“先生所藏”之“先生”,亦指袁易。赵孟頫《水村图》作于元成宗大德六年(壬寅,1302),至明太祖洪武四年(辛亥,1371)为六十九年,故不当云“去今七十馀年”。而龚开之作在前,谓“七十馀年”,恰正符合。又,陈植为陈琛(1260—1344)之子,晚袁易三十一年而生,是袁易之子侄辈,其题诗距洪武四年为十四年,则当作于元顺帝至正十七年(丁酉,1357)。

如此,可知首绘《水村图》者为龚开,是送给钱重鼎的。卷后有赵孟頫、李衎补绘之竹石,袁易并作《题钱德钧水村图子昂仲宾二公作竹石于后》诗二首,以记其事,张简题记“先生赋二绝句以题卷尾”即指此而言。第二首“故将竹石期贞士,二子风流最绝群”,与前所述,合若符契。后陈植受龚开画和袁易诗之感动,另绘《江浦树石》图,画上钞录袁易诗之一首,并次韵一首。陈植《江浦树石》辗转至滕用亨(字用衡,姑苏人),后被童仲文收藏,并为装潢留白,请张简题跋。可惜,龚开《水村图》与陈植《江浦树石》,今皆不知所之矣。

龚璛《存悔斋稿》(清钞本)

又,龚璛《存悔斋稿》有《方子玄为钱德钧作水村图》诗,诗曰:

太湖三万六千顷,分得一村如断槎。

独立苍茫子玄子,故将秋色画诗家。

方子玄资料遍查不及,识此待考。

综上所述,龚开曾为钱重鼎绘《水村图》(有李衎、赵孟頫补绘之竹石),后钱重鼎又分别请李衎、赵孟頫与方子玄三人为其绘《水村图》,今者仅传赵孟頫一幅而已。

流传与“三进宫”

凡重要的绘画作品,只要递藏有序,根据题咏或鉴藏印,大致可以梳理流传之经过。

《水村图》之题诗题跋,自元迄清乾隆三四百年间,共有五十馀篇。今卷依次为:赵孟頫、邓楀、觉非叟(即邓楀)、佚名(吴延寿)、顾天祥、陆祖允、钱资深、束从大、赵孟籲、黄肖翁、束南仲、罗志仁、钱重鼎、哲理野台、郭麟孙、陆祖宣、钱重鼎、林宏、干文傅、叶齐贤、姚式、陆柱、龚璛、王钧、汤弥昌、钱重鼎、束从周、曹浚、孙桂、钱良佑、俞日华、束从虎、黄介翁、汤弥昌、龚璛、姚式、赵由儁、钱以道、陆行直、郭麟孙、陆祖凯、束巽之、赵骏声、赵由祚、林宽、赵由儁、束复之、陆承孙、束同之、陆继善、朱梓瑞、徐关、董其昌、陈继儒、李日华、李永昌,引首乾隆书“清华”二大字,卷中幅乾隆题诗两次。

清内府钞本《石渠宝笈》

《水村图》之鉴赏印记,据内府钞本《石渠宝笈》卷十四著录:

卷前署“水村图”三字。又“神品”、“积雪斋”、“成子容若”、“楞伽真赏”、“胶西张应甲先三氏图书”诸印。又“传家”、“隐居”、“鉴定”半印三,又半印不可识。卷后有“楞伽”、“容若书画”、“张应甲”、“放情丘壑”、“成子容若”、“楞伽真赏”、“成德”诸印。又一印不可识。又“子孙”、“平生”、“妙”字、“顾君实”诸半印。前隔水有“成德容若”、“楞伽山人”二印。押缝有“敬美”、“顾君实鉴定”、“楞伽”三印。后隔水有“楞伽山人”、“容若书画”二印。押缝有“敬美”、“榆溪程因可氏珍藏图书”、“尊闻斋图书记”诸印。又“楞伽”印二。……

诸跋中押缝,“楞伽”印凡二十五,“魏本成印”三。又“琅琊王敬美氏收藏图书”、“程因可氏收藏鉴赏章”、“汉阳吴氏藏书画印记”、“花间草堂”、“楞伽真赏”诸印。又“魏本成”半印三。……

卷中幅……有“乾隆宸翰”、“几暇临池”二玺,引首……有“懋勤殿鉴定”章、“乾隆宸翰”二玺,前有“御赏”一玺。御笔题籖,籖上有“乾隆宸翰”一玺。

实际上,今本手卷中还有“本成”、“吴开治字平舆号槑溪之章”、“顾氏芸阁珍藏”、“女修”、“香界”、“羹尧”、“石渠宝笈”、“宜子孙”、“养心殿鉴藏宝”、“机暇怡情”、“得佳趣”、“石渠继鉴”、“三希堂精鉴玺”、“嘉庆御览之宝”、“宣统御览之宝”、“无逸斋精鉴玺”等印。通过这些题咏和鉴藏印,我们基本可以梳理出赵孟頫《水村图》的流传轨迹。

一、元明与清初

《水村图》拖尾徐关之前的题诗题跋,应该都是钱重鼎自己往请的,从徐关前一位朱梓瑞语中有“从游尚记髫年日,白首芹边感旧题”句,可知。

朱梓瑞、徐关题诗

徐关题诗曰:

水村先生家寓吴,文章翰墨悉范模。

平时雅趣何处无,寄名播远聊尔娱。

子昂濡笔成是图,心与神会美且都。

山溪缭绕秋色敷,篱落荆榛尘迹虚。

我来拭目声於呼,惜哉人物不两俱。

僭言子孙思勤渠,传蒙继志万代儒。

至正七年丁亥二月廿日,实之兄出示先大夫《水村图》,思之不觉慷慨,漫书于卷末。徐关。

从“惜哉人物不两俱”一句可知元顺帝至正七年(丁亥,1347)时,钱重鼎已经过逝,赵孟頫《水村图》亦已转到其子钱实之手中矣(按,卷内题诗名资深字原父者与此是否为同一人,待考)。

“魏本成印”

据鉴藏印可知,此图后为魏本成收藏。魏氏为明杜琼姊丈。杜琼(1396—1474)字用佳,号东原,吴县(今江苏)人。曾绘《友松图》,即是为“其姊丈魏友松写号图”(文伯仁跋)。今钤“魏本成印”、“魏印”半印、“本成”半印,皆为其所用印。

朱存理《珊瑚木难》卷二“水村图”条

之后经刘珏收藏。刘珏(1410—1472)字廷美,号完庵,长洲(今苏州)人。擅山水,与杜琼、沈贞吉(沈周叔父)等并称。朱存理(1444—1513)《珊瑚木难》卷二“水村图”条末注:“此卷二十年前于刘完庵舟中一见,仿佛间不能记忆。近于沈维时处借得钞本,为录于此。维时又得于徐克成者。乙巳二月一日,琴川舟还相城舟中复记。”乙巳为成化二十一年(1485),二十年前则是成化元年(乙酉,1465),朱存理曾在刘珏的船上,见过《水村图》。

吴宽《匏翁家藏集》(明正德刻本)

之后经徐廷赞收藏。吴宽(1435—1504)《题赵松雪水村图》:“戊戌八月三日,予过独树湖,泊舟苇间,出此阅之。景物宛然,益叹松雪翁画手之妙。此图今藏射渎徐氏,后十七日雨中再阅题。”(《匏翁家藏集》卷四十九)戊戌为成化十四年(1478)。徐氏富收藏,另有高克恭《夜山图》,吴宽于同年重阳日看过。其《题高房山画后》曰:“高尚书《夜山图》,并赵松雪以下诗跋,吴宽尝阅于射渎徐氏。”(同前卷五十)据前引朱存理《珊瑚木难》卷二“维时又得于徐克成者”,及朱存理《答史明古》曰:“今奉去《宣城集》、《玉山名胜集》计二册,以塞来命。《水村图》诗什,旧为黄应龙借去,取回寄上。”可知,徐襄(字克成)处有《水村图》题咏钞本。又,沈周《西山有虎行》图卷(广州华艺国际拍卖有限公司2010冬季拍卖会)后吴宽题跋,有“昨与袁德纯、韩克赞为启南相山之行,过射渎徐廷赞”句,启南即沈周,其次女嫁与徐廷赞之子克成。

黄櫰《管窥集》(旧钞本,歌商颂室旧藏)

之后经陆完收藏。陆完(1458—1526)字全卿,号水村,长洲(今苏州)人。成化二十三年(1487)丁未科进士,官至兵部尚书、吏部尚书。正德十五年(庚辰,1520)以交通宁王朱宸濠下狱,十六年谪福建靖海卫,嘉靖五年(丙戌,1526)卒。陆氏富收藏,如怀素《自叙帖》、颜真卿《朱巨川诰身》、虞世南《汝南公主墓志铭》、诸遂良《倪宽赞》、蔡襄《思叙帖》、米芾《苕溪诗》、苏轼《前赤壁赋》、夏珪《长江万里图》、马远《水图》《豳风图》等皆曾经其递藏,《清明上河图》亦有其题跋。黄櫰《管窥集》于“赵文敏水村图卷”条末过录有疑似项元汴批语,曰:“此图上海顾氏之物,原其外家陆冢宰所藏,今不知流落何处。”陆氏被祸后,藏品散出,文徵明曾于嘉靖二十二年(癸卯,1543)见过此图,以为“秀润可爱”,遂以其笔意临摹一件。

“顾氏芸阁珍藏”

“女修”

之后经顾从德收藏。顾从德(1519年1月20日—1587)字汝修,上海人。官鸿胪寺序班。与孙承恩、谢榛、欧大任、黎民表等友善。顾氏数代收集古印,成《集古印谱》,沈明臣叙之曰:“上海顾氏称世家,三世以博雅传,自御医公世安氏搜购始,及光禄君汝由,鸿胪君汝修,大理君汝和,光禄子天赐,历祖孙父子兄弟绵远矣。”张所敬评曰:“吾邑顾鸿胪汝修氏所刻《印薮》,诚宇内一奇编也。”(《潘氏集古印范序》)王穉登(1535—1612)于万历五年(丁丑,1577)夏六月跋《明文徵明湖山新霁图》曰:“赵荣禄《水村图》,余尝见于顾鸿胪家。”(《石渠宝笈》卷六。今藏故宫博物院,非文氏原卷)今钤“顾氏芸阁珍藏”、“女修”、“顾氏芸”半印、“阁珍藏”半印、“女”半印、“修”半印,皆为其所用印。《石渠宝笈》著录有“顾君实”半印、“顾君实鉴定”印,实系误释,说详程季白条。

“敬美”

“郎邪王敬美氏收藏图书”

之后经王世懋收藏。王世懋(1536—1588)字敬美,号麟州,太仓人。嘉靖三十八年(1559)己未科进士,累官至太常少卿,明代文学家、史学家王世贞之弟。陈继儒《跋赵荣禄水村图》谓“子昂《水村图》学摩诘,在王敬美太常家”(汪砢玉《珊瑚网名画题跋》卷八),是其证也。今钤“敬美”、“郎邪王敬美氏收藏图书”,皆为其所用印。

陈继儒跋赵孟頫《水村图》

之后经王士騄收藏。王士騄为世懋次子,字闲仲,万历二十二年(1594)甲午科举人。陈继儒与之熟稔,曾有《寿王闲仲六十叙》、《王闲仲集叙》诸文。陈氏于万历二十九年(辛丑,1601)跋《水村图》曰:“松雪《水村图》仿董、巨,正与赠周公谨《鹊华秋色》卷相类。……家有文衡翁摹松雪《水村》一卷,因出赠王闲仲,与此图遂成延津之合。”

董其昌《秋兴八景图册》(上海博物馆藏)

之后经董其昌收藏。董其昌(1555—1636)字玄宰,号思白、香光居士,松江(今属上海)人。明代书画家。万历十七年(1589)己丑科进士,授翰林院编修,官至南京礼部尚书。董其昌《秋兴八景图册》(上海博物馆藏)第二开题识曰:“余家所藏赵文敏画有《鹊华秋色卷》、《水村图卷》、《洞庭》两山二轴、《万壑响松风百滩渡秋水》巨轴,及设色《高山流水图》,今皆为友人易去,仅存巨轴学巨然《九夏松风》者,今日仿文敏笔并记。庚申八月朔前一日,玄宰。”庚申为泰昌元年(1620)。又《山水高册》题识曰:“吾家有赵集贤《水村图》及文太史临本,皆从《辋川》得笔,二卷久已失之。仿佛为此。甲子九月晦记,玄宰。”(安歧《墨缘汇观》名画卷上)甲子为天启四年(1624)。张丑《清河书画舫》卷十:“昔为王敬美所藏,今转属董玄宰氏矣。”高士奇《直庐同御史大夫陈公王俨斋少司农张敦复学士观内府所藏赵子昂水村图》第六首自注曰:“俨斋司农言子昂《鹊华秋色图》与此卷,皆董宗伯家所藏。” (《苑西集》卷六)俱可为证。

董其昌跋赵孟頫《水村图》

之后经程季白收藏。程季白,徽州人,寓居嘉兴。著名收藏家,与汪砢玉、李日华、董其昌等人均有交往。董其昌万历四十七年(己未,1619)跋《水村图》曰:“娄江二王皆好藏古人书画真迹,敬美尤工临池,所收独精。此卷为子昂得意笔,在《鹊华图》之上。……二图皆在余几案,《鹊华》归同年吴光禄,此卷归程季白,皆赏鉴家,余无复失弓之叹。”汪砢玉《珊瑚网名画题跋》卷八著录条自注曰:“天启壬戌春,玉观于程氏交远阁。”〔注③〕壬戌为天启二年(1622)。次年四月,程季白复请李日华题跋,今存卷内。李日华并在前隔水钤“李君实鉴定”压缝章〔注④〕。

“程因可氏收藏鉴赏章”

“榆溪程因可氏珍藏图书”

之后经程因可收藏。程因可,季白后人。程季白遭魏忠贤陷害后,书画传与子孙,李永昌跋《水村图》曰:“甲戌春杪,余访因可先生六吉堂,出视此卷,余赞叹得未曾有,不惟余不多见,即在吴兴,亦不多得也。崇祯七年三月晦日。”甲戌即崇祯七年(1634)。未几,书画陆续有散出,钱谦益曾于崇祯十三年(庚辰,1640)自程因可处购得王维《雪江卷》(《牧斋初学集》卷八十五),可知也。今钤“程因可氏收藏鉴赏章”、“榆溪程因可氏珍藏图书”,皆为其所用印。

“张应甲”

“胶西张应甲先三氏图书”

之后经张应甲收藏。张应甲字先三(或作仙山、仙三),号希逸,胶州人。若麒长子。顺治四年(丁亥,1647)拔贡。无意仕途。张若麒(?—1656)字天石,崇祯四年(1631)辛未科进士,曾任光禄寺少卿,后投靠李自成。清顺治元年(甲申,1644)五月多尔衮攻占北京,张氏开门迎降,授顺天府丞,官至通政使。据吴其贞《书画记》卷五:“先山,山东胶州人,阀阅世家。乃翁笃好书画,广于考究古今记录,凡有法书名画在江南者,命先山访而收之。为余指教某物在某家,所获去颇多耳。”可知张若麒精于书画考鉴,并命儿子张应甲前往江南收画,而吴其贞为作向导。张应甲曾收得赵孟頫《鹊华秋色图》,曹溶题跋曰:“卷藏金沙旧家,今归胶州张先三。鹊华两山有灵,故使主人涉江数千里,攫取此卷还其乡也!”所谓“金沙旧家”,指金坛于氏(于褒甫家族)。如此,则赵孟頫《鹊华秋色图》与《水村图》皆归张应甲收藏。今钤“张应甲”、“胶西张应甲先三氏图书”,皆为其所用印。

“吴开治字平舆号槑溪之章”

“汉阳吴氏藏书画印记”

之后经吴正治、吴开治兄弟收藏。吴正治(1618-1691)字当世,号赓庵,祖籍江南,湖北汉阳人。顺治六年(1649)己丑科进士,康熙二十年(辛酉,1681)授武英殿大学士。弟吴开治字平舆,号梅溪。吴氏兄弟雅号书画,曾请王翚临摹历代名画若干。吴升《大观录》卷十六记此图“为汉阳吴相鉴藏”,既称“吴相”,则在吴正治授武英殿大学士之后。今钤“吴开治字平舆号槑溪之章”、“汉阳吴氏藏书画印记”、“尊闻斋图书记”,皆为吴开治所用印。

“成德容若”

“楞伽”

纳兰性德(1655—1685),叶赫那拉氏,字容若,号楞伽山人,满洲正黄旗人。其父是康熙朝武英殿大学士、一代权臣明珠。纳兰自幼饱读诗书,文武兼修,十七岁入国子监,为徐元文赏识,推荐给内阁学士徐乾学。纳兰善填词,词风清丽婉约,哀感顽艳,格高韵远,独具特色,有《饮水词》传世。今钤“成德容若”、“成子容若”、“成德”、“容若书画”、“楞伽真赏”、“楞伽山人”、“楞伽”、“香界”、“花间草堂”、“神品”,皆为其所用印〔注⑤〕。

纳兰有《题松雪水村图》诗,曰:

北苑古神品,斯图得其秀。

为问鸥波亭,烟水无恙否?

康熙二十四年(乙丑,1685)三月,纳兰携图请朱彝尊题签,朱彝尊《题赵子昂水村图》曰:“岁在乙丑三月,纳兰容若属予题签,留之匝月,卷还未几,容若奄逝,真迹不复可睹矣。”(《曝书亭集》卷五十四)此篇题记,当是事后追述之作。

姜西溟题李含渼《水村图》

朱彝尊三月携归,四月为“题签”。而五月三十日,纳兰即溘然长逝。姜西溟也曾于通志堂见过此图,其题李含渼《水村图》诗曰:

通志堂前前日见,生绡一幅似桃源。

不知神物归何处,留得青衫旧酒痕。(曾见松雪公《水村图》,主人零落,此图遂不可问矣,或云已入秘府。)

姜西溟题诗作于康熙二十九年(庚午,1690),所谓“或云已入秘府”,是不确定之辞。其实,此图早在纳兰逝世的当年,即收入内府,置于直庐,供侍臣值宿时欣赏〔注⑥〕。

吴升《大观录》(民国九年怡寄轩排印本)

赵孟頫《水村图》在元明清初之流传过程,大致如上所述,虽然中间还出现有一些不甚明确之断档,如钱资深至魏本成、陆完至顾从德之间,是否还有其他递藏;以及吴升《大观录》卷十六谓“此图成化时同彦敏《夜山图》取入御府,见《石田诗》,不知何年复出人间”云,核诸沈周诗集,未获相关记载。皆因文献不足,未能考得。但基本可以肯定的是,在被张应甲收藏之前的三百七八十年间,赵孟頫《水村图》都是在江南地区传递着。

二、之一次入宫

康熙二十四年(乙丑,1685)五月三十日,纳兰辞世。是年十二月二十日(1686年1月14日)翰林院学士兼礼部侍郎张英入宫,即于直庐见之,作《十二月二十日内直看赵松雪水村图》诗三首,曰:

风流无奈赵王孙,画出江南水上村。

瞥向淡烟疏柳处,依稀重认旧柴门。

青箬吹香雨后风,秋山秋水总空濛。

谁将宝穑堂前景,移入觚棱晩照中。(宝穑堂,余松湖别业名也。)

罛罼闲来挂短篱,潮生风急雨如丝。

《鹊华秋色》无由见,沙渚烟汀淡益奇。

张英(1637—1708)字敦复,号乐圃、倦圃翁,桐城人。张廷玉之父。康熙六年(1667)丁未科进士,选庶吉士,累官至文华殿大学士兼礼部尚书。

张英《存诚堂诗集》

陈廷敬于康熙二十五年(丙寅,1686)二月入宫,亦于直庐见之,作《水村图》二首,小序曰:“《水村图》,赵文敏笔也。自署云:‘大德六年十一月望,为钱德钧作。’元人题者五十一人,皆秀逸可喜。康熙二十五年归于大内,时在直庐,得纵观,记以诗。”诗曰:

秋雨秋风淡墨间,燕云粉本映关山。

百年智巧销磨尽,却在清江水石间。

菰芦门外水连天,我已移家约钓船。

从此烟波秋色远,凭谁先写旧樊川。

陈廷敬谓“康熙二十五年归于大内”,似不确。据上引张英诗可知矣。且此次与陈廷敬同观《水村图》者,另有高士奇、王鸿绪与张英三人,高士奇有《直庐同御史大夫陈公王俨斋少司农张敦复学士观内府所藏赵子昂水村图》六首,诗曰:

断汊横塘水一湾,竹篱茆屋两三间。

岚烟树霭纷无数,几点秋容露远山。

滩上菰蒲渚上菱,船头丝网崦头罾。

此中尽可消长日,应与红尘隔几层。

故人曾为写江村,深柳书堂旧业存。(余有江村草堂,菰村、耦渔曾为作图。)

兴会古今差仿佛,墨花浓淡爱王孙。

端凝品第称清逸,(内府图书多贮端凝殿,各有品第,命士奇鉴定。)玉轴牙签宋刻丝。

五十一人题处好,萧骚半属画中诗。(卷后题跋凡五十一人,皆延祐、大德一时名贤。)

高阁晴窗昼漏稀,相将指点说渔矶。

他时短棹烟波上,对景翻嫌旧友非。

细板桥边小径斜,一行飞雁起汀沙。

寒芜乱筿看难尽,又欲从人问《鹊华》。(俨斋司农言子昂《鹊华秋色图》与此卷,皆董宗伯家所藏。)

高士奇《苑西集》(康熙朗润堂刻本)

高氏第三首自注所谓“余有江村草堂,菰村、耦渔曾为作图”,菰村系高层云号,耦渔系严绳孙号,二人为绘《江村草堂图》。同卷《再题小诗索禹尚基图江村草堂》有“烦君出幽意,仿佛《水村图》”句,后《独旦集》之《舟晓》诗自注亦有“赵松雪有《水村图》,为世所重”语,可见高氏对《水村图》所绘意境之向往。

后来王士禛于某一日“入朝待漏,偶与陈说岩(廷敬)大司空谈及”此图,陈廷敬告诉他说,曾在大内见到过赵孟頫《水村图》,后有题跋甚多云(见《居易录》卷九)。

赵孟頫《水村图》何时入宫,由于相关档案缺失,或一时未能觅得,不能遽定。据《康熙起居注》,康熙二十四年五月三十日上午,大学士明珠与觉罗勒德洪、王熙、吴正治、宋德宜等犹商讨政事,六月一日起议政大学士名单中就没有了明珠的身影,直到九月初四日才重新上朝,盖居丧三月故也。又据《清实录》康熙二十四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冬至节(1685年12月22日):

上御中和殿,内大臣、侍卫及执事等官行庆贺礼毕,御太和门视朝。诸王、贝勒、贝子、公等文武官员等上表行庆贺礼。

颇疑明珠即是在冬至节这天,借上表庆贺之际,将赵孟頫《鹊华秋色图》与《水村图》等一并敬献进了皇宫。

据前引张英《十二月二十日内直看赵松雪水村图》第三首“《鹊华秋色》无由见”句,似传达出一层意思,那就是:张英知道《鹊华秋色图》与《水村图》是一并进入皇宫的,而康熙只将《水村图》放在了直庐,供侍臣欣赏。

三、第二次入宫

说“第二次入宫”,则必有出宫之事。但是很可惜,同样未能找到何时、因何出宫的文献记录或档案资料。因今本《水村图》卷内钤有“羹尧”、“积雪斋”二印,则说明此件曾经年羹尧收藏。

“羹尧”

“积雪斋”

年羹尧父年遐龄,原籍凤阳府(今属安徽),顺治十二年(1655)乙未科进士,改隶汉军镶黄旗。康熙二十二年(癸亥,1683)升巡城御史,巡视北京城,先后任内阁侍讲学士、宗人府府丞、内阁学士、工部侍郎、湖广巡抚。四十年(辛巳,1701)署理湖广总督事务。四十三年(甲申,1704)致仕,回京养老。

年羹尧(1679—1726)字亮工,号双峰,康熙三十九年(1700)庚辰科进士,改庶吉士;四十二年(癸未,1703)授翰林院检讨;四十四年(乙酉,1705)任四川乡试正考官;四十七年(戊子,1708)任翰林院侍讲学士、广东乡试正考官。四十八年(己丑,1709)迁内阁学士,旋升任四川巡抚;五十七年(戊戌,1718),任四川总督;六十年(辛丑,1721)进京入觐,升川陕总督。雍正元年(癸卯,1723)十月,青海罗卜藏丹津叛乱,任抚远大将军。雍正二年(甲辰,1724)以平定青海战事之功,雍正破格恩赏,晋升为一等公。

康熙对年遐龄、年羹尧父子二人颇为赏识,曾为年遐龄之女年氏指婚,将她指配给皇四子胤禛(即后来的雍正),成为雍藩侧福晋(即年贵妃);而年羹尧所娶为康熙表弟纳兰性德之女,且纳兰生前曾为康熙之贴身侍卫。所以说,年羹尧与纳兰、康熙、雍正之间,有这一层不同寻常的关系。

据《清实录》康熙六十年(辛丑,1721)六月朔:“四川、陕西总督年羹尧陛辞,赐弓矢等物。”及至雍正即位后的两年间,时有赏赐,据中国之一历史档案馆藏年羹尧此一时期的谢恩折,可知雍正所赏赐之物有:鲜荔枝、鲜枣、新茶、佛手、木瓜、香圆、糟鹿尾、平安丸、太乙锭、御书诗扇、御书幅字、笔墨、春联、鼻烟瓶、荷包、安息香、珐琅瓷器、西洋规矩、鸟枪、铅药、皮带、四团龙补褂蟒袍、四团龙貂皮褂、貂帽、蟒袍、宁绸等,年羹尧于雍正二年十二月十一日(甲辰,1725年1月24日)所呈一折(档号:04-01-30-002-0771),曰:

一载以来,赐爵、赐金、赐第、赐园、赐世职、赐佐领,父子兄弟以及妻孥,莫不沾濡雨露,沦浃肌髓。

赏赐不可谓不多。其实,自康熙四十八年(己丑,1709)外任四川巡抚后,年羹尧觐见皇帝只有两次,康熙所赏只记有“弓矢等物”,雍正赏赐虽多,却未见有古代书画物什。

年羹尧后来虽军功显赫,但实际出身是在翰林院。曾以“积雪斋”名义刊刻过《唐陆宣公集》,自序末署款为“康熙六十一年壬寅仲春上浣双峰后学年羹尧书于积雪斋”。

葛继孔《谨将招权索贿之迹据实参奏》折

年羹尧亦好收藏古董书画,雍正三年(乙巳,1725)初欲治其罪,曾让各地官员揭发年羹尧之罪行时,有江苏按察使葛继孔于六月十七日递呈《谨将招权索贿之迹据实参奏》折(档号:04-01-30-0044-053),文曰:

去年羹尧入京,臣于十月十三日恭请皇上升殿,在乾清门遇见,羹尧向臣拉手问好,说:“你是认得东西的人,今番从江南来,不该给我几件古董?不该来见我么?”臣见其声高气扬,势焰可畏,只得将青绿花觚一件、哥窑瓶一枝、图书一匣、宋元册牍册页一本、旧书两部、宋元画六幅,共计十二件,差家人送去。羹尧随约臣往见,说:“我久知你才情好,今后自然留心照看你,你还要送我几件古董。”臣无奈,又将玉杯一只、元人尺牍一本、元明画三轴,共计五件,差家人送去。

年羹尧于七月十九日有对此事的澄清递呈(档号:04-01-30-0020-016),曰:

臣去年进京,于乾清门前,葛继孔见臣,问好,臣亦不得不回问其好。实未先行拉手相问,且向彼索取古董并邀其相见之事。继以图书、字画两次送臣,却之不得,收受是实。

不论是年羹尧索贿,还是葛继孔行贿,年羹尧收藏古董、字画,应该不少,而且品质都还不错。

是年十二月十一日,定年羹尧大罪九十二条,其“贪黩之罪十八条”之第八条即是“收受葛继孔赠送古玩”。《清实录》雍正三年是日载曰:

朕念年羹尧青海之功,不忍加以极刑,着交步军统领阿奇图,令其自裁。……一应赏赉御笔、衣服等物,俱着收回。……年羹尧之妻,系宗室之女,遣还母家去。年羹尧及其子所有家赀,俱抄没入官。

年羹尧所藏之字画,当于此时,“抄没入官”〔注⑦〕,其古董书画,收入紫禁城。其后著录于《石渠宝笈》者有:杜牧《张好好诗》,署“双峰积雪斋年羹尧观”款,钤“羹尧”印(此件署观款,并非年氏拥有);赵孟頫《书待漏院记》,俞和《临乐毅论》,钤“积雪斋”印;赵孟頫《水村图》,钤“羹尧”、“积雪斋”二印。《张好好诗》之“羹尧”印、《书待漏院记》与《临乐毅论》之“积雪斋”印,与《水村图》之“羹尧”、“积雪斋”二印,印文一致。

李世倬《临古册》第三开

又,因依附年羹尧而遭牵连的李世倬,于雍正四年(丙午,1726)作《临古册》八开,第三开题识曰:

赵松雪《水村图》载诸画谱,称宝物也。曾于青门见之。每一濡毫,辄为神往。

青门,据《三辅黄图·都城十二门》记载:“长安城东出南头之一门曰霸城门,民见门色青,名曰青城门,或曰青门。”这里代指长安,亦即借指年氏所居之总督衙门。

按李世倬(1687—1770)父李成龙,官至湖广总督,与年氏皆隶属汉军,有通家之谊。康熙五十八年(己亥,1719)六月,李世倬奉命赴川陕军前效力,后遵米例捐纳。雍正元年(癸卯,1723)三月,年羹尧奏荐李世倬为神木道员。三年(乙巳,1725)三月,因“茶盐案”被河南巡抚田文镜题参,即发往山西质审,盖亦受“年案”之牵连也。同年十一月结案,雍正帝以其父李成龙在“年案”中表现尚可,着令李世倬补授四川松茂道。次年八月,李世倬作《临古册》,回忆往事,所谓“曾于青门见之”,可作为赵孟頫《水村图》曾经年羹尧收藏之佐证。

至于《水村图》何时由康熙赏赐给年羹尧,未能考得。且作一假设:年羹尧与纳兰性德之女成亲之际,康熙将此作为贺礼赏赐之,盖此本为年羹尧岳丈家之故物也。

乾隆帝题赵孟頫《水村图》引首

此后,赵孟頫《水村图》一直秘藏皇宫。清高宗乾隆时代,“贮养心殿”(内府钞本《石渠宝笈》),深受珍爱。乾隆曾于四年(己未,1739)、三十五年(庚寅,1770)两次“御笔”题诗,尤其是第二次,乾隆“春巡驻左水庄行馆,登澄景楼,见水村风物澄鲜,宛然松雪图中景,行箧适携此卷”,遂作一诗于上曰:

拾级楼栏上一层,沧波墙外见空澄。

水村图问谁家好,佳景王孙示我曾。

一则曰“宛然松雪图中景”,再则曰“佳景王孙示我曾”,可见赵氏所绘之风致处,乃与实景无别,观之直欲餐松饮涧矣。今钤“乾隆鉴赏”、“乾隆御览之章”、“御赏”、“古希天子”、“太上皇帝之宝”、“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宝”、“石渠宝笈”、“宜子孙”、“养心殿鉴藏宝”、“机暇怡情”、“得佳趣”、“石渠继鉴”、“三希堂精鉴玺”,皆为其所用印。

四、第三次入宫

赵孟頫《水村图》卷上另钤有“嘉庆御览之宝”、“宣统御览之宝”、“无逸斋精鉴玺”三印,可见直到清末,此画一直深藏皇宫。

“嘉庆御览之宝”

“宣统御览之宝”

宣统三年八月十九日(1911年10月10日)武昌发生起义,史称辛亥革命。1912年1月1日,南京临时 *** 成立。此时清 *** 犹存,经南京临时 *** 与清 *** 议和代表协商,2月9日南京临时 *** 方面向清 *** 致送《关于大清皇帝辞位之后优待之条件》(简称《清室优待条件》),12日经隆裕太后代表清廷认可这一条件,并于次日公布,宣布清帝退位。

《清室优待条件》第三条:“清帝暂居宫禁,日后移居颐和园,侍卫人等照常留用。”第七条:“清帝私产由民国 *** 特别保护。”但是退位的溥仪深恐命运之难料,便将内府珍藏之历代字画,以“恩赐”名义,赏赐与其弟溥杰、溥佳,使之陆续带出皇宫。据统计,自1922年9月28日至12月12日,共运出书画手卷一千二百八十五件,其中就包括赵孟頫的《水村图》。此批书画出宫后暂存醇王府内。

1924年10月23日,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11月4日,中华民国临时执 *** 摄政内阁会议重新修正《清室优待条件》,修正后的第三条决定:“清室按照原优待条件,即日移出禁宫,以后得自由选择居住,但民国 *** 仍负保护责任。”溥仪被驱逐出宫,随即迁往天津,住在日租界内的张园、静园。1925年,暂存醇王府内的历代名画、宋元善本与珠宝等共计七八十只大木箱,也被运到天津。

1934年,溥仪至长春,做伪满洲国皇帝,静园宝物被运至长春伪皇宫小白楼内珍藏。1945年8月,日本战败已成定局,溥仪13日从长春乘火车逃往临江大栗子沟,17日企图乘飞机逃往日本,在沈阳东塔机场停歇时,被苏联红军俘获。其携带的书画和珠宝由苏联红军查扣,并转交东北民主联军,但有一小部分流落民间,而《水村图》就在这流落民间的名单之中〔注⑧〕。

直到1953年,经徐邦达先生努力,探得《水村图》踪迹,即安排专人赴大栗子沟,顺利购回,入藏北京故宫博物院。

注释:

清江引野兴五首翻译  第2张

①梁章钜《新购得禹鸿胪卜居图册题后》:“闻道分湖招隐宜,吴兴蓟国两图之。人言此作同风味,我亦裁笺索大痴。”自注曰:“赵松雪《水村图》最著名,李息斋因作第二图,今此图与之相似,余既购成,亦拟乞黄秋士仿为之。”(《退庵诗存》卷十四)所谓“李息斋因作第二图”,盖亦从朱氏“蓟丘李息斋为之于后”而来。

②张简字仲简,号云丘道人、白羊山樵(或作山人),姑苏人。早年师事张雨为道士,至正初返儒服。洪武三年(庚戌,1370),召修《元史》。与顾瑛、倪瓒、杨维桢唱和。

③“远”字原作“园”,据卞永誉《式古堂书画汇考》之画考卷十六引述及汪氏跋《唐宋元宝绘》“是册归程季白,于己未秋,余复阅于交远阁”(《珊瑚网名画题跋》卷十九)改。

④《石渠宝笈》释作“顾君实鉴定”,又误释后隔水“顾氏芸”半印三字为“顾君实”。

⑤纳兰于项元汴,实有亦步亦趋之感。项氏于《鹊华秋色图》,钤印六十五枚(画心钤二十二枚);纳兰于《水村图》,钤印五十八枚(画心含赵孟頫跋文一节钤十五枚)。项氏有“神品”长形印,纳兰有“神品”圆形印(此印又见于杨凝式《夏热帖》、李公麟《龙眠山庄图》、赵孟頫《鹊华山色图》等),且所钤位置也大皆相同。

⑥纳兰同时之清宗室诗人博尔都(1649—1708)有《题赵子昂水村图》:“秋冷波纹静,山寒木叶疏。茅亭无别事,聊可对琴书。”(《问亭诗集》卷五)此诗前后,另有题巨然、黄公望、董源、赵大年、王时敏画诗,殆同时所观者欤?

⑦雍正三年(乙巳,1725)四月,年羹尧调任杭州将军,随行千馀人;十月,即遭逮系,下刑部。据《八旗通志·福敏传》:“新任巡抚李卫……命都统拉锡至浙,查抄年羮尧财产。”

⑧其详可参看溥仪《我的前半生》、溥佳《一九二四年溥仪出宫前后琐记》、杨仁恺《国宝沉浮录》等,兹不赘述。

责任编辑:臧继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