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允传翻译

在董卓之死:一次戳破纸老虎的“斩首行动” 一文中,我们说到了董卓的滔天权势,在未央宫北掖门的门洞里,挨了吕布一矛之后,便烟消云散,当然,这也旁证了吕布在马上作战时,使用的武器并不是方天画戟,而是长矛。

董卓死后,王允和吕布开始共同掌管国政,吕布在外领军,王允在内主政,分工挺明白的,但是,在面对董卓部曲的处置上,两人出现了明显的分歧,并最终导致了本来一纸赦免诏书能够解决的凉州兵,转头攻向了长安。

电视剧《三国演义》中的王允

那么,王允为什么会干出这样的蠢事呢?难道他真的是个书呆子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他根本就不蠢。

王允一系列选择出发点,只是不允许死了一个董卓之后,再冒出来一个董卓罢了。

也就是说,他在防备吕布势力的膨胀。

之前的文章我们说到了,李肃虽然是吕布的同郡人,也就是五原郡老乡,军职已经是骑都尉,只比吕布的中郎将差一格,他的后台老板实则是王允,也就是王允在军将中倾心接纳的大同乡之一。

那么,在董卓死后,王允一方控制军队的部下其实有两个并州人,一个吕布,一个李肃,李肃完全可以对吕布形成牵制,然而,吕布对他的使用,却是让他带着诏命到陕县去讨伐牛辅的数万大军,结果,不出意料地战败了。

败逃回弘农郡的李肃被吕布诛杀,也就是说,在这个阶段,吕布应该驻扎在弘农郡,并借机拔掉了王允埋下的钉子。

与此同时,王允命皇甫嵩领兵攻克董氏老巢郿坞,将董家老小尽数诛杀,也就是说,以长安为中心的军事布局里,王允居内,皇甫嵩在西,吕布在东,比较稳定。

然而,皇甫嵩之后的身体应该越来越差,没过俩月,李傕作乱时皇甫嵩就病死了。

在他活着时,关中各地的屯兵,有很多是他的老部下或是听说过他的威名,并不敢怎么样,比如董卓的部曲,樊稠、李蒙、王方等人,当时就在关中,应该就处于拥兵自守的状态,对于董家的遭遇,作壁上观。

也就是说,王允的军中“三驾马车”,就剩了吕布这么一个。

电视剧《三国演义》中的吕布

而吕布反复劝说王允赦免董卓部曲,要么在刚刚诛杀董卓之时,要么就在牛辅大军溃散之后,否则无从与王允交流意见。

那么,吕布多次要求赦免董卓部曲和凉州人,是心眼好吗?

当然不是,《三国志·吕布传》很明确地说:

布自杀卓后,畏恶凉州人,凉州人皆怨。

翻译过来,就是吕布在杀死董卓之后,又怕又厌恶凉州人,所以凉州人怨恨不已,他又要求府库出财物来赏赐公卿、军将,只能是为了收买人心。

王允传翻译  第1张

王允对于他的小心思可谓洞若观火,《后汉书·王允传》里提到他听到吕布多次劝说赦免董卓部曲的时候,反应就是“疑曰”,也就是质疑吕布的建议,他的说法大义是:

这些人没有罪责,他们只是跟随自己的主官罢了,现在要是让他们背负逆贼的罪名而予以特赦,只能让他们心生疑虑,觉得朝廷是权宜之计,不是让他们安分顺服的办法。

简单地说,王允认为,凉州诸将根本就没罪,赦免什么?干脆该干嘛干嘛,让他们安心之后,听从朝廷的调度就完事儿了。

他的策略是直接走程序,让凉州诸将解散各自的募兵军队,逐步回归正常,对于从陈留等地退回陕县的李傕、郭汜等人请求的赦免书,他也以一年之内不可以再赦为由拒绝。

之后,又派出了凉州人胡文才、杨整修去与李傕、郭汜等人联络,胡文才就是曾经统帅吕布打过孙坚的陈郡太守胡轸,杨整修则是日后任后将军的杨定,从官职来看,地位要比李傕、郭汜、张济、贾诩这几个校尉要高不少。

问题是,胡轸和杨定都与王允关系很差,他们出使,能说王允的好话吗?

更何况,王允让胡轸和杨定带的话,本来也不是好话,史书原话是:

关东鼠子欲何为乎?卿往晓之。

翻译过来,那群在关东的鼠辈们到底想干嘛?你们去问问,说明白。

李傕、郭汜他们都造反了,你还想怎么明白?

王允希望能够在朝廷的制度框架内解决内战,回归正常,但是他漏算了一个重要的点儿,那就是当时的民意舆论,由于凉州叛乱和董卓执政,凉州军对地方动辄抢掠、搜杀,三辅百姓对凉州人早已深恶痛绝,所以,民间一直讹传,朝廷要把所有凉州人都杀掉,这就导致了关中区域内的大批凉州军将控制的雇佣兵,都处于一个紧张状态,开始聚兵自守。

东汉凉州地图,在当时属于非常独立的地理区域,来源: ***

凉州诸将们,对于董卓之死或许根本不放在心上,但如果朝廷执政者本身因为私仇,要打地图炮,对凉州人下手,这就是所有人有关的问题了。

尤其是,胡轸和吕布的关系更恶劣,当年他带兵出征,扬言要斩一个“青绶”,“青绶”按规制为比二千石以上官佩戴,指的就是吕布,而吕布也处处下绊子,让胡轸大败而回。

所以,无论王允的主观意愿如何,关中境内遍布的凉州兵将也无从得知,他们只知道,厌恶凉州人的吕布当权了,王允也不愿意赦免自己,给一张免死符,这就意味着,“尽诛凉州人”的可能性完全存在。

哪怕王允不杀自己,当军队解散之后,仇恨深重的三辅豪强呢?从洛阳西迁的长安百姓呢?

所以,贾诩说的很清楚:

闻长安中议欲尽诛凉州人,诸君若弃军单行,则一亭长能束君矣。

翻译一下就是,听说长安城中议论要把凉州人都杀光,你们这些军将,要是把部队扔掉,独自逃亡,就算是一个亭长也足够把你绑送官府的了。

王允传翻译  第2张

直白地说,没有兵,你们什么抗风险能力都没有,还不如造反呢!

而造成这个结果的核心原因,就是王允绝不希望有任何一个武将去收拢凉州兵,吕布、皇甫嵩、李肃,还是胡轸、杨定都不被允许,唯有让他们势分力弱,朝廷的诏命才有威慑力,否则,就是废纸一张。

问题在于,正是由于“民心”与“军心”的根本矛盾,制造出了杀光凉州人的谣言,而这个谣言又促使了凉州兵的结盟,一旦形成新的中心,需要的只是一次胜利,就算把旗子立起来了。

而王允对吕布的不信任,又驱使着他在得知李傕、郭汜的数千兵马昼夜西进时,只派出了董卓旧将徐荣和胡轸抵抗,在新丰会战,结果徐荣战死,胡轸带兵投降,这说明什么?

说明,王允一直在将吕布与董卓旧将分割开来,或者说,要提拔、栽培位望更高的董卓旧将来分吕布的军权,只是没有想到,人家根本不领你的情,弄死老家在辽东玄菟郡的徐荣之后,一群凉州人还是要奔着长安来的。

所以,王允并不是傻,或是呆,而是被董卓吓坏了,决不允许自己手里养出新的董卓,只是他根本想不到,城墙高到“不可攻”的长安有数万大军镇守,最后竟因为蜀兵内应而陷落。

那么,这次短暂的政变,到底给东汉王朝带来了什么?又给吕布留下了什么呢?

答案到底是什么,请听下回分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