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诗翻译

细雪(II)

每一次摆动、挣扎,每一次

头颅浮出了水,肺让海风灌满

每一次攀住船头巍峨的绳索

像警觉的鹿,独自去饮水、休憩

都不是为了要继续岸上那可怜如

蚊蝇的生活,而是为了回来,为了

再次越过水草和珊瑚,去检阅

浩瀚的泥沙里哪只贝壳正将珠光悄悄地收敛

傍晚,坐进地铁,结束这换气般

王子诗翻译  第1张

短暂的一天,我就是采珠人要去衔接

前一页那个夏日的早晨:车厢的鲜艳

因为士兵的低音而显得那么蓝

白手套抚平裙子的波浪,帽带晃着青草

诗歌就是生活,欢迎来到由封面新闻、成都广播电视台听堂FM与《草堂》诗刊联合推出的 “草堂读诗”,我是读诗人涓子。刚刚听到的是90后诗人王子瓜的诗歌《细雪》的节选,今天我们一起分享王子瓜的诗。

首先认识一下诗人:王子瓜生于江苏徐州,是复旦大学中文系2016级硕士研究生,也是复旦诗社第三十九任社长,他的诗作散见于《星星诗刊》《诗刊》《诗林》《飞地》《上海文学》等刊物,出版诗集《局内人》《往事的发条》《裁心机》。他曾获得国内多个诗歌奖项,今年获得了第三届“草堂诗歌奖”的“年度青年诗人奖”。授奖词说到:王子瓜的诗展现着唯美而智性的风格,取材广泛,技术繁复,能够从校园生活、阅读体验、日常娱乐等不同领域汲取写作的养分,也能够充分借鉴从第三代诗歌运动到当下文学现场积攒起来的种种文学技巧;但不同的是,他的创作似乎还保留了一个青涩、天真或质朴的内核,这一内核保证了其诗作的鲜活之感。

王子诗翻译  第2张

我们再来听听王子瓜的诗作《音信全无》:

音信全无

有时你坐在苏州河边,

一辆汽车正载着她

驶上肖家河桥。这些年,

两条河,在地球的两端各自流着。

柏拉图曾说,诗歌是一块磁石,把人们吸附在一起。王子瓜从不认为诗歌是少数人的文化,而有意义的诗歌一定能争取到更多的读者。他认为,不同的人从诗歌中获得不同的启发,诗歌在不同的人那里更新它自己,获得现实的触角。

诗歌就是生活,“草堂读诗”,有温度、有质感。今天读诗就到这里,感谢关注,我们下期再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 *** ,报料 *** :3386405712】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