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光又遣亲人刘?h翻译

谢朓也是名门之后,他跟谢灵运一样,同样是谢安、谢玄的后人。谢灵运是谢玄之孙,而谢朓比谢灵运晚一辈,他的生平记载于《南齐书》和《南史》。此两书中的谢朓本传内容基本相似,只有个别字句上的差异,故我以《南齐书》为例。就其诗学地位而言,相关研究者仍然拿他跟谢灵运相比,比如宇文所安在《剑桥中国文学史》中称:“在谢朓的一些山水诗中,我们依然可以看到谢灵运的影响,不过总体来说,谢朓的诗歌没有刘宋诗人们的那种繁密而崎岖的风格。与谢灵运相对简单直接的对偶相比,谢朓的对偶句更为复杂,他的诗歌在工整精美的表达中做到了轻便、优雅和流畅。‘清’是通常用来形容谢朓诗歌风格的字眼。”

遥光又遣亲人刘?h翻译  第1张

清乾隆间孔氏微波榭钞本《文选颜鲍谢诗评》,里面收有谢朓的作品

日本汉学家前野彬在《中国文学史》中对谢朓着墨很少,我将其全部抄录如下:“谢朓,字玄晖,是谢灵运的同族。他的诗被评为富于奇章秀句,有典雅之美。同僚沈约曾赞叹‘二百年来,无此诗也’。像‘鱼戏新荷动,鸟散余花落’、‘天际识归舟,云中辨江树’、‘余霞散成绮,澄江静如练’等句,自然的描写比谢灵运更为洗炼。”从这两段评价即可看出专家们都拿二谢相比,既指出他们的共同点,也讲出他们之间的差异,也正因如此,谢灵运和谢朓被后世分别称为“大谢”和“小谢”。我在谢灵运一文中还提到了谢惠连,因此他们三人有时也被后世并称为“三谢”,但由于谢灵运先跟谢惠连并称为大、小谢,因此谢惠连也曾被视之为小谢,而后又出了谢朓,小谢之名又成了他的代称。不知道古人为什么没有发明“中谢”这个词,否则的话,“三谢”可以分别称为大、中、小谢。但无论怎样排列,后世都把谢朓称为小谢,比如李白的那句著名诗句:“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又清发”,这个“小谢”指的就是谢朓。

谢朓的出身可谓高贵,除了他是著名的“王、谢”之后,他的母亲是宋文帝的第五个女儿,如此说来,他也算皇亲国戚,而他的老婆则是王敬则的女儿。王敬则是当朝权倾一时的大将,这样的身世与结合,显然都是政治联姻。谢朓自小就显现出了文学才能,但是他生逢乱世,再加上生性懦弱,使得他年仅36岁就离开了人间,否则的话,不知道他还能创作出多少著名的文学作品。

谢朓撰《谢宣城诗集》五卷,明天启二年钞本,目录

后世对谢朓评价不高的一面,就是他揭发检举了老丈人。王敬则虽然出身底层,然而却生有异相,《南齐书》本传上称:“王敬则,晋陵南沙人也。母为女巫,生敬则而胞衣紫色,谓人曰:‘此儿有鼓角相。’敬则年长,两腋下生乳各长数寸。”他的母亲竟然是女巫,而王敬则出生之时,他的胞衣却是紫色的,长大之后,他的腋下竟然长出了几寸长的 *** 。此人从小在武功方面就有特长,而后果真成为了朝中的大将。

可能是因为王敬则的本领太大,他还不懂得功高盖主会引起怎样的严重后果,后来皇帝渐渐地对他产生了戒备:“帝既多杀害,敬则自以高、武旧臣,心怀忧恐。帝虽外厚其礼,而内相疑备,数访问敬则饮食体干堪宜,闻其衰老,且以居内地,故得少安。三年中,遣萧坦之将斋仗五百人,行武进陵。敬则诸子在都,忧怖无计。上知之,遣敬则世子仲雄入东安慰之。仲雄善弹琴,当时新绝。江左有蔡邕焦尾琴,在主衣库,上敕五日一给仲雄。仲雄于御前鼓琴作《懊侬曲歌》曰:‘常欢负情侬,郎今果行许!’帝愈猜愧。”

谢朓撰《谢宣城诗集》五卷,明天启二年钞本,抄写落款儿

王敬则也渐渐感到了皇帝对他的怀疑,虽然有各种各样的担忧,但他也无计可施,而后来发生的事情则促使他准备造反:“永泰元年,帝疾,屡经危殆。以张瓌为平东将军、吴郡太守,置兵佐,密防敬则。内外传言:‘当有异处分。’敬则闻之,窃曰:‘东今有谁?祗是欲平我耳!’诸子怖惧,第五子幼隆,遣正员将军徐岳,密以情告徐州行事谢朓,为计若同者,当往报敬则。朓执岳驰启之。”皇帝生病时竟然派人暗里布兵,防备王敬则生事。此事被王敬则知道后,他认为皇帝就是冲自己而来者,觉得应该先下手为强,于是就让自己的第五个儿子秘密地去找他的女婿谢朓,准备联合动手。但是谢朓权衡利弊,觉得不应当这么做,于是就把这件事告诉了皇帝,最终使得王敬则的造反没能成功。皇帝还将王家人全部杀掉,也正因为谢朓举报有功,后来他竟然升了职。

对于这件事,细品起来,谢朓做得到底对不对,这要看站在哪个角度来说。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大义灭亲,但是他的这个举措在朝中也受到了他人的讽刺,而最要命者,王敬则的女儿也就是谢朓的老婆一直想把他杀掉,来替父报仇:“朓初告王敬则,敬则女为朓妻,常怀刀欲报朓,朓不敢相见。及为吏部郎,沈昭略谓朓曰:‘卿人地之美,无忝此职。但恨今日刑于寡妻。’朓临败叹曰:‘我不杀王公,王公由我而死。’”谢妻身上藏着一把刀,到处找他,吓得谢朓到处躲藏,而当朝的同僚也拿这件事取笑他,可见他活得也真不容易。而后谢朓在被杀之时也仰天长叹,他说老丈人虽然不是自己杀的,但的确是因他而死者,看来他到死的时候还是大为懊悔。

谢朓撰《谢宣城诗集》五卷,明天启二年钞本,卷首

谢朓之死也是缘于一场阴谋叛乱。《南齐书》中称:“东昏失德,江祏欲立江夏王宝玄,末更回惑,与弟祀密谓朓曰:‘江夏年少轻脱,不堪负荷神器,不可复行废立。始安年长入纂,不乖物望。非以此要富贵,政是求安国家耳。’遥光又遣亲人刘沨密致意于朓,欲以为肺腑。朓自以受恩高宗,非沨所言,不肯答。少日,遥光以朓兼知卫尉事,朓惧见引,即以祏等谋告左兴盛,兴盛不敢发言。祏闻,以告遥光,遥光大怒,乃称敕召朓,仍回车付廷尉,与徐孝嗣、祏、暄等连名启诛朓……”

谢朓因为举报有功,官阶升为尚书吏部郎,此后不久,明帝萧鸾病逝,其子萧宝卷继位。这位萧宝卷的确是荒淫无道,他经常出宫游览,先让手下鸣锣,无论任何方向的老百姓,听到锣声必须躲避,否则格杀勿论。当时有位孕妇跑不动,萧宝卷即令手下将此孕妇剖腹,要看看里面是男孩还是女孩,并且他还随意诛杀大臣。他的这个做法让朝臣江祏、江祀想将其废掉,拥萧遥光为帝,于是他们秘密联络谢朓;而萧遥光本人也有废帝自立之心,私下里也拉拢谢朓,但谢朓认为齐明帝对自己有知遇之恩,他表示反对这个阴谋,并且把这件事私下里告诉了萧宝卷的宠臣左兴盛,但左不敢将此事报告给萧宝卷。然而谢朓把这个秘密告诉左兴盛的事情却被江祏知道了,而江祏把这个消息立即报告给了萧遥光。萧遥光担心这件事情败露,决定先下手为强,于是反咬一口,告谢朓造反,最终将谢杀于狱中。

遥光又遣亲人刘?h翻译  第2张

谢朓撰《谢宣城诗集》五卷,明天启二年钞本,卷三首页

读到这段历史,只能让人感到唏嘘,因为谢朓极具才气,却没想到总是被动地参与进各种阴谋之中,最终丧命。其实他为人很好,史书上说他特别喜欢提携后辈,总是夸奖他人将来大有作为,但这并不足以让他得到好报。历史上的对和错都要看站在哪个角度来评价,我在这里讲这个故事,不是想做什么翻案文章,只是惋惜他的才气竟然被那些肮脏的事情给废掉了。

谢朓撰《谢宣城诗集》五卷,明天启二年钞本,卷五末页

从历史上看,大诗人李白应当算是谢朓的之一大粉丝,李白在不少的诗句中都赞叹谢朓的才情,比如他在《金陵城西楼月下吟》诗中就赞叹道:“月下沉吟久不归,古来相接眼中希。解道澄江静如练,令人长忆谢玄晖。”以李白的高傲,他能在诗上服别人,即此可见谢朓的诗才也确实有其独到之处。跟李白并称的大诗人杜甫,也在不少的诗句中赞叹过谢朓,比如:“礼加徐孺子,诗接谢宣城”、“谢朓每篇堪讽诵,冯唐已老听吹嘘”。也正因如此,后世将谢朓视为唐诗的先声。严羽在《沧浪诗话》中早早地看出了这个问题:“谢朓之诗,已有全篇似唐人者,当观其集方知之。”唐庚也在《子西语录》中称:“诗至玄晖,语益工,然萧散自得之趣亦复稍减,渐有唐风矣,于此可以观世变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