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风雨翻译及赏析

诗经风雨翻译及赏析

《诗经》是我国之一部诗歌总集,最早称为《诗》,后被儒家奉为经典之一,方称《诗经》。因其书为毛公所传,又称《毛诗》。其创作年代,距今约二千五百年左右,大体产生于西周初叶至春秋中叶。它是奴隶制时代的诗歌,为我国诗歌创作奠定了深厚的基础,对我国文学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诗经》共三百零五首,简称“诗三百”。按其内容,可分为“风”、“雅”、“颂”三类。“风”乃风土之曲,即民间歌谣,共一百六十篇,总称为十五国风。“雅”乃朝廷之乐,多为京都一带朝廷官吏的作品,共一百零五篇,分为《大雅》和《小雅》。“颂”乃庙堂之音,是王侯举行祭祀或其他重大典礼专用的乐歌,共四十篇,分为《周颂》、《鲁颂》、《商颂》,合称三颂。 对于《诗经》的解释,两千多年来众说纷纭,有的很难达成共识,甚至古今名家也“不知所谓”。为了文学爱好者阅读方便,这里只是博采众长,作一般性的简释和介绍。对于生僻和古今异读的字,由于种种限制,不能详细诠释,但尽可能地注音。 愚之见,《诗经》不宜翻译,任何译文都不如原文;同样,也不宜对其进行评说,任何评说都难免主观色彩。对于《诗经》的理解,因人因时因环境之不同而迥然有异,这正是《诗经》的妙处。如果仅从字面理解,一览无余,那就没有什么味道了。读《诗经》,重在读、贵在读、趣在读。在注音注释的帮助下,流畅地熟读,在诵读的同时去理解、去感悟,这是学习《诗经》更好、最聪明的 *** 。 国风·豳风 豳风:豳(彬bīn):古邑名,也作邠,故城在今陕西旬邑县西。周族祖先公由邰(今陕西武功县西南)迁居于此。《豳风》是豳地一带民歌,共七篇,都产生于西周,是《国风》中最早的诗。 【风-154】七月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一之日觱发,二之日栗烈。无衣无褐,何以卒岁!三之日于耜,四之日举趾。同我妇子,馌彼南亩。田畯至喜。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春日载阳,有鸣仓庚。女执懿筐,遵彼微行,爰求柔桑。春日迟迟,采蘩祁祁。女心伤悲,殆及公子同归。 七月流火,八月萑苇。蚕月条桑,取彼斧斨。以伐远扬,猗彼女桑。七月鸣鵙,八月载绩。载玄载黄,我朱孔阳,为公子裳。 四月秀葽,五月鸣蜩。八月其获,十月陨萚。一之日于貉,取彼狐狸,为公子裘。二之日其同,载缵武功。言私其豵,献豜于公。 五月斯螽动股,六月莎鸡振羽。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穹窒熏鼠,塞向墐户。嗟我妇子,曰为改岁,入此室处。 六月食郁及薁,七月亨葵及菽。八月剥枣,十月获稻。为此春酒,以介眉寿。七月食瓜,八月断壶,九月叔苴,采荼薪樗。食我农夫。 九月筑场圃,十月纳禾稼。黍稷重穋,禾麻菽麦。嗟我农夫!我稼既同,上入执宫功。昼尔于茅,宵尔索綯,亟其乘屋,其始播百谷。 二之日凿冰冲冲,三之日纳于凌阴。四之日其蚤,献羔祭韭。九月肃霜,十月涤场。朋酒斯飨,曰杀羔羊。跻彼公堂,称彼兕觥,“万寿无疆”! 【题解】这诗叙述农人全年的劳动。绝大部分的劳动是为公家的,小部分是为自己的。诗共分为八章。之一章从岁寒写到春耕开始。第二章写妇女蚕桑。第三章写布帛衣料的 *** 。第四章写猎取野兽。第五章写一年将尽,为自己收拾屋子过冬。第六章写采藏果蔬和造酒,这都是为公家的。为自己采藏的食物是瓜瓠(户hù)麻子苦菜之类。第七章写收成完毕后为公家做修屋或室内工作,然后修理自家的茅屋。末章写凿冰的劳动和一年一次的年终燕饮。 【注解】 1、七月流火:火(古读如毁),或称大火,星名,即心宿。每年夏历五月,黄昏时候,这星当正南方,也就是正中和更高的位置。过了六月就偏西向下了,这就叫做“流”。 2、授衣:将裁制冬衣的工作交给女工。九月丝麻等事结束,所以在这时开始做冬衣。 3、一之日:十月以后之一个月的日子。以下二之日、三之日等仿此。为豳历纪日法。 4、觱(毕bì)发:大风触物声。 5、栗烈:或作“凛冽”,形容气寒。 6、褐:粗布衣。 7、于:犹“为”。为耜(似sì)是说修理耒(磊lěi)耜(耕田起土之具)。 8、趾(止zhǐ):足。 “举趾”是说去耕田。 9、馌(叶yè):馈送食物。亩:指田身。田耕成若干垄,高处为亩,低处为畎(犬quǎn)。田垄东西向的叫做“东亩”,南北向的叫做“南亩”。这两句是说妇人童子往田里送饭给耕者。 10、田畯(俊jùn):农官名,又称农正或田大夫。 11、春日:指二月。载:始。阳:温暖。 12、仓庚:鸟名,就是黄莺。 13、懿:深。 14、微行:小径(桑间道)。 15、爰:语词,犹“曰”。柔桑:初生的桑叶。 16、迟迟:天长的意思。 17、蘩(繁fán):菊科职务,即白蒿。古人用于祭祀,女子在嫁前有“教成之祭”。一说用蘩“沃”蚕子,则蚕易出,所以养蚕者需要它。其法未详。祁祁:众多(指采蘩者)。 18、公子:指国君之子。殆及公子同归:是说怕被公子强迫带回家去。一说指怕被女公子带去陪嫁。 19、萑(环huán)苇:芦苇。八月萑苇长成,收割下来,可以做箔。 20、蚕月:指三月。条桑:修剪桑树。 21、斨(枪qiāng):方孔的斧头。 22、远扬:指长得太长而高扬的枝条。 23、猗(依yī):《说文》、《广雅》作“掎(济jǐ)”,牵引。“掎桑”是用手拉着桑枝来采叶。南朝乐府诗《采桑度》云:“系条采春桑,采叶何纷纷”,似先用绳系桑然后拉着绳子采。女桑:小桑。 24、郹(局jú):鸟名,即伯劳。 25、玄:是黑而赤的颜色。玄、黄指丝织品与麻织品的染色。 26、朱:赤色。阳:鲜明。以上二句言染色有玄有黄有朱,而朱色尤为鲜明。 27、葽(腰yāo):植物名,今名远志。秀葽:言远志结实。 28、蜩(条tiáo):蝉。 29、陨萚(拓tuò):落叶。 30、貉(骂mà):通“祃”。田猎者演习武事的礼叫祃祭或貉祭。于貉:言举行貉祭。《郑笺》:“于貉(褐hè),往博貉以自为裘也。” 31、同:聚合,言狩猎之前聚合众人。 32、缵:继续。武功:指田猎。 33、豵(宗zōng):一岁小猪,这里用来代表比较小的兽。私其豵:言小兽归猎者私有。 34、豜(肩jiān):三岁的猪,代表大兽。大兽献给公家。 35、斯螽(终zhōng):虫名,蝗类,即蚱蜢、蚂蚱。旧说斯螽以两股相切发声,“动股”言其发出鸣声。 36、莎(蓑suō)鸡:虫名,今名纺织娘。振羽:言鼓翅发声。 37、以上四句都指蟋蟀,先在野地,后移宇下(即檐下),再移到户内,最后入床下。言其鸣声由远而近。 38、穹:穷尽,清除。窒(至zhì):堵塞。穹窒:言将室内满塞的角落搬空,搬空了才便于熏鼠。 39、向:朝北的窗户。墐:用泥涂抹。贫家门扇用柴竹编成,涂泥使它不通风。 40、曰:《汉书》引作“聿(玉yù)”,语词。改岁:是说旧年将尽,新年快到。 41、郁:植物名,唐棣之类。树高五六尺,果实像李子,赤色。薁(郁yù):植物名,果实大如桂圆。一说为野葡萄。 42、菽:豆的总名。 43、剥:读为“扑”,打。 44、春酒:冬天酿酒经春始成,叫做“春酒”。枣和稻都是酿酒的原料。 45、介:祈求。眉寿:长寿,人老眉间有豪毛,叫秀眉,所以长寿称眉寿。 46、壶:葫芦。 47、叔:拾。苴(鞠jū):秋麻之籽,可以吃。 48、樗(出chū):木名,臭椿。薪樗:言采樗木为薪。 49、场:是打谷的场地。圃:是菜园。春夏做菜园的地方秋冬就做成场地,所以场圃连成一词。 50、纳:收进谷仓。稼:古读如“故”。禾稼:谷类通称。 51、重(zhǒng):即“种”,是先种后熟的谷。穋(路lù):即稑(路lù),稑是后种先熟的谷。 52、禾麻菽麦:这句的“禾”是专指一种谷,即今之小米。 53、功:事。宫功:指建筑宫室,或指室内的事。 54、索:动词,指制绳。綯(陶táo):绳。索綯:是说打绳子。上两句言白天取茅草,夜晚打绳子。 55、亟:急。乘屋:盖屋。茅和绳都是盖屋需用的东西。以上三句言宫功完毕后,急忙修理自己的屋子。因为播谷的工作又要开始了,不得不急。 56、冲冲:古读如“沉”,凿冰之声。 57、凌:是聚集的水。阴:指藏冰之处。 58、蚤:读为“爪”,取。这句是说取冰。 59、献羔祭韭:这句是说用羔羊和韭菜祭祖。《礼记·月令》说仲春献羔开冰,四之日正是仲春。 60、肃霜:犹“肃爽”,双声连语。这句是说九月天高气爽。 61、涤场:清扫场地。这句是说十月农事完全结束,将场地打扫干净。一说“涤场”即“涤荡”,“十月涤荡”是说到了十月草木摇落无余。 62、朋酒:两樽酒。这句连下句是说年终燕乐。 63、跻:登。公堂:或指公共场所,不一定是国君的朝堂。 64、称:举。兕觥(似工sì gōng):角爵。古代用兽角做的酒器。 65、万:大。无疆:无穷。以上三句言升堂举觞,祝君长寿。 【余冠英今译】 七月火星向西沉,九月人家寒衣分。冬月北风叫得尖,腊月寒气添,粗布衣裳无一件,怎样挨过年!正月里修耒头,二月里忙下田,女人孩子一起干,送汤送饭上垄边。田官老爷露笑脸。 七月火星向西沉,九月人家寒衣分。春天里好太阳,黄莺儿叫得忙。姑娘们拿起高筐筐,走在小路上,去采养蚕桑。春天里太阳慢悠悠,白蒿子采得够。姑娘们心里正发愁,怕被公子带了走。 七月火星向西沉,八月苇秆好收成。三月里修桑条,拿起斧和斨,太长的枝儿都砍掉,拉着枝条采嫩桑。七月里伯劳还在嚷,八月里绩麻更要忙。染出丝来有黑也有黄,朱红色儿更漂亮,得给那公子做衣裳。 四月里远志把子结,五月里知了叫不歇。八月里收谷,十月落树叶。冬月里打貉子,还得捉狐狸,要给公子做皮衣。腊月里大伙又聚齐,打猎习武艺。小个儿野猪给自己,大个儿野猪献公爷。 五月斯螽弹腿响,六月纺织娘抖翅膀。七月蛐蛐儿在野底,八月里在屋檐底,九月门口叫,十月床下移。火烟熏耗子,窟窿尽堵起,塞起北窗户,柴门涂上泥。叫唤儿子和老妻,如今快过年,且来搬屋里。 六月里吃山楂樱桃,七月里煮葵菜豆角。八月里打枣,十月里煮稻,做成甜酒叫冻醪,老人家喝了精神饱。七月里把瓜儿采,八月里把葫芦摘。九月里收麻子,掐些苦菜打些柴,咱农夫把嘴餬起来。(餬:音胡hú,餬口。) 九月垫好打谷场,十月谷上仓。早谷晚谷黄米高粱,芝麻豆麦满满装。咱们这些泥腿郎!地里庄稼才收起,城里差事又要当。白天割得茅草多,夜里打得草索长,赶紧盖好房,耕田撒种又要忙。 十二月打冰冲冲响,正月抬冰窖里藏,二月取冰来上祭,献上韭菜和羔羊。九月里下霜,十月里扫场。捧上两樽酒,杀上一只羊。齐上公爷堂,牛角杯儿举头上,祝一声“长寿无疆”! 【风-155】鸱鸮 鸱鸮鸱鸮!既取我子,无毁我室。恩斯勤斯,鬻子之闵斯。 迨天之未阴雨,彻彼桑土,绸缪牖户。今女下民,或敢侮予。 予手拮据,予所捋荼。予所蓄租,予口卒瘏,曰予未有室家。 予羽谯谯,予尾翛翛,予室翘翘。风雨所漂摇,予维音哓哓。 【题解】 这是一首禽言诗。全篇作一只母鸟的哀诉,诉说她过去遭受的迫害,经营巢窠(棵kē)的辛劳和目前处境的艰苦危殆。这诗止于描写鸟的生活还是别有寄托,很难断言。旧说以为是周公贻成王的诗,不足信。全诗都用兴法,为我国比兴诗之祖。 【注解】 1、鸱鸮(痴萧chī xiāo):鸟名,即鸱鸺(休xiū),或鸺鹠(留liū),今俗名猫头鹰。 2、室:指鸟巢。《郑笺》:“室犹巢也。” 3、恩斯勤斯:两个“斯”字都是语助词,“恩勤”犹“殷勤”。 4、鬻(育yù):是“育”的借字,“育子”指孵雏。闵:病。 5、彻:剥裂。土:是“杜”的借字,《释文》引《韩诗》作“杜”。“桑杜”就是桑根。《毛传》:“迨,及。彻,剥。桑土,桑根也。” 《通释》:“盖彻取桑根之皮。” 6、绸缪(谋móu):见《唐风·绸缪》篇注。牖(有yǒu)户:指巢。以上二句是说剥取桑根的皮来修补鸟巢。《郑笺》:“绸缪犹缠绵也。”《集传》:“牖,巢之通风处;户,其出入处也。” 7、女:《孟子》作“汝”。下民:指人类,鸟在树上,所以称人类为下民。 8、侮:指投石、取卵等事,巢不坚固就为人所乘。 9、拮据(节居jiéjū):“撠挶(己局jǐjú)”的假借,手病。本谓操作劳苦。引申为经济窘迫。《传疏》引《玉篇》:“拮据,手病也。” 10、所:尚。捋荼(徒tú):取芦苇和茅草的花,为垫巢之用。《集传》:“荼,萑苕(环条huán tiáo),可藉巢者也。” 11、租:积。或读为“苴(拘jū)”,草。 12、卒瘏(徒tú,病):言终于疲病。卒:或读为“悴(脆cuì)”,“悴瘏”同义。以上四句言爪和嘴都因为过劳而病。《通释》:“卒瘏与拮挶相对成文,卒当读为顇,字通作悴。卒、瘏皆为病。” 13、家:古读如“姑”,这句是说巢未完成。 14、谯谯(乔qiáo):不丰满。 15、翛翛(萧xiāo):干枯无润泽之色。 16、翘翘(乔qiáo):危。 17、漂摇:冲击扫荡。漂属雨,摇属风。 18、哓哓(萧xiāo):由于恐惧而发的叫声。《毛传》:“哓哓,惧也。” 《郑笺》:“音哓哓然,恐惧告诉之意。” 【余冠英今译】 猫头鹰啊猫头鹰!你抓走我的娃,别再毁我的家。我辛辛苦苦劳劳碌碌,累坏了自己就为养娃。 趁着雨下不来云不起,桑树根上剥些儿皮,门儿窗儿都得修理。下面的人们,许会把我欺。 我的两手早发麻,还得去捡茅草花,我聚了又聚加了又加,临了儿磨坏我的嘴,还不曾整好我的家。 我的羽毛稀稀少少,我的尾巴像把干草。我的巢儿晃晃摇摇,雨还要淋风还要扫。直吓得我喳喳乱叫。 【风-156】东山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我来自东,零雨其濛。我东曰归,我心西悲。制彼裳衣,勿士行枚。蜎蜎者蠋,烝在桑野。敦彼独宿,亦在车下。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我来自东,零雨其濛。果臝之实,亦施于宇。伊威在室,蠨蛸在户。町畽鹿场,熠燿宵行。不可畏也?伊可怀也。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我来自东,零雨其濛。鹳鸣于垤,妇叹于室。洒扫穹窒,我征聿至。有敦瓜苦,烝在栗薪。自我不见,于今三年。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我来自东,零雨其濛。仓庚于飞,熠耀其羽。之子于归,皇驳其马。亲结其缡,九十其仪。其新孔嘉,其旧如之何? 【题解】 这是征人还乡途中念家的诗。在细雨濛濛的路上,他想象到家后恢复贫民身分的可喜(之一章),想象那可能已经荒废的家园,觉得又可怕,又可怀(第二章),想象自己的妻正在为思念他而悲叹(第三章),回忆三年前新婚光景,设想久别重逢的情况(第四章)。 【注解】 1、东山:诗中军士远戍之地。相传本诗和周公伐奄有关,东山当在奄国(今山东省曲阜县境)境内。 2、慆慆:一作“滔滔”,久。 3、零雨:徐雨,小雨。濛:微雨貌。 4、悲:思念。(《汉书·高帝纪》“游子悲故乡”的“悲”字和这里相同。) 5、裳衣:言下裳和上衣。古代男子衣服上衣下裳,但戎服不分衣裳。 6、士:读为“事”。就是从事。行:读为“衡”,就是横。横枚等于说衔枚。古人行军袭击敌人时,用一根筷子似的东西横衔在嘴里以防止出声,叫做衔枚。以上两句是设想回家后换上贫民服装,不再从事征战。 7、蜎蜎(渊yuān):蚕蠋屈曲之貌。蠋(烛zhú):字本作“蜀”,蛾蝶类幼虫。这里所指的是桑树间野生的蚕。 8、烝(争zhēng):久。 9、敦:团。敦本是器名,形圆如球。这句连下句是说在车下独宿,身体蜷曲成一团。上文“蜎蜎者蠋”两句以蠋和人对照,独宿者蜷曲的形状像蠋,但蠋在桑间是得其所,人在野地露宿是不得其所。 10、果臝(裸luǒ):葫芦科植物,一名栝(瓜guā)楼或瓜蒌。(臝是“裸”的异体字)。 11、施(异yì):移。栝楼蔓延到檐上是无人剪伐的荒凉景象。 12、伊威:虫名。椭圆而扁,多足,灰色,今名土鳖,常在潮湿的地方。《本草》一作“蛜蝛”。 13、蠨蛸(萧筲xiāo shāo):虫名,蜘蛛类,长脚。以上两句是室内经常无人打扫的景象。 14、町畽(厅湍tīng tuǎn):平地被兽蹄所践踏处。鹿场:鹿经行的途径。 15、熠燿(意耀yìyào):光明貌。宵行:燐火。以上两句写宅外荒凉景象。从果臝句以下到这里都是设想自己离家后,园庐荒废的情形。 16、不可畏也?伊可怀也:这两句设为问答,上句说这样不可怕吗?下句说是可怀念的啊。下句并非将上句否定,诗意是尽管情况可怕还是可怀的,甚至越可怕越加怀念。 17、鹳(灌guàn):鸟名,涉禽类,形似鹤,又名冠雀。俗名又叫“老等”,因其常在水边竚(伫)立,等待游鱼。垤(叠dié):小土堆。 18、征:行。聿:语词,同“曰”。聿、曰都有将意,《七月》篇“曰为改岁”言将改岁。本诗“我东曰归”也是说将归。以上三句是说征夫设想妻在家悲叹,恨不得告诉她:别叹息了,赶紧收拾屋子吧,我正在赶路,将要到家了。 19、瓜苦:即瓜瓠(户hù),也就是匏(袍páo)瓜,葫芦类。古人结婚行合卺(紧jǐn)之礼,就是以一匏分作两瓢,夫妇各执一瓢盛酒漱口,这诗“瓜苦”似指合卺的匏。下文叹息三年不见,因为想起新婚离家已经三年了。 20、栗薪:聚薪,和《唐风?绸缪》篇的“束薪”同义。以上二句言团团的匏瓜搁在那些柴堆上已经很久了。 21、仓庚:鸟名,见《七月》篇注。 22、之子:指妻。 23、皇:黄白色。驳:赤白色。 24、亲:指“之子”的母亲。缡(黎lí):古读如“罗”。结缡:将佩巾(就是帨,见《召南·野有死麕》)结在带上。古俗嫁女时母为女结缡。 25、九十:言其多。仪:古读如“俄”。这句是说仪注之繁。以上追忆新婚时的情形,和上章瓜苦栗薪的回忆紧相承接。 26、嘉:古读如“歌”,美。 27、旧:犹“久”。以上二句言“之子”新嫁来的时候很好,隔了三年不晓得怎样了。 【余冠英今译】 打我远征到东山,一别家乡好几年。今儿打从东方来,毛毛雨儿尽缠绵。听得将要离东方,心儿西飞奔家乡。家常衣裳缝一件,从此不再把兵当。山蚕屈曲树上爬,桑树地里久住家。人儿团团独自睡,独自睡在车儿下。 打我远征到东山,一别家乡好几年。今儿打从东方来,毛毛雨儿尽缠绵。栝楼藤长子儿大,子儿结在房檐下。土鳖儿屋里来跑马,蟢蛛儿做网拦门挂。场上鹿迹深又浅,燐火来去光闪闪。家园荒凉怕不怕?越是荒凉越牵挂。 打我远征到东山,一别家乡好几年。今儿打从东方来,毛毛雨儿尽缠绵。墩上老鹳不停唤,我妻在房唉声叹。快把屋子收拾起,行人离家可不远。有个葫芦团又团,撂在柴堆没人管。葫芦在家我不见,不见葫芦整三年。 打我远征到东山,一别家乡好几年。今儿打从东方来,毛毛雨儿尽缠绵。记得那天黄莺忙,翅儿闪闪映太阳。那人过门做新娘,马儿有赤也有黄。娘为女儿结佩巾,又把礼节细叮咛。回想新婚真够美,久别重逢可称心? 【风-157】破斧 既破我斧,又缺我斨。周公东征,四国是皇。哀我人斯,亦孔之将! 既破我斧,又缺我锜。周公东征,四国是吪。哀我人斯,亦孔之嘉! 既破我斧,又缺我銶。周公东征,四国是遒。哀我人斯,亦孔之休! 【题解】东征战士记述战争的艰苦,赞美周公的功德,庆幸自己得以生还。 【注解】 1、斧、斨(枪qiāng):《集传》:“隋(椭)銎(琼qióng)曰斧,方銎曰斨,征伐之用也。” 2、四国是皇:《毛传》:“四国,管蔡商奄是也。皇,匡也。” 3、孔:很。将(臧zāng):通“臧”,善,幸。《毛传》:“将,大也。” 4、锜(齐qí):凿子。 5、吪(俄é):征服。《毛传》:“吪,化也。” 6、嘉:《郑笺》:“嘉,善也。” 7、銶(求qiú):凿类,一说独头斧。 8、遒(酋qiú):稳固。《毛传》:“遒,固也。” 《传疏》引《鲁语》韦注:“固,安也。” 9、休:美,好。《毛传》:“休,美也。” 【翻译】 我的大斧已砍破,方孔铜斧也损伤。周公出征去东方,匡正四国军威旺。可怜我们这些人,十分命大未阵亡。 我的大斧已砍破,三齿锄头也折断。周公出征去东边,感化四国天下安。可怜我们这些人,十分命好能生还。 我的大斧已砍破,我的铁锹也缺了。周公出征去东方,平定四国安王朝。可怜我们这些人,能回家乡真命好。 【风-158】伐柯 伐柯如何?匪斧不克。取妻如何?匪媒不得。 伐柯伐柯,其则不远。我觏之子,笾豆有践。 【题解】婚姻必须通过媒人,遵循礼法。 【注解】 1、柯:斧柄。《毛传》:“柯,斧柄也。” 《郑笺》:“伐柯之道,唯斧能为之,以类求其类也。” 2、则:准则,榜样。《郑笺》:“则,法也。” 3、觏(够gòu):遇合。 4、之子:《集传》:“之子指其妻而言也。” 5、笾(边biān)豆:盛食物的竹器。践:行列貌。《集传》:“笾,竹豆也。豆,木豆也。践,行列之貌。” 【翻译】 要砍斧把怎么样?没有斧头不可能。要娶妻子怎么样?没有媒人不得成。 砍斧把啊砍斧把,斧把法则在眼前。我今遇见这个人,酒菜整齐摆满案。 【风-159】九罭 九罭之鱼,鳟鲂。我觏之子,衮衣绣裳。 鸿飞遵渚,公归无所,於女信处。 鸿飞遵陆,公归不复,於女信宿。 是以有衮衣兮,无以我公归兮,无使我心悲兮! 【题解】周公东征胜利,将回镐京,东都人挽留他。 【注解】 1、罭(玉yù):网目。九:言其多。 2、鳟(遵zūn):赤眼鳟。鲂:鳊鱼,团头鲂。都是较大的鱼。 3、我、之子:《集传》:“我,东人自我也。之子,指周公也。” 4、衮(滚gǔn)衣:绣着龙纹的上衣。 5、鸿:《郑笺》:“鸿,大鸟也,不宜与凫鹥(依yī)之属飞而循渚。” 6、信处:住两夜。《毛传》:“再宿曰信。” 《传疏》:“女犹尔也。尔,此也。” 7、有:保存。闻一多《风诗类钞》:“有,藏之也。” 8、以:使,让。 【翻译】 细眼网儿捞鳟鲂。我看那人不寻常,画龙上衣绣花裳。 天鹅沿着小洲翔。公若回去没地方,住此两夜莫着忙。 天鹅沿着陆地旋。公若回去不再还,住此两夜不算晚。 藏起周公绣龙衣,不要让公回西去,不要使我心悲戚! 【风-160】狼跋 狼跋其胡,载疐其尾。公孙硕肤,赤舄几几。 狼疐其尾,载跋其胡。公孙硕肤,德音不瑕。 【题解】 这是一首讽刺诗。诗中把一位统治者(诗人称他为公孙)比作老狼。嘲笑他步态丑笨,进退困窘。 【注解】 1、跋(拔bá):践踏,踩。胡:颈下垂肉。狼老了颈下就有胡。 2、载:再。疐(至zhì):跌倒。诗人形容老狼行步艰难,走起路来身子如跳板一上一下的形状,前后更迭地一起一伏,前跋后疐。用来比公孙步态笨重动摇。(成语“跋前疐后”比喻进退两难。) 3、公孙:指豳(彬bīn)公的后代。肤:古与“胪”同字,腹前部分为胪。“硕肤”就是大肚子。 4、赤舄(戏xì):黄朱色的鞋,周朝王和诸侯都穿它。几几:亦作“己己”,形容弯曲。舄的前端有絇(渠qú),就是弯曲的“鼻”,它是舄上最显眼的部分,诗人就以它代表舄。 5、德音:声名。瑕:读作“假”,义犹“嘉”。“不瑕”就是不好。 6、对本诗还有一种完全相反的解释:说是赞美周公处惊不变,宽厚大度。见“参考译文”。 【余冠英今译】 老狼踩着脖子底下耷拉皮,又把它的尾巴踩。这位公孙大肚皮呀,穿着大红勾勾鞋。 老狼踩着它的长尾巴,又踩着脖子底下皮耷拉。这位公孙大肚皮呀,他的名声可不佳。 【翻译】 老狼向前踩下巴,后退又把尾巴踩。周公谦逊身体胖,漂亮金靴真可爱。 老狼后退踩尾巴,前进又把下巴踏。周公谦逊身体胖,名声美好无疵瑕。 ★更好的资源献给更好的您,精心编排。各级专家和超级高手请略过此文,本文仅献给有需要的朋友。整理排版非常辛苦,让我们一起来弘扬正能量,期待您能喜欢并收藏转发给其他需要此材料的您的朋友。有什么做的不到位的地方请大家谅解,有需要其它经典的请点击我的头像并关注,其它国学经典会陆续更新,祝大家学习愉快。如您喜欢,请+关注我,您的支持就是我更大的动力,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