虱赋翻译

很有文艺范的张爱玲说过这样一句话:"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虱子",谁不羡慕生命的华美,只可惜是瞬时的烟火,绚烂在天边.越是美的东西,越容易遭到破坏,就如同一段白绸,越想留住一片白,反而.华美的袍,都不忍脱下,直至爬满虱子.谁也无法逃避的问题,面对现实的腐蚀又有谁能抵挡.一件华美的袍,一件爬满虱子的袍,又有何区别?生命本来就是这样.这或许是19岁的她对于现实的一番感悟.不论华美,亦或褴褛,一样都是生命!都是华美!

人生就是如此,不管如何面对,总抵不过生活的沧桑。不过抛开张爱玲的寓意不说,历史上真有很多与虱子有关的名人轶事,抑或有时虱子也是文人的爱物。

虱赋翻译  第1张

之一个应该是王猛,这家伙当年颇有名士之风。桓温之一次北伐驻军灞上的时候,有一天,一个穿着一身破旧短衣的读书人到军营前求 见桓温。桓温正想招揽人才,听说来了个读书人,很高兴地接见了他。这个读书人名叫王猛,从小家里很贫困,靠卖畚箕过活。但是他挺喜欢读书,学问渊 博。当时关中士族嫌他出身低微,瞧不起他,他毫不在乎。有人曾经请他在前秦的官府里做 小官吏,他也不愿去。后来索性在华阴山隐居了下来。这次听到桓温打进关中,特地到灞上 求见桓温。桓温想试试王猛的学识才能,请王猛谈谈当今天下形势。王猛把南北双方的政治军事形势分析得一清二楚,见解十分精辟,桓温听了不禁暗暗佩 服。王猛一面谈,一面把手伸进衣襟里摸虱子。桓温左右 的兵士们见了,差一点笑出来。但是王猛却旁若无人,照样跟桓温谈得起劲。桓温虽然很欣赏王猛,可惜王猛不是池中物,王猛知道东晋王朝的内部矛盾很大,拒绝了桓温的 邀请,仍旧回到他的华阴山去了。后来成为前秦王苻坚手下的名臣,官居宰相。

第二个应该是王安石。这也是一个不拘小节的主,当时王安石已经官居一品,做的是宰相,主持变法大计。他有时忙着看公文,上朝时来不及吃早点,便拿了面饼坐在上朝的车中去吃,以致弄得满身都是面屑。王安石也不讲究卫生,他不太喜欢洗脸,也不常换衣服,因此,有时衣服上竟生了虱子。有一次,王安石和另一位大臣禹玉因事一同去见皇帝,不注意衣着的王宰相衣领上有个小虫,可能是个虱子,它从衣领爬上了王安石的胡须。皇帝看了,不觉暗自好笑。禹玉伸手替他捉去,随口说:“这小虫太光荣了,曾在宰相的胡须上闲荡过!”王安石也觉察到了,于是解嘲地说:“它不仅光荣而且幸福,连皇上都亲眼看到了它。”王安石的生活非常俭朴,不拘一格,毫不讲究,反对奢华铺张的作风。

第三个是一个南宋文人叫陈善,将自己毕生精力所著的一部著作题名为《打虱新话》,不知这位老先生为什么起这么个书名?不知陈善先生是否一边捉虱子,一边写文章,已无从考证。这部《打虱新话》涉猎极广,政治、历史、社会、文化,包罗万象,读来颇有些味道。但陈先生没写出他与虱子有什么联系。

虱赋翻译  第2张

翻开古代典籍,泛黄的诗词歌赋中,与虱子有关的内容很多,比如李商隐的《虱赋》,陆龟蒙的《后虱赋》,维桢的《骂虱赋》等等,但最有名的,还数晋代阮籍的《大人先生传》,尤其是文中“君子之处域内,何异夫虱之处裈中乎”的一句,更是被元好问作为典故写进了诗里:“世法拘人虱处裈,忽惊龙跳九天门。” 周恩来同志也有诗云:“扪虱清谈倾四座,持鳌下酒话当年”。不光是在中国,外国也有很多关于虱子的记载。比如威廉在《欧洲道德史》中写道,中世纪的欧洲,虱子被视为“上帝的珍珠”,身上有虱子不仅不是耻辱,反而是圣人不可或缺的标志。对这一点,周作人在其《虱子》里也有论述:“那时(基督教)教会攻击洗浴的习惯,以为凡使肉体清洁可爱好者,皆有发生罪恶之倾向……虱子被称为神的明珠,爬满这些东西,是一个圣人的必不可少的记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