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东川望喜驿翻译

相思类的题材,在古诗词中占有很大的比重,最早的相思诗出自《诗经·郑风·子衿》中的“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一日不见,如三月兮!”将女子对爱人的思念写得真实生动,率真奔放。白居易的《望驿台》,也是类似的相思诗,是和好友元稹的诗。

白居易与元稹科考一同上榜,从此成为终身挚友。809年3月,31岁的元稹奉命出任剑南东川的监察御史,挥笔写下一组绝句《使东川》。白居易写了十二首和诗,《望驿台》是其中的一首。

白行简、白居易、元稹

《使东川。望驿台(三月尽)》

元稹 〔唐代〕

可怜三月三旬足,怅望江边望驿台。

料得孟光今日语,不曾春尽不归来!

元稹的这首诗,写的是对爱妻韦丛的思念,两人生有五子一女,非常恩爱,但遗憾的是,贤淑美丽的韦丛在这一年的七月因病离世,元稹的“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就是写给韦丛的。

使东川望喜驿翻译  第1张

诗中的孟光指韦丛,“三月三旬足”,是元稹以为公务可以结束的时间,但公务并没有如期完成,两人期盼的团聚落空,唯余彼此无法停止的思念。

白居易的《望驿台》是以第三者的角度写元稹夫妻间的爱情,诗中报述的内容与他自已并无关系,他不过是看到了这对相互牵挂的小夫妻有感而发。

《望驿台》

白居易 〔唐代〕

靖安宅里当窗柳,望驿台前扑地花。

两处春光同日尽,居人思客客思家。

使东川望喜驿翻译  第2张

之一句写的是韦丛,长安城的靖安宅里,韦丛依窗凝视着窗前的碧柳,无时无刻不在思念远行的心上人。第二句写的是好友元稹,望驿台前,落英缤纷,春色将尽,元稹的心早已飞到爱人的身边。前句写女主人,后句写元稹,彼此牵挂,情真意挚。

第三四句写道,两处美好的春光,在同一天消尽和结束,此刻,家中的亲人思念着远行的亲人,远行的亲人也在思念着家中的亲人。白居易以巧妙地“思客客思”并列而写,将刻骨的相思,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出来,有着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白居易的这首和诗,以咏物寄托好友夫妻间的相思,用语朴实,极富想象,寥寥数笔,句句精彩,绝属上乘之作。“当窗柳”与“扑地花”,两两相对,对仗工整,贴切精妙,有若飞来之神笔,意韵无穷。“两处春光同日尽”,同样是生辉之笔,两人相约春尽之时重新聚首,这种倒计时的期盼,有着甜甜的味道,却也夹杂着淡淡的失落。

白居易和元稹自科举之后就结下了深厚的情谊,两人均是才高八斗的文坛巨人,他们留下许多精彩的唱和诗篇,我们今天一同分享的是其中之一,细读两人的原诗与和诗,娴熟精妙驾驭文字的技巧,令人折服并沉醉,你是怎么看元稹和白居易的这两首诗呢,欢迎留言讨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