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蝉原文、翻译及赏析

千里闻蝉同此时

——咏蝉古诗词赏析(二)

王传学

在夏天,听到嘹亮的蝉声,常常容易勾起人们对故乡的回忆,和对亲朋好友的想念。唐代诗人刘禹锡在其《酬令孤相公新蝉见寄》一诗中写到:

相去三千里,闻蝉同此时。

清吟晓露叶,愁噪夕阳枝。

忽尔弦断绝,俄闻管参差。

洛桥碧云晚,西望佳人期。

此诗的意思是:诗人与好友令狐楚相隔三千里远,却在同一时间听到蝉的鸣叫声。这蝉声早晨清脆地萦绕在带露的树叶间,傍晚伴着夕阳在忧愁中鸣叫。一会儿像琴弦音断声绝,一会儿又似管乐合奏。站在洛阳桥上向西望去,只见晚霞满天,何时才能与朋友相会?

诗中的蝉鸣是引发诗人思念好友的触媒。诗人与好友虽远隔三千里,却在同一时间听到蝉的鸣叫声,生动地表现了诗人与好友的心心相印,突出了诗人对好友的思念与关切。诗中描写蝉声早晚各不相同,单鸣、合唱别有特点,生动具体。

唐代诗人卢同在《新蝉》中对蝉声作了形象的描写:

泉溜潜幽咽,琴鸣乍往还。

长风剪不断,还在树枝间。

早蝉原文、翻译及赏析  第1张

诗人将蝉声比作泉水的潜流幽咽,琴声的回环往复。长风吹来似乎听不到了,再一细听还在树枝间萦绕。诗人用形象的比喻,将蝉声描写得极为形象生动。

再看宋代诗人朱熹的《南安道中》:

晓涧淙流急,秋山寒气深。

高蝉多远韵,茂树有余阴。

烟火居民少,荒溪草露侵。

悠悠秋稼晚,寥落岁寒心。

早蝉原文、翻译及赏析  第2张

此诗写诗人赴南安路上的所见所闻。“高蝉多远韵,茂树有余阴”,意思是:栖息在高处的蝉多有悠远的声韵,茂密的树林中传出它们袅袅的余音。高则传远,障则婉转,诗人根据声音传播的这一规律,描绘了蝉处于不同地方的鸣声特点。高与茂相间,悠远与袅袅相和,为人们展现了一个优美的群蝉大合唱的旋律,有如身临其境一般。

再看南宋诗人杨万里《初秋行圃》中循声寻蝉的情趣:

落日无情最有情,偏催万树暮蝉鸣。

听来咫尺无寻处,寻到旁边却无声。

诗的大意是:将落的太阳看来好像无情却最有情,催促千树万树上的蝉在傍晚时一齐鸣唱。听来觉得近在咫尺,却找不到它藏身的地方;一旦寻到它的近旁,却又没有了声响。

诗句充满着大自然有和无的辩证法。落日自照,暮蝉自鸣,相互间本无特殊的情意,但正是太阳的照耀促使暮蝉使劲地鸣叫,从这一层关系来说,太阳又是最有情的。循声寻蝉,从听觉上判断蝉就近在咫尺,但又怎么也发现不了它的身影;待发现了它大致藏身的地方,蝉察觉到动静又停止了鸣唱,以致失去了寻找的目标。循声寻蝉确实存在着“探迷”一样的情趣。

一样的蝉鸣,在不同的人听来往往会有不同的感受,生发出各种不同的感慨来。

先看唐代诗人司空曙的《新蝉》:

今朝蝉忽鸣,迁客若为情?

便觉一年老,能令万感生。

诗人听见之一声蝉鸣,便觉又有一年岁月流逝,羁旅思乡之情油然而生,读来不禁让人感慨万千。

这蝉声曾使长年漂泊在外的唐代大诗人白居易乡愁顿起,他在《早蝉》中写道:

月出先照山,风生先动水。

亦如早蝉声,先入闲人耳。

一闻愁意结,再听乡心起。

渭上新蝉声,先听浑相似。

衡门有谁听?日暮槐花里。

诗人觉得自己是闲人,更先听到了早蝉的鸣叫声。一听到蝉鸣,就泛起思绪,一直听下去,乡愁就逾浓。渭河边今夏的蝉声初鸣,与家乡的蝉声很有些相似,不知此时家乡衡门现在有谁在听这蝉声?可能听蝉之人的身影早已淹没在夕阳西下的槐花林里。诗人聆听蝉声,不禁引起对远方亲人的无限思念。

白居易还写有一首《闻新蝉赠刘二十八》:

蝉发一声时,槐花带两枝。

只应催我老,兼遣报君知。

白发生头速,青云入手迟。

无过一杯酒,相劝数开眉。

此诗是白居易写给好友刘禹锡的,借“一声”蝉鸣、“两枝”槐花,写出蝉之新鸣、槐花初放的初夏特点,抒发了诗人既感伤又豁达的复杂情感。既因季节变化和“青云”(指高官显爵)迟到,而生人生易老与功名难得之叹;又认为“杯酒”就能释怀,应坦然面对人生起落与功名得失,表现了乐观豁达的人生态度。

刘禹锡接到白居易的赠诗后,写了一首《答白刑部闻新蝉》:

蝉声未发前,已自感流年。

一入凄凉耳,如闻断续弦。

晴清依露叶,晚急畏霞天。

何事秋卿咏,逢时亦悄然。

诗中写道,自己在蝉未鸣叫前,已经感到时光流逝,韶华难留。当一听到蝉声,内心顿生凄凉,如同听到琴声时断时续。蝉在晴天早晨的鸣叫清亮悦耳,萦绕在带露的树叶间;而傍晚叫得又急又噪,似是害怕满天的晚霞。“何事秋卿咏,逢时亦悄然”,写蝉的鸣叫是逢时而为,感叹自己的时运不济。

“蝉声无一添烦恼,自是愁人在断肠”(南宋•杨万里《听蝉》),其实,蝉本无知、无情,蝉鸣亦本不关愁,许多诗人之所以闻蝉而愁只不过是因为诗人自己心中有愁,“以我观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王国维《人间词话》)的缘故罢了。

因此,我们不难明了:有志无成、空有一腔报国热情却无处施展的唐代诗人雍裕之闻蝉声而潸然泪下:“一声清溽暑,几处促流身。志士心偏苦,初闻独泫然”(《早蝉》);五代诗人刘昭禹在其《闻蝉》一诗中对蝉“莫侵残日噪,正在异乡听”的劝阻;唐代诗人卢殷在其《晚蝉》一诗中对蝉“犹畏旅人头不白,再三移树带声飞”的抱怨;唐代另一位诗人姚合在其《闻蝉寄贾岛》一诗中对蝉鸣“秋来吟更苦,半咽半随风”的描写,宋代词人刘克庄在其《三月二十五日饮方校书园》一诗中对蝉“何必雍门弹一曲,蝉声极意说凄凉”的感受,都只不过是诗人各自内心情感的外现与物化罢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