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落魄咏鹰翻译

本文乃未来独家原创,未经允许请勿转载,图片来源于 *** ,如侵权请联系删除,谢谢!

这首《醉落魄》的题目为《咏鹰》,它是一首咏物词。陈廷悼在《白雨斋词话》中说:“迎陵词,沉雄俊奏,论其气魄,古今无敌手。”这首咏鹰之作正可代表这一特点,故陈廷婢在同书中赞美此词说:“声色俱厉,较杜陵‘安得尔辈开其群,驱出六合桌窗分’之句,更为激烈。”(见《白雨斋词话》卷三)

醉落魄咏鹰翻译  第1张

陈维崧

寒山几堵,风低削碎中原路。秋空一碧无今古,醉袒貂裘,略记寻呼处。

男儿身手和谁赌。老来猛气还轩举。人间多少闲狐兔。月黑沙黄,此际偏思汝。

醉落魄咏鹰翻译  第2张

“安得尔辈开其群”二句出自唐代诗人杜甫《王兵马使二角鹰》诗,诗为七言古体,是通过写角鹰之劲猛,赞美来荆州下牢(今湖北宜昌县西北)平寇的王兵马使,是借物誉人。诗句为原诗的最后两句。陈维崧的这首词是借咏鹰以言志,直抒愤慈,故比之杜甫咏角鹰以赞颂王兵马使之作措词更激烈。

陈维崧

《醉落魄·咏鹰》展示了诗人复杂而苦闷的内心。既是信意抒壮志,希望象猎鹰追逐狐兔一样去除残去秽;又是倾泄怀才不遇的愤慨。词中多作壮语,但也蕴含悲音。词的上片以秋景的描绘引出诗人对昔年走马逐猎的回忆.“寒出几堵”写山势,山峰象堵堵高墙,峭削高耸,多么峻。个“寒”字让山濡染了人的情感,也点明了时令。“风低削碎中原路”,写俯视所见景象,狂风刮过地面,飞沙走石,把中原的道路都切割成了碎块。这句写风猛、“削碎”二字十分生动象。地面如此,而天空呢?向上望“秋空一碧无今古”,长天一色,空旷寥阔,使人陶醉,这真是古今少有的打猎的好时机。

这三句景象描写既写秋色,又是勾画雄鹰活动的背景,苍凉道劲,虽鹰未出现而其雄姿已见于言外。一说“风低”二句描写雄鹰低飞高翔,迅疾勇猛,不同凡响,从空间、时间的角度写鹰的搏击,突现鹰顽强、勇猛的形象。“醉祖貂裘,略记寻呼处”,承上句绘景转入叙写触景生怀,回忆起了当年自己醉后出猎,祖开貂袍,露出胳膊,呼鹰打猎的情景。这两句也是全词的过渡,由写景转入下片的言志。在理解这两句时,还应注意的是,它明显地化用了苏轼《江城子·密州出猎》的内容:“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酒钳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把苏轼希望为国出力的豪情壮志暗中引入了“醉祖貂裘”的描写之中,所以下片就由咏鹰转而为发抒自己的壮志和不平思路是相当严密的。

“男儿身手和谁赌?老来猛气还轩举。”直抒胸臆。身手指武艺本领。之一句说男儿胸怀绝技,能同谁比试高低?字里行间渗透着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无限感慨。二句一转,说自己虽年华老去,但猛气犹存,仍有雄鹰一样昂扬高飞的志向。轩举,飞扬的意思。这二句抒写内心,在深沉中仍有奋发之气,鹰和人融为了一体。最后三句以比喻的写法,“人可多少闲狐免”,指出社会上孤兔一一类的坏人很多,亡们充5世界,悠闲自得。“月黑沙黄”,指狐兔出没的对候,也喻时事的昏暗险恶。“此际偏思汝”,在险恶的狐免肆虚之时偏偏想到了鹰,正道出了作者除残去恶以求一逞的壮心。一个“思”字既剖白了作者的雄心,也道出了作者在险恶的世道中有志难酬的悲愤。虽用比兴,但语意是极其明畅而激烈的。

这首咏物言志的词,写景苍凉中见雄壮,抒情悲愤中见刚毅,很能体现词人的豪放风格。陈廷掉云:“其年词沉雄悲壮,是本来力量如此,又加以身世之感,故涉笔便作惊雷怒涛,所少者沉厚之致耳。”(《白雨斋词话》卷四)是中肯韵评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