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伯高敦厚周慎翻译

援兄子严、敦(dūn)并喜讥议,而通轻侠客。援前在交阯(zhǐ),还(huán)书诫之曰:

1、马援(前14~49年):东汉扶风茂陵(今陕西兴平东北)人,字文渊,曾任职于新莽之时,后依附割据陇西的隗嚣,继归顺刘秀。西破陇羌,南征交趾,北击乌桓,官至伏波将军,封新息侯,世称"马伏波",建武二十五年(49年),马援在讨伐五溪蛮时病逝。生前尝言“男儿要当死于边野,以马革裹尸还”;严、敦:指马严、马敦,是马援兄马余之子; 2、讥议:讽刺品评; 3、通:交结;轻侠客:指轻生任侠之人; 4、交阯:汉郡名,一 作“交趾”,辖今越南北部,公元42年,光武帝派马援征交趾; 5、还书:回信。

龙伯高敦厚周慎翻译  第1张

吾欲汝曹闻人过失,如闻父母之名,耳可得闻,口不可得言也。好议论人长短,妄(wàng)是非正法,此吾所大恶(wù)也,宁死不愿闻子孙有此行也。

1、汝曹:你们;曹:辈; 2、妄:胡乱;是非:谓议论好坏;正法:正常的礼法制度; 3、恶:厌恶。

汝曹知吾恶(wù)之甚矣,所以复言者,施衿(jīn)结缡(lí),申父母之戒,欲使汝曹不忘之耳!

1、施衿结缡:古代女子出嫁,母亲自为她系上带子、佩巾,以示到夫家勤勉持家,并反复告诚;衿:带子;缡:女子出嫁时所系的佩巾; 2、申:申述,表明。

龙伯高敦厚周慎,口无择言,谦约节俭,廉公有威。吾爱之重之,愿汝曹效之。

1、龙伯高:名述,汉京兆(今陕西西安市北)人,时任山都长(治所在今湖北襄阳西北),光武帝看到马援的信,提升其为零陵太守; 2、周慎:周密谨慎; 3、口无择言 :谓说话无可挑剔; 4、重:敬重; 5、效:效法,学习。

杜季良豪侠好(hào)义,忧人之忧,乐人之乐,清浊无所失。父丧致客,数郡毕至。吾爱之重之,不愿汝曹效也。

1、杜季良:名保,京兆人,官至越骑司马; 2、清浊:谓善恶;无所失:谓俱与交好; 3、致客:招待宾客。

龙伯高敦厚周慎翻译  第2张

效伯高不得,犹为谨敕(chì)之士,所谓‘刻鹄(hú)不成尚类鹜(wù)’者也。效季良不得,陷为天下轻薄子,所谓‘画虎不成反类狗’者也。

1、谨敕:谨慎严肃; 2、鹄:天鹅;鹜:鸭子; 3、陷:堕落; 4、轻薄子:轻浮放荡之人。

讫(qì)今季良尚未可知,郡将(jiàng)下车辄(zhé)切齿,州郡以为言,吾常为寒心,是以不愿子孙效也。

1、讫今:至今; 2、郡将:即郡守,地方行政区划的更高长官,兼掌全郡军事,故又称郡将; 3、下车:官吏到任; 4、辄:总是,就; 5、切齿:咬牙,表示极度痛恨; 6、以为言:以(之)为言,“之”指郡将切齿之事。

《诫兄子严敦书》全文:

援兄子严、敦(dūn)并喜讥议,而通轻侠客。援前在交阯(zhǐ),还(huán)书诫之曰:

吾欲汝曹闻人过失,如闻父母之名,耳可得闻,口不可得言也。好议论人长短,妄(wàng)是非正法,此吾所大恶(wù)也,宁死不愿闻子孙有此行也。汝曹知吾恶(wù)之甚矣,所以复言者,施衿(jīn)结缡(lí),申父母之戒,欲使汝曹不忘之耳!

龙伯高敦厚周慎,口无择言,谦约节俭,廉公有威。吾爱之重之,愿汝曹效之。杜季良豪侠好(hào)义,忧人之忧,乐人之乐,清浊无所失。父丧致客,数郡毕至。吾爱之重之,不愿汝曹效也。

效伯高不得,犹为谨敕(chì)之士,所谓‘刻鹄(hú)不成尚类鹜(wù)’者也。效季良不得,陷为天下轻薄子,所谓‘画虎不成反类狗’者也。讫(qì)今季良尚未可知,郡将(jiàng)下车辄(zhé)切齿,州郡以为言,吾常为寒心,是以不愿子孙效也。

清 林云铭《古文析义》评:

盖讥议人过,则敛众怨,通轻侠客,则扞hàn文网,内既丧德,外复媒祸,大非士大夫门户之幸也。...笔法异样婉切,总是一副近里着己学问。凡教子弟,皆当书一副置其座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