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信翻译

《汉书·韩信传》

【原文】

韩信,淮阴人也①。家贫无行②,不得推择为吏,又不能治生为商贾③,常从人寄食④。其母死无以葬,乃行营高燥地,令傍可置万家者。信从下乡南昌亭长食⑤,亭长妻苦之,乃晨炊蓐食⑥。食时信往,不为具食。信亦知其意,自绝去。至城下钓,有一漂母哀之⑦,饭信,竟漂数十日。信谓漂母曰:"吾必重报母。"母怒曰:"大丈夫不能自食,吾哀王孙而进食⑧,岂望报乎!"淮阴少年又侮信曰:"虽长大,好带刀剑,怯耳。"众辱信曰⑨:"能死,刺我,不能,出跨下。"于是信孰视。俯出跨下。一市皆笑信,以为怯。

【注释】

①淮阴:县名。在今江苏淮阴市西南。

②无行:放荡。

③治生:谋生。

④寄食:投靠人家吃闲饭。

⑤下乡:乡名。属淮阴县。南昌:下乡的一个亭名。

⑥晨炊:一大早做饭。蓐食:在床上吃饭。

⑦漂母:漂洗丝棉的老妇。

⑧王孙:犹言"公子",对青年人的尊称。

⑨众辱:言当众辱之。

【译文】

韩信是淮阴县人。从小家庭贫困,自己也没有好的德行,既不能被推选去当官,又不会做生意以谋生,经常依靠他人生活。他母亲死了,穷得没钱安葬,就寻找了一块又高又干燥的宽敞地方做坟地,使日后在坟旁能安置下千万户人家。韩信曾投奔下乡南昌亭长家吃饭,亭长的妻子厌恶他,就很早起来做好饭,端到床上吃掉。到了吃早饭的时候,韩信去了,没有给他准备早餐。韩信明白她的用意,从此离去不再回来。韩信曾经到城下钓鱼,有一位老妈妈在旁边漂洗衣物,很可怜他,给他饭吃,一连几十天都是如此,直至漂洗完毕。韩信感激地对老妈妈讲:"我将来一定要好好地报答你。"老人听后很生气,说:"你一个大男人不能养活自己,我是怜悯你这位年轻人,才给你饭吃,难道是图你的报答吗!"淮阴城里有个青年欺侮韩信说:"你虽个子长得高大,还喜欢佩带刀剑,可实际上胆小得很!"并当众羞辱韩信说:"你要是不怕死,就用剑来刺我;你若是怕死,就从我胯下爬过去。"于是韩信盯着那个青年人仔细地看了看之后,弯下身子,从他的裤裆下便爬了过去。满街看热闹的人都取笑韩信,认为他没出息,是个胆小鬼。

【原文】

及项梁度淮①,信乃仗剑从之,居戏下②,无所知名。梁败,又属项羽,为郎中③。信数以策干项羽④,羽弗用。汉王之入蜀,信亡楚归汉,未得知名,为连敖⑤。坐法当斩,其畴十三人皆已斩,至信,信乃仰视,适见滕公⑥,曰:"上不欲就天下乎⑦?而斩壮士!"滕公奇其言,壮其貌,释弗斩。与语。大说之,言于汉王。汉王以为治粟都尉⑧,上未奇之也。

【注释】

①淮:淮河。

②戏下:即麾下,部下。

③郎中:侍卫帝王的小官。

④干:进说之意。

⑤连敖:管理粮仓的小官。

⑥滕公:夏侯婴,曾为滕县令,故有此称。

⑦上:这里指汉王刘邦。

⑧治粟都尉:管理粮饷的军官。

【译文】

当项梁领兵渡过淮水北上时,韩信带着剑前去投奔他,在项梁的部下,做一个无名小卒。项梁失败之后,又跟随项羽,项羽让他做郎中。韩信多次向项羽献计,项羽不予接受。汉王刘邦进入蜀,韩信从楚军逃出归附汉王,在汉军中仍然默默无闻,只是个连敖。后来因犯法而被判处死罪,同案犯十三人都被斩首,轮到韩信时,韩信抬头仰望,正好望见滕公夏侯婴,就说:"汉王不是想要统一天下吗?为什么又杀掉壮士?"滕公觉得韩信的话非同一般,又看他相貌长得威武,就把他放了没有杀他。与韩信谈话后,十分高兴,向汉王汇报了情况。汉王命韩信为治粟都尉,但没有重用他。

【原文】

数与萧何语,何奇之。至南郑①,诸将道亡者数十人。信度何等已数言上,不我用,即亡。何闻信亡,不及以闻,自追之。人有言上曰:"丞相何亡。"上怒,如失左右手。居一二日,何来谒。上且怒且喜,骂何曰:"若亡,何也?"何曰:"臣非敢亡,追亡者耳。"上曰:"所追者谁也?"曰:"韩信。"上复骂曰:"诸将亡者已数十,公无所追;追信,诈也。"何曰:"诸将易得,至如信,国士无双②。王必欲长王汉中,无所事信;必欲争天下,非信无可与计事者。顾王策安决。"王曰:"吾亦欲东耳,安能郁郁久居此乎③?"何曰:"王计必东,能用信,信即留;不能用信,信终亡耳。"王曰:"吾为公以为将。"何曰:"虽为将,信不留。"王曰:"以为大将。"何曰:"幸甚。"于是王欲召信拜之。何曰:"王素嫚无礼,今拜大将如召小儿,此乃信所以去也。王必欲拜之,择日斋戒,设坛场具礼④,乃可。"王许之。诸将皆喜,人人各自以为得大将。至拜,乃韩信也,一军皆惊。

【注释】

①南郑:县名。今陕西汉中市。

②国士:国家之英才。

③郁郁(yùyù):闷闷不乐。

④坛场:指拜将的高台与广场。具礼:准备仪式。

【译文】

萧何追韩信韩信多次与萧何聊天,萧何非常赏识他的才能。汉军抵达南郑,将领中在半路中逃跑的有几十名。韩信考虑萧何等人已多次向汉王推荐过他,可还是得不到重用,就也逃走了。萧何听到韩信逃走了,不等向汉王报告,便亲自去追赶。有人向汉王汇报说:"丞相萧何也逃跑了。"汉王大怒,就像失去了左右手那样着急。过了一两天,萧何前来拜见汉王。汉王既生气又高兴,骂萧何道:"你也逃跑,这是为何?"萧何回答说:"我哪里敢逃跑呢,我是去追赶逃跑的人。"汉王问:"你追赶的是何人?"萧何回答说:"是韩信。"汉王又骂道:"诸将领中逃跑的已有数十人,你一个都不去追;只去追韩信,这是在骗人。"萧何说:"那些将领是易于得到的,至于像韩信这样优秀的人才,可以说是盖世无双。大王如果只想在汉中称王,那就没有什么事能用得上韩信;如果一定要夺取天下,除了韩信,就再没有能与你商议大事的人了。这要看大王如何来定夺。"汉王说:"我是意欲向东方发展,哪里能闷着气老窝在这个地方呢?"萧何说:"如果大王决定向东进军,能重用韩信,韩信便会留下来;如果不能重用他,韩信终究要逃跑的。"汉王说:"我看在你的面子上,就让他当一名将领吧。"萧何说:"即使让他当一名将领,韩信还是不会留下的。"汉王说:"那就命他为大将。"萧何说:"好极了!"于是汉王要马上把韩信召来宣布对他的任命。萧何说:"大王一贯待人傲慢,不讲礼节,如今任命大将就像召唤小孩子一样,这就是韩信要离开的原因。如果大王决计要任命他,应选择个吉利日子,沐浴斋戒,设置高坛和广场,举行正式的拜将仪式,这样才行啊。"汉王准许了萧何的要求。将领们听说汉王要设坛拜大将都很高兴,人人都以为就要当大将了。等到拜将仪式举行时,才知大将竟然是韩信,全军上下都感到惊讶。

【原文】

汉王举兵东出陈仓①,定三秦。二年,出关,收魏、河南②,韩、殷王皆降③。令齐、赵共击楚彭城④,汉兵败散而还。信复发兵与汉王会荥阳,复击破楚京、索间⑤,以故楚兵不能西。

【注释】

①陈仓:县名。在今陕西宝鸡市东。

②魏、河南:指魏王魏豹、河南王申阳之地。

③韩、殷王:指韩王郑昌、殷王司马卬。

④令:《史记》作"合"。齐:疑衍。赵:赵王赵歇。

⑤京:县名。在今河南荥阳东南。索:邑名。在今河南荥阳县。

【译文】

汉王出兵经过陈仓向东进军,平定了三秦。汉二年,领兵出函谷关,征服了魏和河南,韩王、殷王也都投降。接着联合齐、赵的军队共同攻打楚都彭城,汉军兵败,溃散而还。韩信又发兵与汉王会师荥阳,又攻打楚军于京、索之间,大败楚军,因此,楚军无法西进。

【原文】

信、耳以兵数万,欲东下井陉击赵①。赵王、成安君陈馀闻汉且袭之,聚兵井陉口,号称二十万。广武君李左车说成安君曰②:"闻汉将韩信涉西河③,虏魏王,禽夏说,新喋血阏与④。今乃辅以张耳,议欲以下赵,此乘胜而去国远斗,其锋不可当。臣闻'千里馈粮⑤,士有饥色;樵苏后爨⑥,师不宿饱。’今井陉之道,车不得方轨⑦,骑不得成列,行数百里,其势粮食必在后。愿足下假臣奇兵三万人,从间路绝其辎重⑧;足下深沟高垒勿与战。彼前不得斗,退不得还,吾奇兵绝其后,野无所掠卤,不至十日,两将之头可致戏下。愿君留意臣之计,必不为二子所禽矣。"成安君,儒者,常称义兵不用诈谋奇计,谓曰:"吾闻兵法'什则围之,倍则战⑨。’今韩信兵号数万,其实不能⑩,千里袭我,亦以罢矣。今如此避弗击,后有大者,何以距之?诸侯谓吾怯,而轻来伐我。"不听广武君策。

韩信翻译  第1张

【注释】

①井陉(xínɡ):井陉口。在今河北井陉县西北。

②李左车:赵王的谋臣,封为广武君。

③西河:指河套以下至今风陵渡这段黄河。

④喋血:犹言踏血。形容杀人流血之多。

⑤馈粮:言运粮。

⑥樵苏:打柴草。爨(cuàn):生火做饭。

⑦方轨:两车并行。

⑧间路:小道。辎(zī)重:行军时由运输部队携带的物资,主要是粮草。

⑨"什则围之,倍则战":引文见《孙子·谋攻篇》。

⑩不能:言不能达到其数。这里是言兵不到数万。

【译文】

韩信和张耳带领数万军队,想要东下井陉,攻打赵国。赵王和成安君陈馀听说汉军将要来袭,就集结重兵扼守井陉口,号称二十万军队。广武君李左车给成安君献上计策说:"我听说汉将韩信已经渡过西河,俘虏了魏王,活捉了夏说,刚刚在阏与血战。现在又以张耳做辅助,决计要攻下赵国,这是乘胜而远离国土的战事,进攻的锋芒锐不可当。但我听说'从千里之外运送粮食,士兵就面有饥色;临时打柴割草来做饭,军队就经常吃不饱。’如今井陉的道路狭窄,无法通过并行的两辆战车,骑兵不能排成行列前进,行军前后绵延数百里,那种形势下军粮一定是排在部队的后面。希望你暂借我精兵三万,从小路去拦截他们的粮草辎重;你要深挖战壕,高筑营垒,拒不出战。他们向前进无法交战,向后退无法回去,我率领奇袭部队截断他们的后路,使他们在野外劫掠不到任何粮食,不出十天,两位将领的首级就能送至你的帐前。希望你认真考虑我的计谋,我保证你一定不会被这两个人所俘虏。"成安君是个书呆子,经常宣称正义的军队不能使用诈谋诡计,说道:"我听兵法讲'兵力超过敌人十倍便可以包围他们,超过一倍便可以交战。’如今韩信的军队号称几万,其实并没有那么多,又千里跋涉来袭击我们,已经精疲力竭了。现在面对这样的敌人还退避不出击,以后假如遇到更强大的敌人,我们如何来抵抗呢?诸侯会认为我们胆小而轻易地前来攻打我们。"因而他没有采纳广武君的计策。

【原文】

信使间人窥知其不用①,还报,则大喜,乃敢引兵遂下。未至井陉口三十里,止舍②。夜半传发③,选轻骑二千人,人持一赤帜,从间道萆山而望赵军④,戒曰:"赵见我走,必空壁逐我⑤,若疾人,拔赵帜,立汉帜。"令其裨将传餐⑥,曰:"今日破赵会食。"诸将皆呒然⑦,阳应曰:"诺。"信谓军吏曰:"赵已先据便地壁,且彼未见大将旗鼓,未肯击前行,恐吾阻险而还。"乃使万人先行,出,背水陈⑧。赵兵望见大笑。平旦⑨,信建大将旗鼓,鼓行出井陉口,赵开壁击之,大战良久。于是信、张耳弃鼓旗,走水上军⑩,复疾战。赵空壁争汉鼓旗,逐信、耳。信、耳已入水上军,军皆殊死战,不可败。信所出奇兵二千骑者,候赵空壁逐利,即驰入赵壁,皆拔赵旗帜,立汉赤帜二千。赵军已不能得信、耳等,欲还归壁,壁皆汉赤帜,大惊,以汉为皆已破赵王将矣,遂乱,遁走。赵将虽斩之,弗能禁。于是汉兵夹击,破虏赵军,斩成安君泜水上,禽赵王歇。信乃令军毋斩广武君,有生得之者,购千金。顷之,有缚而至戏下者,信解其缚,东乡坐,西乡对而师事之。

【注释】

①间人:侦探员。

②止舍:停止行军而宿营。

③传发:传令出发。

④萆山:隐蔽于山上(使敌不见)。萆,通"蔽"。

⑤空壁:全军出动。壁:指营垒。

⑥裨(pí)将:副将。传餐:传令用简单的饭食。

⑦呒(fǔ)然:懵然。暗渡陈仓

⑧背水陈:背靠河水列阵。这里的"水"指绵蔓水。陈,通"阵"。

⑨平旦:天亮。

⑩走水上军:退向背水阵地。

逐利:追逐战利品。

泜(chí)水:即今槐河。发源于河北赞皇县西南,向东南流入滏阳河。

购:购求。这里是悬赏之意。

东乡坐:言让广武君东向坐,以尊之。

【译文】

韩信派出的暗探刺探到陈馀没有采纳广武君的计策,回来报告,韩信很高兴,才敢率军前往。在离井陉口三十里的地方停下来宿营。半夜传令出发,挑出了二千名轻装骑兵,每人手拿一面红旗,由小道上山,隐蔽在山上观察赵军,告诉大家说:"赵军看到我军败退逃走,一定会倾巢出动追赶我军,这时候你们火速冲进赵军营中,拔掉赵军旗帜,插上汉军旗帜。"又让副将传令下去就地先吃点东西,告诉将领们说:"今日攻破赵国之后举行会餐!"将领们都不相信,假装答应说:"是。"韩信又跟执事军官说:"赵军已先占据了有利的地形,安下营寨,并且他们在没有看到我军大将的旗帜时,是不会出来攻击我军先锋部队的,恐怕我们到了关隘等险要地方退了回去。"韩信于是调拨了一万人先出发,出了井陉口,背靠河水摆开了阵势。赵军看见这种阵势大笑起来。天亮后,韩信竖起大将旗号,擂响了战鼓,大张旗鼓地走出了井陉口,赵军打开了营垒,攻击汉军,激战了很长时间。在这时,韩信和张耳装作不能抵挡,抛弃旗鼓急速逃进在水边列阵的军中,回头接着进行激战。赵军果然倾巢出动争抢汉军的旗鼓,追赶韩信和张耳。韩信和张耳进入河边的军阵,将士们皆拼死决战,不可能被打败。韩信派出去那二千轻骑兵,等到赵军倾巢出动争夺战利品的时候,就飞速冲进赵军营中,全部拔掉了赵军的旗帜,插上两千面汉军的红旗。赵军看到已不可能取胜,捉不到韩信和张耳等人,想要退回营中,发现营垒全都是汉军红旗,大为惊慌,以为汉军已经打败了赵王和他的将领,阵势大乱,纷纷逃跑。赵军将领虽斩杀逃兵,但无法阻止。于是汉军前后夹攻,大败赵军,俘虏了大批人马,在泜水边斩杀成安君陈馀,活捉了赵王赵歇。韩信向军中传令,不得杀死广武君,有谁可以活捉到他,奖励千金。没过一会儿,就有人捆绑着广武君送至军营,韩信立即松开了他身上捆绑的绳索,请他面对东坐,自己面对西对坐,像对待老师那样对待他。

【原文】

汉王之败固陵,用张良计,征信将兵会垓下。项羽死,高祖袭夺信军,徙信为楚王,都下邳①。信至国,召所从食漂母,赐千金。及下乡亭长,钱百②,曰:"公,小人,为德不竟③。"召辱己少年令出跨下者,以为中尉④,告诸将相曰:"此壮士也。方辱我时,宁不能死⑤?死之无名,故忍而就此⑥。"

【注释】

①下邳:县名。今江苏邳县南。

②钱百:言赐百钱。

③为德不竟:谓不能善始善终。因下乡亭长待其晨炊蓐食。

④中尉:掌管巡城捕盗的武官。

⑤死:与"杀"同义。

⑥此:指现在功业。

【译文】

汉王在固陵吃了败仗,采纳张良的计策,征召韩信带领部队到垓下会师。项羽死后,汉高祖用突袭的办法夺取了韩信的军权,改封韩信为楚王,建都下邳。韩信来到楚国,召见过去曾给他饭食吃的那位漂母,赠送给她一千金。前往下乡亭长处,赠送他一百钱,说:"你是小人,做好事有始无终。"又召见曾经欺侮自己,叫自己从胯下爬过去的那个年轻人,任命他为中尉,韩信对各位将相说:"这人是个壮士。当他侮辱我时,我难道不能杀掉他吗?但杀死他没有名目,所以忍了下来,才能有今天这样的成就。"

【原文】

项王亡将钟离昧家在伊庐①,素与信善。项王败,眛亡归信。汉怨昧,闻在楚,诏楚捕之。信初之国,行县邑,陈兵出入。有变告信欲反,书闻,上患之。用陈平谋,伪游于云梦者②,实欲袭信,信弗知。高祖且至楚,信欲发兵,自度无罪;欲谒上,恐见禽。人或说信曰:"斩昧谒上,上必喜,亡患。"信见昧计事,昧曰:"汉所以不击取楚,以昧在。公若欲捕我自媚汉,吾今死,公随手亡矣。"乃骂信曰:"公非长者!"卒自刭。信持其首谒于陈③。高祖令武士缚信,载后车。信曰:"果若人言,'狡兔死,良狗烹’。"上曰:"人告公反。"遂械信④。至洛阳,赦以为淮阴侯。

【注释】

①伊庐:乡名。在今江苏灌云县东北。

②云梦:古泽名。在今洪湖洞庭湖一带。

③陈:县名。今河南淮阳。

④械:加上刑具。

【译文】

项王的逃亡将领钟离昧,家住在伊庐,向来与韩信交好。项王死后,他逃亡投奔韩信。汉王忌恨钟离眛,听说他在楚国,就下令让楚国逮捕他。韩信来到楚国时,巡游各县邑,进出都派军队警卫。有人上书告发楚王韩信意图谋反,看到告发信,汉高祖感到担忧。他采用陈平的计策,名义上是去游历云梦泽,其实是要攻击韩信,韩信不知道。高祖就要到达楚国时,韩信想起兵造反,但考虑到自己没有罪过;想晋见皇帝,又担心被擒拿。有人劝韩信说:"杀了钟离昧去晋见皇帝,皇帝一定高兴,就没有灾祸了。"韩信去见钟离昧商量此事,钟离昧说:"汉王之所以不攻打楚国,是因为我钟离昧还在你这里。你如果要拿我去讨好汉王,我今天死了,你也会随着送命的。"于是骂韩信道:"你不是一个忠厚老实的人!"终于自杀了。韩信拿着钟离昧的头颅,到陈晋见汉高祖。汉高祖命令武士把韩信捆绑起来,装在后边的车上。韩信说:"果然像人们所言'狡猾的兔子死了,优良的猎狗就要遭到烹杀’。"皇帝说:"有人告发你造反。"就给韩信戴上刑具。到了洛阳,赦免了韩信,封他为淮阴侯。

【原文】

信知汉王畏恶其能,称疾不朝从①。由此日怨望,居常鞅鞅②,羞与绛、灌等列③。尝过樊将军哙。哙趋拜送迎,言称臣,曰:"大王乃肯临臣。"信出门,笑曰:"生乃与哙等为伍④!"

【注释】

①不朝从:不朝见,不侍从。

②鞅鞅:思想不满貌。

③绛、灌:指绛侯周勃、颍阴侯灌婴。

④生:一生,一辈子。

【译文】

韩信知道汉王害怕和忌妒自己的才干,装病不去朝见也不随从出行。在家常常心怀怨恨,羞于与绛侯、灌婴处于平等地位。曾去拜访樊哙将军,樊哙用小步行拜的礼节迎送,口称臣子,说:"大王竟肯光顾臣下家门。"韩信出门后,笑着说:"我这一生竟和樊哙等人处在同等地位!"

【原文】

上尝从容与信言诸将能各有差。上问曰:"如我,能将几何?"信曰:"陛下不过能将十万。"上曰:"如公何如?"曰:"如臣,多多益办耳①。"上笑曰:"多多益办,何为为我禽?"信曰:"陛下不能将兵,而善将将,此乃信之为陛下禽也。且陛下所谓天授,非人力也。"

【注释】

①多多益办:《史记》作"多多益善"。

【译文】

皇帝曾经跟韩信在空闲时谈论将领们的才能高下。皇帝问道:"像我这样,能领多少兵?"韩信说:"陛下不过能领十万。"皇帝问:"像你这样的如何?"韩信说:"像我这样的将领,越多越好。"皇帝笑着说:"越多越好,你为什么被我捉住了呢?"韩信说:"陛下不善于领兵,却善于驾驭将领,这就是我被陛下捉住的缘由。况且陛下的权力是上天赐给的,不是一般人力所能及的。"

【原文】

后陈豨为代相监边①,辞信。信挈其手,与步于庭数匝,仰天而叹曰:"子可与言乎?吾欲与子有言。"豨因曰:"唯将军命。"信曰:"公之所居,天下精兵处也;而公,陛下之信幸臣也。人言公反,陛下必不信;再至,陛下乃疑;三至,必怒而自将。吾为公从中起②,天下可图也。"陈豨素知其能,信之,曰:"谨奉教!"

【注释】

①陈豨:刘邦的将领,为代国相。

②从中起:从京师为内应。

【译文】

后来陈豨被任命为代相监边,向韩信辞行。韩信拉着陈豨的手,同他在庭院里来回踱步好几圈,仰天长叹说:"有话可以跟你谈吗?有些话我想跟你谈谈。"陈豨说:"一切听从将军的安排!"韩信说:"你所管辖的地区,是天下精兵会聚的地方;而你又是陛下亲信宠爱的臣子。如果有人说你造反,陛下肯定不相信;这种话再传来,陛下就会产生怀疑了;第三次传来,陛下一定会大怒而亲自带兵征讨。我为你在京城起兵做内应,天下就可以图谋了。"陈豨向来清楚韩信的才能,相信他,说:"谨听指教!"

【原文】

韩信翻译  第2张

汉十年,豨果反,高帝自将而往,信称病不从。阴使人之豨所,而与家臣谋,夜诈赦诸官徒奴①,欲发兵袭吕后、太子。部署已定,待豨报,其舍人得罪信,信囚,欲杀之。舍人弟上书变告信欲反状于吕后②。吕后欲召,恐其党不就,乃与萧相国谋,诈令人从帝所来,称豨已死,群臣皆贺。相国绐信曰③:"虽病,强入贺。"信入,吕后使武士缚信,斩之长乐钟室④。信方斩,曰:"吾不用蒯通计,反为女子所诈,岂非天哉!"遂夷信三族。

【注释】

①官徒奴:官府管制的罪犯和奴隶。

②上书变告:向朝廷告发非常之事。

③绐(dài):欺骗。

④长乐钟室:长乐宫中悬钟之室。

【译文】

汉十年,陈豨果然造反,高帝亲自带兵前去讨伐,韩信装病没有跟随。暗中派人前往陈豨之处,韩信就和家臣策划,夜里假传诏令,释放各官府的罪犯和奴隶,准备发兵袭击吕后、太子。部署停当,等待陈豨回报。韩信的一个家臣得罪了韩信,韩信把他关起来,准备杀他。家臣的弟弟上书,向吕后告发韩信准备造反的情况。吕后想把韩信召来,但怕他不肯就范,便与萧相国商议,派人假装从皇帝那里来,说陈豨已死了,群臣都要前去朝贺。相国欺骗韩信说:"你虽然有病,还是勉强进宫前去朝贺一下吧。"韩信一进宫,吕后便让武士把韩信绑起来,把他杀死在长乐宫的钟室。韩信在被斩时说:"我没有采用蒯通的计谋,反为一女人所欺骗,这难道不是天意吗!"吕后便诛灭韩信三族。

【原文】

高祖已破豨归,至,闻信死,且喜且哀之,问曰:"信死亦何言?"吕后道其语。高祖曰:"此齐辩士蒯通也。"召欲烹之。通至自说①,释弗诛。语在《通传》。

【注释】

①自说:自己解说。

【译文】

高祖镇压了陈豨的叛变后归来,到达京城,听说韩信已死,既高兴又怜悯,问道:"韩信临死前说了些什么话?"吕后把韩信说的话复述了一遍。高祖说:"此人就是齐国的说客蒯通。"将蒯通召来要煮死他。蒯通来到后自己作了解释,得到赦免没有被杀。此事被记载在《蒯通传》。

【评析】

本卷主要记述韩信在秦末汉初的主要事迹。韩信,字重言,淮阴人。西汉开国功臣,初属项羽,后归刘邦。中国历史上伟大的军事家、战略家、统帅和军事理论家。中国军事思想"谋战"派代表人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