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花中酒过清明翻译

抛球乐,词牌名,又名“莫思归”等。以刘禹锡词《抛球乐·五色绣团圆》为正体,单调三十字,六句四平韵。另有单调三十三字,七句三平韵一叠韵;单调四十字,六句四平韵;双调一百八十七字,前段十九句七仄韵,后段十七句七仄韵的变体。代表作有冯延巳《抛球乐·逐胜归来雨未晴》等。

唐教坊曲名。《唐音癸笺》云:“《抛毬乐》,酒筵中抛毬为令,其所唱之词也。”《宋史·乐志》:女弟子舞队,三日抛毬乐。按此调三十字者始于刘禹锡词,皇甫松本此填,多一和声。三十三字者始于冯延巳词,因词有“且莫思归去”句,或名“莫思归”。然皆五七言小律诗体。至宋柳永,则借旧曲名别倚新声,始有两段一百八十七字体。《乐章集》注“林钟商调”。与唐词小令体制迥然各别。以同一调名,故类列之。唐代歌者选用流行的五言或七言绝句的名篇,配合燕乐以歌唱,这叫“声诗”,它的句式是整齐的,故称“齐言”。声诗不是词体。

敦煌曲子词出现两首双调。唐人刘禹锡此调两首声诗咏抛球:“五色绣团圆,登君玳瑁筵。最宜红烛下,偏称落花前。上客如先起,应须赠一船。”皇甫松两首为词体,亦咏抛球之游戏。敦煌曲词与冯延巳八首格律完全相同。冯词均抒写花间尊前情怀,为应歌之作,如写酒筵散后:“坐对高楼千万山。雁飞秋色满栏干。烧残红烛暮云合,飘尽碧梧金井寒。咫尺人千里,犹忆笙歌昨夜欢。”八首之中第三、四句为对偶。宋人用此调者极少。柳永一词为长调。

正体,单调,三十字。六句,四平韵。以刘禹锡《抛球乐·五色绣团圆》为代表。此本唐人小律,后入教坊,被之管弦,遂相沿为词。中二句必用对偶,诸作皆然。 按刘词别首第四句“却忆未开时”,“却”字仄声。结句“一杯君莫辞”,“一”字仄声,“君”字平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其首句五字可平,则参皇甫松词也。

变体一,单调,三十三字。七句,三平韵,一叠韵。以皇甫松《抛球乐·金蹙花球小》为代表。此词起首不用韵,第二句下多三字叠句。 按古乐府“贱妾与君共哺糜,共哺糜”,有叠句和声。此词叠“绣带垂”三字,亦和声也。

变体二,单调,四十字。六句,四平韵。以冯延巳《抛球乐·酒罢歌馀兴未阑》为代表。此词惟第五句五字,馀皆七字。 按《阳春集》冯词八首皆然。其一首起句“坐对高楼千万山”,“坐”字仄声,“千”字平声。第三句“烧残红烛暮云合”,“烧”字平声,“暮”字仄声。第四句“飘尽碧梧金井寒”,“碧”字仄声,“金”字平声。又一首第二句“登高欢醉夜忘回”,“登”字平声。第三句“歌阑赏尽珊瑚树”,“赏”字仄声。又一首第四句“满面西风凭玉阑”,“满”字仄声。第五句“归去须沉醉”,“归”字平声。结句“小院新池月乍寒”,“小”字仄声。又一首结句“金菊年年秋解开”,“秋”字平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旧谱未注平仄,今增入。

变体三,双调,一百八十七字。前段十九句,七仄韵;后段十七句,七仄韵。以柳永《抛球乐·晓来天气浓淡》为代表。按《宋史·乐志》,有夹钟商《抛毬乐》,其词不传。元人有黄钟宫《抛毬乐》,字数参差,词亦俚鄙。《乐章集》亦仅见此作,别无可校。平仄宜遵之。

抛球乐·逐胜归来雨未晴

五代:冯延巳

逐胜归来雨未晴,楼前风重草烟轻。谷莺语软花边过,水调声长醉里听。款举金觥劝,谁是当筵最有情。

抛球乐

唐代:刘禹锡

五色绣团圆,登君玳瑁筵。最宜红烛下,偏称落花前。

上客如先起,应须赠一船。

春早见花枝,朝朝恨发迟。及看花落后,却忆未开时。

幸有抛球乐,一杯君莫辞。

抛球乐

唐代:冯延巳

酒罢歌馀兴未阑,小桥清水共盘桓。波摇梅蕊伤心白,

风入罗衣贴体寒。且莫思归去,须尽笙歌此夕欢。

逐胜归来雨未晴,楼前风重草烟轻。谷莺语软花边过,

水调声长醉里听。款举金觥劝,谁是当筵最有情?

梅落新春入 *** ,眼前风物可无情?曲池波晚冰还合,

芳草迎船绿未成。且上高楼望,相共凭阑看月生。

霜积秋山万树红,倚岩楼上挂朱栊。白云天远重重恨,

黄叶烟深淅淅风。仿佛梁州曲,吹在谁家玉笛中。

尽日登高兴未残,红楼人散独盘桓。一钩冷雾悬珠箔,

满面西风凭玉阑。归去须沉醉,小院新池月乍寒。

坐对高楼千万山,雁飞秋色满阑干。烧残红烛暮云合,

飘尽碧梧金井寒。咫尺人千里,犹忆笙歌昨夜欢。

抛球乐辞二首

唐代:徐铉

病花中酒过清明翻译  第1张

歌舞送飞球,金觥碧玉筹。管弦桃李月,帘幕凤凰楼。

一笑千场醉,浮生任白头。

病花中酒过清明翻译  第2张

灼灼传花枝,纷纷度画旗。不知红烛下,照见彩球飞。

借势因期克,巫山暮雨归。

抛球乐·晓来天气浓淡

宋代:柳永

晓来天气浓淡,微雨轻洒。近清明,风絮巷陌,烟草池塘,尽堪图画。艳杏暖、妆脸匀开,弱柳困、宫腰低亚。是处丽质盈盈,巧笑嬉嬉,争簇秋千架。戏彩球罗绶,金鸡芥羽,少年驰骋,芳郊绿野。占断五陵游,奏脆管、繁弦声和雅。

向名园深处,争抳画轮,竞羁宝马。取次罗列杯盘,就芳树、绿阴红影下。舞婆娑,歌宛转,彷佛莺娇燕姹。寸珠片玉,争似此、浓欢无价。任他美酒,十千一斗,饮竭仍解金貂赊。恣幕天席地,陶陶尽醉太平,且乐唐虞景化。须信艳阳天,看未足、已觉莺花谢。对绿蚁翠蛾,怎忍轻舍。

抛球乐

唐代:皇甫松

红拨一声飘,轻裘坠越绡。带翻金孔雀,香满绣蜂腰。

少少抛分数,花枝正索饶。

金蹙花球小,真珠绣带垂。几回冲蜡烛,千度入香怀。

上客终须醉,觥盂且乱排。

抛球乐 赠岳悟道

元代:马钰

情忘念断生光莹。自然现澄清景。琼花满树都无影。於中好,挂心镜。光明灿烂分邪正。这身体终归粪。元初面目今番净。专专候,玉童请。

抛球乐小抛球乐/抛球乐

宋代:无名氏

两行花窍占风流。缕金罗带系抛球。玉纤高指红丝网,大家著意胜头筹。

抛球乐

宋代:李从周

风罥蔫红雨易晴。病花中酒过清明,绮窗幽梦乱于柳,罗袖泪痕凝似饧。冷地思量着,春色三停早二停。

抛球乐·酒罢歌馀兴未阑

唐代:冯延巳

酒罢歌馀兴未阑,小桥秋水共盘桓。波摇梅蕊当心白,风入罗衣贴体寒。且莫思归去,须尽笙歌此夕欢。

抛球乐·金蹙花毽小

唐代:皇甫松

金蹙花毽小,真珠绣带垂,绣带垂。几回冲凤蜡,千度入香怀。上客终须醉,觥盂且乱排。

抛球乐

唐代:徐铉

歌舞送飞球,金觥碧玉筹。管弦桃李月,帘幕凤凰楼。

一笑千场醉,浮生任白头。

灼灼傅花枝,纷纷度画旂。不知红烛下,照见彩球飞。

借势因期克,巫山暮雨归。

抛球乐·风罥荐红雨易晴

宋代:李从周

风罥蔫红雨易晴。病花中酒过清明,绮窗幽梦乱于柳,罗袖泪痕凝似饧。冷地思量着,春色三停早二停。

抛球乐·红拨一声飘

唐代:皇甫松

红拨一声飘,轻裘坠越绡,坠越绡。带翻金孔雀,香满绣蜂腰。少少抛分数,花枝下索饶。

抛球乐·细开根基妙道

元代:长筌子

细开根基妙道,几人深知。自大朴初分,剖散洪ㄨ,画八卦帝尊伏牺。辨百草、功显神农,播稼穑、德布华夷。次后运启轩辕,圣明宣教,诸方吐瑞芝。感遐荒奠枕,清宁万国,更迤逦求道,七十馀师。从此阐淳风,降后代神仙出世机。既到今日,不悟群迷。总被利名驱驰。独余摆脱羁縻。任落魄、南北与东西。壶中景,真消息,三火烹煎坎离。杳冥恍惚,谁信有、纯阳龙飞。斡开玉户金关,祥烟瑞气,红云罩紫微。听无弦雪曲,仙音韵正美,见日月配合,结就刀圭。功满大丹成,便拂袖长生路上归。住天宫快乐,武陵瑶池。

抛球乐词

唐代:刘禹锡

五彩绣团圆,登君玳瑁筵。最宜红烛下,偏称落花前。

上客如先起,应须赠一船。春早见花枝,朝朝恨发迟。

及看花落后,却忆未开时。幸有抛球乐,一杯君莫辞。

抛球乐·尽日登高白玉杯

唐代:冯延巳

尽日登高白玉杯,红楼人散独盘桓。一钩冷露县珠箔,满面西风凭玉阑。归去须沉醉,小院新池月乍寒。

抛球乐·梅落新春入 ***

唐代:冯延巳

梅落新春入 *** ,眼前风物可无情?曲池波晚冰还合,芳草迎船绿未成。且上高楼望,相共凭栏看月生。

抛球乐·年少王孙有俊才

唐代:冯延巳

年少王孙有俊才,登高欢醉夜忘回。歌阑赏尽珊瑚树,情厚重斟琥珀杯。但愿千千岁,金菊年年秋解开。

抛球乐·道人心印悟来

元代:长筌子

道人心印悟来,自然惺洒。这妙用、玄关造化,神功巧笔,今古难画。见壶中、不夜春光,有锦绣、江山相亚。处处花萼楼台,秀吐香风,高耸蟠桃架。玩紫微绛阙,瑶池阆苑,岂羡世间,园林郊野。闲步凤凰台,听一派箫韶,音韵清雅。任纵横出入,灵空不用,玉鞭金马。然卓立乾坤,看万象、森罗青霄下。五明宫,玄珠会,妙体婵娟娅姹。醍醐芝草,谁肯著、千金酬价。有缘得遇真师,点透灵通,常应无虚诈。赏圣贤至理,谦慈度日,更六根清净,无为风化。性月桂枝芳,放万道光明无毁谢。把天机秘诀,勿令轻舍。

抛球乐·坐对高楼千万山

唐代:冯延巳

坐对高楼千万山,雁飞秋色满阑干。烧残红烛暮云合,飘尽梧金井寒。咫尺人千里,犹忆笙歌昨夜欢。

抛球乐水龙吟令/抛球乐

宋代:无名氏

洞天景色常春,嫩红浅白开轻萼。琼筵镇起,金炉烟重,香凝锦幄。窈窕神仙,妙呈歌舞,攀花相约。彩云月转,朱丝网徐在,语笑抛球乐。绣袂风翻凤举,转星眸、柳腰柔弱。头筹得胜,欢声近地,光容约。满座佳宾,喜听仙乐,交传觥爵。龙吟欲罢,彩云摇曳,相将归去寥廓。

抛球乐 其中疑有脱误

元代:王哲

此乐玄化尘世,搜获藏善。忽长天、嘉气瑞瑞,云浪滔滔,暂然敷遍。聚**、浓结成雯,渐淅沥、文横飞霰。广布列列严凝,凛凛寒威,抛掷真堪羡。似玉英瑶萼,琼花璧屑,也知都被,风刀细剪。撒*遥轻舞,任他颁形如铺练。最均平同色,宁辨上高下低深浅。正比贤圣慈悲,尽施救、普与行方便。奈晴空,开日曜,返照消残旧面。又还复故,元丑般般皆见。福薄分微重业,目迢遮了,重重现。劝汝懑急急,舍彼就斯,回头总愿,修持锻练。功行两双全。诚远胜、六出时间显。么则好归十洲清选

抛球乐·莫怨登高白玉杯

唐代:冯延巳

莫怨登高白玉杯,茱萸微绽菊花开。池塘水冷鸳鸯起,帘幕烟寒翡翠来。重待烧红烛,留取笙歌莫放回。

抛球乐折花令/抛球乐

宋代:无名氏

翠幕华筵,相将正是多欢宴。举舞袖、回旋遍。罗绮簇宫商,共歌清羡。当琼浆泛泛满金尊,莫惜沉醉,莫惜沉醉,永日长游衍。愿乐嘉宾,嘉宾式燕。

抛球乐·酒罢歌余兴未阑

唐代:冯延巳

酒罢歌余兴未阑,小桥清水共盘桓。波摇梅蕊伤心白,风入罗衣贴体寒。且莫思归去,须尽笙歌此夕欢。逐胜归来雨未晴,楼前风重草烟轻。谷莺语软花边过,水调声长醉里听。款举金觥劝,谁是当筵最有情?梅落新春入 *** ,眼前风物可无情?曲池波晚冰还合,芳草迎船绿未成。且上高楼望,相共凭阑看月生。霜积秋山万树红,倚岩楼上挂朱栊。白云天远重重恨,黄叶烟深淅淅风。仿佛梁州曲,吹在谁家玉笛中。尽日登高兴未残,红楼人散独盘桓。一钩冷雾悬珠箔,满面西风凭玉阑。归去须沉醉,小院新池月乍寒。坐对高楼千万山,雁飞秋色满阑干。烧残红烛暮云合,飘尽碧梧金井寒。咫尺人千里,犹忆笙歌昨夜欢。

抛球乐

唐代:皇甫松

红拨一声飘,轻球坠越绡。带翻金孔雀,香满绣蜂腰。

少少抛分数,花枝正索饶。

金蹙花球小,真珠绣带垂。几回冲蜡烛,千度入春怀。

上客终须醉,觥杯自乱排。

抛球乐·霜积秋山万树红

唐代:冯延巳

霜积秋山万树红,倚帘楼上挂朱栊。白云天远重重恨,黄草烟深淅淅风。仿佛梁州曲,吹在谁家玉笛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