搅和翻译

(接上文)

「动宾」和「系表」两种模式的动词短语,会在后面「结构的延展」部分举例。

而剩余的前四种模式,才是动词短语的重心(动词+小副词、动词+介词两类共四种)。

如上所述,这四种模式,除了学习动词的及物与否之外,核心学习内容是学动词后面的搭配元素 - (小)副词和介词(短语)。而这两方面的学习,是交织在一起的相乘关系,而不是孤立叠加的加法关系。即:

01 小副词

(1)「小副词」

上表中,模式①②,与动词相搭配的副词绝大部分是「小副词」,但不排除少数短语中用了中副词和大副词。所以这里的「小」字加一个括号。

这些小副词,也称「小品词」,这是从外国人那里翻译过来的(particle)。但这样称呼,一是不能体现这个词的词性,二是概念不明确、不统一(有人只指副词,即那些可作介词的副词;有人兼指介词)。所以还是称「小副词」,即排除「大副词」(带-ly尾巴的副词),排除「中副词」(常用于句子七寸位置的副词。七寸,即助动词与主动词之间的位置)。

(2)「解析」

本文上半部分已提出了动词短语的学习 *** ,即解析与整体记忆这两种方式的一来一往的结合。「死记」角度暂且不论,我们来看一下「解析」。

在构成动词短语的小副词当中,对于中国人最难的是up。我们就以up组的动词短语为例。其中,包括了「vi+up」和「vt+up」两种动词短语。

① vt +up

(a)先看这种短语的之一波:

这些短语的含义(中文翻译)五花八门,不像out、off、in(副词)、around、away等含义(翻译)那么统一、整齐。这种不统一、不整齐,超过over和by,所以说up是对于中国人最难的小副词,单纯使用死记法,根本无法掌握它们。所以需要「解析」。

在已甄别好动词及物与否的情况下,解析,就是解析小副词up。

解析的 *** ,是越过小副词的翻译义、表面义,而找到小副词的「根本义」。

任何语言中,都没有多义字、多音字。这些字/词,在刚一创出时,都只有一个含义。多义、多音,都是这个字/词在时间流转中逐渐衍生的,以及在地域扩散中逐渐衍生的(此中要排除撞车的字词,如I和eye)。

小副词和介词尤其如此。要明确其「根本义」与「衍生义」(翻译义)。这是解构短语时的关键环节。

up虽然有「上」、「高」、「起来」、「完」、「好」、「碎」等等多种衍生义(即引申义),但其根本义只有一个:到达说话者心目中期待(设定)的状态点。

比如,当老师要罚站一个学生时,让学生come up(vi+up模式的短语),这是让他往「高」处「上」来吗?不是。是老师心中有一个设定好的位置点(比如讲台前),让学生up,就是让他来这个位置点。

再比如,turn the radio up(vt+up模式的动词短语,radio是收音机),表面是把它调「高」、调「大」、调「起来」,实际是要把它调到说话者心目中的状态点,一调到那个音量,他就会说:好了好了,意思就是,到了他心中的期待点了。

再比如,get up(系表模式的第⑥种动词短语),表面是变得「起来」,实际「起来」就是个状态点。睡觉时是一滩烂泥,现在让你起床,实际就是让你变为生龙活虎、活蹦乱跳的状态。

如果这些能懂,那么那些对我们中国人有难度的地方就都能懂了:

eat sth up(吃光),drink sth up(喝光)(都是vt+up组的短语),up不能死记它「光,完」的意思。它是一个状态点,即盆干碗净的状态点。

同一模式的cut sth up(切碎),mix sth up(搅拌均匀),切到可以包饺子了,就是「切碎」了,到达我心中的状态点了。如果一堆白菜你只切了三刀,那就不up;同理,饺子馅你搅和三两下就完工,我这一看,肯定不up,不「均匀」啊,没法包饺子,没有到达我心中预设的状态点。

tie sth up(系紧),也是一样的道理。

blow sth up,「吹起来」,一个气球,你吹啊吹,旁边的小孩一直不让你停,直到气球达到他的满意点了,他才认为这是up了。

dress up(打扮起来),make sth up(构造起来),都是这样。

show up,出现,亮相,就是戏台上的角儿一出场,要亮个相,完完全全显现一下,这是up,而不是犹抱琵琶半遮面,那不是up。

stay up,呆到一个状态点,啥状态点呢?就是「很晚」的这个状态,所以翻译成「熬夜」。

end up,结束,为啥还要加个up呢?这表明结束到真正的结局了,不可能翻转了,没有后续了,盖棺定论了。give up或者give sth up就是这个意思。把一个计划、梦想、想法,给出去,给到什么程度?给到up的程度,即完全放弃,不留任何后手,那就是把它放弃了。当没有宾语时,give就是空的不及物动词,动作没有对象,只是和盘托出也就是了,所以不及物的give up有时直接就是「投案自首」的意思,没有宾语。而此时如果你不用up而用in,那就不是强调「放弃之彻底」这个状态点,而是强调自己吃了委屈,那就是「屈服」:我让步了。

理解了up后,要一个一个短语地解析;以后的学习中,什么时候遇到这个up,就什么时候体会它,不能放过。这样,它才是「根本义」。如果还在一些短语上有讲不通的地方,那就不是「根本义」。小副词、介词,都是这么学。

搅和翻译  第1张

(b)初步解决了up后,学习重点又回到了动词本身。来看此类短语的第二波:

这「第二波」,都在右栏。左栏是与它们相对应的不及物动词短语。

这波短语的特点,是这些动词都可以组成两种短语:及物的和不及物的。

右边及物的短语,都是把宾语怎样怎样;左边不及物的短语,都是主语自己怎样怎样。

比如:dress ...up,就是把某人装扮起来,比如妈妈给小孩穿戴、化妆师给演员打扮、给新娘穿戴。而不及物的dress up,是主语自己穿戴起来,打扮起来。

搅和翻译  第2张

这种区分,就是现行中学课本中最容易混乱的地方。课本生词表上,之一不标明,第二混合,第三体例不统一。不标明就都不标明吧,不:它有的地方标,有的地方不标(如省略号的用法)。

一定要分出及物与不及物,依据就是词典。学生用小词典,成人可以用大词典。麻烦是麻烦点,但这是一劳永逸的,磨刀不误砍柴工,否则就要一次又一次地做重复工作。

第二波短语中的up,与前文讲的相同。

(c)第三波短语

第三波,短语用的都是「小动词」,即前篇文章所说的内涵很小所以外延很大的那些动词。

动词中,什么叫「大动词」呢?就是带典型动词词缀的那些动词:后缀-ate, -ize, -y等, 前缀en-, dis-, com-, in族, re-等, 这些动词词缀如同将军胸前佩戴的资历章,标示着这些动词属于后期词、典型动词血统。

「中动词」,就是那些单音节、双音节为主的最基本的早期动词,站啊,坐啊,走啊,赶快啊,之类的,也就是生活中的常用普通动词。

「小动词」,都是说不出它真正词义的动词:set, put, have, give, take, make, do,这些都是小动词。它们更爱借助短语来被使用,而不是我们中国人所喜欢的「你就堂堂正正做个动词吧」。学习动词短语,要特别注意它们。归纳动词短语时,我都是做成两张表:一张是全表,一张是简表。简表就是这些常用的小动词,外加几个常用的中动词:come, go, look等,专门给不需要学太深的学生使用。

所以这些小动词我在这里专门作为一波。

take sth up,就是采取某个东西采取到特定程度点了,所以根据上下文,可以翻译为:

占地方(采用了空间);

占时间(采用了时间);

开始从事(干完别的,现在拿起这件事);

接着干某事(重新把某件事手拿把攥地拿到手里开始操作)。

词典中有一大堆的翻译方案,都要在懂了up的基础上全部融化掉,然后再一个一个整体认知,死记。学动词短语时需要尊重既有的词义翻译,那都是从大量上下文中总结出来的,很宝贵。这样一来一往,把动词短语学透。

(d)

这一节的最后,再回到up,加深一下。

pick sth up,把一个东西(或人)捡起来。我可以把粉笔从桌子上「捡起来」,此时up貌似有「向上」、「起来」的意思。但我也可以从一人多高的黑板上沿上把学生藏的粉笔「拿起来」。这是从上向下,但仍然是「捡起来」。

所以关键不在于向上还是向下,而在于把这个粉笔拿到我心目中的位置点(比如拿到我面前,以便讲解这个粉笔)。所以,up的根本义,并不是指「向上」,而是「到我的指定的点」。这是「起来」的真正含义。拘泥于方向、量值等表面的维度,都是不根本的。

(e)

以上三波短语,都属于「vt+up」模式一组,为了方便阅读才给他分了三波,实际上平时合起来就行了:

② vi+up

up懂了,up组的短语就都懂了,只是注意一下及物与不及物的区别就可以了。

与我们中国的想法正好相反,在英语中,「不及物」才是重要的。无论是单个动词,还是动词短语。考试不会考察学生对及物的特殊掌握,但一定会考他的不及物。考点就在于学生是否有把不及物当成及物来用的习惯。

左栏英文部分中的括号,是表示常「延展」来用。

比如catch up,是追到、抓到了,哪方面追到了呢?后面加个「方面状语」with...,意思就是在那方面抓到了。那方面如果是人,就是「在此人这方面追到了」,就是追上、赶上的意思;「方面」如果是物,常用的比如想法、建议,「在某个想法方面抓到了」,catch up with an idea,就翻译成「想到一个主意」。

千万不能认为「catch up with」「相当于」汉语的动词「想到」。如果是这么学英语的,那就完了。英语要分析,而不是综合。综合,是我们中国人的思维习惯,但学英语时就要拆开,拆碎,碎到单个的词,这是句法;把词也拆开,拆成音节,这是词法;音节也拆开,拆成字母,这就是字母学,重新回归象形文字,走入语言的史前史。

本篇文章的下集部分,会专门归纳上述的「结构延展」。

02 介词

对于中国人,介词中以with、of、at为最难。我们以with为例。

(1)vi+介词with

这里的「介词」,就是「介词短语」的意思。介词是不空用的。如果发现空用的介词,说明它的宾语在前面(介词「介绍」的对象叫做「介词的宾语」)。

agree with *** 同意某人,其实就是「与某人在一起达成了一致」,不能把agree with看作「相当于一个及物动词」,而是要把with *** 看作是动词agree的方式状语。怎么达成一致的?哦,是以「与某人」的方式达成一致的。with *** 是方式状语。

play with sth,玩耍某物,不能把play with看作一个及物动词,而是要把with *** 看作是play的方式状语。你在玩,怎么个玩法呢?哦,是以「与某物一起」的方式玩,「带着某物」玩。翻译成「玩耍某物」。

在「vi+介词」的模式中,动词全是自身完满而不向宾语开放的,动词只能带方式等状语;貌似及物动词,是翻译的结果。翻译的结果反过来会干扰我们学习,把我们带偏。

从上面一组短语中,可以看到with都是「伴随」、「带着」、「与...在一起」的意思(含义表伴随,但状语本身不是「伴随情况状语」,而是方式状语)。

(2)vt+介词(短语)

及物动词,带着它们的宾语(可替换的sth,或者已具体化的chess、friends、trouble等),一起与with介词短语结合,with介词短语仍然是方式状语。

compare A with B,就是「以带着B的方式来比较A」;have trouble with sth,就是「一跟某事在一起,就会有麻烦」;help her with housework,就是「伴随着家务活来帮她」,引申为「在家务活方面帮她」。with还是「带着」、「伴随」的意思。

(3)with的根本义

从上面两组动词短语可以看出,with的根本义是「伴随」、「带着」。这一点没错。但如果学到这个程度,还是会有些隐隐不安。因为会想到这些「搭配」:

在这些非动词的短语中,with好像都倾向于「对」字:对某事满意,对某人生气,对某事慷慨。所以with貌似更应该是「在某方面」的意思,它的介词短语应该是做「方面状语」。

with是静态词,所以更多地是与形容词搭配;上文的up是动态词,所以更多地与动词搭配。只有在它们的主要搭配功能中,才能发现它的秘密。

所以,with作「方面」的地方好像比它作「带着」的地方多。

带着这个问题,来看这个句子:

The worker repaired the desk with a screwdriver. 工人用螺丝刀修好了桌子。

这里面的with,是「方面」呢,还是「带着」?

好像都不是,而是另一个意思:「用」。

方面、伴随、用,现在就有了三个意思。谁才「根本」呢?

with的根本义,仍是「伴随」(带着、和...一起)。

那为什么翻译成「用」了呢?因为「伴随」就是「用」。修桌子是怎么修的?是带着螺丝刀来修的,是以「伴随着螺丝刀」这种方式修的。

所以如果是用某种工具,就是带着这种工具、伴随这种工具:Grandma made the shoes with this needle.奶奶就是用这根针做的鞋。这是带着工具(如果是材料,也一样)。但如果是奶奶手工做的鞋子,就不是「伴随着手」了,因为手不是工具,「用手」,就是「以手的方式」,by hand。为什么介词变了?因为针可以「带着」,手不能「带着」,手只能「通过」。by后面都是虚化的「方式」(所以不用冠词),而不是物理的工具。物理的工具、原料,全是「带着」,with。

那为什么那么多「对...」呢?也是同一个道理:「对...」,就是「伴随...」。我一跟他呆在一起就生气,翻译成了「对他生气」,实际是一伴随他就生气,所以那些情绪的形容词都爱用with:伴随着...就满意、生气、脾气好,等等。而如果真的表示「对」,那就是一件事一出现在面前就会发生某种情绪,用at:good at, satisfied at。所以有的学生会总结为情绪词后面with表人,at表物。实际上与人或物无关,而与说话者想表达的角度有关。

with和at,还有of,都是常用来表「方面」的介词,但of是因为「从属性」而表方面;at是因为它是目标介词,表示某事出现在眼前,所以表方面;而with则是因为它表「伴随」所以常翻译成方面(「对...」)。

可是我们中国人脑子里的「方面」,这几个介词其实都不是。我们实际是认为to才表示方面:对某人好,对某人生气,我们中国人觉得都应该用to。

to是方向介词,是动态介词。静态介词可以加上它变成动态:into、onto。而at是目标介词,不是方向介词。shoot at,是针对目标,而不强调方向;listen to是方向,look at是目标。

通过以上分析可以看到,还是那句话:很大程度上,是翻译把我们的学习带偏了。应该是:学习时不被翻译捆绑住;翻译时根据上下文,灵活掌握,心中没有既定的框框。

介词要体会、理解,而不是死记。记住没用。to表示方向,记住了吗?一秒钟就记住了,啥用都没有。要在它真正使用的地方,一点一点地体会。

现在回到with,它的根本义是伴随,又常常表示方面,可以这样总结这个介词:

03 动词短语的表格化

根据上述一个副词(up)、一个介词(with)的示例,可以对各个学习阶段的动词短语作表格归纳。

表格横向是动词短语的六个模式,纵向是搭配的小副词和介词。此中,有的小副词同时就是介词,有的介词不做副词(不同学习阶段,情况不同。如,中学阶段的to就不做副词,只做介词),都标记清楚。框架如:

动词短语的句法功能、与五句式的对应关系,及其向「碎结构」的延伸,下文总结中叙述。

(待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