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娘翻译

她是重庆铜梁区少云镇关溅小学的一名教师,却被学生、同事和村民们亲切地称为琼江边的“渡娘”。

她叫刘明静,今年45岁。她除了教书育人,还有另外一份没有报酬且责任重大的“工作”——那就是每天上学放学送学生渡河。

这份“工作”,她坚持了12年。学生一批批地换,但“渡娘”一直还在。

近日,刘明静入选9、10月“重庆好人”榜,而她无偿扮演“渡娘”风雨不停接送学生渡河的故事,也开始被大家传颂。

渡娘翻译  第1张

每天提前起床到码头等待

十多年坚持送学生“渡河”

关溅小学位于琼江边,在校学生有600多名,其中部分学生来自琼江对岸的村子。

一江之隔,使有些学生上学极不方便,从陆路上学须从少云大桥绕路近20分钟。于是,乘船过河上学,成了很多学生的选择。乘船虽然方便,碧波荡漾的江水里,却也暗藏着危险。

为保障学生安全渡河,学校成立了一支小分队,而刘明静就是最早一批小分队的成员。

“每天早上,我要提前起早床,到码头等着,等学生们到了,一起乘船去学校。下午放学,要带着需要乘船的学生来到码头,将学生送上船。”刘明静说,这件事,她一做就做了十多年。无论严寒酷暑、刮风下雨,都不能缺席。

因为常年的坚持,刘明静被学生、同事和村民们亲切地称为“渡娘”。在她护送下的学生,没有一名发生意外。

今年主动申请常驻学校

只为更方便地接送学生过河

“我刚接手一个新班级,做的之一件事,就是调查班上需要乘船过河的学生名单。然后从学生名单里,选择一名负责任的学生当‘小船长’。”刘明静说,之前,她在一个班上,发现有3名学生需要渡河,其中有两名是留守儿童。

有一次,3名学生中的“小船长”向她报告,说前一天下午放学的时候,有一名同学上船时,差点掉进河里。

“我当时一听,吓出一身冷汗。一个孩子,就是一个家庭的希望,万一有个闪失,后果不堪设想。”刘明静说,她思来想去,决定每天亲自接送学生乘船过河。

而今年5月复课后,刘明静又主动向校领导提出常驻学校,并揽下了接送全校9名学生渡河的任务。

“常驻学校,接送学生过河会更方便。这9名学生都交给我,我每天负责接送,保证一个不少!”刘明静表示。

“刘老师是护河小分队的主力队员,老师们在偏远学校任教,本身条件就艰苦,而这接送渡河任务,没有额外的报酬,老师们却仍坚持护送,这份爱心,实在不容易。”关溅小学校长赵明感慨地说。

渡娘翻译  第2张

“刘老师是护送渡河小分队最早一批成员,现如今,小分队的成员正在逐年增加。”赵明告诉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只要还有一名学生需要渡河,老师们就会坚持护送。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 范圣卿

来源: 上游新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