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张释之秉公断案翻译的信息

翻看史书,总能看到一些王朝的兴亡交替,兴有规律,亡也有规律。只是不同的人看到的规律不同,有人看到的是祥瑞降临,有人看到的是王权专制,也有人看到的是时代趋势。且抛开那些政治的、经济的因素先不聊,今天来聊一聊人的因素。

历史有的时候真的很有趣,你会发现,一个繁盛的朝代,人才总是扎堆出现;一个衰落的朝代,人才似乎都隐藏起来,消失不见了。

其实,不是人才不见了,人才就在那里,而是我们缺少了发现人才的眼睛和制度。人才与朝代的兴亡密不可分,人才和盛世相互成就。

一个朝代走向没落的标志,一定是万马齐喑,所有的人都不敢说真话了,所有的人都不在坚守原则而追求个人利益了。

所以,在一些还算不错的朝代里,我们总能看到一些人,他们以一己之力,冒生命风险,捍卫原则,哪怕为此得罪权贵,也敢于亮剑。

对于他们来说,原则、法律是不能任凭践踏的,哪怕是皇帝。

关于张释之秉公断案翻译的信息  第1张

因为,一旦有人开了这个口子,那么溃堤之势将不可挡。那么,国将不国,近矣。

今天,我们要聊的就是这样一个人—张释之。

01:一怼皇帝用人:莫用口舌伶俐之人,多用踏实勤勉之士

张释之的前半场官运很不顺,虽然有才能,但是没有施展的地方,在一个岗位上默默无闻的干了十年。眼看着年龄越来越大,才能也没有施展的地方,于是就打算卷铺盖回家了。史书记载:“张廷尉释之者,堵阳人也,字季。事孝文帝,十岁不得调,无所知名。欲自免归。”

汉廷尉张释之像

幸好遇到识人的袁盎,把他推荐给了文帝,当然经历一场题目为“以秦之鉴兴汉之事”的面试,张释之顺利过面试,拿到更高一级的OFFER。

按说,你都十年没升迁了,好不容易升职了,你就踏踏实实的先老实一点呗。别有事没事整天在大领导面前提意见,怼领导。

如果张释之是这样的人,那么历史上恐怕就不会有他的传记了。或许这也不是真实的张释之了。

捍卫原则和立场,谁敢挑战就对谁亮剑,哪怕是皇帝也不行。张释之,上任不久后,就直接和皇帝怼上了。

大体的情况也不复杂,就是皇帝有一天去皇家动物园视察顺便抽查工作。倒霉的是动物园园长没做啥准备,对皇帝问的很多细节都没有答上来。但是,旁边饲养员,却滔滔不绝的讲了很多,大有卖弄之嫌。皇帝一高兴,就要当场撤掉园长,把饲养员升职为园长。

按说皇帝高兴,饲养员比园长懂业务,升职饲养员也是应该的事情。

但是,仔细想一下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园长为啥回答不上来?是出于谨慎,还是说不想撒谎?饲养员为何回答的这么流利?是信口开河,还是业务熟练?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正常的流程没有走之前,仅凭口舌之利,就能升职,那么全国人民知道了,谁还踏踏实实的干事,大家不都争相玩口舌?那么国家的这套官职晋升考核体系岂不是乱套了?

所以,张释之挺身而出。

释之曰:“秦以任刀笔之吏,吏争以疾苛察相高,然其敝徒文具耳,无恻隐之实。以故不闻其过,陵迟而至于二世,天下土崩。今陛下以啬夫口辩而超迁之,臣恐天下随风靡靡,争为口辩而无其实。且下之化上疾于影响,举措不可不审也。文帝曰:善。乃止不拜啬夫。”

02、二怼皇帝建陵墓,陵墓安全不在于外表多坚固,在于薄葬

历代的皇帝生前享受不完的荣华富贵,死后还想带着,所以很多人即位之初,就开始修建自己的陵墓。

也正是有了这些豪华的墓葬,才有了近些年热销的盗墓系列,从《盗墓笔记》、《鬼吹灯》到搬山、卸岭、长沙九门,演绎了盗墓与反盗墓的博弈。

墓葬主人绞尽心思的把墓穴建的隐秘和牢固,盗墓贼想着法子的来破解这些难题。

其实盗墓与反盗墓最核心的博弈,就是财富。

关于张释之秉公断案翻译的信息  第2张

你坟墓里有价值连城的宝贝,哪怕你坟墓是铜墙铁壁,盗墓贼也能给你撬开了。

你坟墓里如果是锅碗瓢盆,哪怕你坟墓敞开了,也没人愿意进去拿。

可惜很多人看不透这点,包括文帝早些时候,也认为陵墓贵在外面险峻。

“上自倚瑟而歌,意凄惨悲怀,顾谓群臣曰:嗟乎!以北山为椁,用贮絮斫陈,絮漆其间,岂可动哉!左右皆曰:善。”

皇帝有这个想法很危险,因为至少释放了两种信号。之一,皇帝会认为江山稳固,在于地形险峻,不在于爱惜民众。就像当年秦始皇,认为咸阳固若金汤,可以传之万世,没想到二世而亡。第二,皇帝想大搞特搞陵墓,糟蹋民力。

汉朝疆域图

如果国家更高领导人有这两种想法,那么国家就会很危险,这个时候张释之,又站出来了,直接怼皇帝。

“使其中有可欲者,虽锢南山犹有隙,使其中无可欲者,虽无石椁,又何戚焉。文帝称善,其后拜释之为廷尉。”

一句话点醒梦中人,或许文帝时期倡导薄葬也与张释之的建议有关系。

03、三怼皇帝干预法律,犯法就按法律来,不能随着皇帝性子来

虽然说在古代也有法律,但是在封建帝王时代,帝王的命令要凌驾于法律之上。如果一旦帝王的命令经常凌驾于法律之上,那么法律也就没啥意义了,就成了一张摆设。而且帝王也是人,也经常有七情六欲,一高兴一生气,就能让很多人倒霉。

所以维护法律尊严,捍卫法律正义,是那个时代法律工作者需要担负的使命。

作为汉朝法律更高执行岗位—廷尉,张释之的压力可想而知。只要原则和立场稍微不够坚定,法律将变成一纸空文。立场一旦坚定,必然驳皇帝面子,官位和生命都有可能不保。

二者之中,只能选择其一。

看似位高权重的廷尉,实际上是一直拿生命在博弈,拿生命在捍卫法律和原则。

比如有一次,皇帝出巡,可能是清道工作没做好,有一个乡下人突然从桥底出来,把皇帝的马给吓着了。还好马是好马,不然皇帝的安全将会受到重大威胁。这种惊了圣驾的人,圣驾自然很恼怒,如果想要讨好皇帝,你直接重罚这个人就好。

但是皇帝把人教给张释之后,张释之按照法律规定,只是罚他交了罚金,这让皇帝很不满。

“哎,你有没有搞错,这个人差点害的我回不来。这种大逆不道的罪行,不应该杀了他么?”

张释之抗住了压力。

“法者,天子所与天下公共也。今法如此而更重之,是法不信于民也。且方其时,上使立诛之则已。今既下廷尉,廷尉,天下之平也,一倾而天下用法皆为轻重,民安所措其足?唯陛下察之,良久,上曰:廷尉当是也。”

廷尉担负的是天下法律的公平,而不能看皇帝脸色乱了法度。

汉廷尉张释之影视剧像

还有一次,一个小偷胆大妄为,竟然偷了高祖庙里的玉环。皇帝的意思,这种狂妄之人,应该灭族。但是把人交给张释之后,张释之,判了斩,并非灭族。这让皇帝非常不爽,偷东西都偷到高祖庙里了,还不灭族?我怎么对高祖交代?

“释之免冠顿首谢曰:法如是足也。且罪等,然以逆顺为差。今盗宗庙器而族之,有如万分之一,假令愚民取长陵一抔土,陛下何以加其法乎?久之,文帝与太后言之,乃许廷尉当。”

是啊,偷器物就灭族,那么哪天谁不小心折断了高帝陵墓边上的草木,动了一抔土,皇帝怎么判他们呢?都杀了么?

这就是张释之,在事关原则、法度面前,谁都不能乱来。

皇帝不行,别说太子和王爷,更不行。

张释之还不是太尉的时候,就敢对这些坏规矩的权贵们亮剑。

“太子与梁王共车入朝,不下司马门,于是释之追止太子、梁王无得入殿门。遂劾不下公门不敬,奏之。薄太后闻之,文帝免冠谢曰:教儿不谨”。薄太后乃使承诏太子、梁王,然后得入。”

张释之拦驾

庆幸,张释之遇到了汉文帝,也庆幸汉文帝遇到了张释之,君臣相互成就,方有了文景之治。

无论哪个时代,总有那么一群人,他们坚决的捍卫原则和法律,无关个人利益。

在受损利益者的眼中,他们油盐不进,他们像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僵硬。

然而正是由于他们的存在,这个社会才显得相对公正,给普通民众以希望,以寄托。

人生一世,总有一些精神和原则,值得用生命去捍卫!

而这些人,就是我们民族的脊梁,让我们民族几千年以来,备受磨难,而又能走出难关,再创辉煌!

向这些捍卫原则和精神的民族脊梁致敬!

参考资料:

1、《史记》 西汉 司马迁著

2、《古圣贤像》 清人著

3、《张释之秉公断案》 李俊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