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雅庭燎翻译

南歌子

天上星河转,人间帘幕垂。凉生枕簟泪痕滋,起解罗衣,聊问夜何其?

翠贴莲蓬小,金销藕叶稀。旧时天气旧时衣,只有情怀、不似旧家时!

这首词应是李清照南渡后的作品,即可能是想念亡夫之作,也可能是哀叹生活状况的变化;甚至我们也可把这首词解为一首闺怨词。

上片首二句“天上星河转,人间帘幕垂”,铺垫环境与时间:长河渐落,夜阑人静。

“天上星河转”也让我们想起李清照的《渔家傲》一词“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不过渔家傲这首词风格偏于豪迈朗畅,

一些赏析解读为作者乘船于海上,因船的摇动而望向夜空时,仿佛银河也跟随着摇动。

小雅庭燎翻译  第1张

那么在本词中,作者所处的仰望处应是静止状态,却也感觉到了星河转移,所以应指天上的星宿是处于运动状态的。

唐朝诗人钱起在其诗《春夜过长孙绎别业》一诗中写道:“不觉星河转,山枝惊曙禽”,这个时间点应是到了天欲晓了,亦即李商隐在《嫦娥》一诗中的“长河渐落晓星沉”。

苏东坡有《菩萨蛮》七夕词亦写到:“凤回仙驭云开,更阑月坠星河转”,时间也指向了天明欲晓的时候。

“人间帘幕垂”句中的帘幕意象也是作者特别喜爱用的词汇,其词用到“帘”意象的有8处之多,分别是:

《浣溪沙》 小院闲窗春色深,重帘未卷影沈沈,倚楼无语理瑶琴。

《小重山》 花影压重门,疏帘铺淡月,好黄昏。

《醉花阴》 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好事近》 风定落花深,帘外拥红堆雪。

《诉衷情》 人悄悄,月依依,翠帘垂。

《念奴娇》 楼上几日春寒,帘垂四面,玉阑干慵倚。

《永遇乐 元宵》 不如向帘儿低下,听人笑语

《多丽》 小楼寒,夜长帘幕低垂。恨潇潇、无情风雨,夜来揉损琼肌。

另外还有“卷帘人”、“帘钩”等词组。

帘幕垂的状态表现除本首外,还有二处,如《诉衷情》《念奴娇》《多丽》等。但表现的时间点却有所区别,本词指的是天明欲晓,《诉衷情》《多丽》二首词指中夜时分;《念奴娇》指白天。但人物却都是一个人寂寞独处的时候。

帘意象的运用多数都反映作者在室内的活动,如于帘内理琴、喝酒、静思、慵倚、听人说话等。

此句与首句形成了几重对举:

一是天上人间的对举,一仰一俯之间;

二是动静对举,星河转动,帘幕静垂;

三是远近对举,天上为远,人间为近。

四是大小对举,星河广阔,帘幕咫尺间,

但着“人间”二字,却让人浮想联翩,即有那对“帘幕无重数”的深深庭院的寂寞想象,也有那“风帘翠幕”参差于“十万人家”的人间气象反映。因此,首二句除了交代了环境与时间,也让整个背景变得阔远深广。

上片后三句“凉生枕簟泪痕滋,起解罗衣,聊问夜何其”,写抒情主人公的三重动态,一是哭泣流泪;二是解衣;三是聊问。无疑,抒情主人公哭了差不多一个晚上,泪痕滋漫于枕席上,凉意横生。

枕簟意象在李清照现存词中出现的频率不高,但却是传统的感觉传递,即“簟”字常和“凉”“冰”“冷”等感觉词联用,

如唐诗人李白《长相思》有“微霜凄凄簟色寒”句;

杜甫诗有“酒醒思卧簟,衣冷欲装绵”;白居易有“簟冷秋生早”句;

宋词有《玉簟凉》的词牌,

辛弃疾词有“枕簟溪堂冷欲秋”句;

姜夔词有“玉簟邀凉”句;

苏轼词有“夜凉枕簟已知秋”“簟纹如水玉肌凉”;

柳永词有“枕簟微凉”句等等不胜枚举。

李清照的另一首词《一剪梅》中也用到这个意象“红藕香残玉簟秋”,虽不着不“凉”“寒”等字,但一个“秋”字便道出感觉了。

通过人对枕簟的触感来表达对季节变化的感受可谓微妙细腻。

本词中,作者先讲了凉生枕簟,即是交代了凉秋已至,锦被未温,而泪痕滋溢加重了这层凉意,不独在身体的感受上,更指向了内心的伤悲,

是什么事情让抒情主人公流了一个晚上的泪,有多痛苦才如此长泪不息?作者蓄意不发,只做外在行状的表现,但读者已不知觉要想到易安南渡后的生活状况而心生怜惜之意了。

“起解罗衣,聊问夜何其?”应是一个倒装。

一是下片需要承接上片之意;

二是抒情主人公应是想到时间已晚,需要睡眠。

因此承续前面的词意,闺中人哭了许久,哭累了,

也通过哭泣发泄了内心的忧愁,心理的痛苦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缓解,遂有了倦意,不经意地想到时间不知过了多久了,该是睡眠时刻了,于是从在枕席上爬起来,宽衣就眠。

“罗衣”意象在李清照的词中出现三次,另外2次是:

《一剪梅》中的“轻解罗衫,独上兰舟”句;

与《蝶恋花 晚止昌乐馆寄姐妹》“泪湿罗衣脂粉满”句。

“罗衣”意象在与女性相关的诗词中亦频繁出现,它是女子美丽多情或香艳形象的象征。

如谢眺诗有句“长夜缝罗衣,思君此何极。”

李白诗有“愿为东南枝,低举拂罗衣”句等。

在男性作者的笔下,有时候“解罗衣”会带上香艳情欲的色彩。

但易安作为女性,其笔下的罗衣则更多地与相思有关。

此词写抒情主人公欲解衣而卧,则可见出此前乃拥衣伏枕,涕泣涟涟,不能成眠。

解罗衣的动作则表明心态经过此前一番剧烈的发泄后归于舒缓,这就是李清照的细腻之处,不讲心情的变化过程,只通过一些细微的动作就能见出。

“夜何其”语出《诗经小雅庭燎》:“夜如何其?夜未央。”

后人也多有引用,

如汉代苏武 《诗》有:“征夫怀往路,起视夜何其”句;

唐代皇甫曾 《建元寺昼公与崔秀才见过联句与郑奉礼说同作》诗有“筌忘心已默,磬发夜何其”句;

明代王世贞 《艺苑卮言》卷五:“八月十五夜何其, 鹅湖漾舟人未归”句。

都是问时间,表明因为某一事物或动态引发对时间的感受,而这种发问,却是在发问人心中时间应是已过了许久,故有此一问。

下片是作者细腻情思的展现,首二句承上片末尾词而来。“翠贴莲蓬小,金销藕叶稀。”

作者手里拿着刚从身上解下的罗衣,看到了罗衣上的绣纹,莲蓬、藕叶的图案用翠绿的饰料制成,用金线细细地绣在衣衫上,

但现在看来,它们变得越来越稀疏了,这也意味着这件衣裳穿了许多次,应是作者最喜欢的衣服。

特别的是衣上绣贴着的莲蓬藕叶纹饰让作者再次陷入沉思。莲、藕等意象在易安词中出现得并不多,但一首《如梦令》中“误入藕花深处”便让人生出连翩的诗情画意。

相较于“荷花”、“莲花”,古诗词中用“藕花”一词是比较少的。

而李清照的词中对这一植物的称谓却是用“藕”字为多,这大概是李清照擅用俗语的一个原因。

“莲”“藕”都有着比较吉祥的寓意,但抒情主人公手捧罗衣,因见罗衣已旧,而再度失眠。

小雅庭燎翻译  第2张

作者晚年失偶,枝难连理的苦楚从旧衣的绣纹上被活生生地将沉埋的情绪中再度翻出。

我们会想到温庭筠有《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一词有句“新贴绣罗襦,双双金鹧鸪”,写抒情女主人公梳妆打扮好后,要穿上新衣,当她看到衣衫上的绣纹,美好的心情陡然又生出愁绪来。

想来从前李清照穿着还是新的罗衣时,心情和如今有着极大的差别,如此,才会有后三句的感慨。

末尾三句“时天气旧时衣,只有情怀、不似旧家时”,连用了三个“旧”字,旧时天气,旧时罗衣,旧家时,那是怎样一种生活情状?

不管是怎样,与如今的情状相比,想来感觉是很不错的。

晏殊《浣溪沙》词有句“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他对旧的感觉是时间的停止,今年在后花园里的活动和去年没有什么两样,一样的天气,一样的地点,一样喝着酒,一样在听着自己新创之词曲,这是晏殊对富贵生活无聊的体验。

而在李清照这里,旧时天气旧时衣却是对熟悉过往的流恋与绻缱,由外而内,即由天气到衣到情怀,作者一步步走进自己的内心深处,却发现此刻生出的情怀却是陌生疏离的且自己也不愿拥有的。

因此,句末实际上隐藏了一个旧,即作者对旧情怀的执着与不舍。虽然寄寓南方,但天气也有相似的时候,况所穿之衣即是随身南渡之物。

只有两样却越发求而不得了,旧家已远,但心之有系,端居于魂,尚可聊慰素怀,但那旧时的情怀却不知什么时候失落了。

换言之,天气可变衣可换,家亦可别居,唯有那旧日情怀却是不想有所改变的,然最不想失去的却偏偏不遂人意地改变了。

词意表达得含蓄深致,但联系作者的遭遇,其中包涵的思念丈夫、对往日美好留恋,对家国遭难的苦楚,便从中可以细细体味出来。

声明:

本文系作者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图片来自 *** 资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