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衣小凤枝头语翻译

《丑奴儿》, 词牌名 。又名《 采桑子 》、《丑奴儿令》、《 罗敷媚 》、《罗敷艳歌》。唐教坊大曲有《杨下采桑》,是兼有歌舞的大曲。 南卓 《 羯鼓录 》作《凉下采桑》,属“太簇角”。《丑奴儿》为双调 小令 ,殆就大曲中截取一遍为之。《 尊前集 》注“羽调”,《 张子野词 》入“双调”。四十四字,前后片各三平韵。别有添字格,两结句各添二字,两平韵,一叠韵。

丑奴儿·书博山道中壁

宋代:辛弃疾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丑奴儿·烟芜露麦荒池柳

宋代:辛弃疾

烟迷露麦荒池柳,洗雨烘晴。洗雨烘晴。一样春风几样青。

提壶脱袴催归去,万恨千情。万恨千情。各自无聊各自鸣。

丑奴儿·年年索尽梅花笑

宋代:辛弃疾

年年索尽梅花笑,疏影黄昏。疏影黄昏。香满东风月一痕。

清诗冷落无人寄,雪艳冰魂。雪艳冰魂。浮玉溪头烟树村。

丑奴儿

宋代:辛弃疾

此生自断天休问,独倚危楼。独倚危楼。不信人间别有愁。君来正是眠时节,君且归休。君且归休。说与西风一任秋。

丑奴儿·晚来一阵风兼雨

宋代:李清照

晚来一阵风兼雨,洗尽炎光。理罢笙簧,却对菱花淡淡妆。

绛绡缕薄冰肌莹,雪腻酥香。笑语檀郎:今夜纱厨枕簟凉。

丑奴儿·近来愁似天来大

宋代:辛弃疾

近来愁似天来大,谁解相怜。谁解相怜。又把愁来做个天。

都将今古无穷事,放在愁边。放在愁边。却自移家向酒泉。

丑奴儿近·博山道中效李易安体

宋代:辛弃疾

千峰云起,骤雨一霎时价。更远树斜阳,风景怎生图画。青旗卖酒,山那畔、别有人间,只消山水光中,无事过这一夏。

午醉醒时,松窗竹户,万千潇洒。野鸟飞来,又是一般闲暇。却怪白鸥,觑着人、欲下未下。旧盟都在,新来莫是,别有说话。

丑奴儿·夜来酒醒清无梦

宋代:秦观

夜来酒醒清无梦,愁倚阑干。露滴轻寒。雨打芙蓉泪不干。

佳人别后音尘悄,瘦尽难拚。明月无端。已过红楼十二间。

丑奴儿令·沉思十五年中事

清代:龚自珍

沉思十五年中事,才也纵横,泪也纵横,双负箫心与剑名。

春来没个关心梦,自忏飘零,不信飘零,请看床头金字经。

丑奴儿慢·麓翁飞翼楼观雪

宋代:吴文英

东风未起,花上纤尘无影。峭云湿,凝酥深坞,乍洗梅清。钓卷愁丝,冷浮虹气海空明。若耶门闭,扁舟去懒,客思鸥轻。

几度问春,倡红冶翠,空媚阴晴。看真色、千岩一素,天澹无情。醒眼重开,玉钩帘外晓峰青。相扶轻醉,越王台上,更更高层。

丑奴儿

宋代:张孝祥

绝代佳人淑且真。雪为肌骨月为神。烛前花底不胜春。倚竹袖长寒卷翠,凌波袜小暗生尘。十分京洛旧家人。

丑奴儿(和陈簿)

宋代:辛弃疾

鹅湖山下长亭路,明月临关。明月临关。几阵西风落叶干。新词谁解裁冰雪,笔墨生寒。笔墨生寒。曾说离愁千万般。

丑奴儿

宋代:周邦彦

酒熟微红生眼尾。半额龙香,冉冉飘衣袂。云压宝钗撩不起。黄金心字双垂耳。愁入眉痕添秀美。无限柔情,分付西流水。忽被惊风吹别泪。只应天也知人意。

丑奴儿

宋代:王仲甫

牡丹不好长春好,有个因依。一两枝儿。但是风光总属伊。当初只为嫦娥种,月正明时。教恁芳菲。伴著团圆十二回。

丑奴儿

宋代:周邦彦

叶底寻花春欲暮。折遍柔枝,满手真珠露。不见旧人空旧处。对花惹起愁无数。却倚阑干吹柳絮。粉蝶多情,飞上钗头住。若遣郎身如蝶羽。芳时争肯抛人去。

丑奴儿

宋代:辛弃疾

寻常中酒扶头后,歌舞支持。歌舞支持。谁把新词唤住伊。临岐也有旁人笑,笑己争知。笑己争知。明月楼空燕子飞。

丑奴儿

宋代:晏几道

日高庭院杨花转,闲淡春风。莺语惺忪。似笑金屏昨夜空。娇慵未洗匀妆手,闲印斜红。新恨重重。都与年时旧意同。

丑奴儿令(促养直赴雪夜溪堂之约)

宋代:康与之

冯夷剪碎澄溪练,飞下同云。著地无痕。柳絮梅花处处春。

山阴此夜明如昼,月满前村。莫掩溪门。恐有扁舟乘兴人。

丑奴儿

宋代:张孝祥

玉节珠幢出翰林。诗书谋帅眷方深。威声虎啸复龙吟。我是先生门下士,相逢有酒且教斟。高山流水遇知音。

丑奴儿

宋代:黄机

绿阴窗几明如拭,粉黛初匀。无限芳心。翻动牙签却_人。多娇爱学秋来曲,微颤朱唇。别后销魂。字底依稀记指痕。

丑奴儿

宋代:晁端礼

来朝匹马萧萧去,且醉芳卮。明夜天涯。浅酌低吟欲殢谁。归来应过重阳也,菊有残枝。纤手重携。未必秋香一夜衰。

丑奴儿(谢人寄蜡梅)

宋代:李之仪

春风似有灯前约,先报佳期。点缀相宜。天气犹寒蝶未知。嫩黄染就蜂须巧,香压团枝。淡注仙衣。方士临门未起时。

丑奴儿

宋代:杜安世

樱桃谢了梨花发,红白相催。燕子归来。几处风帘绣户开。人生乐事知多少,且酌金杯。管咽声哀。慢引萧娘舞一回。

丑奴儿(醉中有歌此诗以劝酒者,聊隐括之)

宋代:辛弃疾

晚来云淡秋光薄,落日晴天。落日晴天。堂上风斜画烛烟。从渠去买人间恨,字字都圆。字字都圆。肠断西风十四弦。

丑奴儿

宋代:王仲甫

牡丹不好长春好,有个因依。一两枝儿。但是风光总属伊。当初只为嫦娥种,月正明时。教恁芳菲。伴著团圆十二回。

丑奴儿(春残)

宋代:赵长卿

牡丹已过酴醿谢,飞尽繁花。浓翠啼鸦。绿水桥边卖酒家。年时携手寻春去,满引流霞。往事堪嗟。犹喜潘郎鬓未华。

丑奴儿(大石梅花)

绿衣小凤枝头语翻译  第1张

宋代:周邦彦

肌肤绰约真仙子,来伴冰霜。洗尽铅黄。素面初无一点妆。寻花不用持银烛,暗里闻香。零落池塘。分付余妍与寿阳。

丑奴儿

宋代:黄庭坚

济楚好得些。憔悴损、都是因它。那回得句闲言语,傍人尽道,你管又还鬼那人唦。得过口儿嘛。直勾得、风了自家。是即好意也毒害,你还甜杀人了,怎生申报孩儿。

丑奴儿慢·春日

清代:黄景仁

日日登楼,一日换一番春色,者似卷如流春日,谁道迟迟?

一片野风吹草,草背白烟飞。

颓墙左侧,小桃放了,没个人知。

徘徊花下,分明记得,三五年时。

是何人。

挑将竹泪,黏上空枝。

请试低头,影儿憔悴浸春池。

此间深处,是伊归路,莫惹相思。

丑奴儿(梅花)

宋代:杨泽民

冰姿冠绝人间世,傲雪凌霜。蕊点檀黄。更看红唇间素妆。清芬不是先桃李,桃李无香。迥出林塘。万木丛中独秉阳。

丑奴儿

宋代:宋先生

金公本是干家子,住在坤宫。真虎真龙。吃尽三尸及九虫。丹砂锻炼泥丸里,赫赫长红。一日成功。直见三清太上公。

丑奴儿(咏梅)

宋代:陈亮

黄昏山驿消魂处,枝亚疏篱。枝亚疏篱。酝藉香风蜜打围。隔篱鸡犬谁家舍,门掩斜晖。门掩斜晖。花落花开总不知。

丑奴儿/采桑子 和铅山陈簿韵

宋代:辛弃疾

鹅湖山下长亭路,明月临关。

明月临关。几阵西风落叶干。新词谁解裁冰雪,笔墨生寒。

笔墨生寒。曾说离愁千万般。

丑奴儿/采桑子

宋代:石孝友

凌花镜里桃花笑,清影团团。月淡风寒。深夜移灯许细观。武陵溪上当时事,何处飞鸾。泪纸惊澜。飘尽红英不忍看。

丑奴儿

宋代:王灼

东风已有归来信,先返梅魂。雪斗纷纷。更引蟾光过璧门。绿衣小凤枝头语,我有嘉宾。急泛清尊。莫待江南烂漫春。

丑奴儿(寄齐尧佐)

宋代:王之望

蒙泉秋色登临处,愁送将归。一梦经时。肠断佳人、犹唱渭城词。春来重醉分携地,人在天涯。别后应知。两鬓萧萧、多半已成丝。

丑奴儿/采桑子

宋代:张孝祥

无双谁似黄郎子,自郐无讥。月满星稀。想见歌场夜打围。画眉京兆风流甚,应赋蛜蝛。杨柳依依。何日文箫共驾归。

丑奴儿/采桑子

宋代:王之道

青腰似诧天公富,奔走风云。银界无痕。委巷穷山草木春。玉楼不怕歌茵湿,笑语纷纷。须放他们。醉里冰姿光照人。

丑奴儿/采桑子

宋代:张孝祥

年年有个人生日,谁似君家。谁似君家。八十慈亲发未华。棠阴阁上棠阴满,满劝流霞。满劝流霞。来岁应添宰路沙。

丑奴儿/采桑子

宋代:宋先生

真人本是凡人做,悟者何难。名利如山。隔断神仙路往还。谢师指教生死限,长在心间。长在心间。十二时中不暂闲。

丑奴儿/采桑子

宋代:黄机

绮窗拨断琵琶索,一一相思。一一相思。无限柔情说似谁。银钩欲写回文曲,泪满乌丝。泪满乌丝。薄幸知他知不知。

丑奴儿/采桑子

宋代:杨泽民

冰姿冠绝人间世,傲雪凌霜。蕊点檀黄。更看红唇间素妆。清芬不是先桃李,桃李无香。迥出林塘。万木丛中独秉阳。

丑奴儿(次韵何文成灯下镜中桃花)

宋代:石孝友

菱花镜里桃花笑,清影团团。月淡风寒。深夜移灯许细观。武陵溪上当时事,何处飞鸾。泪纸惊澜。飘尽红英不忍看。

丑奴儿(见白发)

宋代:米芾

踟蹰山下濡须水,我更委佗。物阜时和。迨暇相逢笑复歌。江湖楼上凭阑久,极目沧波。天鉴如磨。偏映华簪雪一窝。

丑奴儿

宋代:周邦彦

香梅开后风传信,绣户先知。雾湿罗衣。冷艳须攀最远枝。高歌羌管吹遥夜,看即分披。已恨来迟。不见娉婷带雪时。

丑奴儿(大石梅花)

宋代:周邦彦

肌肤绰约真仙子,来伴冰霜。洗尽铅黄。素面初无一点妆。寻花不用持银烛,暗里闻香。零落池塘。分付余妍与寿阳。

丑奴儿

宋代:周邦彦

南枝度腊开全少,疏影当轩。一种宜寒。自共清蟾别有缘。江南风味依然在,玉貌韶颜。今夜凭阑。不似钗头子细看。

丑奴儿

宋代:李纲

枝头万点妆金蕊,十里清香。十里清香。解引幽人雅思长。玉壶贮水花难老,净几明窗。净几明窗。褪下残英蔌蔌黄。

丑奴儿

宋代:宋先生

真人本是凡人做,悟者何难。名利如山。隔断神仙路往还。谢师指教生死限,长在心间。长在心间。十二时中不暂闲。

丑奴儿

宋代:周邦彦

南枝度腊开全少,疏影当轩。一种宜寒。自共清蟾别有缘。江南风味依然在,玉貌韶颜。今夜凭阑。不似钗头子细看。

丑奴儿令/采桑子

宋代:康与之

红楼紫陌青春路,柳色皇州。月淡烟柔。袅袅亭亭不自由。旧时扶上雕鞍处,此地重游。总是新愁。柳自轻盈水自流。

丑奴儿(饯郑宪)

宋代:张孝祥

宝蜡烧春夜影红。梅花枝傍锦薰笼。曲琼低卷瑞香风。万里江山供燕几,一时宾主看谈锋。问君归计莫匆匆。

丑奴儿

绿衣小凤枝头语翻译  第2张

宋代:周邦彦

酒熟微红生眼尾。半额龙香,冉冉飘衣袂。云压宝钗撩不起。黄金心字双垂耳。愁入眉痕添秀美。无限柔情,分付西流水。忽被惊风吹别泪。只应天也知人意。

丑奴儿(木犀)

宋代:李纲

幽芳不为春光发,直待秋风。直待秋风。香比余花分外浓。步摇金翠人如玉,吹动珑璁。吹动珑璁。恰似瑶台月下逢。

丑奴儿(张仲钦生日用前韵)

宋代:张孝祥

伯鸾德耀贤夫妇,见说宜家。见说宜家。庭砌森森长玉华。天公遣注长生籍,服日餐霞。服日餐霞。寿纪应须海算沙。

丑奴儿(子母猿)

宋代:张炎

山人去后知何处,风月清虚。来往无拘。戏引儿孙乐有余。悬崖挂树如相语,常守枯株。久与人疏。闲了当年一卷书。

丑奴儿 博山道中效李易安体

宋代:辛弃疾

千峰云起,骤雨一霎时价。更远树斜阳,风景怎生图画。青旗卖酒,山那畔、别有人间,只消山水光中,无事过这一夏。午醉醒时,松窗竹户,万千潇洒。野鸟飞来,又是一般闲暇。却怪白鸥,觑着人、欲下未下。旧盟都在,新来莫是,别有说话。

丑奴儿/采桑子

宋代:张孝祥

十年闻说查山好,何日追游。木落霜秋。梦想云溪不那愁。主人好事长留客,尊酒夷犹。一笑登楼。兴在西峰上上头。

丑奴儿/采桑子

宋代:陈允平

岁寒时节千林表,独耐风霜。妒粉欺黄。淡淡衣裳薄薄妆。西湖十二阑干曲,倚遍寒香。白鹭横塘。一片孤山几夕阳。

丑奴儿/采桑子

宋代:张孝祥

十分济楚邦之媛,此日追游。雨霁云收。梦入潇湘不那愁。主人白玉堂中老,曾侍凝旒。满酌琼舟。即上虚皇香案头。

丑奴儿/采桑子

宋代:宋先生

夜来子後披衣坐,心定神清。见个真人。脸似胭脂体似银。炉中火焰炎炎起,紫气腾腾。一粒丹成。管取飞升上帝京。

丑奴儿慢/采桑子慢 双清楼

宋代:吴文英

空濛乍敛,波影帘花晴乱。正西子、梳妆楼上,镜舞青鸾。润逼风襟,满湖山色入阑干。天虚鸣籁,云多易雨,长带秋寒。遥望翠凹,隔江时见,越女低鬟。算堪羡、烟沙白鹭,暮往朝还。歌管重城,醉花春梦半香残。乘风邀月,持杯对影,云海人闲。

丑奴儿(寄李德志)

宋代:王之望

去年池馆同君醉,正是花时。隔院韶辉。桃李欣欣、如与故人期。相望两地今千里,还对芳菲。春色分谁。雨惨风愁、依旧可怜枝。

丑奴儿

宋代:陈允平

岁寒时节千林表,独耐风霜。妒粉欺黄。淡淡衣裳薄薄妆。西湖十二阑干曲,倚遍寒香。白鹭横塘。一片孤山几夕阳。

丑奴儿

宋代:周邦彦

叶底寻花春欲暮。折遍柔枝,满手真珠露。不见旧人空旧处。对花惹起愁无数。却倚阑干吹柳絮。粉蝶多情,飞上钗头住。若遣郎身如蝶羽。芳时争肯抛人去。

丑奴儿

宋代:周邦彦

美盼低迷情宛转。爱雨怜云,渐觉宽金钏。桃李香苞秋不展。深心黯黯谁能见。宋玉墙高才一觇。絮乱丝繁,苦隔春风面。歌板未终风色便。梦为蝴蝶留芳甸。

丑奴儿

宋代:晁端礼

小庭数朵寒梅放,雪缀霜棱。装点香英。玉软琼娇两未胜。佳人皓腕争攀取,插向壶冰。素色相乘。不羡高花万万层。

丑奴儿

宋代:黄机

绮窗拨断琵琶索,一一相思。一一相思。无限柔情说似谁。银钩欲写回文曲,泪满乌丝。泪满乌丝。薄幸知他知不知。

丑奴儿慢

宋代:潘汾

愁春未醒,还是清和天气。对浓绿阴中庭院,燕语莺啼。数点新荷翠钿,轻泛水平池。一帘风絮,才晴又雨,梅子黄时。忍记那回,玉人娇困,初试单衣。共携手、红窗描绣,画扇题诗。怎有如今,半床明月两天涯。章台何处,应是为我,蹙损双眉。

丑奴儿(秋别)

宋代:吴礼之

金风颤叶,那更饯别江楼。听凄切、阳关声断,楚馆云收。去也难留。万里烟水一扁舟。锦屏罗幌,多应换得,蓼岸苹洲。凝想恁时欢笑,伤今萍梗悠悠。谩回首、妖饶何处,眷恋无由。先自悲秋。眼前景物只供愁。寂寥情绪,也恨分浅,也悔风流。

丑奴儿·日高庭院杨花转

宋代:晏几道

日高庭院杨花转,闲淡春风。莺语惺忪,似笑金屏昨夜空。娇慵未洗匀妆手,闲印斜红。新恨重重,都与年时旧意同。

丑奴儿

宋代:周邦彦

香梅开后风传信,绣户先知。雾湿罗衣。冷艳须攀最远枝。高歌羌管吹遥夜,看即分披。已恨来迟。不见娉婷带雪时。

丑奴儿

宋代:张孝祥

珠灯璧月年时节,纤手同携。今夕谁知。自捻梅花劝一卮。逢人问道归来也,日日佳期。管有来时。趁得收灯也未迟。

丑奴儿·夜来酒醒清无梦

宋代:晏几道

夜来酒醒清无梦,愁倚阑干。露滴轻寒。雨打芙蓉泪不干。佳人别后音尘悄,消瘦难拚。明月无端。已过红楼十二间。

丑奴儿/采桑子

宋代:方千里

凌波台畔花如剪,几点吴霜。烟淡云黄。东阁何人见晚妆。江南春近书千里,谁寄清香。别墅横塘。鼓角声中又夕阳。

丑奴儿/采桑子

宋代:晁端礼

来朝匹马萧萧去,且醉芳卮。明夜天涯。浅酌低吟欲殢谁。归来应过重阳也,菊有残枝。纤手重携。未必秋香一夜衰。

丑奴儿/采桑子

宋代:周邦彦

肌肤绰约真仙子,来伴冰霜。洗尽铅黄。素面初无一点妆。寻花不用持银烛,暗里闻香。零落池塘。分付余妍与寿阳。

丑奴儿(次师能韵)

宋代:舒亶

一池秋水疏星动,寒影横斜。满坐风花。红烛纷纷透绛纱。江湖散诞扁舟里,到处如家。且尽流霞。莫管年来两鬓华。

丑奴儿

宋代:黄庭坚

夜来酒醒清无梦,愁倚阑干。露滴轻寒。雨打芙蓉泪不干。佳人别后音尘悄,消瘦难拚。明月无端。已过红楼十二间。

丑奴儿

宋代:宋先生

因师传说朝元理,昼夜功勤。炼煅成真。偷得阴阳共半斤。壶中天地何曾夜,四季长春。洞里光阴。交我如何与世论。

丑奴儿/采桑子

宋代:向子諲

无双亭下琼花树,玉骨云腴。倾国称姝。除却扬州是无处。天教红药来参乘,桃李先驱。总作花奴。举拥红遮到玉都。

丑奴儿

宋代:宋先生

夜来子后披衣坐,心定神清。见个真人。脸似胭脂体似银。垆中火焰炎炎起,紫气腾腾。一粒丹成。管取飞升上帝京。

丑奴儿慢/采桑子慢

宋代:卢祖皋

湘筠展梦,还是带恨欹枕。对千顷、风荷凉艳,水竹清阴。半掩龟纱,几回小语月华侵。娉婷何处,回首画桥,朱户沈沈。闻道近时,题红传素,长是沾襟。想当日、冰弦弹断,总废清音。准拟归来,扇鸾钗凤巧相寻。如今无奈,七十二峰,划地云深。

丑奴儿/采桑子

宋代:张炎

山人去后知何处,风月清虚。来往无拘。戏引儿孙乐有余。悬崖挂树如相语,常守枯株。久与人疏。闲了当年一卷书。

丑奴儿

宋代:周邦彦

美盼低迷情宛转。爱雨怜云,渐觉宽金钏。桃李香苞秋不展。深心黯黯谁能见。宋玉墙高才一觇。絮乱丝繁,苦隔春风面。歌板未终风色便。梦为蝴蝶留芳甸。

丑奴儿(宣和辛丑)

宋代:向子諲

无双亭下琼花树,玉骨云腴。倾国称姝。除却扬州是无处。天教红药来参乘,桃李先驱。总作花奴。举拥红遮到玉都。

丑奴儿慢

宋代:蔡伸

明眸秀色,别是天真潇洒。更鬓发堆云,玉脸淡拂轻霞。醉里精神,众中标格谁能画。当时携手,花笼淡月,重门深亚。巫峡梦回,已成陈事,岂堪重话。谩赢得、罗襟清泪,鬓边霜华。念□伤怀,凭阑烟水渺无涯。秦源目断,碧云暮合,难认仙家。

丑奴儿(寄齐尧佐)

宋代:王之望

蒙泉秋色登临处,愁送将归。一梦经时。肠断佳人、犹唱渭城词。春来重醉分携地,人在天涯。别后应知。两鬓萧萧、多半已成丝。

丑奴儿(寿词)

宋代:姚述尧

晓来佳气穿帘幕,郁郁葱葱。宝鸭烟浓。戏彩庭前玉树丛。肌肤绰约真仙子,王母宫中。欢会曾同。笑问蟠桃几度红。

丑奴儿

宋代:周邦彦

晚步芳塘新霁后。春意潜来,迤逦通窗牖。午睡渐多浓似酒。韶华已入东君手。嫩绿轻黄成染透。烛下工夫,泄漏章台秀。拟插芳条须满首。管交风味还胜旧。

丑奴儿

宋代:张孝祥

十分济楚邦之媛,此日追游。雨霁云收。梦入潇湘不那愁。主人白玉堂中老,曾侍凝旒。满酌琼舟。即上虚皇香案头。

丑奴儿(瑞香)

宋代:张孝祥

腊后春前别一般。梅花枯淡水仙寒。翠云裘著紫霞冠。仙品只今推之一,清香元不是人间。为君更试小龙团。

丑奴儿慢(双清楼在钱塘门外)

宋代:吴文英

空濛乍敛,波影帘花晴乱。正西子、梳妆楼上,镜舞青鸾。润逼风襟,满湖山色入阑干。天虚鸣籁,云多易雨,长带秋寒。遥望翠凹,隔江时见,越女低鬟。算堪羡、烟沙白鹭,暮往朝还。歌管重城,醉花春梦半香残。乘风邀月,持杯对影,云海人闲。

丑奴儿

宋代:曾乾曜

蓦地厮看时。赤怕那、迪功郎儿。气岸昂昂因权县,厅子叫道,宣教请后,有无限威仪。先自不相知。取奉着、划地胡挥。甚时得归京里去,两省八座,横行正任,却会嫌卑。

丑奴儿/采桑子

宋代:王仲甫

牡丹不好长春好,有个因依。一两枝儿。但是风光总属伊。当初只为嫦娥种,月正明时。教恁芳菲。伴著团圆十二回。

丑奴儿/采桑子

宋代:宋先生

金公本是乾家子,住在坤宫。真虎真龙。吃尽三尸及九虫。丹砂锻炼泥丸里,赫赫长红。一日成功。直见三清太上公。

丑奴儿/采桑子

宋代:陈亮

黄昏山驿消魂处,枝亚疏篱。枝亚疏篱。酝藉香风蜜打围。隔篱鸡犬谁家舍,门掩斜晖。门掩斜晖。花落花开总不知。

丑奴儿 书博山道中壁

宋代:辛弃疾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丑奴儿/采桑子

宋代:晁端礼

小庭数朵寒梅放,雪缀霜棱。装点香英。玉软琼娇两未胜。佳人皓腕争攀取,插向壶冰。素色相乘。不羡高花万万层。

丑奴儿/采桑子

宋代:米芾

踟蹰山下濡须水,我更委佗。物阜时和。迨暇相逢笑复歌。江湖楼上凭阑久,极目沧波。天鉴如磨。偏映华簪雪一窝。

丑奴儿/采桑子

宋代:李纲

幽芳不为春光发,直待秋风。直待秋风。香比馀花分外浓。步摇金翠人如玉,吹动珑?。吹动珑?。恰似瑶台月下逢。

丑奴儿慢/采桑子慢

宋代:潘汾

愁春未醒,还是清和天气。对浓绿阴中庭院,燕语莺啼。数点新荷翠钿,轻泛水平池。一帘风絮,才晴又雨,梅子黄时。忍记那回,玉人娇困,初试单衣。共携手、红窗描绣,画扇题诗。怎有如今,半床明月两天涯。章台何处,应是为我,蹙损双眉。

丑奴儿令/采桑子

宋代:康与之

冯夷剪碎澄溪练,飞下同云。著地无痕。柳絮梅花处处春。山阴此夜明如昼,月满前村。莫掩溪门。恐有扁舟乘兴人。

丑奴儿/采桑子

宋代:王之望

蒙泉秋色登临处,愁送将归。一梦经时。肠断佳人、犹唱渭城词。春来重醉分携地,人在天涯。别后应知。两鬓萧萧、多半已成丝。

丑奴儿/采桑子

未知:姚述尧2

晓来佳气穿帘幕,郁郁葱葱。宝鸭烟浓。戏彩庭前玉树丛。肌肤绰约真仙子,王母宫中。欢会曾同。笑问蟠桃几度红。

丑奴儿/采桑子

宋代:张孝祥

伯鸾德耀贤夫妇,见说宜家。见说宜家。庭砌森森长玉华。天公遣注长生籍,服日餐霞。服日餐霞。寿纪应须海算沙。

丑奴儿/采桑子

宋代:张孝祥

珠灯璧月年时节,纤手同携。今夕谁知。自捻梅花劝一卮。逢人问道归来也,日日佳期。管有来时。趁得收灯也未迟。

丑奴儿/采桑子

宋代:赵长卿

牡丹已过酴醿谢,飞尽繁花。浓翠啼鸦。绿水桥边卖酒家。年时携手寻春去,满引流霞。往事堪嗟。犹喜潘郎鬓未华。

丑奴儿/采桑子 醉中有歌此诗以劝酒者

宋代:辛弃疾

晚来云淡秋光薄,落日晴天。落日晴天。堂上风斜画烛烟。从渠去买人间恨,字字都圆。字字都圆。肠断西风十四弦。

丑奴儿/采桑子 近来愁似天来大

宋代:辛弃疾

近来愁似天来大,谁解相怜。谁解相怜。又把愁来做个天。都将今古无穷事,放在愁边。放在愁边。却自移家向酒泉。

丑奴儿/采桑子

宋代:黄庭坚

济楚好得些。憔悴损、都是因它。那回得句闲言语,傍人尽道,你管又还鬼那人唦。得过口儿嘛。直勾得、风了自家。是即好意也毒害,你还甜杀人了,怎生申报孩儿。

丑奴儿/采桑子

宋代:周邦彦

香梅开后风传信,绣户先知。雾湿罗衣。冷艳须攀最远枝。高歌羌管吹遥夜,看即分披。已恨来迟。不见娉婷带雪时。

丑奴儿/采桑子

宋代:王之望

去年池馆同君醉,正是花时。隔院韶辉。桃李欣欣、如与故人期。相望两地今千里,还对芳菲。春色分谁。雨惨风愁、依旧可怜枝。

丑奴儿/采桑子 寻常中酒扶头後

宋代:辛弃疾

寻常中酒扶头后,歌舞支持。歌舞支持。谁把新词唤住伊。临岐也有旁人笑,笑己争知。笑己争知。明月楼空燕子飞。

丑奴儿/采桑子

宋代:宋先生

河车怎敢停留住,搬入泥丸。水火烹煎。一粒丹砂炼汞铅。金丹大药人人有,只要心坚。休说闲言。不走阳精便是仙。

丑奴儿/采桑子

宋代:宋先生

因师传说朝元理,昼夜功勤。炼煅成真。偷得阴阳共半斤。壶中天地何曾夜,四季长春。洞里光阴。交我如何与世论。

丑奴儿/采桑子

宋代:黄机

绿阴窗几明如拭,粉黛初匀。无限芳心。翻动牙签却殢人。多娇爱学秋来曲,微颤朱唇。别後销魂。字底依稀记指痕。

丑奴儿

宋代:晏几道

昭华凤管知名久。长闭帘栊。日日春慵。闲倚庭花晕脸红。应说金谷无人后,此会相逢。三弄临风。送得当筵玉盏空。

丑奴儿(对雪和彦逢弟)

宋代:王之道

青腰似诧天公富,奔走风云。银界无痕。委巷穷山草木春。玉楼不怕歌茵湿,笑语纷纷。须放他们。醉里冰姿光照人。

丑奴儿(寄李德志)

宋代:王之望

去年池馆同君醉,正是花时。隔院韶辉。桃李欣欣、如与故人期。相望两地今千里,还对芳菲。春色分谁。雨惨风愁、依旧可怜枝。

丑奴儿(王清叔赠梅花见索)

宋代:姚述尧

山城寂寞浑无绪,兀坐黄昏。多谢东君。先遣司花来报春。清标自是蓬莱客,冰玉精神。独步前村。分付仙翁作主人。

丑奴儿

宋代:张孝祥

无双谁似黄郎子,自郐无讥。月满星稀。想见歌场夜打围。画眉京兆风流甚,应赋蛜蝛。杨柳依依。何日文箫共驾归。

丑奴儿/采桑子

宋代:李纲

枝头万点妆金蕊,十里清香。十里清香。解引幽人雅思长。玉壶贮水花难老,净几明窗。净几明窗。褪下残英蔌蔌黄。

丑奴儿(庆邓彦鳞生子)

宋代:廖行之

一春底事多佳气,非雾非云。郁郁氲氲。端为君家诞阿兴。庆源衮衮由高密,福有多根。百子千孙。此是元侯嫡耳孙。

丑奴儿慢

宋代:卢祖皋

湘筠展梦,还是带恨欹枕。对千顷、风荷凉艳,水竹清阴。半掩龟纱,几回小语月华侵。娉婷何处,回首画桥,朱户沈沈。闻道近时,题红传素,长是沾襟。想当日、冰弦弹断,总废清音。准拟归来,扇鸾钗凤巧相寻。如今无奈,七十二峰,划地云深。

丑奴儿

宋代:宋先生

河车怎敢停留住,搬入泥丸。水火烹煎。一粒丹砂炼汞铅。金丹大药人人有,只要心坚。休说闲言。不走阳精便是仙。

丑奴儿/采桑子

宋代:廖行之

一春底事多佳气,非雾非云。郁郁氲氲。端为君家诞阿兴。庆源衮衮由高密,福有多根。百子千孙。此是元侯嫡耳孙。

丑奴儿/采桑子

未知:姚述尧2

山城寂寞浑无绪,兀坐黄昏。多谢东君。先遣司花来报春。清标自是蓬莱客,冰玉精神。独步前村。分付仙翁作主人。

丑奴儿/采桑子 年年索尽梅花笑

宋代:辛弃疾

年年索尽梅花笑,疏影黄昏。疏影黄昏。香满东风月一痕。清诗冷落无人寄,雪艳冰魂。雪艳冰魂。浮玉溪头烟树村。

丑奴儿/采桑子

宋代:吴礼之

金风颤叶,那更饯别江楼。听凄切、阳关声断,楚馆云收。去也难留。万里烟水一扁舟。锦屏罗幌,多应换得,蓼岸苹洲。凝想恁时欢笑,伤今萍梗悠悠。谩回首、妖饶何处,眷恋无由。先自悲秋。眼前景物只供愁。寂寥情绪,也恨分浅,也悔风流。

丑奴儿慢/采桑子慢

宋代:吴文英

东风未起,花上纤尘无影。峭云湿,凝酥深,乍洗梅清。钓卷愁丝,冷浮虹气海空明。若耶门闭,扁舟去懒,客思鸥轻。几度问春,倡红冶翠,空媚阴晴。看真色、千岩一素,天澹无情。醒眼重开,玉钩帘外晓峰青。相扶轻醉,越王台上,更更高层。

丑奴儿·沉思十五年中事

清代:龚自珍

沉思十五年中事,才也纵横,泪也纵横,双负箫心与剑名。春来没个关心梦,自忏飘零,不信飘零,请看床头金字经。

丑奴儿(张仲钦母夫人寿)

宋代:张孝祥

年年有个人生日,谁似君家。谁似君家。八十慈亲发未华。棠阴阁上棠阴满,满劝流霞。满劝流霞。来岁应添宰路沙。

丑奴儿

宋代:方千里

凌波台畔花如剪,几点吴霜。烟淡云黄。东阁何人见晚妆。江南春近书千里,谁寄清香。别墅横塘。鼓角声中又夕阳。

丑奴儿/采桑子

宋代:晏几道

昭华凤管知名久。长闭帘栊。日日春慵。闲倚庭花晕脸红。应说金谷无人后,此会相逢。三弄临风。送得当筵玉盏空。

丑奴儿/采桑子

宋代:李之仪

春风似有灯前约,先报佳期。点缀相宜。天气犹寒蝶未知。嫩黄染就蜂须巧,香压团枝。淡注仙衣。方士临门未起时。

丑奴儿/采桑子

宋代:舒亶

一池秋水疏星动,寒影横斜。满坐风花。红烛纷纷透绛纱。江湖散诞扁舟里,到处如家。且尽流霞。莫管年来两鬓华。

丑奴儿/采桑子

宋代:周邦彦

南枝度腊开全少,疏影当轩。一种宜寒。自共清蟾别有缘。江南风味依然在,玉貌韶颜。今夜凭阑。不似钗头子细看。

丑奴儿慢/采桑子慢

宋代:蔡伸

明眸秀色,别是天真潇洒。更鬓发堆云,玉脸淡拂轻霞。醉里精神,众中标格谁能画。当时携手,花笼淡月,重门深亚。巫峡梦回,已成陈事,岂堪重话。谩赢得、罗襟清泪,鬓边霜华。念□伤怀,凭阑烟水渺无涯。秦源目断,碧云暮合,难认仙家。

丑奴儿/采桑子

宋代:王灼

东风已有归来信,先返梅魂。雪斗纷纷。更引蟾光过璧门。绿衣小凤枝头语,我有嘉宾。急泛清尊。莫待江南烂漫春。

丑奴儿/采桑子

宋代:曾乾曜

蓦地厮看时。赤怕那、迪功郎儿。气岸昂昂因权县,厅子叫道,宣教请後,有无限威仪。先自不相知。取奉著、剗地胡挥。甚时得归京里去,两省八座,横行正任,却会嫌卑。

丑奴儿令(自岭表还临安作)

宋代:康与之

红楼紫陌青春路,柳色皇州。月淡烟柔。袅袅亭亭不自由。

旧时扶上雕鞍处,此地重游。总是新愁。柳自轻盈水自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