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的文言文翻译

(一)

徐的文言文翻译  第1张

王令诣谢公,值习凿齿已在坐,当与并榻。王徙倚不坐,公引之与对榻。去后,语胡儿日:“子敬实自清立,但人为尔多矜咳,殊足损其自然。”

【注释】

①王令:王献之,官至中书令,故称。诣:拜访。谢公:谢安。

②值:遇到。习凿齿:出身寒门,有史才,著《汉晋春秋》,官至蒙阳大守。坐:同“座”

③并榻:同坐一榻。

④徙倚:徘徊,流连,犹豫。

⑤引:领。

⑥胡儿:谢朗,小字胡儿,谢安的子

③实自:确实。清立:清高特立。

③矜咳:矜持拘执。晋代重门阀,士庶不同坐,王氏为当时望族,而习凿齿出身寒门。

【译文】

王献之拜访谢安,遇到习凿齿已经在座作客,本应与他同坐一榻。王献之犹豫着没坐下来,谢安领他坐到习凿齿对面的榻上。王献之走后,谢安对谢朗说:“献之实在清高特立,只是他如此过于矜持固执,会很损害他的自然天性。”

(二)

桓南郡小儿时,与诸从兄弟各养鹅共斗。南郡鹅每不如,甚以为忿。乃夜往鹅栏间,取诸兄弟鹅悉杀之。既晓,家人咸以惊骇,云是变怪,以白车骑。车骑曰:“无所致怪,当是南郡戏耳!”问,果如之。

【注释】

①桓南郡:桓玄,桓温之子,爵封南郡公。

②从兄弟:堂兄弟。

③变怪:鬼怪变异。

④车骑:桓冲,桓玄之叔,曾任车骑将军。

⑤戏:调笑,逗趣。

【译文】

桓玄小时候,与堂兄弟们各自养了鹅来互相斗着玩。桓玄的鹅常常斗败,不如其他堂兄弟们的鹅,他非常忿恨。于是夜里到鹅栏里,把堂兄们的鹅抓来全部杀掉。天亮后,家里人都为之惊异害怕,说是鬼怪变异造成的,把这事报告桓冲。冲说:“没有什么东西造成怪异,必定是桓玄逗趣罢了!”一问,果然如此。

(三)

孔文举有二子,大者六岁,小者五岁。昼日父眠,小者床头盗酒饮之。大儿谓日:“何以不拜?”答日:“偷,那得行礼!”

【译文】

孔融有两个儿子,大的六岁,小的五岁,一

天他们的父亲在睡午

觉,小儿子在父亲床头偷酒喝。大儿子说:“为什么不先行礼就喝酒?”小儿子答道:“偷酒喝,哪里还要行礼!”

(四)

何晏七岁,明惠若神,魏武奇爱之。因晏在宫内,欲以为子。晏乃画地令方,自处其中。人问其故,答曰:“何氏之庐也。”魏武知之,即遣还。

【注释】

①明惠:聪明。惠,通“慧”。奇:极,很。

③晏在宫内:何晏父死后,曹操娶何晏母尹氏为夫人,并收养何晏。

④画地令方:在地上画成方形。令方,使其成方形。

【译文】

何晏七岁时,聪明过人如有神助,曹操非常喜欢他。因为何晏长在宫里,所以曹操想认他为子。何晏就在地上画了一个方形框框,自己呆在里面。有人问他缘故,他答道:“这是何家的房屋。”曹操知道这事后,立即把他送回了家。

(五)

何平叔美姿仪,面至白。魏明帝疑其傅粉,正夏月,与热汤饼。既啖,大汗出,以朱衣自拭,色转皎然。

【注释】

①何平叔:何晏。

②傅:通“敷”。

③汤饼:指汤面。

④啖:吃。

⑤皎然:洁白的样子。

【译文】

何晏姿态仪容很美,脸很白皙。明帝怀疑他搽了粉,正当夏天,就给吃热汤面。何晏吃完后,出了大汗,便用官服揩拭,脸色更加洁白了。

(六)

徐孺子年九岁,尝月下戏,人语之日:“若令月中无物,当极明邪?”徐曰:“不然。譬如人眼中有瞳子,无此必不明。”

【注释】

①徐孺子:徐稚。

②物:传说月亮中有兔和三条腿的蟾蜍。

【译文】

徐稚九岁时,一次在月光下玩耍,有人对他说:“如果月亮中什么东西都没有,该当极其明亮吧?”徐稚说:“不是这样的。譬如人的眼睛中有瞳仁,没有这东西,眼睛必定不明亮。”

(七)

王戎七岁,尝与诸小儿游。看道边李树多子折枝,诸儿竞走取之,唯戎不动。人问之,答日:“树在道边而多子,此必苦李。”取之,信然。

【注释】

①折枝:使树枝弯曲。

【译文】

王戎七岁的时候,曾经与很多小孩子游玩。他们看到路边的李树上长满了李子,把树枝都要压断了。孩子们都抢着跑过去摘李子,只有王戎一个人站着不动。有人问他,他答道:“李树在路边却有这么多李子,说明这必定是苦李。”摘下李子来尝一尝,果真是这样。

(八)华佗治咽病

佗尝行道,见一人病咽,嗜食不得下。家人车载,欲往就医。佗闻其 *** 声,驻车往视,语之曰:“向来道边,有卖饼家蒜齑大酢,从取三升饮之,病自当去。”即如佗言,立吐蛇一枚。

【注释】

① 齑:作调味用的姜、蒜、葱、韭等菜的碎末。酢:同“醋”

【译文】

华佗曾经走在路上,看见一个人喉咙疼,想吃东西却咽不下去。家里的人用车拉着他,想去看医生。华佗听到他的 *** 声,停下车去看,对他说:“刚才过来的路边,有卖饼的人家有蒜末酸醋,到那里取三升喝了,病自然就好了。”立刻照华佗说的去做,马上吐出一条蛇来。

(十)澧泉

泰山之东有澧泉,其形如井,本体是石也。欲取饮者,皆洗心志,跪而挹之,则泉出如飞,多少足用。若或污漫,则泉止焉。盖神明之尝志者也。

【注释】

①洗心志:洗涤心胸志意。比喻除去恶念或杂念。

【译文】

泰山的东边有个澧泉,它的形状像井,本身是石头的。想取泉水喝的人,都要排除杂念,跪着去舀水,那么泉水就像飞一样地涌出来,喝多少都足够。如果行为卑污,那么泉水就不流了。大概是神灵在检验人的心志吧。

(十一)

王子猷居山阴,夜大雪,眠觉,开室命酌酒,四望皎然。因起仿徨。咏左思《招隐诗》,忽忆戴安道。时戴在剡,即便夜乘小船就之。经宿方至,造门不前而返。人问其故,王曰:“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

【注释】

①王子獣:王徽之。山阴:县名。在会稽以北,晋时属会稽郡。

②彷徨:徘徊。

③《招隐诗》:共两首,描写隐士生活。

④戴安道:戴逵。

⑤ 剡:县名。

⑤就之:到他那里去。

【译文】

王徽之住在山阴的时候,一天夜里下大雪,他睡觉醒来,打开房门,叫左右备酒,环顾四周,一片洁白。他就起身徘徊,吟诵左思的《招隐诗》,忽然想起戴逵。当时戴逵在剡

县,王徽之就连夜乘了小船去拜访他。船行了一夜オ到,到了门ロ却不进去,又返回山阴了。有人问他缘故,他说:“我本来是乘兴而去的,现在兴尽而回,何必一定要见到戴逵呢?”

(十二)

魏武征袁本初,治装,余有数十斛竹片,咸长数寸。众云并不堪用,正令烧除。太祖思所以用之,谓可为竹椑楯,而未显其言。驰使问主簿杨德祖,应声答之,与帝心同。众伏其辩悟。

【注释】

①魏武:曹操。袁本初:袁绍(?-202),汝南汝阳(今河南商水西北)人,字本初,出身于四世三公的世家大族。

②治装:整治、备办军队的装备。

③斛(hu):古代量器,十斗为一斛。

④太祖:指曹操。

⑤竹裨楯( pi dun):椭圆形的竹盾牌。裨,椭圆形。楯,同“盾”,盾牌。

杨德祖:杨修。

帝:指曹操。

⑧辩悟:善言有悟性

【译文】

曹操征讨袁绍时,整治备办军队的装备,还剩下几十斛竹片,每片都只有几寸长。大家都说不能用了,正要叫人烧掉。曹操在思考着利用这些竹片的 *** ,认为可以做成椭圆形的竹盾牌,只是没有明白地把话说出来。他派人骑马去问杨修,杨修随声就答复来人,与曹操的心思相同。大家都佩服杨修既善言而悟性又高。

(十三)

王武子善解马性。尝乘一马,著连钱障泥,前有水,终日不肯渡。王云:“此必是惜障泥。”使人解去,便径渡。

【注释】

①王武子:王济

②著:放置。连钱:钱纹相连的一种花饰。障泥:放在马鞍下垂在马腹两侧的垫子,用来阻挡泥水的马饰。

【译文】

王济很懂得马的牌性。他曾经骑着一匹马,马背上铺着一连钱纹饰的垫子,前面有河水,马始终不肯渡水过去。王济说:“这一定是马爱惜垫子。”派人解下垫子,马就一直渡过河了。

(十四)

徐的文言文翻译  第2张

世之摹字者,多为笔势牵制,失其旧迹,须当横摹之,泛然不问其点画,惟旧迹是循,然后尽其妙也。

【注释】

①横摹:古代文字都是纵向书写,横摹即横向临摹,这样可以忘记笔画而更关注字体的神韵。【译文】

世上那些临摹字帖的人,大多被笔势所牵制,失去了书法的神韵,应该横向临摹,完全不顾字体的笔画,只遵循字体的原貌,然后就能完全得其奥妙。

(十五)

古人以散笔作隶书,谓之“散隶”。近岁蔡君谟又以散笔作草书,谓之“散草”,或日“飞草”。其法皆生于飞白,亦自成一家。

【注释】

飞白:东汉蔡邕所创,这种字体在书写时,笔画中间夹杂点点白痕,并且笔势给人以飞动的感觉。

【译文】

古人用散笔写隶书,称为“散隶”。近年来蔡襄又用散笔写草书,称为“散草”,或者叫“飞草”。这些书法都从飞白体衍生,也自成一家。

(十六)

欧阳文忠好推挽后学。王向少时为三班奉职,干当滁州一镇,时文忠守滁州。有书生为学子不行束脩,自往诣之,学子闭门不接。书生讼于向,向判其牒曰:“礼闻来学,不闻往教。先生既已自屈,弟子宁不少高?盍二物以收威,岂两辞而造狱?”书生不直向判,径持牒以见欧公。公阅,大称其才,遂为之延誉奖进,成就美名,卒为闻人。

【注释】

②干当:即“勾当”,管理,办理。为避宋高宗赵构讳而改为“干当”。

③滁州:今属安徽。

④束脩:原指送给老师的报酬,这里是指拜师礼。脩,干肉。

⑤牒:文书,这里指诉状。

二物:《礼记・学记》:“夏楚二物,收其威也。”夏楚二物为古代体罚工具。

【译文】

欧阳修喜欢推荐后学。王向年轻时在三班供职,管辖滁州一镇,当时欧阳修为滁州长官。有一个书生因为学子不行拜师礼,就亲自去见学子,学子却闭门不予接待。书生于是向王向提出诉讼,王向在诉状上判道:“按礼只听说前来学习的,没听说前去教学的。先生既然已经屈尊了,弟子怎么会不自高呢?为什么不用体罚的 *** 使他收威风,哪里用得着为此而打官司呢?”书生不服王向的判决,直接拿着诉状去见欧阳修。欧阳修一看到判词,极为称赏王向的才华,于是播扬他的名誉,并且奖掖提携他,成就他的美名,王向最终成了名人。

(十七)

欧阳公尝得一古画牡丹丛,其下有一猫,未知其精粗。丞相正肃吴公与欧公姻家,一见曰:“此正午牡丹也。何以明之?其花披哆而色燥,此日中时花也;猫眼黑睛如线,此正午猫眼也。有带露花,则房敛而色泽。猫眼早暮则睛圆,日渐中狭长,正午则如一线耳。”此亦善求古人心意也。

【注释】

③技哆(chi):展开,散开,这里指花朵张开,涣散无力。

④房敛:花瓣收紧。

姻家:亲家。

【译文】

欧阳修曾经得到一幅古画,画的是牡丹丛,牡丹下面有一只猫,不知道画得怎么样。丞相吴育与欧阳修是亲家,一见到这幅画就说:“这是正午的牡丹。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花瓣散开而且颜色干燥,这是正午时的花;猫的黑眼睛就像线一样,这是正午时的猫眼。如果是带着露水的花朵,那么花瓣会收紧而且颜色润泽。猫眼在早晨和日暮时是圆的,随太阳升高而逐渐狭长,到正午时就像一根线一样。”这也是善于揣摩古人的心意啊。

(十八)

江南徐铉善小篆,映日视之。画之中心,有一缕浓墨,正当其中;至于屈折处,亦当中,无有偏侧处。乃笔锋直下不倒侧,故锋常在画中,此用笔之法也。铉尝自谓:“吾晚年始得wai匾之法。”凡小篆喜瘦而长,匾之法,非老笔不能也。

【注释】

②幅(wai)之法。一种小策字体,一般认为是将求书、书相结合的笔法,字形偏于隶,笔法作篆。

(十九)

何平叔美姿仪,面至白。魏明帝疑其傅粉,正夏月,与热汤饼。既啖,大汗出,以朱衣自拭,色转皎然。

【注释】

①何平叔:何晏。

②魏明帝:曹叡字元仲,三国魏第二代君主,文帝曹丕之子。但据时代考证,此处当为魏文帝曹丕。傅:通“敷”。

③汤饼:指汤面。

④啖:吃。

⑤皎然:洁白的样子。

【译文】

何晏姿态仪容很美,脸很白皙。明帝怀疑他搽了粉,正当夏天,就给他吃热汤面。何晏吃完后,出了大汗,便用官服揩拭,脸色更加洁白了。

(二十)

异事

韩魏公庆历中以资政殿学士帅淮南,一日,后园中有芍药一干分四岐,岐各一花,上下红,中间黄蕊间之。当时扬州芍药未有此一品,今谓之“金缠腰”者是也。公异之,开一会,欲招四客以赏之,以应四花之瑞。时王岐公为大理寺评事通判,王荆公为大理评事lian判,皆召之。尚少ー客,以判钤辖诸司使,忘其名,官最长,遂取以充数。明日早衙,钤辖者申状暴泄不至。尚少一客,命取过客历求一朝官足之,过客中无朝官,唯有陈秀公时为大理寺丞,遂命同会。至中筵,剪四花,四客各簪一枝,甚为盛集,后三十年间,四人皆为宰相。

②岐:枝干,枝权。

③王岐公:即王珪,字禹玉,北宋宰相,封岐国公。参《人事》卷九注。大理寺评事:审判机构中负责断案的官员。通判次于州府长官的官职,具有处理公事的实权

④王荆公:即王安石,字介甫,北宋宰相,封荆国公。参《故事》卷一注。佥判:地位低于通判

⑤钤(qian)辖:掌管军事训练的官员

⑥陈秀公:即陈升之,字旸叔,北宋宰相,封秀国公。参《权智》卷十三注。

⑦簪(zan):将某物插在头上。

【译文】

韩琦在庆历年间以资政殿学士的身份主管淮南,一天,后园中有枝芍药,一根枝干上生出了四根枝杈,每枝上各开了一朵花,上下都是红色的,中间则有黄色的花蕊点缀其间。当时扬州还没有这一品种的芍药,也就是现在所谓的“金缠腰”。韩琦很奇怪,就举行了一场聚会,想招揽四位客人一起观赏,以对应四朵花的祥瑞。当时王珪担任大理寺评事通判,王安石担任大理寺评事佥判,把他俩都招来。还少一位客人,以判钤辖诸司使,忘了他的名字,官职更高,就也把他叫来充数。第二天早衙的时候,那位钤辖汇报说因为剧烈腹泻而无法前来。这样还是少了一位客人,于是就派人取来经过此地的官员名录,找一位朝官来充数,路过的官员中没有朝官,只有陈升之当时担任大理寺丞,于是请他一同参会。在宴席上,剪下四朵花,四位客人头上各插一枝,实在是

一场盛会,后来三十年间,四人都成了宰相。

欢迎关注@泽光书院 ,让思想充实生活。图文来自 *** ,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我们注重于分享,如有侵权联系必删并致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