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史列传七十翻译

《宋史》列传 卷一百二十五部分译文

作者:佚名

刘锜

宋史列传七十翻译  第1张

刘锜字信叔,德顺军人,泸川军节度使刘仲武的第九个儿子,相貌俊美,善于射箭,声如洪钟。曾经随从刘仲武征战,营门口水缸中盛满水,刘锜一箭射中水缸,拔出箭矢缸中水如注涌出,刘锜随后又射出一箭正好将原来的箭孔塞住,人们叹服其射技精湛。宣和年间,朝廷采用高俅的推荐,特授予他为..门祗候。

德顺军城址,位于宁夏 *** 自治区固原市隆德县城关镇隆泉村,是宁夏 *** 自治区文物保护单位之一。

高宗即位后,录用刘仲武的后代,刘锜因此得以被高宗召见,高宗感到十分惊奇,特授予他为..门宣赞舍人,派他知岷州,任陇右都护。同西夏军队作战多获胜,夏国小孩啼哭,其母就恐吓他说:“刘都护来了!”

张浚巡视陕西时,一见惊奇他的才能,任命他为泾原路经略使兼知渭州。

张浚会合五路军队同金作战,在富平溃败,慕氵有在庆阳叛变投敌,进攻环州。张浚命令刘锜前往救援,刘锜留下部将守卫渭州,自己率兵救援环州。不久,金军进攻渭州,刘锜留下部将李彦琪抵御慕氵有,自己亲率精锐部队回军救援渭州,但已经来不及,由于进退两难,刘锜于是率领军队撤到德顺军。李彦琪逃归渭州,投降金朝。刘锜因此被贬官降秩知绵州兼任沿边安抚。

绍兴三年(1133)恢复原来官职,任宣抚司统制。金军攻拔和尚原后,刘锜率兵分守陕西、四川地区。恰逢使者从四川归来,将刘锜的姓名事迹报告朝廷。高宗诏令刘锜返回朝廷,被任命为带御器械,不久改为江东路副总管。

绍兴六年(1136),充任宿卫亲军指挥官。高宗驻于平江时,解潜、王彦两军争斗,两人都被罢免,朝廷命令刘锜兼任两军将领。刘锜于是请求以前护副军及马军,合并分为前、后、左、右、中军和游奕军,共六军,每军各一千人,设有十二将。其中的前护副军,就是原来王彦的八字军。至此刘锜的部队才开始单独成军,随从护卫高宗到金陵。

绍兴七年(1137),任合肥军事长官;

绍兴八年(1138),率部戍守京口。

绍兴九年(1139),被擢升为果州团练使、龙神卫四厢都指挥使,主管侍卫马军司。

绍兴十年(1140),金朝归还三京,刘锜任东京副留守,统辖当地兵马。所部八字军只有三万七千人,将要出发时,又增加了殿前司三千人,都携带家属子女,准备驻守在汴京,家属留在顺昌。

刘锜率部从临安渡过长江淮河,共二千二百里。到达涡口,正准备吃饭时,大风将他的坐帐拔起,刘锜说“:这是不祥之兆,说明敌大军将至。”立即下令部队兼程前进,没有到汴京,五月抵达离顺昌三百里的地方,金朝果然毁弃盟约南侵。

刘锜和将佐舍弃舟船登陆急行,首先进入顺昌城中。间谍报告金军进入东京。知顺昌府陈规面见刘锜询问计策,刘锜说:“如果城中有粮草,就能同你一起共同守卫顺昌。”陈规说“:有粮食几万斛。”刘锜说:“行了。”当时刘锜所部选锋、游奕两军和老幼辎重,距离顺昌城还很远,刘锜派骑督促,夜里四更才赶到。等到第二天早晨得到报告,金军骑兵已进入陈州。

刘锜同陈规商议收缩兵力进入城中,以做守卫防御的打算,人心才安定下来。刘锜召集各位将领讨论计策,都说:“金军难以抵挡,请让精锐部队殿后,步兵骑兵掩护老幼顺流返回江南。”刘锜说“:我本来是到东京留守司上任,现在东京虽然已经丧失,但幸运的是全军到了此地,有城池可以守御,怎么能放弃?我的决心已定,有敢说离开这里的斩首!”只有部将中号称“夜叉”的许清激奋地说“:太尉奉命任汴京副留守,士兵扶老携幼前来,今天避敌退走,是很容易的。但如果打算不顾父母妻子,则于心不忍;打算与他们同行,那么敌人从两面进攻,又逃到哪里去?不如互相努力同敌人作战,从死中求取生路。”这种见解正与刘锜不谋而合。刘锜十分高兴,凿穿舟船沉于河中,表示决不逃走的决心。把家属安置在寺庙中,在寺门口堆积柴薪,告诫守卫的士卒说:“假若战斗失利,便点火焚烧我的家属,不要让他们落入敌手受到侮辱。”命令各位将领分别把守各个城门,明确侦察,召募当地人为间谍探明敌情。于是全军将士人人振奋,男子准备战斗守御,妇女磨砺刀剑,争相欢呼雀跃说“:平时人们都看不起我们八字军,今天应该为国家击败敌人建立战功。”

当时顺昌城的防御工事没有一处可以依恃,刘锜亲自在城上督促激励,将原伪齐所遗留下来的车辆,置于城墙,埋固轮辕;又将城中民户门板拆下,在周围加以屏蔽;城外的数千家民房,全部焚毁。共经过六天时间的准备才粗略完毕,而金军先头骑兵已经渡过颍河进抵城下。

五月二十九日,金兵包围顺昌城,刘锜预先在城下设置伏兵,擒获敌将千户阿黑等两人,审问他们,他们说“:韩将军驻扎在白沙涡,距离顺昌城三十里。”刘锜当天夜晚派遣一千多人前去突袭,杀伤敌人甚多。不久金三路都统葛王..率兵三万人,与龙虎大王合兵攻城。刘锜下令打开各个城门,金军惊疑不敢逼近。

当初,刘锜依附城墙修筑一道矮土墙,在墙上凿孔为门,至此,同许清等人以墙为屏障布置阵势,金军朝城中射箭,箭矢都飞越矮土墙掉到城中,有的射入矮土墙上。刘锜用破敌弓和神臂弓、强弩互相配合,从城墙之上或者矮土墙的孔门中射击敌人,无不中敌,敌军稍退。又用步兵出城邀击敌军,金军在混乱中溺死颍河的不可胜计,击败敌铁骑兵数千人。朝廷授予刘锜为鼎州观察使、枢密副都承旨、沿淮制置使。

这时顺昌城被包围已经有四天,金兵越来越多,于是移营驻扎在东村,距离顺昌城二十里,刘锜派遣猛将阎充召募壮士五百人,于夜晚突袭敌营。这天晚上,天将下雨,电闪雷鸣,阎充率部看到有辫发的就杀掉。金兵后退十五里。刘锜又召募百人前往,有人请求让士兵口中衔枚禁止出声以免被敌人发觉,刘锜笑着说:“不需衔枚。”命令吹竹子做口哨,如同市井中儿童游戏一样,每人手持一个作为暗号,直冲金营。雷电闪耀时便奋起出击,雷电停止时则藏匿不动,敌众大乱。一百人听到哨声便聚集一起,金军更加难测虚实,整个夜晚自相残杀积尸布满田野,被迫退居老婆湾。

兀..在汴京听到失败的消息,立即找来皮靴登鞍上马,过淮宁时停留一夜,修治战具,准备粮草,不到七天便赶到顺昌。

刘锜听说兀..赶到,召集各位将领在城上商议对策,有的人认为今天已屡次获胜,应该乘此机会,修治舟船全军而退。刘锜说:“朝廷养兵十五年,正是为了在形势危急时使用,况且已挫败敌军锋芒,军威有些振奋,虽然敌我众寡悬殊,但只能前进不能后退。而且敌营距离我们很近,兀..又赶来了,我军一动,敌人必然在后面追击,那么就前功尽弃了。如果让敌人侵犯两淮地区,震动江浙一带,那么不仅平生报国的志向难伸,反而有贻误国家的罪过。”众人都感动振奋,说:“愿意听从太尉的命令。”

刘锜召募到曹成等两人,对他们说:“派遣你们做间谍,事情成功后重赏你们,只管按照我说的去做,敌人必定不会杀死你们。今天你们装作在路上掉队的骑兵,遇到敌人便佯装落马,被敌人俘虏。敌人将领询问我是什么样的人,就回答说‘:刘锜原是边帅的儿子,喜爱声色,朝廷由于两国讲和修好,让他留守东京以图安逸享乐罢了。’”不久两人果然遇敌被俘,兀..问他们,对答如前。兀..高兴地说“:此城容易攻破。”即将鹅车炮具等攻城装备置于一边不用。第二天,刘锜登上城墙,望见两人远道赶来,用绳子把他们拉上来,原来是敌人将曹成等捆绑送来,并将一卷文书系在上面,刘锜恐怕迷惑动摇军心,立即将文书焚毁。

  兀..到城下时,责备诸位将领失败,众人都说“:宋朝用兵,不比过去,元帅亲自察看便可见到。”刘锜派遣耿训到金营送达书信约定决战,兀..大怒道:“刘锜怎么敢同我交战,以我的兵力攻破你的城池,只用靴尖就可以踢倒。”耿训说:“太尉不但请求同太子决战,并且说太子一定不敢渡河,愿意供献五座浮桥,以便贵军渡河决战。”兀..说“:好。”于是下令部队次日在顺昌城中会餐。天刚亮,刘锜果然在颍河上造成五座浮桥,金军由此渡河。

刘锜派人在颍河上游和草木中投放毒药,并告诫己军将士即使是渴死,也不能饮用河中之水;有敢于饮用的,灭其家族。敌军以长胜军严阵以待,众位将领各率一部。众人请求先攻打韩将军部,刘锜说:“即使击退韩军,兀..精锐部队依然难以抵挡,应该先攻打兀..。兀..一动,那么其余的敌军就无所作为了。”

当时天气酷暑炎热,敌军远道而来疲惫不堪,刘锜军以逸待劳,士气高涨悠闲,敌人日夜不敢解甲休息,刘锜军在矮土墙下都能轮番休息轮番进食。敌军人马饥渴,饮食水草便生病,往往疲困乏力。早晨天气清凉时,刘锜按兵不动,待到中午时分,敌人力疲气沮,刘锜突然派遣数百人出西门同金军交战。随即以数千人出南门,戒令士兵不要喊叫,只以利斧砍杀敌人。统制官赵撙、韩直身中数箭,依然奋战不止,士兵都殊死搏斗,冲入敌阵,刀斧乱砍,金军大败。这天夜晚天下大雨,平地积水一尺多深。兀..拔营北撤,刘锜派兵追击,金军死伤以万计。

正当双方激战之时,兀..身穿白袍,率领侍卫亲兵三千人往来督战,每名士兵都身穿厚重的铠甲,号称“铁浮图”;胸戴铁兜牟,周围连缀长檐。三人为一组,以绳索连贯,每前进一步,即用拒马木堵塞退路,人进一步,拒马木也随之跟进一步,退无可退。宋军以长枪挑去其兜牟,大斧砍断他的手臂,击碎他的脑袋。

金军又把铁骑兵分为左右两翼,号称“拐子马“,都是由女真族人组成,号称“长胜军”,专门用于攻坚作战,战斗紧张时才使用它。自用兵以来,这支部队所向无敌;至此,也被刘锜军所击破。战斗自中午到黄昏,金军失败,刘锜于是用拒马木做屏障,稍做休息。城上鼓声不断,拿出饭汤,战士坐下吃饭如同平时一样,敌人溃散不敢逼近。饭罢,撤除拒马木,深入敌阵中砍杀,又大破金军。敌军遗弃的尸体和倒毙的马匹,血肉互相枕藉,车旗器甲,堆积如山。

当初,有河北军对官军说:“我们原是左护军,本来就没有斗志,应该击杀的只有两翼的拐子马。”因此刘锜的部队极力攻击拐子马。兀..平时借以依恃强大的拐子马十损七八,兀..逃至陈州,历数诸将罪过,韩常以下都被鞭打,然后率领军队返回汴京。捷报传来,高宗十分高兴,授予刘锜武泰军节度使、侍卫马军都虞候、知顺昌府、沿淮制置使。

这次战役,刘锜兵力不满二万,能够出战的仅有五千人。金军数十万人在西北扎营,绵亘十五里,每天傍晚,鼓声震动山谷,但营中喧哗吵闹,整个夜晚都有声音。金派人接近顺昌城窃听消息,城中秩序井然安静,连鸡犬声也不能听到。兀..大帐前甲兵环列,手持蜡烛照明,部众分班轮流在马上睡觉。刘锜以逸待劳,因此获得胜利。

当时出使金朝的洪皓在燕京秘密上奏:“顺昌之战,金人惊惧丧魂落魄,燕京的重宝珍器,全部转移到北方,准备放弃燕京以南土地。”因此人们议论说这时如果诸将同心协力,分路追击,那么兀..就可擒获,汴京可以收复;但是宋军忽忙撤返,自丧机会,实在可惜。

七月,朝廷命令刘锜任淮北宣抚判官,协助杨沂中,击败敌兵于太康县。不久,秦桧请求命令杨沂中回师镇江,刘锜返回太平州,岳飞率兵赶往行在,出师北伐的谋议停止下来了。

绍兴十一年(1141),兀..又征发两河地区的兵力,图谋再次举兵南下。高宗也猜测到金军情况,必然不会一败而止,于是诏令在淮西大规模集结军队以等待金军到来。金军进攻庐州、和州两州,刘锜从太平渡过长江,进抵庐州,同张俊、杨沂中会合。这时金军已大规模南下深入宋境,刘锜占据东关险阻地形以阻遏金军,率军出清溪,两战都胜。前行到柘皋,与金军隔石梁河对阵,石梁河通向巢湖,宽二丈,刘锜命令士兵用柴草堆积架桥,片刻之间桥成,派遣几队士兵横枪坐在桥上。恰逢杨沂中、王德、田师中、张子盖等军都赶到。

  第二天,兀..将十万铁骑兵分为两部,对面列阵。王德攻其右部,操弓射死一名金军将领,接着大声呼喊冲击敌人,士兵也随之鼓噪助威。金军以拐子马为两翼前进。王德率众同金军鏖战,杨沂中率领三万士兵各持长斧奋击敌人,金军大败;刘锜与王德等率军追击,又在东山击败金军。敌兵望见说“:这是顺昌的旗帜。”立即逃走。

刘锜驻扎在和州,得到朝廷诏令后,率兵渡江回到太平州。当时三位大帅并立,互不统属。各军进退大多由张俊决定,而刘锜因为顺昌之战的胜利突然显贵,诸将大多嫉妒他。张俊与杨沂中结为心腹,而同刘锜不和,因此朝廷给予柘皋之捷的赏赐,唯独刘锜的部队没有得到。

停留数天,朝廷计议班师,而濠州形势又告紧急。张俊同杨沂中、刘锜率军赴黄连埠增援,距濠州六十里时,濠州南城已经沦陷。杨沂中打算前进同金交战,刘锜对张俊说“:本来是救援濠州,现在濠州已经丧失,不如退兵占据险隘地形,以后再慢做打算。”众将说:“好。”刘锜、张俊、杨沂中三人的部队鼎足扎营,有人报告金军退走,刘锜又说:“敌军得到濠州城而突然退走,必有诡计,应该严加防备。”张俊不听,命令杨沂中与王德率领神勇步骑兵六万人,直奔濠州,果然遭到金军埋伏败归。

第二天天刚亮,刘锜率军至藕塘,而杨沂中部已进入滁州,张俊军已进入宣化。刘锜军刚吃饭,张俊到,说:“敌军已经逼近,怎么办?”刘锜问:“杨沂中部队在哪里?”张俊说“:已经失败回师了。”刘锜对张俊说:“不必害怕,刘锜请求用步兵抵御敌人,请阁下拭目以待。”刘锜部下都说:“两位大帅的部队已经渡江南撤,我军又何必独自苦战?”刘锜说:“顺昌一座孤城,旁无其他友军援助,我率军不满两万,依然取得了胜利,况且今天得到地利,又有精兵锐卒呢?”于是布设三道埋伏等待敌人。不久张俊来到,说:“这是间谍谎报军情,原来是戚方殿后的部队。”刘锜与张俊因此更加不和。”

一天夜晚,张俊部下士卒放火抢劫刘锜军,刘锜捉住十六人,斩杀之后将头挂在枪上,其余的都逃走了。刘锜面见张俊,张俊愤怒地对刘锜说“:我是宣抚,你不过是判官,怎么能斩杀我的士兵?”刘锜说:“不知是宣抚的部众,我斩的只是劫营的盗贼。”张俊说:“有士卒归来,说没有劫营。”呼叫一人出来对质,刘锜严正地说:“刘锜身为国家将帅,即使有罪,宣抚应该向朝廷说明,怎么能让我与士卒对质?”然后长揖上马离去。不久,各部都班师南归,张俊、杨沂中回到朝廷,总是说岳飞没有率兵赴援,而刘锜战斗不力。秦桧支持他们的说法,于是朝廷罢免刘锜宣抚司判官职务,任命他知荆南府。岳飞上奏请求留刘锜执掌军队,朝廷不许,诏令他以武泰节度使的身份管理江州太平观。

刘锜镇守荆南府共六年时间,军民安居乐业。魏良臣说刘锜是著名的将领,不应当让他长期闲居。朝廷于是命令他知潭州,加太尉,并兼管荆南府。江陵县东有一黄潭,建炎年间,有关部门决开潭水进入长江以抵御盗寇,因此到夏秋两季河水泛滥,荆、衡之间都受到水害。刘锜开始命令堵塞缺口,开辟肥沃田地数千亩,安置流民几千户。诏令刘锜每遇重大庆典时允许上奏任用文职官吏,并任用他的侄儿刘汜为江东路兵马副都监。

绍兴三十一年(1161),金主完颜亮调集六十万大军,亲自率军大规模南侵,远远望去,其军队绵延数十里,像白色的墙壁一样连绵不断,朝廷内外极为震恐。当时的旧将无一人健在,朝廷于是任命刘锜为江、淮、浙西制置使,指挥各路兵马。八月,刘锜率军屯驻扬州,建立大将旗鼓号令,军容十分严整,观看的人群叹息敬服。率兵驻于清河口,金军用皮毡包裹舟船载粮而来,刘锜派遣善于游泳的人凿沉敌人舟船。刘锜从楚州退军至召伯镇,金军攻真州,刘锜率军返回扬州,将领刘泽认为城池不能防守,请求退军至瓜洲。金军万户高景山攻扬州,刘锜派遣员琦在皂角林抵御,陷入包围而极力苦战,林中埋伏突起,大败金军,杀死高景山,俘虏数百人。捷报传来,朝廷赐予金五百两、银七万两犒赏军队。

开始,金军计划留精兵在淮东抵御刘锜,而以主力侵犯淮西。大将王权不服从刘锜指挥,不战而溃,从清河口退军回扬州,用舟船将真、扬州的民众渡运到长江以南,留下部分兵力屯驻瓜洲。刘锜生病,请求解除兵权,留下侄儿刘汜率一千五百人守卫瓜洲渡,又命令李横率八千人固守瓜洲。朝廷诏令刘锜专门防卫长江,刘锜于是还回镇江。

十一月,金军攻打瓜洲,刘汜用克敌弓将金兵击退。当时知枢密院事叶义问到江、淮监督宋军行动,叶义问到镇江,看见刘锜病重,以李横暂时指挥刘锜军。叶义问督促镇江守军渡过长江,众人都认为不能这样做,叶义问强迫他们执行命令。刘汜坚决请求出战,刘锜不听,刘汜拜别家庙而后行动。金军以重兵进逼瓜洲,分兵东向江皋,直赴瓜洲。刘汜先行退走,李横因为孤军难以抵挡,也退军,丢失都统制印章,左军统制魏友、后军统制王方战死,李横、刘汜仅以身免。

当各军渡江北进时,刘锜派人手持黄、白两色旗帜登上高山观察战况,告诫他们说“:敌至举白旗,两军交战举起黄白旗,胜利就举黄旗。”这天黄白两旗举起,超过时间,刘锜说:“黄旗很长时间没有举起,我军危险了。”刘锜愤恨不已,病情更加严重。都督府参赞军事虞允文从采石来到,督促水军同金军交战。虞允文经过镇江,拜谒刘锜询视病情。刘锜握着虞允文的手说“:病情不必问。朝廷养兵三十年,一事无成,而大功反由一位儒生建立,我们惭愧死了!”

  诏令刘锜到朝廷,管理万寿观。刘锜借都亭驿馆居住。金朝讲和的使者将要到来,留守汤思退清理驿馆等待金使,派使者劝刘锜移居别试院,刘锜怀疑刘汜之事连累自己,常常恐惧朝廷还有其他命令。绍兴三十二年(1162)闰二月,刘锜忧愤交加,吐血数升而死。朝廷追赠开府仪同三司,赐给家属银三百两、帛三百匹。后来谥号称“武穆”。

刘锜性格慷慨深沉果断,有儒将风度。金主完颜亮南犯之时,下令有敢说刘锜姓名的,罪不饶恕。历数宋朝诸将,询问部下有谁敢于抵挡,部下都随着姓名响亮回答,到刘锜时,没人敢于答应。

完颜亮说“:我自己亲自对付他。”但刘锜最终因病没能成功。世上传说刘锜精通阴阳五行居住师行的吉凶,刘锜在扬州时,命令全部焚毁城外居民房屋,用石灰把城墙全部涂成白色,上面写着“完颜亮死于此地。”金主完颜亮性格多疑,看见之后十分厌恶,于是驻扎在龟山,人数太多难以容下,终于因此导致兵变。

二、 吴玠

  吴玠字晋卿,德顺军陇干人。由于父亲死后葬在水洛城,因此迁徙到该地。年少时即深沉果敢有节操志向,知晓军事善长骑马射箭,读书能精通大义。不满二十岁时,以良家子的身份投军隶属泾原军。政和年间,西夏军队侵犯边境,吴 玠因功补为进义副尉,不久擢升为队将。随从讨伐方腊,攻破方腊部队;等到攻打河北盗贼时,因多次立功任泾原第十将。靖康初年,西夏军队进攻怀德军,吴 玠率一百多名骑兵追击,斩杀夏军一百四十人,擢升为第二副将。

  建炎二年(1128)春天,金军渡过黄河,出大庆关,寇略秦雍,企图直扑泾原。都统制曲端守卫麻务镇,命令吴 玠为前锋,进据青溪岭,迎击并大败金军,追击逃奔的敌人三十里,金军开始感到害怕。被任命为泾原路兵马都监兼知怀德军。金军攻打延安府,经略使王庶命令曲端进兵,曲端驻于 玠州没有前去,并且说:“不如扫荡金军巢穴,攻敌必救之处。”曲端于是攻打蒲城,命令吴玠攻打华州,攻占华州。

  建炎三年(1129)冬天,一股势力庞大的盗贼史斌进犯汉中,没有攻克,打算率部攻取长安,曲端命令吴 玠攻打斩杀史斌,升为忠州刺史。宣抚处置使张浚巡视关陕,参议军事刘子羽称赞吴玠兄弟才能勇气,张浚同吴玠交谈,大喜,当即任命吴 玠为统制,他的弟弟吴王玠掌管帐前亲兵。

  建炎四年(1130)春天,吴玠升任泾原路马步军副总管。金将娄宿和撒离喝率部长驱入关,曲端派遣吴 玠在彭原抵御,而自率兵至玠州作为援兵。金军前来进攻,吴玠将敌人击败,撒离喝由于害怕而哭泣不止,金军之中把他看成“啼哭郎君”。金朝重整军马再战,吴 玠军失败。曲端退兵屯驻泾原,弹劾吴玠不听指挥,被降为武显大夫,罢免总管职务,又任知怀德军。张浚爱惜吴玠才能,不久让他担任秦凤路副总管和兼知凤翔府。当时正是战乱之后,吴 玠慰问前来归附的兵士和安抚聚集的民众,民众依赖他得到安宁,转任忠州防御使。

  九月,张浚会合五路大军,准备同金军决战,吴 玠建议应该把守各个要害地区,等到敌军困敝时乘机出击。军队到达富平时,都统制又会合众将商议决战,吴玠说“:军队因为有利才行动,现在地势对我不利,没有看到可以决战的理由。应该选择高山占据,使敌人难以战胜。”众将都说:“我众敌寡,前面又有沼泽芦苇阻碍,敌人骑兵难以施展,何必转移到其他地方?”不久敌军突然赶到,用车载柴皮囊包土,填平沼泽顺利通过,进攻吴 玠营垒。宋军于是大溃而散,五路都沦陷敌手,巴蜀地区极为震恐。

  吴玠收集散兵保卫大散关东面的和尚原,积聚粮饷修缮兵器,排列栅栏做死守的打算。有人对吴 玠说应退军屯驻汉中,控扼蜀口以安定人心。吴玠说:“我保住此地,敌人决不敢越过我前进,坚壁清野等待敌人,敌人害怕我从它后面进攻,这才是保卫巴蜀的更好办法。”吴 玠在和尚原上,凤翔民众感激他过去的恩惠,在夜晚运送粮草帮助他。吴玠赏给他们银帛,百姓更加高兴,偷偷为他运输粮草的人更多。金军恼怒,在渭河设伏兵邀击斩杀,并下令实行保伍连坐之法;民众违背禁令依然像过去那样运送粮草,数年之后才停止。

  绍兴元年(1131),金将没立从凤翔,别将乌鲁折合从阶、成州出大散关,约期会攻和尚原。乌鲁折合提前赶到,在北山列阵求战,吴 玠命令众将坚固阵势等待,轮番作战轮番休息。山谷道路狭窄石块众多,马匹不能行走,金兵舍弃战马在地上交战,遭到大败,移营于黄牛,恰逢刮起大风天降冰雹,于是逃走。没立刚进攻箭薚关,吴 玠又派遣将领将其击退,因此两路金军终于没能会合。

  开始,金军进入之时,吴玠和吴王玠率领散兵数千人驻扎在和尚原上,同朝廷的联系断绝,士兵没有固守的斗志。有人暗中谋划劫掠吴 玠兄弟投降金朝,吴玠预先知道,召集众将歃血盟誓,用忠义勉励众将。全军将士都感动泪下,愿意听令使用。张浚记录他的功绩,按朝廷命令拜吴 玠为明州观察使。因母亲去世辞职服丧,丧期满后重任原职。兼任陕西诸路都统制。

  金人自从海边兴起后,屡战屡胜习以为常,等到同吴 玠交战总是失败,十分愤怒,计谋一定要杀死吴玠。娄宿死后,兀玠会合各路兵十余万人,建造浮桥跨越渭河,从宝鸡结为连珠营,用石头堆垒成城,夹着涧谷同宋军对峙。十月,进攻和尚原。吴 玠命令诸将选择劲弓强弩,轮番射击,号称“驻队矢”,连发不断,密如雨下。敌人稍稍后退,吴玠就用奇兵从侧翼进袭,断绝敌人粮道。预测敌人困疲将要退走,在神坌设埋伏等待敌人。金兵一到,埋伏突起,敌众大乱。吴 玠指挥军队乘夜出击,大败金军。兀玠身中流矢,仅以身免。张浚按照朝廷命令任命吴玠为镇西军节度使,吴王..为泾原路马步军副总管。兀..失败之后,于是从河东回到燕山,又命撒离喝任陕西经略使,屯驻于凤翔,同吴 玠对峙相持。

  绍兴二年(1132),朝廷任命吴玠兼任宣抚处置使司都统制,节制管理兴、文、龙三州。金朝长期窥视四川,因为吴王 玠驻兵在和尚原控制了要冲地带,不能得逞,准备出奇制胜夺取和尚原。当时吴玠在河池,金朝让宋叛将李彦琪驻于秦州,睨视仙人关以牵制吴 玠;又令游骑兵前出熙河以牵制关师古,撒离喝自己从商於直捣上津。绍兴三年(1133)正月,金军攻取金州。二月,长驱直入扑向洋、汉,兴元守将刘子羽急令田晟率兵守卫饶风关,同时用快信招吴 玠增援。

  吴玠从河池日夜兼程三百里,把黄柑送给金军说:“贵军远道而来,用它聊以止渴。”撒离喝大惊失色,以手杖击地说“:你怎么来得这么迅速呢!”于是双方在饶风岭展开激战。金军身穿重铠,登山向上仰攻。一人先登,后面两人紧跟;前面的人战死,后面的取代他继续进攻。吴 玠军弓弩齐发,并用巨石向下滚压,像这样六昼夜,金军士兵战死的堆积如山但并未后退。吴玠召募敢死士,每人给银一千两,召到五千名敢死士,准备夹攻敌人。恰逢吴 玠部下有一位低级军官犯罪投降金军,引导金军通过祖溪小路,潜出饶风关背后,乘高阚视饶风关。吴玠各军难以抵挡,于是溃败,吴 玠退保西县。金军进入兴元,刘子羽退保三泉,修建潭毒山以自卫,吴玠到三泉同刘子羽会合。

  不久,金军北撤,吴 玠急忙派兵在武休关拦截金军,掩击金军后卫部队,金兵堕落深涧而死的数以千计,遗弃全部辎重逃走。金朝开始谋划攻宋时,本以为吴 玠在西边,因此通过隘阻地区从东边发起进攻,没想到吴玠奔驰而至。虽然侵入宋三郡,但得不偿失。朝廷晋升吴玠为检校少保,充任利州路、阶、成、凤州制置使。

  绍兴四年(1134)二月,金军再次大举入侵,进攻仙人关。早先,吴璘在和尚原,粮饷供给不上;吴 玠又说该地距离四川太远,命令吴璘放弃,经营仙人关右边的杀金平,修筑一座堡垒,将和尚原上的兵力移住此地守卫。到这时,兀..、撒离喝和刘夔率领十万骑兵入侵,在铁山悬崖上开凿通路,沿着山岭东下。吴 玠用一万人守卫要冲地带。吴璘率领轻兵从七方关倍道兼程赶到,同金兵连续交战七昼夜,才得以同吴玠会合。

  敌人首先进攻吴 玠营垒,吴玠将金兵击退。金兵又用云梯进攻堡垒,杨政用撞竿撞碎云梯,用长矛刺杀敌人。吴璘拔出大刀画地,对众将说:“死就死在这里,后退的斩首!”金军把部队分为两部,兀..在东边列阵,韩常在西边列阵。吴璘率领精锐部队在敌军两部之间,左抵右挡,根据情况出击。战斗进行了很长时间,吴璘部队稍稍疲惫,急忙退居第二道防线。金军跟着到来,人披重铠,用铁钩相连,鱼贯而上。吴璘用驻队矢轮番射击,矢如雨下,金军死者层层堆积,依然踏尸而上。撒离喝立马四处观察说“:我得到击破宋军的 *** 了。”第二天,命令部队进攻西北城楼,姚仲登楼激战,楼倾斜,用布匹做绳,将倾斜的城楼拦正。金军用火攻楼,用水将火扑灭。吴 玠急令统领田晟率部用长刀大斧左砍右击,在四周的山点燃火炬,擂击战鼓震天动地。次日,派出大部军队。统领王喜、王武率领精锐士兵,分执紫、白两色旗冲入金军营中,金军阵势大乱。吴 玠军奋起冲击,射击韩常,中其左眼,金人开始在晚上撤军奔逃,吴玠派统制官张产攻劫横山砦,命王俊率部埋伏在河池控制敌人去路,又击败金军。因为郭震没有极力作战,将他处死。这次战役,金军自元帅以下,都携带家眷前来。刘夔是刘豫的心腹大将。他们本以为四川可轻易到手,既然没能得逞,估计吴 玠始终不可侵犯,于是退据凤翔,授予士兵田地,作为久留的打算,自此不敢对吴玠轻举妄动。

  捷报传来,朝廷授予吴 玠为川、陕宣抚副使。四月,收复凤、秦、陇三州。七月,朝廷录用仙人关有功人员,拜吴玠为检校少师、奉宁保定军节度使,吴璘从防御使升为定国军承宣使,杨政以下升官不等。绍兴六年(1136),吴 玠兼任营田大使,改为保平、靖难节度使。绍兴七年(1137),派遣偏将马希仲进攻熙州,遭到失败,又丧失了巩州,吴玠将他处死。

  吴 玠同敌人对峙将近十年,常常苦于远道转运粮饷劳民伤财,屡次裁汰冗员,节省不必要的开支,开垦屯田,每年收成至十万斛。又征调守卫部队,命令梁州、洋州守将治理褒城废弃的堤坝,民众知道灌溉可以依赖,愿意归业的达到数万家。绍兴九年(1139),金国请求议和。高宗因为吴 玠功大,授予他为特进、开府仪同三司,升任四川宣抚使,陕西阶、成等州都听从他治理。派遣宦官赐给吴玠亲笔书信,使者到时,吴 玠病情已重,被人搀扶起来听从诏令。高宗听说后十分忧虑,命令当地守臣就近在四川搜求良医,并派国医奔赴前去看病,还未赶到,吴 玠已在仙人关病逝,时年四十七岁。朝廷追赠他为少师,赐钱三十万贯。

宋史列传七十翻译  第2张

  吴玠善于阅读史书,凡是过去可以效法的事情,都记录下来置于座右,时间一久,墙壁上都是格言。用兵作战遵从孙武、吴起之法,只讲远大的谋略,不追求眼前的小利,因此能保证每战必胜。统御部下严格而有恩惠,虚心询问和接受意见,虽然身为大将,最下层的士卒也能将下情上达,因此士卒乐意为他拼死效命。选用将佐时,看他的功劳才能决定高下先后,不因为是亲朋故旧、权贵而屈情私授官职。

  吴玠死后,胡世将询问吴玠所以能用兵制胜的原因,吴璘回答说:“吴璘跟随兄长进攻西夏时,每次作战,不过一进一退之间,就分出胜负。至于金军,则轮番进退,忍耐坚强持久,命令严酷而部下报必死的决心,每次战斗不经过几天不能结束,胜利时不急忙追敌,失败时阵脚不乱。大概是过去用兵作战所未尝见到的,同他们角逐长久之后,才了解到敌人的这种情况。金军的弓矢,没有中国的强劲锐利;中国的士卒,不如金军坚韧耐劳。我常常用弓箭在数百步外射穿厚重的盔甲,但敌人的往来奔突能力我们又不能赶上。于是选择占据险要便利的地形,派出精兵轮番骚扰敌人,使敌人穷于应付,得不到休息闲暇,以此败坏敌人坚韧持久的气势。至于在双方交锋之间临机决胜的奥妙,则是我难以说明的。”

  吴玠晚年有不少不好的嗜好,曾派人到成都抢取美女,喜欢服用丹石,因此得吐血病而死。当富平失败之时,秦、凤等地都沦陷敌手,金军一意一心睨视四川,东南地区的形势也很危急,没有吴 玠挺身而出抵挡金军的冲击,那么早就没有四川了。因此西部的民众至今仍在思念他。谥号为“武安”,建吴玠庙在仙人关,称为思烈庙。淳熙年中,朝廷追封他为涪王。

  吴璘字唐卿,吴..的弟弟。年少时爱好骑马射箭,随从吴..征战,立功升官到..门宣赞舍人。绍兴元年(1131),箭璘关之战时,隔断没立与乌鲁折合的部队,使他们不能会合,金兵北逃,吴璘立功最多,朝廷破格提升他为和尚原兵马统制,于是吴..驻兵河池,吴璘专门守卫和尚原。等到兀..大举入侵,吴..兄弟拼死守卫。金兵阵势集中分散三十多次,吴璘随机应变,到神坌发起伏兵,金军大败,兀..中流矢负伤逃遁。张俊秉承朝廷命令任命吴璘为泾原路马步军副都总管,晋升为康州团练使。

  绍兴三年(1133),升为荣州防御使、知秦州,管辖阶、文州。这年,吴..在祖溪岭失利,当时吴璘还在和尚原,吴..命令吴璘放弃和尚原在仙人关列营扎寨,以防止金军深入。绍兴四年(1134),兀..、撒离喝果然率十万大军到仙人关下,吴璘从武、阶路率兵增援。先写信送给吴..,说杀金平地势开阔,前面的防线分散漫长,必须在后面险隘地区建立第二道防线,然后才能够战胜敌人。吴..采纳这一意见,急忙修筑第二道防线。吴璘在敌人的包围中接连转战,同吴..会合于仙人关。敌人果然极力进攻第二道防线,众将中有人请求另选险要地形守御,吴璘激奋地说:“两军刚刚交锋而退走,这是不战而败,我估计敌人不久就要撤走,诸君只管忍耐。”擂鼓换旗,连日血战。金军大败,兀..、撒离喝两人从此之后数年期间不敢窥视四川。

  捷报传告朝廷,升任定国军承宣使、熙河兰廓路经略安抚使、知熙州。绍兴六年(1136),朝廷新设行营两护军,吴璘任左护军统制。绍兴九年(1139),升任都统制,不久又任秦凤路经略安抚使、知秦州。吴..去世后,朝廷授予吴璘为龙、神卫四厢都指挥使。

  当时金朝废黜刘豫,归还河南、陕西地区。楼火召出使陕西,以可以便宜行事的身份打算任命三位将领分区守卫陕西,以郭浩为..延路首领,杨政为熙河路首领,吴璘为秦凤路首领,准备把川口各军全部移驻到陕西。吴璘说“:金朝反复无常难以信任,恐怕会发生变故。现在我移居陕西,蜀口一带空虚,敌人如果从南山截击我陕右的军队,直捣川口,我不战而自败。应当暂且依托山险为营寨,控制要害地区,等到看见敌人真实情况精疲力尽时,再逐渐图谋进据陕西地区。”楼火召采纳了他的意见,命令吴璘和杨政两军屯驻内地保卫四川,郭浩一军屯驻延安以守卫陕西。

  不久胡世将以四川制置使的身份权任宣抚司事务,来到河池,吴璘会见他说“:金军大部队屯驻于河中府,中间只隔着大庆一座桥梁,骑兵奔驰而来,不用五天时间就能到达川口。我军远在陕西,紧急之时不能集结,关口险隘没有修缮,粮运道路断绝,这正是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吴璘的家庭亲族固然不足怜悯,但对于国家大事却不可不虑!”当时朝廷依赖讲和忘记战备,打算放弃仙人关。于是胡世将拒绝接受朝廷命令上奏说“:应当对外坚持讲和欢好,内部加强防御守备,今天部署军队,应使陕西、四川互相连接,近日士兵宫贺仔侦察了解到撒离喝曾密谋说:‘要进入四川并不难,只要放弃陕西不顾,三五年宋军必来占据,陕西山川道路我已全部了解,一旦出兵必然夺取四川。’敌情像这样,万一果然如此,那我就应该做破坏敌人谋略的准备,仙人关不宜急忙放弃,鱼关仓也应该屯积粮饷。”于是吴璘只派一名小校率三队士兵奔赴秦州,留下大军守备阶、成州山寨,告诫众将不得撤除守备。不久胡世将被任命为真正的宣抚使,置宣抚司于河池。

  绍兴十年(1140),金人毁弃盟约,朝廷诏令吴璘指挥陕西各路兵马。撒离喝渡河进入长安,直扑凤翔,陕右各军被阻隔在敌人后方,远近都十分震惊恐慌。当时杨政在巩州,郭浩在..延,只有吴璘随从胡世将在河池。胡世将急忙召集众将商议对策,只有泾原将田晟和杨政一同赶至,参谋官孙渥说河池不能守御,想退保仙人原,吴璘严厉地斥责他说:“懦弱的言论沮丧我军士气,应该斩首!吴璘请求用全家百口性命做保击破敌军。”胡世将激励他,并指着自己所居的军帐说“:世将立誓死于此地!”于是派遣孙渥到泾原,命令田晟率三千人迎战。吴璘又派遣姚仲在石壁寨抵御敌人,将金军击败。诏令他指挥陕西各路军队。

  吴璘写信给金将约战,金将鹘眼郎君率领三千名骑兵攻击吴璘的军队,吴璘派李师颜率精锐骑兵将敌军击退。鹘眼郎君败入扶风,吴璘又攻拔扶风,俘虏金军三位将领及一百一十七人。撒离喝十分恼怒,自率军在百通坊同宋军交战,排开二十里的阵势。吴璘派姚仲极力苦战击败撒离喝军队,朝廷授予吴璘为镇西军节度使,升任侍卫步军都虞候。绍兴十一年(1141),吴璘同金统军胡盏在剡家湾大战,击败胡盏,收复秦州及陕右各州郡。

  当初,胡盏同习不祝会合军队五万人屯驻在刘家圈,吴璘请求进攻他们。胡世将询问进攻的计策,吴璘说:“有一种新近创立的叠阵法:再次战斗,将长 *** 部署在前面,坐下而不能站起;其次是强大的弓箭,再次是强劲的弩,士兵屈膝跪立等待;最后是神臂弓。敌军前来进攻大约至一百步以内,就先用神臂弓箭击;到七十步内,用强弓齐射;就这样依次击敌。凡是布列阵势,用拒马木做屏障,其间用铁钩互相连接,等到毁坏之后就用新的替代。替代之时击鼓为号。骑兵分两翼布列在前面掩护,阵势布成后骑兵后撤,称之为‘叠阵’。”众将开始时还私下议论说“:我军不会被歼灭在此地吧?”吴璘回答说“:这是古代约束部伍的法令,古代军法上有记载,诸君不知道罢了。得车战的遗意,古兵法之奇,无出于此者,将士心情安定就能持久,敌军即使士气旺盛,也不能抵挡。”等到同胡盏和习不祝相遇时,便使用这种战法。

  胡盏和习不祝精通军事,占据险阻自固,前面面临峻岭,后面控制腊家城,以为宋军必然不敢轻易冒犯。战斗的前一天,吴璘召会众将询问攻敌的 *** ,姚仲说“:同敌人在山上交战就能胜利,在山下交战就会失败。”吴璘认为他说得对,于是告知敌军请求决战,敌军讥笑他。吴璘半夜时分派遣姚仲和王彦衔枚登上山岭,约定两人登上山岭后发火为号。两将到达山岭后,四周寂静听不到声音,军队布列完毕之后,万把火炬一齐点燃,金军惊骇地说:“我们的事情失败了。”习不祝善长谋画,胡盏善于攻战,两人意见不合。吴璘先派兵挑战,胡盏果然出兵同吴璘部鏖战。吴璘用叠阵 *** 番休息作战,自己身披一层薄薄的皮衣立马指挥部队,士卒都殊死搏斗,金军大败。投降的达到一万人,胡盏败退入保腊家城,吴璘挥军将腊家城包围并发起进攻。腊家城就要攻破时,朝廷用快信诏令吴璘班师,胡世将长叹停止攻城。次年,宋朝竟将和尚原割让给金朝。撤回戍兵割让土地,都是秦桧主持的。

  绍兴十二年(1142),吴璘入朝觐见高宗,被高宗拜为检校少师,阶、成、岷、凤四州经略使,赐给汉中田地五十顷。绍兴十四年(1144),朝廷议论将利州路分为东西两路,以吴璘任西路安抚使,治所兴州,将阶、成、西和、凤、文、龙、兴七州划归他管辖。当时朝廷正坚决同金讲和,而吴璘治理军队经营武备,常常如同敌军就要到来。绍兴十七年(1147),朝廷移吴璘为奉国军节度使,改行营右护军为御前诸军都统制,吴璘依旧任安抚使。绍兴二十一年(1151),朝廷因为吴璘守卫边境安全宁静,拜他为少保。绍兴二十六年(1156)吴璘领受兴州驻答刂御前诸军都统制职位事务,改判兴州。南宋自渡江以后从没有节度使兼任都统制职务的先例,当时吴璘已是开府仪同三司,因此改任此职。

  绍兴三十一年(1161),金主完颜亮背叛盟约,朝廷拜吴璘为四川宣抚使。秋天,完颜亮渡过淮河,派合喜任西元帅,以兵控制大散关,派遣游骑进攻黄牛堡。吴璘乘坐肩舆上杀金平,将军队驻扎在青野原,增调内地州郡兵分道前进,授给进取的 *** 谋略。制置使王刚中前来会见吴璘商计对策,吴璘不久即将檄文传告契丹、西夏及山东、河北,声讨金朝的罪行。不久,朝廷任命他兼任陕西、河东招讨使。吴璘因病返回兴州,总领王之望快信报告当朝执政,说吴璘多病,突然发生紧急情况,四川形势必然危险。请求让吴璘的侄儿京襄守将吴拱回到四川,以协助西线军事。共上报五封书信而朝廷没有回答。当时吴璘病情已十分严重,又带病来到仙人关。

  绍兴三十二年(1162),吴璘派遣姚仲攻取巩州,王彦屯驻商、虢、陕、华等州,惠逢攻取熙河。有的久攻不下,有的得而复失,最终没有成功。金军占据大散关六十多天,双方对峙不分胜负。姚仲舍弃巩州转攻德顺已超过四十天,吴璘以知夔州李师彦取代他,派遣自己的儿子吴挺指挥兵马。吴挺与敌人在瓦亭交战,击败敌人。吴璘亲自率军至城下,守卫城墙的敌兵听说高呼“相公来了”,互相观望议论嗟叹,不忍发箭。吴璘按视巡察各部,预先修治黄河战场工事,斩杀不服从命令的士兵,先用数百名骑兵引诱敌人。敌军鼓声一响,精锐士兵倾城跃出突击吴璘的部队。吴璘军由于事先修筑了工事,无不以一当十。到暮色降临时,吴璘忽然高声传呼:“某将没有极力作战”,士兵更加奋然搏斗,敌军大败,逃入城中。第二天黎明,吴璘再次派出军队,敌人坚壁不动。恰逢天刮大风电闪雷鸣,金军拔营退走,共八天时间攻克德顺城。吴璘进入城中,集市照常营业,父老百姓拥住他的坐骑欢迎叩拜的连绵不断。吴璘不久返回河池。

  四月,原州被金军包围,吴璘命令姚仲率领德顺的兵力前往救援,吴璘亲自前往凤翔视察军队。众将虽然极力苦战,敌人进攻更加急迫,增加兵力达到七万人。五月,姚仲同敌人在原州的北岭展开激战,姚仲遭到失败。当初,姚仲从德州到原州,自九龙泉登上北岭,命令各军小心戒备慢慢行进。以卢士敏部为前锋,所部六千军士分为四阵,姚志部为后卫。随着地形便利排列阵势,同敌人鏖战数十个回合。恰逢辎重车队随行扰乱了阵形,敌军冲击,姚仲军于是溃败,丧失将领三十多人。开始,吴璘出兵时,王之望曾经说:“这次行动士兵的斗志士气,已不如前时候旺盛锐利,姚仲今年以来数次发生意外,不能委派他担任重要职位。”等到姚仲至原州,吴璘也写信给姚仲,说原州之围不能立即解除,暂且还回德顺。书信未到而姚仲已经失败,吴璘也无功而返。不久解除姚仲兵权,准备把他处死,因有人劝说作罢,把他囚禁在河池监狱之中。

  孝宗即位以后,赐给吴璘书信,命令他兼任陕西、河东路宣抚招讨使。吴璘估计金军必然再次争夺德顺,急忙奔赴德顺城下,而完颜悉烈等率领十多万大军果然前来进攻。金万户豁豁又领精兵从凤翔随即赶到。吴璘在东山修筑堡垒守卫,金兵极力争夺,被杀伤大半,而最终没能攻克城堡。当时议论者认为大军驻扎在外,距离川口遥远,恐怕敌人袭击,打算放弃三路。于是诏令吴璘退兵。敌人乘机在后面尾追,吴璘将士伤亡甚多,三路又被敌人占有。朝廷拜吴璘为少傅。隆兴二年(1164)冬天,金军入侵岷州,吴璘率兵至祁山,金军听说这一消息,退兵,派遣使者前来通告说“:两国已经修好讲和了。”恰逢诏令到达,于是双方都解兵而退。

  沈介任四川安抚、制置使,同吴璘议论不合,兵部侍郎胡铨上书,其中有不少话语涉及到吴璘。吴璘拒绝诏令请求到朝廷,孝宗亲自写信准许他前来。还没到一半路程,吴璘请求罢免宣抚使和退休,都没被允许。乾道元年(1165)吴璘来到京城,孝宗派遣宦官前往慰问,并在便殿召见他,准许他到德寿宫朝见高宗。高宗接见吴璘,叹息说:“我与你,是老君老臣了,可以数次前来见我。”吴璘叩首感谢。高宗和孝宗派往慰劳吴璘的使者前后相继,又命皇太子前去看望。朝廷拜吴璘为太傅,封为新安郡王。过了数天,诏令吴璘仍任宣抚使,改判兴元府。等到返回四川时,高宗和孝宗设宴饯行十分荣宠。吴璘到德寿宫向高宗辞行,凄然泪下。高宗也为分别怅然难过,解下所佩带的刀剑赐给吴璘说“:以后思念我,看到它就可以了。”

  吴璘到达汉中,修复褒城旧坝,灌溉田地数千顷,民众感到十分便利。乾道三年(1167),吴璘去世,终年六十六岁。朝廷赠太师官衔,追封他为信王。孝宗震惊哀悼,停止两天上朝视事,加倍赠送财物给家属置办丧礼。高宗也赐给白银一千两。当初,吴璘病重,招呼幕僚草拟遗书,命令在书中直接写着:“希望陛下不放弃四川,不要轻易出兵。”而没有言语说到自己的家事,人人称赞他的忠诚。

  吴璘刚强勇敢,喜爱大节,忽略小节,阅读史书通晓大义。代替兄长吴..为将后,守卫四川二十多年,俨然为方面重臣,威名仅次于吴..。高宗曾询问战胜敌人的 *** ,吴璘回答说:“先派老弱出战,然后用精锐继后跟进。”高宗说:“这是孙膑三驷的 *** ,一败而两胜。”

曾经著作《兵法》两篇,大概意思是说“:金军有四种长处,我军有四种短处,应当避开我的短处,抑制敌人的长处。

金军的四项长处

一是骑兵强大,

二是士兵坚韧,

三是身穿重甲,

四是善长弓矢。

我集中汉和少数民族所长,兼收并用,用分队抑制敌人骑兵;用轮番休战抑制敌人坚韧;抑制敌人重甲,就用强弩劲弓;抑制敌人弓矢,就用远克近,以强制弱。布列阵势的 *** ,就是用步兵作为阵心、左右两翼,将骑兵布列在左右两肋,拒马木布列在两肋之间,至于临时增加减少的不同,就在于随机应变。”了解军事的人认为有可取之处。

  王刚中曾谈论刘钅奇的长处,吴璘说:“刘钅奇有宽宏的气度,但却没有英雄的气概,天下人都随声附和同声赞誉他,恐怕不能抵挡叛逆完颜亮,吴璘私下为此忧虑。”王刚中不以为然,刘钅奇果然无功,因忧愤而逝。吴璘选拔众将都以功劳做标准,有推荐人才的,吴璘说“:执掌军队的官员如不经过尝试,难以了解他的才能。如果因小小优点而提升他任将,那么投机取巧的人得志,而长期戍边的士兵和久经战阵的老将的心就涣散懈怠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