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分离的爱翻译

“亲爱的爸爸妈妈,你们好吗?现在工作很忙吧,身体好吗?我现在广州挺好的,爸爸妈妈不要太牵挂,虽然我很少写信,其实我很想家……”几十年前,李春波的《一封家书》曾经感动无数中国人,我也是其中一员,那时正在外面求学,思家之情无以言表,这首歌正好触动思念亲人的泪点,所以一个人时,经常含泪吟唱。现在看歌唱类比赛,镜头中经常会出现热泪盈眶的观众,有些人觉得是作秀,而我觉得,在某个特定环境下,一首歌确实可以感动人,那是真实的表现。

今天可不是与大家探讨歌唱比赛的,也不是回味已经很久远的家书的。今天与大家分享的是朱生豪先生著的《醒来觉得甚是爱你》。朱生豪先生是著名翻译家。1936年着手翻译《莎士比亚戏剧全集》,为便于中国读者阅读,他打破了英国牛津版按写作年代编排的次序,而分为喜剧、悲剧、史剧、杂剧4类编排,自成体系。他是中国翻译莎士比亚作品较早的人之一,译文质量和风格独树一帜,为国内外莎士比亚研究者所公认,很可惜的是他32岁就因劳累过度患肺病早逝。而我现在与大家分享的这本书是朱生豪先生于1933年至1937年期间写给心爱之人宋清如的书信集,更确切点说是情书集。我读这本书时一直幻想,上下两册,600多页的文字,这位年轻人有多少情话啊,是什么样的女子,这么吸引他,让他夜不能寐。既然有了这个想法,我自然要去了解一下能够迷倒朱生豪先生的美女宋清如,她1911年出生于江苏省常熟县一户富豪家庭。1932年进考入州之江大学,1933年起就常在《现代》等多种文学刊物发表诗作,被誉为有“不下于冰心女士之才能”的女诗人。当时因为对于诗歌的共同爱好和朱生豪结为伴侣,她对朱生豪的译莎事业起了重要的支持作用。宋清如一生从事教育工作,桃李满天下,深受学生敬爱。现在大家应该清楚这对恋人的恩爱程度了吧,不仅仅是郎才女貌,宋清如也是相当有才华的。从年龄上看,宋清如比朱生豪大一岁,可惜朱生豪婚后第二年就因疾病离开了宋清如,而宋清如80多岁才离开人世,这对恩爱夫妻的婚姻还是留有遗憾的。记得杨绛先生说过:“女儿走了,丈夫走了,其乐融融的家庭不复存在,只剩下我孤零零一个人。从此,深居简出,很少接待来客,开始细心整理钱钟书的手稿。他走了,好好地活下去,就是我的责任。”宋清如也是如此,朱生豪先生离开后,她一心为了教育事业,也将毕生的精力投入到了莎士比亚作品的翻译之中。什么是真爱,即便不能长长久久,也要一生相守,杨绛和宋清如都做到了。

都说情窦初开的年纪会写情书,大多数的情书都是卿卿我我,但是朱生豪先生的情书却不一样,除了思念,还有诗歌,在两人的交往中,更注重的是心灵的想约,彼此的欣赏,而不求占有,就仿佛在彼此之间,渴求一位知心朋友的存在,只要一念思及,也是一种温暖。朱生豪说自己最开心的事就是有钱了去买邮票,去邮寄信件,这是他觉得最幸福和快乐的事,爱情自然就是在这样的你来我往中诞生了。在这些信件中,诗词创作成了两位年轻人最心仪的话题,写新体诗的宋清如在朱生豪的影响下开始学写旧诗词,朱生豪耐心指点,有毫不客气地批评,也有情不自禁地表扬,当然更多的是一字一句地修改,渐渐地宋清如放弃了写新体诗,当年主编《现代》的施蛰存都觉得有些遗憾。

不分离的爱翻译  第1张

读这本书,有一种穿越时空的感觉,现在的孩子绝对不会如此交往了,如果相互有好感,微信私聊就是爱的见证。其内容大多也不会是诗词歌赋的探讨,最多是看个电影,逛逛街,再浪漫点的送点花,聊聊憧憬也很正常。所以有闪婚的,有因网聊结缘的,沟通的渠道越来越多了,爱却显得不那么坚固了,就如钱钟书先生所写的《围城》,很多人盲目地冲进去,却没有获得真挚的爱情。从这一点上看,朱生豪与宋清如的爱情是令世人羡慕的,因为这绝对是真爱,是那种海枯石烂不变心的爱,是那种刻骨铭心不分离的爱,虽然这种爱仅仅维持了婚后两年多,便剩下宋清如一个人独守思念,可我觉得,这种思念也是一种美好。

不分离的爱翻译  第2张

西子湖畔、六和塔下,宋清如、朱生豪因诗结缘,因缘生情,终获一世情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