礁髯转翻译

书接着上回说。秦琼下令照徐军师说的破黄土关的计策行事,其实呀,这条计策正是当初晋国的先轸将军破曹国所用的。这得说徐茂功见多识广,能够运用自如,要不说成大事者都得多读书呢!瓦岗寨的兵丁们接到命令,都说:“徐先生真是高明,咱们找家伙挖坟哪!”大伙拿来镐头、铁锹,在城外头一通刨坟。黄土关当兵的都是本乡本土的,他们家里人死了,自然都就近立在城外头坟地里。瓦岗寨的兵丁们见坟就刨,看着像新坟地,更是刨得里面渣儿也不剩。这坟可就刨扯了。刨开坟头,挖出棺材,搭上来劈碎了。这边搭上个棺材,劈开一瞧,里边是个老太太。有人就喊:“咱们剁呀!”城上有人可就急了“,哎哟,别躲,那是我姥姥!她活到八十九才死的。”下边说:“是你姥姥啊,,我们剁得更欢!”又听上边有人喊:“哎哟,那是我妈呀!你们行行好吧!”,“别刨,那是我爸爸……”底下瓦岗寨的兵丁们说:“你不让刨呀?你剁我们活的,我剁你们死的,这叫一报还一报。你们把孙德龙、孙德虎擒住,献出黄土关,我们就不刨啦!”孙德龙一听,说:“兄弟,可要坏事。”孙德虎说:“哥哥,谁说不是呢,咱们快跑吧!”这时候,城头上的隋兵可就交头接耳了。“我说!大哥,要不是孙德龙、孙德虎这俩小子使这缺德招儿,咱们这坟能让人家给刨了吗?”“是呀,干脆把这俩小子逮住献出去算啦!”这俩人撒腿就跑。孙德龙跑在前边,刚下这马道,有个当兵的拿把单刀冲上去,“小子,让你跑!”一刀正砍在他的 *** 上。孙德龙哎哟一声,扑倒地上。这些当兵的上去,七手八脚,就给他捆上了。跑在后边的孙德虎也被当兵的撂倒捆上了。隋兵们大喊:“这俩小子全逮住了,咱们开关,迎接瓦岗军哪!……”跟着城门大开,下边秦琼一瞧,成了!令旗一指,大队人马冲进黄土关。兵丁们一边冲一边喊:“愿意投降的扔兵刃哪!掌中有刀枪的,我们是见着就砍哪!”黄土关这些当兵的赶紧把兵刃扔了,号坎儿脱了。秦琼派人收容了投降的隋兵,四门四关都换上了西魏的旗号。又派人收拾被剐死剁死的弟兄们的!”骨,查清姓名,装殓入棺。城里头有几家棺材铺今天赶上行市了,棺材全给包圆儿了。棺材不够,有的就用席裹!”,打个软包。把这些棺木、软包装上大车,有专人护送着,送回瓦岗寨吊祭安葬。这里把城外刚开的坟也重新收拾整齐,把!”体掩埋好。

秦琼、徐茂功等人来到总兵府,命人把孙德龙、孙德虎押了上来。徐茂功说:“你们这俩小子竟敢在我面前扮演当年曹共公的故伎,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这俩小子磕头如捣蒜乞求活命。秦琼说“拉下去!乱刃分!”!”当下张贴榜文,在鼓楼前立了法场,当众宣读孙德龙、孙德虎的罪状,乒丁们持刀上去,七哧喀嚓,就把这俩小子给宰了。秦琼又下令出榜安民,对投降的隋兵隋将或去或留,都妥善安置,全军歇兵三日。三日过后,秦琼留下一些兵将守关,自己带领大队人马向泗水关进发。非止一日,来到泗水关正北,扎下大营。

泗水关守城将士见瓦岗军兵临城下,赶紧到总兵府向总兵左天成禀报。左天成一听哈哈大笑,对左右将官说道:“你们别看西魏军连下虎牢关、虹霓关、黄土关,势如破竹,到了我这泗水关,他们就难以通过,我要让他们尝尝我这口金刀的厉害!”大伙都棒着说:“总兵爷,敢说您这口金刀走遍天下无敌手,还怕什么小小的西魏。”第二天清晨,吃过了早战饭,左天成点了一千人马,吩咐响炮亮队。号炮三声,战鼓隆隆,泗水关北门大开,左天成带领人马贯,二龙出水式,亮开大队。那边秦琼闻报,也传下命令,响炮擂鼓,自己带两千人马亮队迎敌。两军对圆,左天成往正北一看对面居中马上一人捧着令旗兵符,背后插八杆护背旗,有人打着一杆大纛蠢旗,上边白月光里斗大一个“秦”字。他对部下说“今天秦琼带领瓦岗众将临阵势头不小。若是你们出去交战,跟他们顶多打个平平,弄不好就会丧命。还是瞧我的吧!”他命人擂起战鼓,跟着马就贯出去了。马到疆场,他大刀一摆,脑袋一晃,向对面耀武扬威。瓦岗众将一着,上来的这员战将若跳下马平顶身高九尺开外,胸前宽,背膀厚,头戴一顶紫金打造的虎头盔,身披锁子连环黄金甲,背后有五杆护背旗。面如鸡血,说黑不黑,说红不红,说紫不紫,还生了些斑斑点点。扫眉环目,称铊鼻子,火盆大口,满部黑髯。胯下一匹黄马,禁尾乱乍,行如疾风,掌中一口金背砍山刀,锃光瓦亮。后边有人打着一杆三角红旗,白月光里斗大个“左”字。秦琼说:“诸位将军,此人必是泗水关主将左天成,他号称金刀将,刀法精奇,弟兄们要小心了!”话言未了,程咬金说:“哎,二哥呀,还是让他尝尝我这斧子吧!”秦琼点头,程咬金这马就贯出去了。

左天成往对面一看,心说上来的这主儿怎么长得这么寒碜哪!两人碰面,他喊道:“挺住!来将通名受死!”程咬金把嘴一撇:“提起我这鼎鼎大名,谁人不知,哪个不晓。想当初我在山东长叶林劫过皇杠,后来到瓦岗山大魔国做过两天混世魔王、大德天子……”没等他把话说完,左天成捋髯一笑:“哈哈哈!原来你就是那卸了任的皇上,你叫程咬金对不对?”“那没错儿呀!”“尽人皆知,你这斧子就五招儿——掏、削、劈、捞、杵,今儿你还卖得出去吗?”程咬金听了一惊,说:“你既知根底,那咱们回见吧!”,说完拨转马头返回本阵了。秦琼问:“四弟,你怎么回来了呀,程咬金说:“我这斧子招儿他满摸底,卖不出去了,我还是忍着点儿吧!”

礁髯转翻译  第1张

金刀将左天成兜与转了一圈,用手冲北一点:“哪个来战?”那边谢映登说话了:“二哥,让我出阵,我倒要看看他是怎么个金刀将!”秦琼说:“谢贤弟,你要留神。”“不劳二哥嘱咐。”说着这马就贯出去了。左天成一看石,上来的这员战将粉色脸膛,鼻直口方,三绺墨髯,背后飞鱼袋里插着弓,下边走兽壶放着箭,掌中使一杆红缨槍。他打马上前,喊:“站住!你报上名来!”“我乃瓦岗山五虎上将第五名谢映登,人称神射将,你叫什么名字?”“哈哈!我镇守泗水关多年,谁不知你家总兵爷金刀将左天成!”“我正要会会你这个金刀将,休走看槍!”谢映登话到枪到。左天成合刀一挂。谢映登绕槍,变了个乌龙底入洞的招数,奔关天成小腹来了。左天成急裹甩手镫,立刀一绷,二马冲锋过去。打了四、五个回合,谢映登心想,我净走先手,他这刀还一招儿没还哪!得了,我用箭取胜吧!二马又冲锋过去,他把槍挂在得胜钩上,伸手从背后取下宝雕弓,弓交左手,右手从走兽壶里抽出一枝雕翎箭,认扣填弦,弓开如满月,喊了声“瞧箭”,这箭直奔左天成的哽嗓咽喉射来。左天成心说,我要让你这神射将知道我的厉害。眨眼间刀交左手,闪身形,用右手掌在箭的上端一切,反腕子把箭攥住了。他哈哈一笑:“谢映登,你这手儿跟我卖得出去吗?”“哎哟!”谢映登惊叫一声,拨马回去了。泗水关儿郎们擂鼓呐喊,为总兵助威。

在西魏阵中,勇三郎王伯当一看谢映登败下阵来,心中大怒,喊了一声:“秦元帅,瞧我的!”素缨枪一举,撒马出阵。与左天成见了面,各报姓名。“休走,开枪!”王伯当使了个急三槍,头一槍奔对方面门,左天成用刀一挂,槍拉回来,又奔对方硬嗓,左天成又一挂;抽回槍又奔对方小肚子。这手枪名叫金鸡三点头,是王伯当的拿手枪,果然厉害。左天成见第三槍到了,微裹里手镫,闪开身,横刀压下去槍杆,跟着摇刀就砍。王伯当赶紧立枪封住。他心说,没想到我这急三槍让他给破了,破得好啊!俩人打了七、八个回合。秦琼一瞧,王伯当这枪施展不开,工夫长了要吃亏,赶紧下令鸣锣应唤哩!锣声一响,王伯当拨转马头回来了。秦琼说:“兄弟,胜负乃兵家常事,我这锣打的是时候吧!”王伯当说:“二哥,您这儿不打锣,我也要回来了。我这绝招儿都不顶用,还打什么呀!”这时候,尤俊达大喝一声:“二哥,让他尝尝我这钢叉吧,”一拱裆,马就出去了。左天成一看,又出来一个。这个身披紫金盔铠,背后也是五杆护背旗。一张黑紫脸,颊下有墨髯,胯下一匹黑马,掌中一门五股烈焰托天叉。马到当场,二人通报姓名。“休走,看叉!”尤俊达话到叉到,连拍带砸。左天成双手举刀一架,跟着微裹里手镫,用刀头找叉杆,啪!就把叉杆压下去了。后手变先手,摇刀平扫,直奔尤俊达的左肩头。尤俊达抽回叉,立叉杆,把刀头绷回去。二马冲锋过镫这工夫,左天成左于往上一提刀杆,转右下腕子,使了个车轮转环刀,向尤俊达头顶砍去。就听噗!秦琼用手挡了一下脸,心说我这尤贤弟完了!看见红光迸现,鲜血四溅,瓦岗众将无不吃惊,细一看,尤俊达没死。有人喊:“二哥,您看,真是太便宜啦!”秦琼注目观瞧,可不是吗!左天成的马跑得快了一点,这一刀落到了尤俊达的马后胯三岔骨上。尤俊达跌下马来,打了俩滚儿爬起来开腿就跑。跑到本阵,惊魂未定,连说:“哎呀,太厉害了,差点我这命就完了!”西魏兵丁上前,把钢叉和死马拖了回来。

在疆场当中,左天成马一打弯,发出一声狂笑。那一边恼怒了大刀王君可。他说:“二哥,他使刀,我也使刀,我俩来个刀对刀,倒看看谁弱谁强!”秦琼说:'“六弟,要多加小心”王君可一拱裆,马到当场。左天成看这位一身鹦哥绿的盔铠甲胃,背后也是五杆护背旗掌中一口锯齿飞镰大砍刀,红脸墨髯,相貌堂堂一问他的姓名,王君可说:“我乃瓦岗山五虎上将,名列第二,姓王名宣字君可,人称绿袍帅美髯公。”左天成心说,今天这仗打得有意思,上来五虎上将第五名、第四名、第三名,节节高,现在是第二名出来了。主君可搬刀头,献刀纂。左天成合刀一挂,摇刀向前。王君立刀一绷。马走盘旋,大刀上下翻飞,两人打在了一处。两边儿郎呐喊连声。“王六爷呀,他这刀不好惹呀!你要留神哪!”“总兵爷呀,他这刀真有两下子,你要小亡心!”俩人足足打了二十多回合,这工大不小了。秦琼一看,王君可要有点要顶不住,赶紧传令鸣金,把王君可唤回来。王君可说:“二哥,不愧他叫金刀将,我所有的刀法在他跟前都施展不开呀!”

一看五虎上将败回来四个,单雄信大吼一声:“二哥,让我来收拾他!”他举起狼牙槊,催马上前。左天成一瞧礁,上来的这个更透着凶猛,紫金盔铠,背后五杆护背旗,绿脸未眉,颏下一部红钢髯。见他一摆手中的熟铜钢钉狼牙槊,问道:“左天成,你认得某家吗!”左天成一乐:“八成儿你是五虎上将之一名吧?通过名来!”“不错,正是五虎上将之一名.小灵官单雄信来也!”“单雄信快快撒马一战!”单雄信心说,小子,我把浑身力气都贯在这条槊上,先砸你一下子!他两膀用力摇槊,悬起半拉身子,槊头从马后胯起往前伦圆了,挂着风砸将下来。左天成想,好哇,你仗着槊沉力猛,砸我-家伙,我还用不着以巧破你,咱们来个硬碰硬吧!他往上举刀迎槊,就听梆的一声,刀杆上火星迸溅。单雄信一槊不成,又摇过来二槊。左天成用刀绷绷了回去。单雄信见势不妙,这第三槊没敢往下砸,就拨马跑回去了。到了本阵,他说:“二哥,我败了!”秦琼问:“五弟,你怎么败了?”单雄信把槊挂在马上,说:“我可砸也来着,你们看!”伸出两手。大家一看,虎日崩裂。秦琼想了一想说:“左久成不但刀法精奇,还力大无比,所幸弟兄们没有死伤,咱们暂且收兵,回来计议怎么胜他”锣声一响,这边收兵了。左天成打败了魏砚的先铎官和五虎上将,洋洋得意!他一挥手,得胜鼓响,人马撤入泗水关!

这一仗过后,秦琼下令高悬免战牌,营前展宽壕沟,密扎鹿砦,加紧防范。泗水关儿郎们天天骂阵,瓦岗军光是斗气,守营的说.“诸位,嗓子干不干?这边有小叶儿茶,喝一杯吧?”就是不亮队。在中军帐内,徐茂功问:“二哥,这仗您打算怎么打呢?”秦琼说:“我想,要打败左天成以至攻破下一关东岭关的铜旗阵,还得让程咬金把裴元庆请来。”徐茂功把程咬金找来。说起请表元庆的事,程咬金说:“这事可不好办。裴元庆跟我说了,一定要等到天下反王扬州会夺玉玺,他用龙头锤把李元霸砸趴下,才能回来见你。”秦琼说:“哎,告诉我这三兄弟,别再提赌头争印的事了。现在换了西魏王,那事过去了。四弟,你是他姐夫,别管怎么弯转周折,一定要把他请来。”程咬金说“二哥,我试试吧!”程咬金领命,换上便服,鞴好马匹,挂上斧子,带上另碎东西,一个人遘奔龙虎庄去了。

非止一日,程咬金来到虎牢关西北,看见裴元庆常去练锤的那片松林,知道离龙虎庄不远了,想找个人问问路。就见南边大道下坎树底下坐着个老者,头戴一顶随风倒的帽子,满脸皱纹堆垒,胸前飘洒白髯,旁边放着粪箕子、粪叉子,看来是拣粪累了,在这儿歇气儿呢。程咬金催马上前,吁!……扣镫离鞍。“我说这位老大爷,跟您打听一下,这龙虎庄在哪边?”老头儿抬头瞧了瞧这个问道的,心说这人怎么长得这么寒碜哪!他用手一指:“顺大道往西,里数来地,那个庄就叫龙虎庄。”“劳驾,我再跟您打听一个人。”“你打听谁呀?”“有个叫裴元庆的,是不是在龙虎庄住?”老头儿一听,脸色刷就变了:“可惜了你这么大人,不会说人话!”程咬金听了一愣,压住气,笑着问:“老大爷,不知我说了什么错话?”老头儿气冲冲地说:“裴元庆仨字也是你叫的?我今年七十四了,若是遇见这位三公子,还得称他个三爷呢!”“噢,老大爷,就算我说话冒失了吧。您说说,这裴三爷在本地怎么有这么大的名声呀?”“哈哈!要说这个,可就说来话长了。当初我们这儿各个村子特别乱,家家丢东西。这年头到处是贪官污吏,挤对得人们吃不上饭,能不偷吗!自打裴三爷回了村,他把方圆二十多里内的十三个村子连到一起,来个互相帮助。谁没吃的,让有粮食的主儿拿出点来周济一下。裴三爷乐了,有了吃的,往后谁要再偷东西,先劝他改过,屡教不改就拿锤砸他。这样一来,谁也不敢偷了。现在真是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呀!”“噢,裴三爷可真是办了件大好事呀!”“裴三公子办的好事还多着呢!比如说,有个忤逆的儿子打他妈别人不敢管,三爷去了,连打带说,愣给管过来了。还看哥儿仨为分家打架,这事要告到县里,得给那个糊涂县官先送一大笔钱去。三爷去了一说,哥儿仨都心平气和了,家也不分了,反倒和美了。还有个虐待儿媳妇的老太太,三爷跟她讲了讲道理,她再也不敢给儿媳妇气受了。我们村儿还是个力气大又会点武艺的土混混儿,过去蛮不讲理,自打三爷回来,他就蔫儿了,现在老实着币呢!三爷办的好事太多了,说起来没完。这样的义士,谁能不对他恭恭敬敬呢!”“哎呀,听您这么说,方才我指名道姓,实在是太不对了。我远路而来,找裴三爷有点事,请您告诉我他在龙虎庄里那头儿住吧?”“噢,你进庄往西走,走到正街,那儿有一座更大的宅子,整个宅子象一块砖刻的,过去是红漆大门现在改了黑漆大门,那就是裴三爷的祖宅。”程咬金一抱拳:“多谢老大爷了。”说完认镫扳鞍,一踹,拨马往西走下去了。

程咬金骑在马上,心想我这小舅子名声不赖,非常高兴。想着想着,不觉进入了龙虎庄。到了正街,一瞧路北果然有一所大宅子,象一块整砖雕成,黑亮的大门,门前石阶两旁各有一棵大树,没错儿,这就是裴宅。他甩镫离鞍下马,把马拴在树上,上台阶叭叭叭扣打门环。“里边有人吗?”就听里边有人问话“谁呀?”随着开了半扇门。程咬金一瞧,是个五十来岁的家人,头戴青布硬壮帽,身穿青衫。上前一抱拳:“这位老哥哥,我这儿有礼了。”这家人吓了一大跳,说:“哎哟,你找谁呀?你怎么长得跟大老妖似的!”程咬金说:“哎哎,你别害怕,我是人。我说这是裴家吧?我找裴三公子。”“噢,您贵姓?”请你给传一声,我跟三公子是好朋友,找他有要事相商。”“噢!我出去买东西刚回来一会儿,究竟三爷在家不在家,我还说不好,您等着吧!”咣当一声,关上大门,喀叭,扦关儿插上。了程咬金一听,心说这是怎么档子事?书中暗示,裴元庆料想瓦岗军南伐五关,必定会派人来找他,故而嘱咐家人有人来访不问清楚,不能往进让。他想,不等到扬州会上打败李元霸,我没脸见秦琼,现在还得躲着瓦岗山的人。那个家人进来回禀的时候,他正在后院练功。“三爷,外边有人来访。”“老哥哥,你问他姓名了吗?”“我问他,他不说。”“这人什么长相?”“哎,三爷,我一开门吓我一跳,这人绿脸,红胡子,大锛儿头,眼珠子耷拉着,象个大老妖。简直不是人……”“老哥哥你先别骂,这八成儿是我姐夫,他姓程名咬金。”“我说三爷呀,咱们那位如花似玉的 *** 怎么找了这么位姑老爷呀?”“哎呀,这事甭了!你出去跟他说,我出外办事,远行一年,千万别往里让他。”家人回来又拉开半扇门,把话传出。程咬金一J听,心说这是不想见我。这趟要白来!他眼珠转了转,说道:“我跟你实说了吧,我是大魔国卸了任的皇上,是你们家的娇客,这事三公子跟你们提过吧?”家人说,“哎呀,原来是姑老爷,我失敬了!”说着深施一礼。“哎,别客气,你给我牵着马,领我进去。我要在这儿住上一年半载,静候三公子。”“哟,这可不成。”“怎么?”“您说是我家的娇客,我也准知道您不是蒙事的,可是您没到我家来过,三公子没给见过,我不敢担这个沉重。对不起,咱们改日再见吧!”说罢咣当,喀叭,又把门插上了。“开门!”程咬金叭叭一打门,叫喊了半天,里边没有一点回音。心说好小子,你不见我没关系。听大奶奶裴翠云说过,你们家不但在龙虎庄有地亩,在附近三吉镇上还开了一座德升店,干脆我先到这店里泡两天吧!

礁髯转翻译  第2张

程咬金下台阶,解下马牵着,溜溜达达往前走。打听到三吉镇就在龙虎庄西南相隔五里,上了马,就奔西南走下来了。一会儿工夫,进了三吉镇。这镇子还真不小。店铺林立,热闹非常。在正街当中,找到了这座德升店。他下马上前:“我说店里有人吗?”店里跑出位伙计说:“啊,爷您刚来,是要住店吗?”程咬金说:“你给我找个清静的跨院,要三间像样的正房。”“那您就到西跨院吧!”有人过来把马接过去,那个伙子把程咬金领到了西跨院,打开正房门,说:“爷,您往里请吧!”程咬金迈进门坎儿,一瞧这三间房一通连,特别宽阔,东西各铺炕,当中迎门是八仙桌,一边一把椅子,墙上挂着字画,这地方既干净,又肃静。伙计问:“爷,您看这三间房合适吗?”程咬金说:“还算对付。敢说我在家里住的是高楼大厦,前后三层院子,还带后花园;出门在外,就不能比在家了。”“那您请坐吧,我去给您打洗脸水、漱口水,然后给您沏茶。”伙计刚要往外走,程咬金说:“伙计,你回来,你打水沏茶,样样要三份。往后甭等我说话,什么都给我来三份。”伙计听了一愣:“啊,爷,后边还有人没来吧?”程咬金说:“不是,我就一个人。”“那为什么要三份呀?”“我在家里这样惯了,什么都得用三份”,“是啦!爷您贵姓?”“我呀,姓莫。”,程咬金没敢露真姓,把他姥姥家姓说出来了。一会儿工夫,伙计把洗脸水、漱口水、茶壶都端上来了,徜徉三份。程咬金宽衣解带摘扎巾。他拿起木梳一梳头,可就挑眼了:“伙计,这梳子怎么就一个呀?”伙计说:“爷,我给您拿去。”跟着又拿来俩银子。程咬金用洗脸水,洗完这盆洗那盆,梳子用完这个换那个,漱口水也是,三份都得用用。洗漱完毕,坐下喝茶,三壶都喝点。程咬金说:“伙计,这茶够酽的,无奈这茶是就宽不就窄呀!”伙计想了想说:“爷八成儿您饿了吧?”“哎,这就对了。”“您想吃点什么?”“你们这儿有成桌的没有?”“成桌的有哇!”“要上等的,加海味的。”“海味可没有,不瞒您说,现在兵荒马乱,货不好运,海味来不了。这里有鱼有肉,有鸡有鸭。”“好啦,你给我来三桌吧!”“来三桌!您一个人吃得了吗?”“咳!你挺住了。花钱我不在乎,我吃不了,剩下的你们不会帮助吃吗?”“爷,我们遇到您,可就算是沾了光啦!”

这伙计到柜上把这位莫爷一人要三桌席的事一说,掌柜的说:“这位可够谱儿的,他怎么要咱怎么摆,他吃不了大伙过年。你们要好好伺候这位财神爷。”一会儿工夫,三桌酒席摆好了。伙计们在旁边伺候着。程咬金坐在居中这桌上边,伙计给斟上酒,他用筷子一扒拉菜,热气腾腾,夹块鱼片搁在嘴里。伙计问:“爷,您看我们这菜怎么样?”“还算不错,有点滋味儿。”“爷,您在这桌吃一著子两著子,再到左边那桌吃去。”“我吃这一桌就成了,那两桌就为了看着玩。我在这儿吃饭也就是点到而已。要在家里,我每顿饭得摆六桌,左右各一桌,对面一排三桌,我就吃中间这一桌,这里有个名堂。”“什么名堂呀?”“这叫吃一看二眼观三,懂吗?”“爷,不瞒您说,我都快四十了,这种事还头一回听说。”伙计们心说反正你就是趁俩糟钱,随便糟践吧!老程吃着吃着,说:“这个菜给我 *** 沟。这个菜太腻,拿回去给我敲点儿青,多搁点青菜。”简短说吧,他这么一通穷折腾,直到掌灯,他这顿饭才算磨烦完了。

程咬金吃过饭,说:“给我打漱口水来。”伙计给端来一碗漱口水:“爷,您漱口”“伙计,我说过,得来三碗”“您原谅,我这记性不大好,我再给您端两碗去。”又端来两碗。程咬金漱了口,又说:“给我沏三壶茶来!”伙计说:“刚才您那三壶可是酽茶。”“剩茶没劲,喝着不香,好香的再给我沏三壶。”“是啦!”三壶茶沏来,伙计问:“爷,您这铺盖卷?……”程咬金说:“铺三份。一边炕上一份,中间搭个铺,上边再来份,这叫么二三。”“是啦!”伙计心说这位财神爷给我折腾得够可以的,没办法,给他铺了个么二三,说:“爷,您歇着吧!”老程说:“你甭管了。出门在外,什么都是穷对付。你知道我在家里睡几个铺吗?”“不知道。”“我定更在楼底下睡,二更楼上睡,三更后堂睡,四更前院睡,五更再回到楼上睡。”伙计心说,你这是睡觉吗?整夜穷折腾,甭睡了。老程说:“行了,去吧!”伙计走了。

第二天清晨早起,程咬金漱口、洗脸、喝茶、吃饭,还是什么都要三份。第三天还是一样。他也不出门,吃饱了就睡,吃不了的酒席让伙计们拿下去吃。到第四天头上,掌柜的可就起疑心了,把伙计叫来问:“西跨院住的究竟是个什么人?”“就是那位姓莫的财神爷,要什么都以三字出口为齐。”“嗯,对这主儿得注点意照照鞘,让他先付俩钱。要是他包袱里有的是钱,甭说要三份,六份也给他。”“是了您哪!”这伙计来到西跨院程咬金住的屋里,微然一笑:“爷,哈哈……”老程问:“伙计,什么事?”“不瞒您说,您一天要六桌酒席,消费太大。我们店本小利微,请多原谅,您多少先付俩钱吧!”“嗐!不是要钱吗!”“是呀!”“听着,我姓莫,排行在二。你去打听打听,莫二爷走遍天下,京师长安,东都洛陽,太原、北平、江都、余杭各处州城府县,在哪儿吃饭花过钱!”“啊?你说什么?”我根本没钱。”“嘿,有你的!你等着,你等着。”等什么?我不跑就这儿呆着!”

这伙计噔噔噔跑到柜房,气呼呼地把这位莫二爷的话-学说。掌柜的说:“什么?没钱?好嘞!我瞧瞧去!”伙计说:“这事可归您了啦!”掌柜的三步两步来到西跨院,一抓帘进了北屋。程咬金正在炕上坐着,撇着大嘴,吐气扬眉。掌柜的说:“我说老伙计,你进门就以三字出口为齐,住了我们这儿好几天,吃了多少桌席,怎么?你说你没钱?”老程说:“我确实没有钱,这不是瞎话呀!”掌柜的冷笑一声:“哈哈哈!你们这穷家门的人,我最知底。睁开眼不知吃哪方,脱下一只鞋来往上扔,落下来,鞋尖冲哪边,就上那边蒙去。到了那边,得吃饱、喝饱、腰中带饱,所以都叫你们三宝行。在穷家门里,甭管上三门也好,下五门也好,都是未曾学艺先学礼。我说这对不对?你们是不是有这规矩?”程咬金晃了晃脑袋说:“不错,不错,是有这规炬。”掌柜的接着说:“你听说三吉镇有座德升店,买卖挺阔,就到这儿来耍骨头。不单蒙吃蒙喝,我们打你,你就装死,你们穷家门里有打外的,假装出来了事,碰巧还得让你讹俩钱去。是不是这事?”“啊,不错,不错,我是这个意思。”“好啊!你竟敢撞到德升店来。你也不买四两棉花纺一纺,问一问,说你穷家门的行话叫掏掏耳朵,摸摸这德升店是谁开的!干脆一句话,你有钱没钱吧!”“我纯粹没钱。”“你到这儿来连蒙带撞,我告诉我们东家,他碎不了你。你在这儿等着吧!”程咬金心说,我在这儿穷折腾,就是为了把你们东家招出来。他哈哈一笑:“我说掌柜的,听你这么说,我决不动窝了。就知道你们东家不饶这个,我才来逗逗他。我在这儿等他啦!”掌柜的一听,气得胡子都要撅起来了,他对伙计们说:“你们看着他,别让他跑喽!”程咬金说:“我跑什么呀?干脆我上炕睡觉吧!”他往炕上一歪,蒙上被呼已子,呼哧呼哧睡着了。

掌柜的骑上店里的小毛驴,急急忙忙来到龙虎庄。到了裴宅门前,下了驴,叫天门。家人一瞧,忙问:“掌柜的,有事吗?”“东家在家吗?三爷在书房看书呢。”“好啦,这驴你给看着点。”把驴交给家人,自己直奔书房来了。到了书房门口,叫了声“三爷”,一挑帘进来了。裴元庆一瞧,放下书本,问道:“掌柜的,找我有事吗?你怎么气冲冲的?”掌柜的说:“嗐!咱们店里了一个姓莫的,足这么一通摆阔。找他要钱他说没钱,还说就知道您不饶这个,才特意逗您来的。”裴元庆年轻气盛,性如烈火,他扒一拍桌子:“好!真有胆子!来人哪,给我鞴马,挂上双锤,瞧我碎不了他?”家人们赶紧给他鞴马挂锤,放到大门之外。裴元庆扎好扎巾箭袖,跟着掌柜的往外就走,走到二门这儿忽然一想,哎哟,慢着!问道:“掌柜的,你先等等吧!这人是什么穿戴?怎样打扮?”掌柜的说“嗐,甭提啦!他是绿脸,红胡子,大锛儿头,大眼珠子。”“有马没有?”“他骑来一匹马,这马花里胡哨,身上净是斑点。”“有斧子吗?”“对!还有条斧子。”“噢,这么说,我别去了。”“您怎么不去了?”“啥,你哪里知道……”跟着就把程咬金到龙虎庄来访以及自己怎么不想见他向掌柜的说明。又说:“你回去就叫他程四爷,跟他说,我们东家有话,您爱吃就吃,爱喝就喝,他是决不见您,让他死了心算了。他怎么反,怎么闹,你们也甭理他。”掌柜的听了,气也没了,说:“噢,是这么回事,这位程四爷可真会耍骨头。”裴元庆心说,哼,我差一点上了他的当。他对家人们说:“把这马还搁后头去,我不走了,就在家里忍着吧!”

掌柜的出了大门,骑上毛驴,返回三吉镇德升店。进了店门,伙计们都过来问:“掌柜的,咱们东家三爷来了没有?”“算了,算了。”“怎么?”掌柜的把事情的始末缘由一说。大伙一听,都是一惊。七嘴八舌:“哟!咱净听说有个大魔国,不想这魔国头儿来了。”“怪不得他这么摆谱几呢,敢情这是成心诓咱们东家三爷出世。”掌柜的说:“你们跟我去见见他。”大伙来到西跨院。掌柜的一掀正房门帘,噗哧一乐。程咬金刚睡醒,正那儿坐着。一瞧掌柜的这神气,心说要糟,准是裴三儿猜着我是谁了!掌柜的说:“程四爷,我们这儿给您磕头啦!”说着跪下,回头一招手:“你们都进来。”伙计们都进来见礼。程咬金说:“哎哟,都快起来!你们怎么知道我是程四爷呀?”众人站起来。掌柜的说:“四爷,我们想,您这事儿太古怪,吃饭吃一看二眼观三,随觉么二三,什么都得以三为齐,就去问我们东家。敢情东家知底,他让我跟您说,您爱吃就吃,爱喝就喝,爱怎么着扰怎么着,可他是决不见您。程咬金一听,说:“好哇!他不见我,好小子,真可以!”掌柜的说:“程四爷,您是我们家的娇客,我实在不知道,多有得罪。现在没说的了,晚上我们陪您喝酒啦!”“掌柜的,晚上还得摆三桌。”“四爷,摆六桌都可以,反正就写在东家账上。伙计们,告诉灶上,晚上后边大厅给预备十桌,咱们跟着过年啦!”到晚上,老程跟大伙大吃大喝了一顿。回到屋里,他心想,裴三儿就是不见我,这可怎么办呢?明儿我到街上转转,看事行事吧!要知程咬金怎样才能见到裴元庆,且听下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