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令狐楚公别牡丹翻译

令狐楚《赴东都别牡丹》诗词赏析

枯木

《赴东都别牡丹》

【唐】令狐楚

十年不见小庭花,紫萼临开又别家。

上马出门回首望,何时更得到京华。

牡丹花雍容华贵,端庄典雅,色彩艳丽,富丽堂皇,香气浓郁,清辉溢远,历来有“国色天香”之誉,可谓人尽皆知。牡丹花的栽培历史久远,在唐代达到 *** ,上至皇亲国戚,达官显贵,下至平民百姓,走卒贩夫,皆有栽培和观赏牡丹的习俗。

唐代牡丹之盛,在许多唐代诗人的笔下皆有咏叹记载,留下了诸多脍炙人口的诗篇佳句,比如李白的“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刘禹锡的“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罗隐的“若教解语应倾国,任是无情亦动人。”,诗人白居易更是偏爱牡丹,一生有二十余首关于牡丹的诗词传世,诸如此类,不胜枚举,从而使得牡丹倾国倾城的花姿花色誉满天下。

唐代栽植牡丹之风,首先以帝国京都长安最为隆盛,晚唐以后到宋代则转移到东都洛阳,欧阳修的牡丹专著《洛阳牡丹记》记载了当时盛况,从此洛阳牡丹名满天下。

和令狐楚公别牡丹翻译  第1张

本文所选的牡丹诗词,是中唐时期著名宰相令狐楚所赋,表达了诗人对牡丹的怜惜留恋之情,也从侧面说明当时洛阳牡丹并不多,没有长安家家栽植牡丹的盛况。

令狐楚(766年-837年),字壳士,据《后唐书·令狐楚传》记载,自言为唐代史学家令狐德棻(宜州华原人)之后裔,祖父曾任绵州昌明县令,父亲令狐承简为太原府功曹,定居在太原(《旧唐书》:“楚以父掾太原,有庭闱之恋。”),因而长期生活在太原。唐德宗贞元七年进士及第,历任职方员外郎、知制诰、翰林学士、华州刺史、河阳节度使,元和十四年(819年),入朝拜相,任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宪宗去世,为山陵使,因亲吏赃污事被贬为衡州刺史。唐敬宗继位后,又重新提拔他为户部尚书、东都留守、天平军节度使、吏部尚书,累升至检校尚书右仆射,封彭阳郡公。后以山南西道节度使致仕。开成二年(837年),令狐楚病逝,年七十二。追赠司空,谥号“文”,累赠太尉。

令狐楚是中唐重要的政治人物,与当时许多重大的政治事件有着密切的联系,而且又是著名的骈文家和诗人。才思俊丽,尤善四六骈文。他常与白居易、刘禹锡等人唱和。其诗“宏毅阔远”,尤长于绝句。有《漆奁集》一百三十卷,又编有《元和御览诗》。

《赴东都别牡丹》这首诗,作于唐文宗大和三年(829年)。从诗文内容得知,令狐楚即将赴东都任职。对照史料,令狐楚元和十五年(820年)被贬衡州刺史,大和二年(828年)9月刚刚被召回京师任户部尚书,不及半年,大和三年(829年)3月又被调任为东都留守。前后十年不在长安家中,因此诗文有“十年不见小庭花,紫萼临开又别家。”之感慨。

和令狐楚公别牡丹翻译  第2张

唐代官员以京职为重,不像后来能够出镇外省官职为荣,因为唐代藩镇割据,节度使掌握实权,刺史等有职无权,因此官员调任外省被视为贬职,著名的“二王八司马事件”就是明证。令狐楚被任命为东都留守,实为闲职,因此令狐楚心里非常愁闷,发出“上马出门回首望,何时更得到京华。”的感叹。

《赴东都别牡丹》这首诗题目写牡丹,诗词却不明写牡丹,只是从侧面描述诗人的眷恋之情,从而烘托出牡丹的天姿国色,让人留恋。十年不见家里的牡丹开花,没想到临开花又要去东都赴任,因此心里惋惜不已,就连上马都要不断回首观望,期盼着什么时候能够重新回来,再次欣赏牡丹的娇艳姿态。

这首诗委婉双关,既描述对牡丹的不舍之情,言外之意,更是对自己的仕途感到彷徨郁闷,因而借赋诗牡丹排泄心中的郁积,看得出诗人非常失落,又充满渴望。

和令狐楚交好的刘禹锡看到这首诗,和了一首,劝慰令狐楚:

《和令狐相公别牡丹》

【唐】刘禹锡

平章宅里一栏花,临到开时不在家。

莫道两京非远别,春明门外即天涯。

诗中的“平章”指令狐楚的官职。唐代以尚书、中书、门下三省长官为宰相,因官高权重,不常设置,选任其他官员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之名,简称“同平章事”,同参国事。字面意思是:令狐宰相家里的牡丹花,将要绽放主人却又要离开家,不要认为长安和洛阳不是远别,春天到了,门外到处春花无数。

刘禹锡这首和诗,看起来平淡,明着谈花,天涯何处无芳草,洛阳也可以观赏,要以平常心对待。其实深含警策,寓意深远。令狐楚离开朝廷,远离朝廷纷争,未必不是好事。虽然两京不远,然而在那时,“朝承恩,暮岭海,一去君侧,宠辱转移,特顷刻间耳。”,因而不管在哪里,到处都有纷争,稍不留意就会失宠被贬,因此一定要时刻警醒。刘禹锡自身经历了太多波折,因而对仕途看得很透彻,这首诗委婉含蓄,建议令狐楚不要太在意仕宦的得失。后来“春明门外即天涯”成为警句和佳句,广为流传。

2019/4/21榆木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