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中访袁拾遗不遇孟浩然翻译

洛阳访才子,江岭作流人。

闻说梅花早,何如北地春。

——唐代: 孟浩然《洛中访袁拾遗不遇》

洛中访袁拾遗不遇孟浩然翻译  第1张

一路风尘仆仆,不远千里到洛阳拜访故友,到达之后,才知道那人已经被流放到江岭去了。古代的通信落后,可见一番。这一趟白来也就白来了,但是故友却遭到流放,确实令人震惊。失望之情还未及浮现,就已经被这个噩耗掩盖。然而又能怎样呢?纵使想抱不平,什么也做不了。又不能等着他回来,自己也只能怅然离去。

当时诗人本也是乘兴而来,还未入门,听闻消息,兴致顿时跌到了冰点。对朋友的家人自然要抚慰一番,而自己失落的心,又有谁来抚慰呢?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留更不是,也断不能立刻赶赴江岭去见他,只能原路返回。乘兴而来,却带着心病而去。回去自后,又要多方关注故友的消失,直到听闻他平安无恙,才能放心。

江岭,属偏远蛮荒之地,人迹罕至,平时只是听闻过那个地方。瘴气蛇虺,地理卑湿,听起来令人恐惧。然而那里梅花开得早,是仅有的可喜之处。宋之问《题大庾岭北驿》诗:“明朝望乡处,应见陇头梅。”流放的人,最是思家。虽然岭南梅花开得早,但是又怎及洛阳的春色好?友人对着梅花,想念的将是洛阳之春。

洛中访袁拾遗不遇孟浩然翻译  第2张

亦不知友人何时能够归来,不知还有没有机会再相遇。相隔万里,音书难通。也只能空劳思念,并祈祷友人能够早日遇赦归来。等他归来之日,再听他诉说江岭的梅花。共同感慨,错过的几番洛阳春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