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夜翻译

本故事已由作者:摩羯大鱼,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每天读点故事”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

楼兰亡了。

北燕铁骑所向披靡,以雷霆之势,先收精绝,再破于阗,顺手搞了车师……

楼兰万人之上零人之下的公主——雪万岁坐在她镶钻的公主椅,捧着奶茶吸溜吸溜,对着镶钻的公主桌上摊开的地图分析战局。

“慕容时这是玩上他娘的消消乐了呀。”

次日,北燕攻下了楼兰。

楼兰王被俘,公主雪万岁一马当先,率领臣民负隅顽抗,最终她身中二十多刀,刀刀避开要害,被包成个活木乃伊,送往燕国殷都。

万岁公主一战成名,大燕人亲切唤她杀不死的小顽强。

在这之前,关于雪万岁的传说还有很多,传说她出生那天,久旱的大漠下了罕见瑞雪,许多绿洲因此恢复了生机。

传说她生下来光会笑,不会哭,楼兰王视她为自己的眼珠子,当场宣布将王位传与她,给她起名叫雪万岁,寓意她跟自己平起平坐。

雪万岁还不会跑,楼兰王已经开始抱着她上朝,大臣奏本的时长全倚仗万岁公主的生理时间决定,往往大臣这里启奏说今年某某部落骆驼的产奶量下降了,楼兰王淡定一声吼,道:“来人呐,尿一手。”

时间一长,大臣们的语速提升飞快,全楼兰的文武都学会了饶舌。

万岁公主长到十八岁,出落的亭亭玉立,被奉作楼兰之宝、沙漠玫瑰,她冰雪水灵,天真烂漫,果然是个傻白甜。

2

这个傻白甜在北燕皇宫缓缓睁眼了。

陌生的雕梁画栋,陌生的床,床边陌生但又不完全陌生的男子。

慕容时声音清冷,道:“雪万岁,你也有今天。”

“你当众羞辱朕的时候,可曾想过自己会有今天?”

“眼下朕为刀俎,你为鱼肉,你还有什么话说?”

“你给朕说话!”

雪万岁还在木乃伊,身子不能动,转动僵硬的脑袋,面无表情对着他。

慕容时:“跟朕装不羁?你还有资格么?”

慕容时:“你是不是觉得朕不敢杀你?”

雪万岁大眼水汪汪,继续看着他,非常无辜,看在慕容时眼中,这是 *** 裸的挑衅,雪万岁的眼神翻译过来,就是“对啊对啊你来杀我呀丑八怪,略略略……”

慕容时怒极反笑,站起来道:“朕不杀你,这么死了便宜你了,朕要仇将仇报,立你为后,利用你的影响力,让天下人都看看,朕面对曾经拒绝过朕的敌国公主、阶下囚,是如何的胸怀宽广。”

“就这么定了。”慕容时放完狠话,转身朝殿外走,面上盛怒,内心暗自惊叹。

他不知道雪万岁是个傻白甜,印象还停留在雪万岁狠狠拒绝过自己和那二十多刀上,他脑补的雪万岁,聪慧果敢,武艺高强,城府极深,极深。

“如此佳人,若能为朕所用,朕拿下西域剩下的九国有望,朕要征服她!”

此时的慕容时还是个冷血帝王,婚姻在他眼里是一种政治手段,他的目标在星辰大海,他莫得感情。

他也不知道,雪万岁盯着他离去的背影,依然无辜。

雪万岁:“神啊,他叨逼叨说的啥,一句没听懂。”

北燕大帝慕容时千算万算,就是没想到雪万岁身为一位高贵的公主,她只会说个母语。

啥也不是。

3

慕容时日理万机,不能每天来搭理雪万岁,在雪万岁养伤期间,指派了个宫女照顾她起居。

宫女名唤大利,大吉那个大利,大利精通楼兰语,跟雪万岁沟通起来毫无压力。

大利还力大无穷,她伺候雪万岁洗澡,单手扛起雪万岁不费劲,绷带一拆将雪万岁一顿洗涮涮洗涮涮,最后给雪万岁把绷带重新缠上,在脑门系个漂亮的大蝴蝶结,再把雪万岁扛回去。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

给雪万岁迷得不要不要的,雪万岁问她:“你这么有本事,为啥进宫当宫女。”

大利道:“因为我贪图我们陛下的美色,进宫可以近距离追星。”

雪万岁:“咦……”

她觉得大利哪哪都好,就是审美畸形,慕容时长那么丑,哪里值得追了。

她当初拒绝了大燕国的求婚,正是因为慕容时太丑。

其时大燕先帝尚在位,慕容时还是太子,年纪到了要选妃,先帝想要个混血儿媳,遂派使臣前去楼兰,求娶沙漠玫瑰——万岁公主,绝不是因为楼兰乃西域十三国之首,遍地有矿。

大燕使臣冒着顶风跋涉到楼兰,在朝堂说明来意,雪万岁坐在她镶钻的王座,托腮回想。

她其实见过慕容时。

有一年她受邀前往殷都喝下午茶,在大燕皇宫跟一帮女眷吹牛皮,因为她太爱说实话,说粉色娇嫩,齐王妃你都多大年纪了,说鹅黄显黑,明珠郡主你本来就不白……成功遭到了众人排挤。

大燕皇后找个借口把她支出去,让她出宫领略中原风光,不到天黑不要回来。

她带着翻译逛起了殷都,在夜市吃家乡菜——烤羊肉串就哈密瓜的时候,突然听见身后的河岸爆发了尖叫。

东风夜放花千树,玉壶光转,灯火阑珊,凤箫声动。

河中船头吹箫的年轻男子卓立,青白广袖随风动,露一截雪白皓腕,气骨傲然,贵气十足。

他颈侧发丝被风拂开,锁骨处隐现碧绿一点,随即又被落下的发丝盖上了。

雪万岁揉揉眼,看两岸追着小船狂跑、朝船上扔花枝和手帕的大姑娘小媳妇,心想中原风俗是彪悍,见了倒人胃口的丑男掩饰都不掩饰,直接动手砸。

本公主欣赏,忒欣赏。

她入乡随俗,举起桌上没切的哈密瓜,抡圆了胳膊朝船扔过去,本为凑个热闹,孰料一举得中,把吹箫的男子楔进了河。

翻译都看傻了。

雪万岁回到宫中,听闻太子落水,还没将太子跟吹箫的丑男往一块堆儿联系,为表邻邦友好前往东宫探视,因男女授受不亲,她隔着屏风看了太子一个虚影,慕容时是个偏瘦的身材,她就觉得这太子长得挺干巴。

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初次见面无话可说,雪万岁没话找话,说要不我给太子讲个笑话吧。

雪万岁艺术加工一下,说:“今晚,本公主在河边看见有个丑男乘船吹箫,被好多人追着打,长得丑没有错,但长得丑还出来吓人就是他的不对了,所以本公主赏了他一个哈密瓜。”

雪万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还没笑够,慕容时忍无可忍,一把拉开屏风,点漆双眸射出两道锋利的光芒,冷冷看着她。

雪万岁看清他面容,不笑了。

慕容时也是倒霉,偶然路过,看月色好,兴起吹箫,谁能想到天降哈密瓜。

当时场面混乱,正愁找不到凶手,凶手自己上门炫耀来了。

慕容时儿时是个正太,大了是个美男,还有身份光环,走到哪里都是鹤立鸡群,众星捧他,从未有人说过他丑,还拿瓜投他。

打击不是一般的大。

他开口,标准的楼兰话,道:“你完了。”

雪万岁吓得把屏风拉了回去。

大燕太子和楼兰公主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翌日,大燕皇后在御花园设百花宴,邀雪万岁作陪。

雪万岁去时,没想到慕容时也在,大燕皇后正在为慕容时落水的事生气,问慕容时可看见了刺客真面目。

慕容时抬头,与雪万岁视线相撞,那叫一个火花带闪电,雪万岁往花丛一蹲,心道要死要死。

她划拉着土想办法,是撒个谎苟过去,还是直截了当地承认得了,两国交战不斩来使,八成也不能够斩公主。

就见慕容时勾唇一笑,摇了摇头,对大燕皇后道:“儿臣没看见。”

听完翻译的话,雪万岁心头一热,慕容时虽然丑,但他是个好人,刚要跟他说声对不起。

结果慕容时下一句:“不过当时万岁公主看见了。”

雪万岁:“……”好人卡发早了。

众人目光纷纷转移,齐齐看着雪万岁。

大燕皇后:“你这孩子,蹲在那里干什么?”

雪万岁:“……跟蚂蚁说话,我们这些异邦在逃公主都有跟小动物沟通的技能。”

“是吗?”慕容时拿话赶她,“蚂蚁跟公主说了什么?夸公主有教养吗?”

雪万岁:“……”

雪万岁:“它们说慕容时你个禽兽。”

翻译:“……”

翻译:“公主,你这是在为难翻译。”

翻译站起来,主要是对皇后,译道:“它们说太子殿下真乃一表人才。”

皇后很是满意。

一片祥和中,慕容时和雪万岁对上眼,再度火花带闪电,这辈子是够呛能好了。

——

雪万岁回想到这里,起身对大燕使臣,道:“不嫁。”

她当着西域十三国和大燕众多宾客,驳斥了慕容时的求婚,叽里呱啦一气说,简单翻译,就是俩字——

丑拒。

世人看了慕容时的笑话,皆道雪万岁是慕容时攀不上的高枝。

与此同时,有民族荣誉感的大燕人不干了,说就是个牛皮鼓你也不能这么打击,何况是我们亲爱的太子,支持太子娶个绝世美女扳回一局。

但太子选妃事宜却搁置了,有人问起,官方回答是太子潜心学习去了。

好几年过去,楼兰灭国了。

大利听完以上,若有所思,打开殿门叫进来一个侍卫,长得虎背熊腰油光满面,脸上毛孔粗大胡子拉碴,还长个痦子,痦子上还有毛。

大利:“公主,你看小丁好看吗?”

雪万岁:“我去,好帅,帅哥你谁!”

大利:“公主,我好像知道你的问题出在哪里了。”

所以到底是谁审美畸形啊!

4

大利劝雪万岁,说本来是一个瓜的事,非要闹这么大,当时说开不就好了。

“当然现在说开也不晚,公主你去找陛下谈谈吧。”

雪万岁:“呸,不去,绝不向恶势力低头。”

大利:“你现在是待宰的小羊羔,保命要紧,还要什么脸,对了,我们陛下放话要娶你,你知道吗?”

雪万岁:“啥?!”

雪万岁:“你们陛下寝宫怎么走?他喜欢性感的还是端庄的?”

大利将她扯下肩头的衣领扯回去:“我错了,你还是要点脸。”

没等雪万岁去找慕容时,雪万岁伤好差不多,慕容时来找雪万岁了,他满脸威严,负手踏入大殿,打眼先看见一只烤羊腿,接着是一摞烤馕。

烤包子、大盘鸡、拉条子、乳酪、葡萄干……

一个亡国公主,伙食比他都好。

慕容时:“谁允许你们这么善待她的?”

大利忐忑道:“陛下不是吩咐,不能亏待了公主么?”

“……”慕容时摆手叫大利下去,独自步入大殿内里,雪万岁正吃的投入,浑然不知有人来了。

慕容时咳嗽一声,她才蓦然抬头,愣了愣,道:“吃点?”

没有一点阶下囚的自觉。

慕容时:“哼。”

一撩衣摆在她对过坐了,隔着大盘鸡和馕,森寒注视她。

雪万岁腹诽:“他真是……比从前更丑了。”

脸太小,腰太窄,皮肤比娘们儿还白细,这样的放在他们大漠,别说登上英雄榜,连个体格健康都算不上,顶了天去,他也是个亚健康。

一边想一边抓紧吃,怕这是最后一顿。

慕容时看着她吃,心道她这是企图通过无视朕来昭示她的底气,等朕绷不住先发火,好用她的淡然无畏来对比朕的沉不住气,然后就可以嘲笑朕,果然阴险狡诈,朕才不上她的当。

朕也不说话。

是故,殿内一时落针可闻,只有食物的咀嚼和吞咽声。

雪万岁内心:“他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在想怎么折磨我?”

慕容时内心:“先开口朕就输了。”

雪万岁吃呀吃,吃呀吃,打了个饱嗝,实在吃不动了。

雪万岁眼一闭手一伸:“杀我之前,能不能先让我见见我父王?”

慕容时微感意外,冷声道:“谁说朕要杀你,你是听不懂人话吗,朕说过,朕要娶你。”

雪万岁懵里懵懂,看着他薄唇一张一合,因为眼大漏神,眼神逐渐无辜。

慕容时:“你总这么挑衅朕,有意思吗?”

雪万岁:“……”

慕容时:“够了雪万岁,你给朕说话。”

雪万岁:“……”

雪万岁念叨着我是小羊羔我是小羊羔:“陛下,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慕容时拍桌而起:“过分了雪万岁!朕容你养伤供你吃喝,仅仅说了句你听不懂人话,你就指桑骂朕不是人,朕不过想蹭你个热度,你却三番两次侮辱朕,你……你岂有此理!”

雪万岁看得出他生了气,却不知他为什么生气,无辜之上加了无措,一瞅更气人。

慕容时胸膛剧烈起伏,话本里昏君碰上这种女人是怎么办来着?

对,掰她下巴,让她惶恐,强吻她,抱她上床这样那样,非但能征服她,还能帮作者水它个千百来字,读者还都爱看。

就这么办。

慕容时跨前一步,伸手,发现雪万岁这些日子待遇太好,吃出了双下巴,不好掰。

慕容时:“……”

慕容时把手收回来,没有经验,强掰容易闹笑话,算了。

他继续生气,继续僵持。

这时候听墙角的大利委实听不下去,冒着被砍头的危险进门,小声道:“那个……陛下,公主她说听不懂,是真的听不懂。”

大利说完闪退,深藏功与名。

慕容时:“……”

慕容时:“……”

慕容时:“……”

慕容时:“你听不懂中原话?”这回他用的是楼兰语。

雪万岁点点头。

慕容时:“……”

不知为何,他更生气了。

5

慕容时确认了,雪万岁是个傻白甜。

城府不深,武艺不高,在家时唯一热爱的运动是吃,既不能召集楼兰旧部起义复国,也没有胆子行刺他,无能的相当纯粹。

他报仇报了个寂寞。

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滋味不好受,慕容时气道:“我还是要娶你!”

雪万岁委屈巴巴,好商好量:“能不能不娶啊?”

“嫁给朕委屈你了?”

“不敢说委屈,我是小羊羔。”

“意思就是还有委屈了?”

雪万岁默然片刻,大着胆子道:“毕竟我是个颜控,你这个模样,我婚后很难对你喜欢的起来,不能跟你先婚后爱,强扭的瓜不甜。”

有了前面的教训,慕容时没有先发火,耐心问她:“在你眼里,什么样的人才算好看?”

雪万岁一指门口站岗的侍卫小丁。

小丁长这么大,吓哭的人不老少,从没有人真情实感夸过他好看,顿时腰杆挺直,大脸盘子悄然爬上两朵红晕。

慕容时看着小丁,沉默了。

一时半会找不到合适的词汇形容此刻的心情,是他不配了。

他心里忽然感到了一阵平衡,看雪万岁的目光软了一瞬,道:“好,立后的事情可以慢慢商榷,在朕改变主意之前你不许胡乱走动,要记得自己身份……在这住的可习惯?”

雪万岁:“不习惯,你们大燕太穷了,家具不镶钻,这里的奶茶也不正宗,都没有珍珠。”

雪万岁:“我还想吃哈密瓜。”

慕容时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火气又上来了:“还提哈密瓜,你怎么敢?当年之事,你不觉得自己错了吗?”

“觉得,”雪万岁道,“我错就错在不该浪费食物,扔瓜可耻,吃了多好。”

慕容时起身拂袖,走人。

“还有,”雪万岁叫住他,站起给他深深鞠了一躬,“我欠你一声对不起,对不起。”

雪万岁:“当年我年纪小不懂事,无论如何,人身攻击是不对的,丑人也有追求幸福的权利,我虽然爱慕小丁,但还是想祝你幸福。”

“……”慕容时五味陈杂,道:“我谢谢你。”

雪万岁:“我能不能去见见我父王?”

慕容时:“可以,等朕高兴的时候。”

6

雪万岁:“怎么样才能让慕容时高兴?”

大利:“依稀记得,陛下上回笑是在去年。”

雪万岁:“……”

一笑治百病,难怪慕容时亚健康。

雪万岁:“那他有什么喜好?”

大利:“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不然公主试试美 *** 惑?”

雪万岁:“行。”

大利夺下她手中羊腿:“先减个肥。”

“……哦。”

——

这一日,慕容时在朝堂接受了群臣连番催婚的轰炸,下朝时人都麻了,日暮拖着沉赘龙袍回寝宫,意外发现殿内一个侍奉的宫人都没有。

他提起防备,悄然往前走了两步,防不胜防,帘后一美人款款现身,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雪万岁穿着露脐装舞的忘乎所以,四肢之不协调,像是新装上去的。

“……”慕容时松懈下来,找个角落看完了这场复健表演,不大理解地问道:“你黑灯瞎火跑到朕这里跳大神,是有什么阴谋?”

雪万岁:“我舞跳的不精彩吗?”

慕容时:“这竟然是支舞。”

雪万岁:“你不感动吗?”

慕容时:“不敢动。”

雪万岁挫败道:“不感动的话,你心里的小鹿肯定也没有乱撞了。”

慕容时默了一默,道:“怎么说呢,公主勇气还是可嘉,给我这样的丑人跳舞,真是苦了你了。”

雪万岁点头认同。

慕容时:“朕刚才是在反讽。”

雪万岁:“……”

慕容时:“可以走了,公主,半个月之内尽量不要出现朕面前。”

雪万岁急道:“可是重头戏还在后头呢,陛下给个机会叭。”

慕容时:“……”

慕容时:“请开始你的表演。”

雪万岁:“你站着我开始不了,你得坐下。”

“……”还得配合她!

皓夜翻译  第1张

慕容时一边寻思朕是不是给她脸了,一边纳闷坐下了,隐隐约约有点期待是怎么回事。

桌上有现成倒好的酒,雪万岁扭扭扭,俯身,朱唇微张,叼住小巧的酒杯,坐在了慕容时大腿上,同时伸手勾住他脖颈,将酒杯往慕容时唇边凑。

不出意外,酒全撒在慕容时脸上。

雪万岁:“……”

慕容时:“……”

慕容时淡定擦了把脸:“拿酒给朕洗脸,然后呢?”

雪万岁欲哭无泪,事情不是这个发展方向:“正常来说,我把酒喂进你嘴里,趁机与你对视抛媚眼,含情脉脉十个数,你就会怦然心动,在酒精的催使下对我情根深种,进而答应我的任何要求。”

现在怎么办,她搞砸了。

慕容时:“原来如此。”

慕容时:“这些下三滥招数都是谁教你的?”

雪万岁:“大利。”

慕容时:“你回去跟大利说,她再也别想得到朕的签名画像了。”

雪万岁走得悲怆。

慕容时半晌没有动,许久之后他抚上自己心口,那里跳的有些快,他双眉紧蹙了一会儿,叹道:“忽然觉得星辰大海好生没劲,不想娶她了。”

想放她和小丁双宿双栖。

7

雪万岁得到慕容时许可,得知可以去看爸爸,开心的原地起跳,与大利击掌,双双认为 *** 有效。

她喜滋滋穿上美美的小裙子,拎上两只哈密瓜,去了楼兰王关押之地。

楼兰王的关押之地环境不赖,除了有重兵把守不得自由。

“爹爹!”

“小玫瑰!”

父女相见,两眼泪汪汪。

楼兰王:“殷都传遍了,慕容时要娶你为后。”

楼兰王:“那可真是太好了。”

雪万岁:“???”

“是这样,”楼兰王道,“爹爹有个缜密的计划需要你跟爹爹里应外合。”

“爹爹已召集楼兰旧部起义准备复国,到时候你在宫里,找机会行刺慕容时,以你我父女的聪明才智,定然能取得成功。”

雪万岁:“啊?”

“我的小玫瑰有难处?”

雪万岁迟疑道:“可是……可是慕容时对我挺好的,他为了让我住的习惯,给我住的地方家具都镶了钻,还叫人给我做珍珠奶茶,就连这哈蜜瓜……”

“哈密瓜能帮助咱们复国吗?”楼兰王一拳将她手中的瓜捣烂,“慕容时狡猾的很,他这是在消磨你的意志,动摇你的决心,我的傻女儿,想想我们楼兰是怎么没的!”

雪万岁:“不是爹爹觊觎燕国地广,联合西域其他十二国企图造反,给作没的吗?”

楼兰王:“……”

楼兰王:“我楼兰百姓至今还处于生灵涂炭,水深火热之中!”

雪万岁:“不的啊,据我所知,大燕将我们吞并以后,取消了我们的岁供,百姓们小日子过的比以前好了很多,给其他小国馋的不行,话里话外都想主动投靠燕国。”

“雪万岁,你到底是谁的女儿!”楼兰王恼羞成怒,“你胳膊肘拐上山路十八弯了,慕容时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让你这么向着他,他身材有我们大漠的英雄排行榜之一健硕吗?”

雪万岁:“那没有。”

楼兰王:“他有孔武的臂膀吗?能单手扛起你吗?”

雪万岁:“他的侍女能。”

楼兰王:“你别是喜欢上慕容时了吧!”

雪万岁怔住,她道:“啊。”

她茫然:“我不知道。”

楼兰王语重心长:“小玫瑰啊,爹爹才是你最亲的人,爹爹把你拉扯这么大,从没求过你什么,也只求你这一次。”

楼兰王塞了一把匕首在她手中,淬了毒的:“你喜欢慕容时,那慕容时也喜欢你吗?倘若他也喜欢你,你下手便再容易不过了。”

“等事成,我们就可以回家,吃上最新鲜的哈密瓜。”

8

雪万岁回宫以后精神恍惚,觉睡不好,饭吃不香,羊腿每顿只能吃上半只,日渐消瘦,不见了双下巴,连小丁都不调戏了。

“公主你有问题。”大利抱臂端详她。

雪万岁心虚低头,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猝然起身,发足往外狂奔。

在宫道上遇见朝她走来的慕容时。

慕容时:“朕有话对你说。”

雪万岁:“我先说。”

雪万岁亮出匕首:“我爹想复国,让我杀了你,但我不下去手,”她将匕首扔了,“我绞尽脑汁,思来想去,只有两国联姻这一条两全之策了,我要嫁给你。”

她叹息:“唉,终归是沦为了政治牺牲品,我真是红颜薄命。”

“道理朕都懂,”慕容时道,“但你笑这么开心做什么。”

雪万岁:“嘿嘿嘿。”喜欢一个人,她藏不住嘛。

慕容时道:“你爹背地里的小动作尽在朕的掌控之中,看在你坦白从宽的份上,朕放过你,不娶你了,你去追小丁罢。”

雪万岁:“诶?”

不是,咋,搞什么幺蛾子,说好的娶她,不娶不行。

雪万岁:“慕容时你会不会当皇帝,你强迫我,你碾压我呀。”

“我只是单纯垂涎小丁的美色,我喜欢的人是你慕容时。”

慕容时要离去的步子一顿,他说:“我长得又不好看,哪里值得你喜欢?”

“话虽如此,但我就是喜欢了,你长这么难看我还喜欢你,不足以说明问题吗?”

慕容时静静看着她。

雪万岁:“刚才那句不是在反讽吧?”

雪万岁:“我当了你的皇后,能不能获得你不用反讽句的特权,太吓人了。”

慕容时笑了笑,转身走。

雪万岁跟上去,丝毫不觉自己被套路了:“慕容时我可以追你了吗?”

慕容时道:“不可以。”

雪万岁:“可以!”

“再说。”

“可以。”

“……你赢了。”

“可以。”

“好,可以。”

“他们是双向奔赴,”不远处,大利哭倒在小丁肩膀,感动的一塌糊涂,“我磕的cp成真了。”

小丁:“我却失恋了。”

9

从此,太子和公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10

才怪。

首先北燕大帝对于皇后审美这一块儿就特别头疼,本来垂涎小丁就垂涎了,无伤大雅,但是转年燕国的大皇子出生了。

小皇子生的闪闪惹人爱,皇后除外。

皇后经常对着亲儿子长吁短叹:“儿子,你长这么白净,一点也不像英雄宝宝,将来长成你爹那么丑,出门动不动被人追着打,为娘很忧愁。”

文化差异原因,她至今以为大燕人“掷果盈车”行为是一种对丑男的讨伐。

眼看皇后要得产后抑郁了,慕容时起早贪黑地想办法,还得是大利,提议陛下跟楼兰高手干一架,请皇后观战。

那一日天色昏黄飞石走沙,北燕大帝一柄寒霜剑挑战西域英雄榜前十高手,用时半个时辰。

皇后看直了眼,当场折服,小丁不香了。

皇后的审美活活被掰了过来,最帅的是,慕容时干完架,面不改色粗气不喘,将雪万岁腰一揽,风轻云淡。

道:“走,去看看朕为你引进的哈密瓜。”

又过好几年,皇后学会了中原话,受到中原文化尤其是各大选秀节目的熏陶,才知道自己夫君好看得有多离谱,爱了爱了,那时候,大燕的长公主已经两岁多了。

很久很久以后,四海归顺,天下太平。

落魄公主遭敌国皇帝绑进宫,本以为小命不保,却被封后盛宠

北燕太上皇和太上皇后白发鬓鬓,垂垂老矣,闲来无事,寝宫啃瓜唠嗑,雪万岁才想起来问:“当年你求婚被我丑拒,为何之后就不选妃了呢?仿佛专为等我似的。”

慕容时羞涩了一刻,道:“当年不知是不是赌气,在你之后每位女子我都暗搓搓拿来同你比较,发现都不是你,也都不及你。”

太上皇后说:“诶嘿嘿。”

11

九天,山肴海错,洄湘睁开眼,额头的包尚未消。

这一世,她过的简单幸福,与慕容时寿终正寝,相隔不到一天,最后合葬于皇陵。

舌尖似乎还残存着哈密瓜的味道。

皓夜翻译  第2张

司命目睹她诈尸,忙问道:“如何?甚感觉?”

洄湘:“先让我吃个瓜。”

她起身走到门前一片地,找个了空地方开始做法现结瓜。

司命:“……”她们植物系牛批。

哈密瓜结好,洄湘啃了一口,眼睛锃亮,司命就知道妥了。

洄湘误打误撞得了这个好处,已经能尝出酸和甜,上瘾非常,非要趁热打铁再进一会《机缘薄》,快点恢复味觉。

司命按住狂躁的她:“《机缘薄》里随机事件太多了,我自我师父手中承了司命一职,历时万年至今未能完全参透,我劝你谨慎,一日最多进一回,进多了容易神魂错乱走火入魔。”

司命道:“我这里还有个不知道是好还是坏的消息要告诉你,就在你寻味其间,天帝陛下宣布要退婚。”

洄湘:“什么?!”

洄湘:“哎呀不能吧,那天帝得多难过,咱们当手下的不能为其分忧真是罪过。”

洄湘:“当真不结了?可惜啊可惜,多好的姻缘你说说。”

司命:“小洄湘,你开心的也太明显了,收一收。”

司命:“此刻众臣都前往紫霄宝殿去了,听说事情闹挺大,要不是为了等你,我这会儿都听上八卦了,快走吧。”

司命一拉她,边走边往上一指:“听说这回连上头那位都惊动了,必然不能善了。”

洄湘还没反应过来:“上头,哪个上头?”

司命一剁脚,八尺 *** 大汉娇嗔:“就是上头嘛!”

洄湘恍然:“哦哦哦。”

她把步子缩了回来:“我能不能不去点卯,实话说我有点怕他。”

司命与她同发抖:“我我我也怕。”

敢问上至三十六天,下至七十二道,谁人不怕上头那位。

司命认命:“不去不行,走吧,打扮好看点,粉色小裙裙要伐?一般神我都不借她。”(原标题:《寻他千百度:雪万岁》)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之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