骅骝王安石翻译

王雱说:“是平定西戎之策吧?看来王兄也是有心之人人,小可十三岁那年,就听秦州老兵谈过河湟吐蕃人的事,也曾写过文章呼吁:‘对这些少数民族应该招抚而节制。如果让西夏得到他们,那么我们的敌人就会更强大,而边患就会更严重了。如果我大宋得到他们,则可箝制西夏。’”

王韶连连称赞:“了不得,了不得!公子十三岁时的想法竟能和我的《平戎策》不谋而合,真不简单!”

骅骝王安石翻译  第1张

说着话,他们已来到春明坊,在一座小四合院门口停住。王韶举目看时,只见两扇大门开着,门楣右侧有一块小木牌,上有隶书“翰林王宅”四字。二人穿过天井,王韶随王雱径直来到北屋王安石的书房。这书房很小,东西二面倚墙放着书架,靠南窗放着一张书桌,王安石正坐在后面的木椅上看书。桌上放着一方砚,一架笔,一摞纸,此外别无长物。

王雱超前一步,对王安石说:“爹爹,这位是从泾原安抚使蔡挺那儿来的王韶将军,特地来拜见您的。”王韶连忙上前行参见礼:“小可王韶参见王大人。”王安石有点诧异地伸手扶起王韶说道:“不必多礼,请恕介甫未曾倒履相迎。将军从西陲来,定有不寻常的经历吧?”

王韶说:“小可是十一年前章衡榜进士,做一任县尉后便到了边关,在蔡大人军前效力。期间,先后花了八年时间考察党项、吐蕃。”

王安石来了兴致:“足下两榜进士,却仔细考察过西戎?”王韶说:“小可先去西夏,后又去了吐蕃。”王安石夸赞:“足下只身入险,胆识过人!”

王韶说:“治平初,小可仗着会点拳脚能防身,先由环州扮成羌人到了西夏赏移口,然后北上韦州、鸣沙,西平府、顺州,直到兴庆府了解了西夏的生活习俗,风土人情。”

骅骝王安石翻译  第2张

王安石说:“从长远看,我朝正需要大批熟悉敌情的有识之士。”王韶说:“前年,我由秦州经古渭寨潜入吐蕃,乔装成 *** 到过熙州、龛kān谷堡、兰州、一路向北,再到湟州邈川、宗哥城、青唐城、然后向西南折回溪哥城、河州、洮州,再然后向西长途跋涉,历时一年多,直到积石山下才返回。”

王安石颔首:“你是把紧邻我们的谅祚、董毡、木征、俞龙柯领地都跑遍了,足下考察西戎,有何心得呢?”王韶说:“我反复思量,想如何将几支吐蕃人的肘腋之患变为伐夏的有力支撑,写成了《平戎策》三篇。特请王大人审阅、指正,能否呈皇上御览,由王大人定夺……这里还有蔡大人的荐书一封。”

王安石接过《平戎策》和蔡挺的荐书:“蔡大人也是文武兼修,与我交往多年,既然他专门来信推荐足下,足下绝非泛泛之辈,可否将你经略西陲的总体构想先向本官说说?”

王韶说:“大人容禀:我朝的劲敌主要是北方的契丹和西边的党项。南诏改成大理后几乎没有什么威胁了,交趾只能算是割据势力且也不构成对我朝的根本威胁。而吐蕃各部落则可引为助力。”

王安石眼睛一亮:“光顾说话了,王雱,给王将军奉茶。”王雱捧上茶来:“家父看将军的《平戎策》了,将军品品我们江西的双井茶吧。”王韶接茶称“谢”王雱接着说:“有的时候品茶如同品人生,淡中有思,思中有悟,点滴回味,意味无穷。”王韶赞道:“公子好学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