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阶怨谢眺翻译

我们都知道,李白是个时髦的追星族,他的偶像是南北朝时期谢眺,谢眺写“余霞散成绮,澄江静如练”,李白就崇拜的写“解道澄江净如练,令人常忆谢玄晖”,虽没有见过谢眺,但李白就写怀念谢眺“谁念北楼上,临风怀谢公”。真是不折不扣的“蟹粉”,呵呵!但李白的好朋友杜甫却不认为李白的偶像是谢眺,他说“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杜甫认为,李白作诗的风格更像是模仿南北朝时期的庾信和鲍照!这真是有趣!不过,谁对谁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李白真当谢眺诗自己的偶像,并勤于模仿。

《玉阶怨》是乐府旧题,起源于西汉汉成帝有了新欢赵飞燕从而抛弃了班婕妤,班婕妤遂做《自悼赋》“华殿尘兮玉阶苔”表达寂寞哀怨之情,南北朝谢眺取之作《玉阶怨》诗,所以“玉阶怨”就变成了一个乐府诗题了,专门写宫怨。到了唐朝时候,李白就仿写谢眺,作了李白版的《玉阶怨》。

玉阶怨谢眺翻译  第1张

今天,我们就看一下谢、李二人同名作《玉阶怨》,虽是仿写,我们倒要看看,是“长江后浪推前浪”,还是“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玉阶怨谢眺翻译  第2张

我们先看谢眺的《玉阶怨》“夕殿下珠帘,流萤飞复息。长夜缝罗衣,思君此何极。”意思就是:夜殿窗外的帘儿已垂下,她隔帘久立,见那帘外的流萤闪闪;它们飞着飞着,直至夜深而息。长夜漫漫,不寐的她仍在独自缝制罗衣,心中幽深的思念哪有尽头。(玉阶:皇宫的石阶。夕殿:傍晚的宫殿。流萤:萤火虫。息:停止。罗:一种丝织品。何极:哪有尽头。)

夜幕来临,女主(这里是指受冷落的班婕妤)隔帘而望,此时,帘外流萤飞飞停停,互相追逐,寂静中透着小美好。要知道,萤火虫努力发出亮光,是在等待爱情的回应!流萤飞复息,都让人倍感美好,那我的爱情呢?女主触景生情,连这小小的生命都有追逐幸福的自由,而自己确已是“冷宫之人,不自由之身”,怎能不叫人失望,甚至绝望?到了深夜,女主睡不着,又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只能缝衣服。这是何等的落寞!可怜的是,男主可能永远不会来找她。所以,谢眺《玉阶怨》的女主实则是“绝望版女主”。

再看李白的《玉阶怨》:“玉阶生白露,夜久侵罗袜。却下水晶帘,玲珑望秋月。”意思就是:玉砌的台阶夜里已滋生了白露,夜深久伫立露水便浸湿了罗袜。只好回到室内放下了水晶帘子,仍然隔着透明的帘子凝望秋月。

女主无言独立玉阶,露水浓重,浸透了罗袜,她却还在痴痴等待,何等的痴情!等待之后的失望就像这秋夜的寒气一样凉人心肺,女主无奈,回房放下窗帘,却不忍屋内的冷寂,只能隔帘凝望秋月,幽怨之情油然而生。全诗无一语正面写怨情,只是抓住女主生活中的细节及心理动态:女主原本是站在台阶上,静静地望月发呆,夜幕来临,白露浸湿了罗袜,女主只能回到屋内,放下珠帘,隔帘望月,其实是换个姿势继续发呆。所以,李白版的《玉阶怨》女主实则为“发呆版女主”。其实李白这首诗的什么也没有落到实处,什么也没有说的清楚,正是这种“模模糊糊”的感觉,才让我们有更多的想象空间,我们说这首诗是写宫怨没什么问题,但如果说是借“宫怨”表达“官场落寞”又有何不可?所以,似乎李诗似乎多了更深的寓意!

那么,孰高孰低,孰好孰坏?怎么评价这两首诗呢?

有人说:谢眺诗景与情表达相当到位,却稍显直白,”思君“两个字写了出来,就已经落了下乘了;李白诗一字未提“思愁”,却句句透出思愁,含蓄却情浓。就好像同样表达思念,一个是“想着你,睡不着”,另一个是“何时倚虚幌,双照泪痕干”(杜甫的《月夜》)。

也有人说:《玉阶怨》,即是写宫怨的诗,宫和怨两个方面都要写到,不分轻重。谢眺诗写“长夜缝罗衣”,写宫怨极切;李白诗“怨”别有机杼,“宫”平平无奇。

果然是“诗无达诂”。但个人更喜欢李白《玉阶怨》中那种朦朦胧胧、欲说还休的感觉。姑且不说唐朝时期写诗达到了顶峰,单说李白作为后人,且作为谢眺的小迷弟,他自然是“吸收”了前辈的精华,站在巨人的肩上,自然看得远!

对此,你又是怎么看的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