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神翻译

顾恺之,字长康,小字虎头,晋陵无锡人。桓温辟为大司马参军,甚见亲近,常与羊欣谈论书画,通宵达旦,桓温听之不倦。孝武帝宁康元年桓温卒,恺拜温墓,赋诗哭之。性好谐谑,人多爱与亲近。太元十七年,殷仲堪出为荆州刺史,又召为参军,亦甚爱重。尤善画,谢安以为前所未有。每画人像,或数年不点睛,曰:“传神写照,正在阿堵中。”官終散骑常侍。多才艺,有“才绝,画绝,痴绝”之称。

神情诗春水满四泽,夏云多奇峰。秋月扬明辉,冬岭秀寒松。

顾恺之的这首五言小诗。能够同时咏赞四物,而且是天上人间,春夏秋冬,其手法之妙,语言之精,诗中有画,生动鲜明,真可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堪称佳作。起句咏“水”,以春相衬,给人的感觉是欣欣向荣,一派生机。作者抓住这一季节水多的特点,加以描绘。你看,江河湖泊,沼泽池塘,到处都是白茫茫的,多么开阔!“满”字形象而生动,是全句之眼。

由于春气和暖,好雨连绵,加上冰雪消融,水怎能不多,四泽又怎能不满?古代诗人咏春,往往是在水字上下功夫,如杜甫有“春水人如天上坐”,白居易有“春来江水绿如蓝”,王安石有“一跛春水绕花月“,苏轼有“春江水暖鸭先知“等,而顾恺之比他们都早,仅此一点,就值得肯定和赞扬。次句咏“云”,时间为夏。一年四季,盛夏景物极多,绝不比春天逊色。作者则把视线移向天空,挥笔写出了“夏云多奇峰”这样的千古名句。

古诗神翻译  第1张

夏云形态多异,变幻无穷,时而映水,时而藏山,飘散如轻烟逝去,聚集似奇峰突起,令人眼花缭乱,峰”状写夏云,当属首创,对后人影响深远。大书法家怀素在总结自己草书创作经验时,便说:“吾观夏云多奇峰,辄常师之。”唐人来鹊咏《云》诗:“千山万象竟还空,映水藏山片复重。无限早苗枯欲尽,悠悠闲处作奇峰!“宋人杨万里《晓行望云山》诗:“霁天欲晓未明间,满目奇峰总可观。

却有一峰忽然长,方知不动是真山!“看,这三位名家笔下的“奇峰”,不都是受了顾恺之此句的启迪吗?三句咏“月”,背景是秋。春归夏至,夏去秋来,这是自然现象,也是客观规律。平心而论,秋景虽然不如夏景那样丰富多彩,却也有形形 *** 之物可写,诸如黄花、红叶、白露、金风等等,而作者则通通路去,选取了秋月,并以“扬明辉”三字大加赞美,这就抓住了秋夜的特点,给人以愉悦、安谧之感。

常言说“月到中秋分外明”,人们咏月,有谁不把背景安排在秋天?顾恺之是著名画家,自然深知色调之重要,你看,这“秋月扬明辉”的画面感该是多么强烈而诱人啊!末句咏“松”,时在严冬。当季节进入冬天,放眼望去,到处都是一片肃杀凄寒的景象。此时此刻,有株青松乾立在山岭之上,迎寒斗雪,郁郁葱葱,给这银装素裹的大地增添了生机与活力!这里的一个“秀”字,生动地刻画出青松挺拔、独立、不畏严寒的形象,多么令人钦敬!

古诗神翻译  第2张

当年,古代贤哲孔老夫子就曾说过:“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这句“冬岭秀寒松”的造境立意,含蓄蕴藉,给人留下多少遐想的空间!这首《神情》小诗,不仅立意新颖,构思精巧,而且内容丰富,以少胜多,可用一个“四”字加以概括,那就是:四句小诗,四个季节,四种景物,四幅画面,以形写神,其妙至极,非“才绝、画绝、痴绝”之人不能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