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史王直传翻译

引言

在明朝嘉靖年间,东南沿海有一个私盐贩子,名叫王直。一次意外让他上了一条海盗的贼船,自此他的人生轨迹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也给东南沿海的百姓和东亚格局带来了巨大的变化。嘉靖二十七年,王直这个已经成为海盗头子的私盐贩子在明朝官府的围攻之下,无奈奔赴日本进行贸易。直到嘉靖三十八年,他才被胡宗宪用计诱杀于杭州,这样一个海盗头子结束了他那跌宕起伏的一生。

正如一千个读者便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在不同的人眼中也有不同的王直。那么这样一个从私盐贩子变成商人巨贾或者说是海盗倭匪的人究竟有着几副面孔呢?

一、哪是商人,倭寇而已:明朝 *** 眼中的王直

《明史》对于那些侵犯我国东部沿海地区的日本贼人为“倭寇”,在这个称号的接受者基本都是日本人的情况下,明朝 *** 毫不吝啬地把这顶“倭寇”的帽子扔到了一个中国人头上,那个人便是王直。在《明史·日本传》中,王直被刻画成了嘉靖我乱的倭寇主谋,在《明史·日本传》这篇几乎可以视作《明朝倭寇史》的史篇中,涉及王直的记录多达两千字,占到全文的四分之一,在其中被描述成了一个大奸形象。虽说《明史》是由清朝史官主持修撰的,但是也是是在明朝 *** 遗留的官方资料基础上进行编写的,由此也可见明朝 *** 对于纵横海洋的王直的恨之入骨。

在最开始的时候,没人会想到还是大海商许栋手下那个不起眼的小喽啰王直会成长为这样一个海盗(海商)头子。私盐贩子王直加入的是明朝当时更大的海上微商集团,为首的许栋和李光头已经是身经百战的走私海商,为了保护集团利益,许李二人趁着日本战乱,招募了一大批日本无业浪人到自己的麾下船队。若是一直这样相安无事,安安静静在海禁政策下做着走私生意,明朝 *** 也不会如此大费周章去剿匪,王直也会失去“青史留名”的机会。但是在1547年,这个走私集团与一些人发生了一起普通的商业纠纷。

说这场商业纠纷普通是因为起因实在普通,以至于无史可查,但是结果却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因为在这场商业纠纷中,当朝大学士、太子少保、兵部尚书谢迁家被血洗,就算是平日里沉迷修仙问道的嘉靖皇帝也坐不住了,龙颜大怒下,朝廷出兵下海剿匪。在战斗中,已经成为许栋得力助手的王直依靠着葡萄牙人的“佛郎机”舰炮冲出了重围。

虽然跑掉了一个王直,这场清剿行动还是成效颇丰,许栋从此销声匿迹,只是在江湖上留下了只言片语的传说。而王直却靠着这次九死一生的机会壮大起来,几年过后,当年仓皇逃走的王直已经拥有了每艘长达120步、能容2000人的巨舰多达500艘,这样一支可以堪称东亚地区的“无敌舰队”就此开始了横行霸道的生涯,王直也朝着“倭寇”称号不断前进。

王直集团与许李集团不同,他走私倒卖的不是那些普通的商品,而是军火。在热兵器逐渐登上舞台的年代,王直的军械火药生意异常的火爆。动静越闹越大,也就引起了明朝的注意。明廷派出俞大遒的船队对王直的大本营烈表山进行围剿,但是王直此时的武器装备远过明军,明军损失惨重,最后只能靠偷袭,引爆了王直集团的火药库才勉强获胜。火药库的一声爆响,彻底击碎了王直对于请求明朝 *** “通商互市”的幻想,逃出生天的王直远走日本平户。

对明廷仇恨不已的王直在日本藩王、浪人等力量的配合下,向明朝沿海一带发动了大举进攻,即“壬子之变”。沿途官兵不堪一击、一触即溃,王直的手下中三分之一都是日本浪人,自此,“倭寇”这个名词出现在了嘉靖的御案前,王直也就成为了明朝官府眼中倭寇的代名词。

二、盟主大人不是贼人:东亚各海洋势力眼中的王直

明朝 *** 认为王直是匪,要剿,对于王直的请求,一概不允。而王直看着自己带着穷兄弟们辛辛苦苦攒起来的家当被官府一毁再毁,又把怒火撒在了官军与沿海平民身上。二者之间你来我往,积怨越来越深。王直认为明朝 *** 是不开窍的榆木头,明朝 *** 则称呼王直是倭寇。但是对于其他东亚势力来说,王直并不是贼人,反而是盟主。

在王直从明军的未围剿下逃出来之后,随着时间推移,实力与日俱增,最后成为了拥有一支超级舰队的东亚海洋霸主,一时间名声大噪。在东亚海域,还有着不受王直管辖的海寇、海商,连存活下去的可能都没有。虽然明朝官府眼中,王直、许栋这些进行武装贸易的,名为海商,实为海盗;名为贸易,实则夺掠。但是在当时的东亚海域,没有如今的各国领海泾渭分明,没有海洋法律约束,也没有官方海军的巡逻守戒,手中没有几件称手的家伙什儿,哪敢进行什么贸易,更何况还是走私贸易。

明史王直传翻译  第1张

在当时明朝海禁政策下,朝廷的水师不是为了保护海上经商运输的商船队,而是用来镇压他们的。为了实现海禁政策,明朝 *** 不惜花大价钱用武力镇压,在这种情况下,海商要么选择放弃贸易,要么就只能把自己武装起来。在许栋时期,浙江海道副使就曾下令水师出海镇压,结果没能清剿成功,却还被许栋船队打伤残官军不计其数。

除了官方的镇压,东亚海域也不是一个安宁的地方。在王直还是一个没有出山的小喽啰的时候,海上贸易几乎毫无秩序可言,不管是海盗还是海商,都是各管各的,就没有联合起来做大做强的想法,而是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海上冲突。一次生意稍微没能谈拢,可能就是一次小规模海战爆发的原因。这迫使各方私人海上贸易集团不得不加强战备,只有肯花大价钱买枪架炮才能保住自己利益。直到王直的出现,王直那支几百艘巨舰的无敌舰队成为了他的实力支撑,于是调停各方矛盾的盟主任务就落在了王直头上。

在那个地理大发现方兴未艾、全球贸易逐渐兴起的年代,东亚海洋的海洋霸权争夺也逐渐显出端倪。在那个没有国际法与国际公约约束的年代,跨国海上贸易及其发生商业纠纷,而这些纠纷的结果往往只能是由纠纷地的统治者来判定,而统治者的意志与横征暴敛是对过往海商更大的破坏。而此时海洋上又没有出现一个有着绝对实力与制海权的官方霸主,在这片权力真空中,海商以及各方势力能做的只有聚集起来,组成一个集贸易、海盗于一体的巨大集团,抱团取暖来对抗陆地上统治者的镇压,而王直那个有着毋庸置疑实力的人成为东亚海洋盟主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明史王直传翻译  第2张

三、东亚海洋巨商:彼时世界商人眼中的王直

“倭寇王直”与“巨商王直”,这两个几乎在两个极端的称呼出现在了同一个人的身上。“倭寇”是 明朝 *** 给他下的定义,“巨商”是当时的从事海洋贸易的商人给他的称呼。虽然有着巨大差异,但是从两个不同的角度来看,都说得通。王直确实违反明朝禁令、还勾结倭人攻击官府平民,说是“倭寇”也不为过。但是精通贸易、有着极灵敏商业嗅觉、一手创建了一个纵贯东亚的海上商业帝国的王直,也确实是无愧于商人眼中的“巨商”形象。

王直被诟病为“倭寇”,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勾结日本人,与日本人、葡萄牙人有着不同于一般的商业关系,甚至还雇佣了许多日本人作为自己的手下。但是在商人眼中,这是再寻常不过的一件事了,这在逐渐一体化的东亚海上贸易 *** 形成的过程中必然会发生的事情。

其次,在明朝 *** 眼中,王直这个出生于中国的私盐贩子,公然违反朝廷禁令去海上经商,还对官军动用武力,不论其在海上的实力有多么庞大,他也逃不过中国传统统治思想中那个“犯上作乱”的名号。但是放眼全球,结合日益兴起的海上贸易,王直与许栋之流是再正常不过的海商,武装贸易已然成为一种流行趋势,反观明朝坚持海禁,才是有悖历史发展潮流的那一方。

在那个年代动乱的东亚海域,除了明朝官方水师,还有海盗、葡萄牙等西方殖民者以及真正的倭寇,可谓是鱼龙混杂,于是为了维持海上贸易,就不得不有一位既有公信力,又有实力的老大。王直的能力与品质出类拔萃,各路海商逐渐折服。王直的出现是海上贸易兴起的历史潮流所决定的,只不过王直是一个最为合适的人选罢了。

虽然这些“海商”做过不少劫掠之事,但是我们不能以现代人的视角去审视几个世纪以前的人们。大航海时代之后,全球的物质交换、海上贸易正处于初级阶段,禁海闭关才是倒退的措施,王直从事私人贸易也不过是朝廷的命令限制。从全球发展的角度来看,王直确实是属于那个时代的海商中最出类拔萃的一批人,用“东亚海洋巨商”来形容他,似乎也并不为过。

结语

大航海时代到来后,海上贸易已经逐渐兴起,不仅在欧洲,中国许多商人也跃跃欲试。但是由于中国明朝 *** 的特殊国情,才导致了王直这种集商人、倭寇、盟主多重角色于一身的特殊身份。王直是一个历史潮流下的畸形产物,就如同那个海禁下维持着贸易的双屿港一样。

王直的多重形象的形成主要还是由于明朝坚持禁海政策。在十六世纪全球化贸易逐渐兴起的时代,抑商与禁海无疑是一对十分矛盾的对比。由于禁海政策传统的不断加深,王直这个“倭寇”形成之时,就已经悄然为古代中国逐渐落后埋下了伏笔。

参考文献:

《明史》

《王直评议》

《筹海图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