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亲故泣不被亲故不泣翻译

(26)陆机诣王武子,武子前置数斜羊酪,指以示陆曰:“卿汪东何以敌此?”①陆云:“有千里莼羹,但未下盐豉耳!②”

【注释】①陆机:字士衡,吴郡(今江苏省吴县一带)人,西晋著名作家。吴亡后入晋。后从成都王司马颖讨伐长沙王司马义,兵败后遇害。斛(hú):古代量器名,一斛是十斗。酪(lào):乳酪。江东:长江下游南岸地区。敌:相当。

②千里:千里湖,有说在今江苏深阳县附近。莼(chún)羹:用莼菜、鲤鱼做主料,煮熟后加上盐鼓制成的一种名菜。莼,莼菜,一种水草,嫩叶可以做汤。豉(chī):豆豉。按:这句意指未下盐鼓的莼羹就同羊酪相当,如果放人盐豉,羊酪就比不上了。

【译文】陆机去拜访王武子,正好王武子跟前摆着几斛羊奶酪,他指着给陆机看,问道:“你们江南有什么名菜能和这个相比呢?”陆机说:“我们那里有千里湖出产的莼羹可以比美,只是还不必放盐豉呢!”

(27)中朝有小儿,父病,行乞药①。主人问病,曰:“患疟也。”主人曰:“尊侯明德君子,何以病疟②?”答曰:“来病君子,所以为疟耳!”

【注释】①中朝:西晋,晋帝室南渡后称渡江前的西晋为中朝。

②尊侯:尊称对方的父亲。明德:光明的德行。当时俗传行疟的是疟鬼,形体极小,不敢使大人物得病,所以主人这样问。

【译文】西晋时,有个小孩儿,父亲病了,他外出求医讨药。主人问他病情,他说:“是患疟子。”主人问:“令尊是位德行高洁的君子,为什么会患疟子呢?”小孩儿回答说:“正因为它来祸害君子,才是疟鬼呢!”

(28)崔正熊诣都郡,都郡将姓陈①,问正熊:“君去崔抒几世②?”答曰:“民去崔杼,如明府之去陈恒③。”

【注释】①崔正熊:崔豹,字正熊,晋惠帝时官至太傅丞。都郡:大郡。都郡将:郡的军事长官。余嘉锡《世说新语笺疏》91 页说:“都郡将者,以他郡太守兼都督本邵军事也”。②去:距离。崔杼(zhù)春秋时代齐国的大夫,杀了齐国的国君齐庄公。按:这里是拿同姓开玩笑,意在取笑崔正熊是犯有杀君之罪的崔杼的后代。

③陈恒:也是春秋时代齐国的大夫,杀了国君齐简公。崔正熊针锋相对,指出都郡将的陈氏祖先也犯有杀君之罪。

【译文】崔正熊去拜访大郡太守,郡将姓陈,他问正熊:“您距离崔杼多少代?”崔正熊回答说:“小民距离崔杼的世代,正像府君距离陈恒那样。”

(29)元帝始过江,谓顾骠骑曰:“寄人国土,心常怀惭。”①荣跪对曰:“臣闻王者以天下为家,是以耿、毫无定处,九鼎迁洛邑②。愿陛下勿以迁都为念③。”

【注释】①元帝:晋元帝司马睿(ruì),原为琅邪王、安东将军。在西晋末年的战乱中,国都失守,晋愍帝被俘。他先过江镇守建康(南京),几年后又在此登位称帝。建康原是东吴之地,江东士族的势力很大,所以有寄人国土之感。顾骠(piào)骑:顾荣,字彦先,吴人,吴亡后到洛阳。元帝镇守江东时任军司,加散骑常侍。死后赠骠骑将军。顾荣是江东士族,名望很大,所以元帝时他说这番话。②耿、亳(bó):商代成汤迁国都到毫邑,祖乙又迁到耿邑,盘庚再迁回毫邑。从成汤到盘庚,共迁都五次,所以说“无定处”。九鼎:传说夏禹铸九鼎,是传国之宝,权力的象征。周武王定都镐京,却把九鼎迁到同的东都洛邑。

③迁都:指迁移镇守地,都指都邑。按:晋元帝初为琅邪王,镇守下邳,后移镇建康。移镇之初,吴地人士不靠拢他。按:顾荣死在元帝即位之前,这里不当称陛下。

【译文】晋元帝刚到江南的时候,对骠骑将军顾荣说道:“寄居在他人国土上,心里常常感到惭愧。”顾荣跪着回答说:“臣听说帝王把天下看成家,因此商代的君主或者迁都耿邑,或者迁都毫邑,没有固定的地方,周武王也把九鼎搬到洛邑。希望陛下不要惦念着迁都的事。”

(30)庾公造周伯仁,伯仁曰:“君何所欣说而忽肥?”①庾曰:“君复何所忧惨而忽瘦?”伯仁曰:“吾无所忧,直是清虚日来,滓秽日去耳!②”

【注释】①庚公:庚亮,字元规,晋成帝之舅,成帝朝辅政,任给事中,徙中书令。造:到..去;造访。周伯仁:周f (yǐ),字伯仁,袭父爵武城侯,世称周侯,曾任吏部尚书,尚书左仆射。②直是:只是。清虚:清静淡泊。滓秽:污秽;丑恶。

【译文】庚亮去拜访周伯仁,伯仁说:“您喜悦些什么,怎么忽然胖起来了?”

庾亮说:“您又优伤些什么,怎么忽然瘦下去了?”伯仁说:“我没有什么可忧伤的,只是清静淡泊之志一天天增加,污浊的思虑一天天去掉就是了!”

(31)过江诸人,每至美日,辄相邀新亭,借卉饮宴①。周侯中坐而叹曰:“风景不殊,正自有山河之异②!”皆相视流泪。唯王丞相揪然变色③,曰:“当共戮力王室,克复神州,何至作楚囚相对④!”

【注释】①过江诸人:西晋未年战乱不断,中原人士相率过江避难。“过江诸人”本指这些人,这里实际却是指其中的朝廷大官,士族人士。美日:风和日丽的日子。新亭:也叫劳劳亭,原是三国时吴国所筑,故址在今南京市南。借卉(huì):坐在草地上。

②”正自”句:指北方广大领土已被各族占领。正自,只是。

③王丞相:王导,字茂弘,晋元帝即位后任丞相。愀(qiǎo)然:形容脸色变得不愉快。④戮力:并力;合力。神州:中国,这里指沦陷的中原地区。楚囚:楚国的囚犯。据《左传·成公九年》载:一个楚囚弹琴时奏南方乐调,表示不忘故旧。后来借指处境窘迫的人。

【译文】到江南避难的那些人,每逢风和日丽的日子,总是互相邀约到新亭去,坐在草地上喝酒作乐。一次,武城侯周颌在饮宴的中途,叹着气说:“这里的风景和中原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山河不一样了!”大家都你看我,我看你,凄然泪下。只有丞相王导脸色变得很不高兴,说道:“大家应该为朝廷齐心合力,收复中原,哪里至于像囚犯似的相对流泪呢!”

(32)卫洗马初欲渡江,形神惨悴①,语左右云:“见此芒芒,不觉百端交集②。苟未免有情,亦复谁能遣此③!”

【注释】①卫洗(xiān)马:卫玠(jiè),字叔宝,任太子洗马(太子的属官),后移家渡江到豫章郡。②芒芒:茫茫,形容辽阔,没有边际。这里由茫茫长江,引起家国之忧,身世之感。端:头绪。③未免有情:未能免除“有情”。亦复:又。

【译文】太子洗马卫玠刚要渡江,面容憔悴,神情凄惨,对随从的人说:“看见这茫茫大江,不觉百感交集。只要还有点感情,谁又能排遣得了这种种忧伤!”

(33)顾司空未知名,诣王丞相①。丞相小极,对之疲睡②。顾思所以叩会之③,因谓同坐曰:“昔每闻元公道公协赞中宗,保全江表④。体小不安,令人喘息⑤。”丞相因觉。谓顾曰:“此子珪璋特达,机警有锋⑥。”

【注释】①顾司空:顾和,字君孝。王导任扬州刺史时,召他为从事。累迁尚书令。死后追赠司空。②极:疲乏。疲睡:打瞌睡。

③叩会:询问、会见。

④元公:指顾荣,他是顾和的族叔。颐荣死后,溢号为元,所以称为元公。中宗:晋元帝的庙号。按:顾和初出仕是在元帝时,还不可能有元帝的庙号。江表:长江之外,即江南。⑤喘息:呼吸急促,比喻焦急不安。

⑥珪璋特达:珪和璋是玉器,是诸侯朝见天子时所用的重礼。用珪璋时可以单独送达,不须加上别的礼品为辅。后用来比喻有才德的人不用别人推荐也会有成就。

【译文】司空顾和还没有出名的时候,去拜访丞相王导。王导有点疲乏,对着他打瞌睡。顾和考虑着怎样才能和王导见面并请教他,便对同座的人说:“过去常常听元公谈论王公辅佐中宗,保全了江南。现在王公贵体不太舒适,真叫人焦急不安。”王导听见他说,便醒来了。对在座的人评论顾和说:“这个人才德可贵,很机警,词锋犀利。”

(34)会稽贺生,体识清远,言行以礼①;不徒东南之美,实为海内之秀②。

【注释】①贺生:贺循,字彦先,会稽郡人、曾任吴国内史、太子太傅。生,对读书人的称呼。体识:禀性见识。

被亲故泣不被亲故不泣翻译  第1张

②“不徒“句:按:《晋书·顾和传》载,这两句是王导称赞顾和的话。可能《世说新语)另有所本。不徒,不只。

【译文】会稽郡贺循,禀性清纯,见识高深,言语行动都合乎礼;他不只是东南地区的杰出人物,也是国内的优秀人才。

(35)刘艰虽隔阂寇戎,志存本朝①。谓温峤曰:“班彪识刘氏之复兴,马援知汉光之可辅②。今晋昨虽衰,天命未改③。吾欲立功于河北,使卿延誉于江南,子其行乎④?”温曰:“峤虽不敏,才非昔人,明公以桓、文之姿,建匡立之功,岂敢辞命⑤!”

【注释】①刘琨:字赵石,封广武侯,西晋未年,出任并州刺吏,都督并、冀、幽三州军事,有志辅佐帝室,平定北方。公元316 年,京都失陷,317 年司马睿在江南称晋玉,这时刘琨仍在北方,便派下属温峤到建康上表劝进。寇戎:入侵的外族,戎,我国西部少数民族。西晋未诸王侯争权,互相攻伐,北部和西部各族也乘机侵入中原。存:思念。

②温峤(qiáo):字太真、在刘琨手下任右司马(军府的官职,综理一府之事)。班彪:汉代人,开始时追随隗嚣,隗嚣想叛离汉光武帝刘秀,班彪曾反对。后追随窦融,融初依附淮阳王,班彪为他谋划归附汉光武。复兴:衰落后再度兴旺起来。西汉未王莽篡位,改国号为新。后来刘秀即位,定都洛阳,汉室复兴。马援:汉代人,封新息侯,拜伏波将军,辅佐汉光武帝,南征北伐,屡建战功。③晋阼:晋王朝的国统。“天命”句:封建统治眷认为皇帝是由上天的意志安排的,这叫天命。④延誉:传播美名。

被亲故泣不被亲故不泣翻译  第2张

⑤桓、文:齐桓公,晋文公,都是春秋时代诸侯国的霸主。姿:天资;才能。匡立:辅助帝室,扶立天子。《晋书·温峤传)作“匡合”,就是用齐桓公九合诸侯,一匡天下之意。辞命:不接受命令。

【译文】刘琨虽然被入侵者阻隔在黄河以北,心中总不忘朝廷。他对温峤说:“班彪认识到刘氏王室能够复兴,马援知道汉光武帝可以辅佐。现在晋室的国运虽然衰微,可是天命还没有改变。我想在黄河以北建功立业,而且想让你在江南扬名,你大概会去吧?”温峤说:“我虽然不聪敏,才能也比不上前辈,可是明公想用齐桓、晋文那样的才智,建立救国中兴的功业,我怎么敢不受命呢!”

(36)温峤初为刘琨使来过江。于时,江左营建始尔,纲纪未举①。温新至,深有诸虑。既诣王丞相,陈主上幽越、社稷焚灭、山陵夷毁之酷,有《黍离》之痛②。温忠慨深烈,言与泗俱,丞相亦与之对泣③。叙情既毕,便深自陈结,丞相亦厚相酬纳④。既出,欢然言曰:“江左自有管夷吾,此复何忧⑤!”

【注释】①始尔:开始,“尔”是词缀。纲纪:国家的法制。

②主上:皇帝,这时指晋愍(mǐn)帝司马邺。公元316 年11 月刘曜围长安,晋愍帝投降并被赶到平阳。317 年12 月,愍帝被杀。幽越:流亡监禁。社稷:古代帝王、诸侯所祭的土神和谷神。后也借用来泛指国家。山陵:皇帝的坟墓。黍离:《诗经·王风》篇名,据说周王室迁到东都洛阳以后,有人到西部,看到原来的宗庙宫室已经毁为平地,种上了黍稷,哀怜周王室日渐衰微,心里忧伤,便作了这首诗。

③忠慨:忠诚愤慨。泗(sì):鼻涕。

④酬纳:接纳。

⑤管夷吾:字仲,春秋时代齐国人,齐桓公的宰相,辅助齐桓公成为霸王。

【译文】温峤出任刘琨的使节刚到江南来。这时,江南的政权建立工作刚着手,法纪还没有制定,社会秩序不稳定。温峤初到,对这种种情况很是担忧。接着便去拜访丞相王导,诉说晋帝被囚禁流放、社稷宗庙被焚烧、先帝陵墓被毁坏的酷烈情况,表现出亡国的哀痛。温峤忠诚愤慨的感情深厚激烈,边说边哭,王导也随着他一起流泪。温峤叙述完实际情况以后,就真诚地诉说结交之意,王丞相也深情地接纳他的心愿。出来以后,他高兴地说:“江南自有管夷吾那样的人,这还担心什么呢!”

(37)王敦兄含为光禄勋①。敦既逆谋,屯据南州,含委职奔姑孰②。王丞相诣阙谢③。司徒、丞相、扬州官僚问讯,仓卒不知何辞④。顾司空时为扬州别驾,援翰曰⑤:“王光禄远避流言,明公蒙尘路次,群下不宁,不审尊体起居何如⑥?”

【注释】①王敦:晋室东迁,与堂兄弟王导一起辅佐晋元帝,任大将军、荆州刺史,镇守武昌。公元322年以武昌起兵谋反,入建康。当时晋元帝命王导为前锋大部督抵抗王敦。后元帝任王敦为丞相,他伪辞不受,始返武昌。光禄勋:官名,掌管皇帝宿卫侍从。

②委职:弃职;离开职位。姑孰:古城名,东晋时始筑,又名南洲(州),故址在今安徽省当涂县。

③“王丞”句:王敦谋反,王导天天领着家里子弟到朝廷待罪。

④“司徒”句:王敦叛变时,王导为司空、扬州刺史。晋明帝时调为司徒,晋成帝时任丞相,所以这里说有司徒、丞相府的官僚,疑误。官僚:官属;官府所统属的官吏。仓卒(cù):匆忙。⑤别驾:官名,刺史的属官,职务是随刺史外出视察的。翰:笔。

⑥蒙尘:蒙受风尘。指王导天天诣阙谢罪。路次:路中。群下:僚属;部下。起居:日常生活。

【译文】王敦的哥哥王含任光禄勋。王敦谋反以后,领兵驻扎在南州。王含就弃职投奔姑孰。丞相王导为这事上朝谢罪。这时候,司徒、丞相、扬州府中的官员都来打听消息,匆忙间不知应该怎样措辞。司空顾和当时任扬州别驾,拿起笔来写道:“王光禄远远地躲开了流言,明公每天在路上风尘仆仆,下属们心里都很不安,不知贵体饮食起居怎么样?”

(38)郗太尉拜司空①,语同坐曰:“平生意不在多,值世故纷坛,遂至台鼎②。朱博翰音,实愧于怀③。”

【注释】①郗太尉:郗鉴。晋成帝咸和四年(公元329 年)任司空,后又进位太尉。②世故:世事。台鼎:指三公或宰相。东汉时大尉、司徒、司空合称三公,是更高的官位。人们拿三台(星名)和鼎足来比喻三公,说成台鼎。③“朱博”句:朱博是汉代人,出任丞相,临授职时,忽然有一种像钟声的声音响起。有人解释说,是因为君主不听取意见,有名无实的人登上朝廷,才会有一种无形的声音发出。这里比喻名不副实,不应处此高位。翰音:翰指高飞,声音高飞,比喻空名。

【译文】太尉郗鉴就任司空一职,他和同座的人说:“我平生志向不高,遇上世事纷乱,便升到三公位。想起朱博徒有空名,内心实在有愧。”

(39)高坐道人不作汉语①。或问此意,简文曰:“以简应对之烦。”

【注释】①高坐:西域和尚名,西晋永嘉年间到中国。据《高坐别传》载:他“性高简,不学晋语。诸公与之言,皆因传译。”道人:和尚。

【译文】高坐和尚不说汉语。有人问起这是什么意思,晋简文帝说:“因为要省去应酬的烦扰。”

(40)周仆射雍容好仪形①。诣王公,初下车,隐数人,王公含笑看之②。既坐,傲然啸咏③。王公曰:“卿欲希嵇、阮邪④?”答曰:“何敢近舍明公,远希嵇、阮!”

【注释】①周仆射:周觊。参第30 则注①。雍容:形容举止大方,温和从容。仪形:外貌;仪表。②隐(yìn):依靠。按:当时出入要人搀扶,这是贵族的习惯。

③傲然:形容傲慢没礼貌。啸咏:啸是吹口哨.咏是歌咏,即吹出曲调。啸咏是当时文士一种习俗,更是放诞不羁、傲世的人表现其名士风流的一种姿态。

④希:企望;仰慕。嵇、阮:嵇康、阮籍。见《德行》第16 则注①和第15 则注①。

【译文】尚书仆射周凯举止温和从容,仪表堂堂。他去拜访王导,刚下车,就要几个人搀扶着,王导含笑看着他。坐下以后,旁若无人地吹奏口哨。王导说:“你想学习秘康。阮籍吗?”周凯回答说:“怎么敢舍去眼前的明公,去学习前代的嵇康、阮籍!”

(41)庚公尝入佛图①,见卧佛,曰:“此子疲于津梁②。”于时以为名言。

【注释】①佛图:佛寺。

②津梁:桥梁。这句比喻为接引众生奔忙。佛教说要普渡众生,登上彼岸(超脱生死的境界),这就好比过河一样。同时也说明,佛也会因奔忙而疲劳,这就与常人无异了。

【译文】座亮曾经去过佛寺,看见卧佛,就说:“这位先生因普渡众生而疲劳了。”当时人们把这句话看成是名言。

(42)挚瞻曾作四郡太守、大将军户曹参军,复出作内史,年始二十九①。尝别王敦,敦谓瞻曰:“卿年未三十,已为万石,亦太蚤②。”瞻曰:“方于将军,少为太蚤;比之甘罗,已为太老③。”

【注释】①挚瞻:西晋末,在王敦的大将军幕府中任户曹参军,历任安丰、新蔡、西阳等郡太守,后与王敦言语不合,被贬为随国内史(王侯封国中的官职,与太守相当)。

②万石(dàn):表示官职等级是由俸谷多少来定的,太守是二千石。挚瞻曾作四郡太守,现又作内史,共五郡,所以说万石。蚤:通“早”。

③方:相比。少:稍;略微。甘罗:战国时秦人,十二岁为秦外交使节,封为上卿。

【译文】挚瞻曾经做过四个郡的太守和大将军户曹参军,现在又调出去做内史,年龄才二十九岁。他曾去向王敦告别,王敦对他说:“你还没到三十岁,已经做了五任二千石的官,也太早了吧。”挚瞻说:“同您将军相比,稍为早了一些;同甘罗相比,已经是太老了。”

(43)梁国杨氏子,九岁,甚聪惠①。孔君平诣其父,父不在,乃呼儿出,为设果②。果有杨梅,孔指以示儿曰:“此是君家果。”儿应声答曰:“未闻孔雀是夫于家禽③。”

【注释】①聪惠:聪慧;聪明。

②孔君平:孔坦,字君平,累迁廷尉(掌管刑法),所以也称孔廷尉。

③夫子:对对方的尊称。这一则文字说明双方利用了杨梅和杨姓、孔雀和孔姓中的一个同音字。

【译文】梁国有一家姓杨的,有个儿子才九岁,很聪明。一次孔君平去拜访他父亲,他父亲不在,这家便叫儿子出来,给孔君平摆上果品。果品里头有杨梅,孔君平指着杨梅给他看,说道:“这是你家的果子。”孩子应声回答说:“没听说过孔雀是夫子家的鸟。”

(44)孔廷尉以裘与从弟沈,沈辞不受①。廷尉曰:“晏平仲之俭,祠其先人,豚肩不掩豆,犹狐裘数十年,卿复何辞此②!”于是受而服之。

【注释】①裘:皮衣。从弟:堂弟。②晏平仲:晏婴,谥平,字仲,春秋时代齐国大夫,主张节俭,据说他一件狐裘穿了三十年。豚:小猪。豆:盛食物的器具,形似高脚盘。

【译文】廷尉孔君平把一件皮衣送给堂弟孔沈,孔沈辞谢了,不肯收。孔君平说:“晏平仲那么俭省,祭祀祖先的时候,所用的小猪是那么小,神开两只猪时也盖不满盘子,可是还穿了几十年狐皮袍子。你又为什么不肯收下这件呢!”孔沈这才把皮衣收下来穿上。

(45)佛图澄与诸石游①,林公曰:“澄以石虎为海鸥鸟。”②

【注释】①佛图澄:和尚名,晋代永嘉年间到洛阳,诸石:指石勒、石虎等人,羯族人。东晋时石勒侵入中原,大肆杀戮,建立后赵政权。石勒死,堂弟石虎袭位。

②林公:支遁,字道林。这里尊称为林公。海鸥鸟:据《列子,黄帝篇》说:海边有个人喜欢海鸥,天天到海上去跟海鸥玩,一天他父亲要他捉一只海鸥回来玩,结果他到海上,海鸥再也不飞下来了。这里引用这个故事。是说佛图澄清净无巧诈之心,不分物我。

【译文】佛图澄和尚同石氏诸人有交往,支道林说:“他把石虎当做海鸥鸟。”

(46)谢仁祖年八岁,谢豫章将送客①。尔时语已神悟,自参上流②。诸人咸共叹之,曰:“年少,一坐之颜回③。”仁祖曰:“坐无尼父,焉别颜回④!”

【注释】①谢仁祖:谢尚,字仁祖,谢鲲的儿子,后任镇西将军、豫州刺史。谢豫章:谢鲲,曾任豫章太守。将:带领。

②神悟:指领悟神速。自参上流:自处于上等名流之中。上流,上等。

③颜回:春秋时鲁国人,对孔子的学说深有体会,孔子很赏识他。

④尼父(fǔ):孔子,字仲尼,尊称为尼父。

【译文】谢仁祖八岁时,他父亲豫章太守谢鲲已经领着他送客。那时他的言谈便显示出奇异的悟性,已经自居于名流之中。大家都很赞许他,说他:“年纪虽小,也是座中的颜回。”谢仁祖说:“座中如果没有孔子,怎么能识别颜回!”

(47)陶公疾笃,都无献替之言,朝士以为恨①。仁祖闻之,曰:“时无竖刁,故不贻陶公话言②。”时贤以为德音。

【注释】①陶公:陶侃,字士行。历任湘、广、荆州刺史,晋成帝时,封长沙郡公,为太尉,赠大司马,名望很高。都:全。献替:对君主劝善规过、建议兴革。朝士:朝廷的官吏。②竖刁:春秋时齐桓公所宠信的宦官。管仲病重时,齐桓公问管仲,竖刁可否代他做宰相,管仲认为此人不能用。后来果然发动叛乱。贻:遗留。话言:善言,这里指遗言。

【译文】陶侃病势沉重,可是有关朝廷兴利除弊、官吏进退等大事,没有一句遗言。朝中官员都认为是憾事。谢仁祖听到这事,就说:“现在没有像竖刁那样的人,所以陶公不用留下遗训。”当时人士认为这是有德者的话。

(48)竺法深在简文坐,刘尹问:“道人何以游朱门?”①答曰:“君自见其朱门,贫道如游蓬户②。”或云卞令③。

【注释】①竺法深:和尚名。简文:晋简文帝司马昱,据记载简文帝当时还没有登帝位,只是封为会稽王。刘尹:刘惔。见《德行》第35 则注①。朱门:红漆的大门,指达官贵人之家。②蓬户:用蓬草编成的门,指简陋的房屋,穷苦人家。

③卞令:卞壶,字望之,曾任尚书令。

【译文】竺法深做了简文帝的座上客,丹阳尹刘谈问他:“和尚为什么同官宦人家交往?”竺法深回答道:“您自己看见那是官宦人家,我却以为同贫苦人家交往一样。”有人说,不是刘惔发问,而是卞壶。

(49)孙盛为庾公记室参军,从猎,将其二儿俱行①。厦公不知,忽于猎场见齐庄,时年七八岁,庚谓曰:“君亦复来邪?”应声答曰:“所谓‘无小无大,从公于迈②。’”

【注释】①记室参军:官名,将军幕府中主管文书的。

②“无小”二句:引自《诗经·鲁颂·泮水》.意指无论大小臣子,都跟着公出游。

【译文】孙盛任庚亮的记室参军,一次随着质亮去打猎,并且带着自己的两个儿子一起去。庾亮本不知道,忽然在猎场看见他的次子齐庄,当时这孩子只有七八岁,庾亮问他说:“您也来了吗?”齐庄接口回答说:“正如古诗所说的‘无小无大,从公于迈。’”

(50)孙齐由,齐庄二人小时诣庾公。公问齐由何字,答曰:“字齐由。”公曰:“欲何齐邪①?”曰:“齐许由。”齐庄何字。答曰:“字齐庄。”公曰:“欲何齐?”曰:“齐庄周②。”公曰:“何不慕仲尼而慕庄周?”对曰:“圣人生知,故难企慕③。”庾公大喜小儿对。

【注释】①齐:同等。

②庄周:庄子,名周,战国时人,与老子同是道家学派的代表人物。

③圣人:才德更高的人,这里指孔子。企慕:仰慕。

【译文】孙齐由、齐庄兄弟二人,小时候去拜见庾亮。庾亮问齐由别名是什么,齐由回答说:“字齐由。”又问:“想向谁看齐呢?”齐由说:“向许由看齐。”接着又问齐庄的别名是什么。齐庄回答说:“字齐庄。”问他:“想向谁看齐?”齐庄说:“向庄周看齐。”庾亮问:“为什么不仰慕孔子而仰幕庄周?”齐庄回答说:“圣人生来就知道一切,所以很难仰慕。”庚亮对这个小儿子的回答非常满意。

(51)张玄之、顾敷是顾和中外孙,皆少而聪惠①。和并知之,而常谓顾胜,亲重偏至②。张颇不恹③。于时,张年九岁,顾年七岁。和与俱至寺中,见佛般泥洹像,弟子有泣者,有不泣者④。和以问二孙。玄谓:“被亲故泣,不被亲故不泣。”⑤敷曰:“不然,当由忘情故不泣,不能忘情故泣⑥。”

【注释】①中外孙:孙子和外孙。②偏至:特别深;特别真挚。③不恹(yàn):不满意。④般泥洹(bōnihuán)像:卧佛像。般泥洹,即洹槃,佛教用语,指修行的更高境界,也称僧尼死亡。⑤玄:即玄之。晋代人单名常加“之”字。被亲:受到宠爱。⑥忘情:指哀乐不动于心;不为感情所动。这是佛才能达到的境界。

【译文】张玄之和顾敷是顾和的外孙和孙子,两人小时候都很聪明,顾和对他们都很赏识,又常常说顾敷略胜一筹,就特别偏爱他。张玄之相当不满。这时候玄之九岁,顾敷六岁。一次顾和带他们一起到庙里去,看见卧佛像,旁边佛的弟子有的哭,有的不哭。顾和就问两个孙子为什么会这样。玄之解释说:“得到佛的宠爱,所以哭;没有得到宠爱,所以不哭。”顾敷说:“不对,应该是因为不动情。所以不哭,不能忘情,所以哭。”

(52)庾法畅造庚太尉,握麈尾至佳①。公曰:“此至佳,那得在?”法畅曰:“廉者不求,贪者不与,故得在耳。”

【注释】①庾法畅:当作康法畅,和尚名。麈(zhǔ)尾:拂尘。一说形状像羽扇、扇柄左右扎上麈尾(驼鹿尾)毛,谈话时借助它来指画。魏晋清谈之士喜欢用它。

【译文】庾法畅去拜访太尉庾亮,手里拿的拂尘极好。庾亮问道:“这东西这么好,怎么还能留得住?”法畅说:“廉洁的人不会向我要,贪心的人我也不会给,所以能留下呢。”

(53)庾稚恭为荆州,以毛扇上武帝,武帝疑是故物①。侍中刘劭曰:“柏梁云构,工匠先居其下②;管弦繁奏,钟、夔先听其音③。稚恭上扇,以好不以新。”庾后闻之,曰:“此人宜在帝左右。”

【注释】①“庾稚”句:按《晋书》载,献扇一事出于庾稚恭的哥哥庚怿。庚怿任豫州刺史,曾把白羽扇献给晋成帝。毛扇,羽毛扇。据说原产于江南,后来才传入中原一带,所以能进献给皇帝。②柏梁:柏梁台,汉武帝所筑,在长安城。云构:高耸入云的建筑;大厦。③管弦:乐器。管指管类乐器,弦指弦类乐器。钟。夔(kuí):钟子期和夔,这里指代懂得鉴赏的音乐家。钟子期是春秋时楚人,善听音乐。伯牙弹琴时,意在高山或流水,钟子期都能领会。夔是舜时的乐官。按:这两句说明新的也是旧的。

【译文】庾稚恭任荆州刺史的时候,向晋武帝进献羽毛扇,武帝怀疑是用过的。侍中刘劭说:“柏梁台那样高大的楼台,是工匠先处在里面;管弦齐奏,也是知音的人和乐工们先审察它的音。稚恭进献扇子,是因为它好,不是因为它新。”庾稚恭后来听说这件事,便说:“这个人适合在皇帝身边。”

(54)何骠骑亡后,征褚公入①。既至石头,王长史、刘尹同诣褚②。褚曰:“真长,何以处我?”真长顾王曰:“此子能言。”褚因视王,王曰:“国自有周公③。”

【注释】①何骠骑:何充,东晋康帝时任骠骑将军。康帝死后,穆帝即位,何充任宰相,辅佐朝政。褚公:诸衷(见《德行》第34 则注①),任徐、兖二州刺史,镇守京口。当时朝议以为他是褚太后的父亲,宜掌朝政,就征他入朝。

②石头:石头城,在建康附近。王长史:王濛,字仲祖,任司徒左长史。刘尹:刘真长(参《德行》第35 则注①),和王濛同是会稽王司马昱的座上客。

③周公:西周时人,周成王的叔父。成王年幼,周公辅佐朝政,平定叛乱,创制礼法。这里用周公比喻会稽王司马里。当时司马里任抚军大将军、录尚书事,诸太后诏他专总万机。所以有人劝褚裒把国政交付给他,仍回京口。

【译文】骠骑将军何充逝世后,征召褚裒入朝。褚裒到石头城后,左长史王濛和丹阳尹刘真长一起去拜访他。褚裒问道:“真长,朝廷怎么安置我呢?”真长看着王濛说:“这一位善于言谈。”褚裒于是望着王濛,王濛说:“朝中本来有周公。”

(55)桓公北征,经金城,见前为琅邪时种柳,皆已十围①,慨然曰:“木犹如此,人何以堪!”攀枝执条,该然流泪②。

【注释】①桓公:桓温。桓温在东晋太和四年(公元369 年)伐燕。金城:地名。南琅邪(láng yá)郡郡治。桓温在咸康七年(公元341 年)任琅邪国内史镇守金城。到伐燕时已过了快三十年。围:两手的拇指和食指合拢的圆周长为一围。柳树十围,就快要干枯了。将人比物,使人感到时光飞逝,已到暮年晚景,桓温抚今追昔,不免有此慨叹。

②泫(xuàn)然:形容泪珠下滴。

【译文】桓温北伐的时候,经过金城,看见从前任琅邪内史时所种的柳树,都已经十围那么粗了,就感慨地叹道:“树木尚且这样,人怎么经受得起呢!”攀着树枝,抓住柳条儿,泪流不止。

(56)简文作抚军时,尝与桓宣武俱人朝,更相让在前①。宣武不得已而先之,因曰:“伯也执殳,为王前驱②。”简文曰:“所谓‘无小无大,从公于迈’③。”

【注释】①桓宣武:桓温,初为驸马都尉,后任荆州刺史、征西大将军,官至大司马,谥宣武。更(gēng)相:互相。更,交替。

②“伯也”二句:引自《诗经·卫风·伯兮》,大意是,我哥手里拿着殳,为王打仗做先驱。桓温走在前面,所以引《诗经》“为王前驱”以示谦让。殳(shū),一种有棱无刃的兵器。③“无小”二句:参第49 则注②。

【译文】晋简文帝任抚军将军的时候,有一次和桓温一同上朝,两人多次互相谦让,要对方走在前面。桓温最后不得已只好在前,于是一面走一面说:“伯也执殳,为王前驱。”简文帝回答说:“这正所谓‘无小无大,从公于迈’。”

(57)顾悦与简文同年,而发蚤白。简文曰:“卿何以先白?”对曰:“蒲柳之姿,望秋而落①;松柏之质,经霜弥茂。”

【注释】①蒲柳:植物名,即水杨。因为它早凋,常用来比喻早衰的体质。姿:通“资”,资质。

【译文】顾悦和简文帝同岁,可是头发早已白了。简文帝问他:“你为什么头发比我先白呢?”顾悦回答说:“蒲柳的资质差,一到秋天就凋零了;松柏质地坚实,经历过秋霜反而更加茂盛。”

(58)桓公入峡,绝壁天悬,腾波迅急①。乃叹曰:“既为忠臣,不得为孝子,如何②!”

【注释】①桓公:桓温,在晋永和二年(公元346 年)伐蜀。

②“既为”句:据《汉书·王尊传》载,王阳任益州刺史时,视察到邛■的九折坂,叹道:“奉先人遗体,奈何数乘此险!”便托病辞官。后来王尊做刺史,到这里时就叫车夫赶马前进,说:“王阳为孝子,王尊为忠臣。”这里借用此意,说明为忠臣就可能遇险,不能贪生怕死。

【译文】桓温率兵进入三峡,看见陡峭的山崖好像悬挂在天上,翻腾的波涛迅猛飞奔。于是叹息道:“既然要做忠臣,就不能做孝子,有什么办法呢!”

(59)初,荧惑入太微,寻废海西①。简文登阼,复入太微,帝恶之。时郗超为中书,在直②。引超入曰:“天命修短,故非所计。政当无复近日事不③?”超曰:“大司马方将外固封疆,内镇社稷,必无若此之虑④。臣为陛下以百口保之。”帝因诵庾仲初诗曰:“志士痛朝危,忠臣哀主辱⑤。”声甚凄厉。郗受假还东⑥,帝曰:“致意尊公,家国之事,遂至于此!由是身不能以道匡卫,思患预防⑦。愧叹之深,言何能喻!”因泣下流襟。

【注释】①荧惑:星名,即火星。太微:古人把星空分为若干区域,其中有所谓三垣的分区,即紫微垣、太微垣、天市垣。太微,即太微垣,在北斗星的南面一带。海西:海西公司马奕。公元365 年晋哀帝死,琅邪王司马奕登位。就是废帝海西公。到公元371 年闰十月,荧感入居太徽垣,十一月大司马桓温废晋帝为东海王,十二月又把他降封为海西县公。并立会稽王司马昱为帝,就是简文帝。十二月荧惑又逆行入太微。简文帝鉴于海西公被废,害怕再出现废立的事。

②郗超:原是桓温的参军,是桓温的亲信,简文帝时任中书侍郎,后为司徒左长史。直:值班。③政当:通“正当”,只是。

④封疆:边界;边境。镇:安定。

⑤“志士”两句:大意是,志士见朝廷危难而痛心,忠臣因君主屈辱而伤怀。⑥受假还东:指获准请假回会稽探望父亲一事。郗超的父亲郗倍曾受到简文帝的赏识,简文帝即位后任都督浙江东五郡军事,镇守会稽(在建康之东)。

⑦匡卫:纠正和保卫。

【译文】当初,火星进入太微区域,不久海西公被废。简文帝即位后,火星又进入太微,简文帝对这事很厌恶。这时郗超任中书侍郎,轮到值班。简文帝招呼他进里面,说道:“国家寿命的长短,本来就不是我所能考虑的。只是不会重复最近发生的事吧?”郗超说:“大司马正要对外巩固边疆,对内安定国家,一定不会有这样的打算。臣用上百口家人的性命来给陛下担保。”简文帝于是朗诵庾仲初的两句《从征诗》:“志士痛朝危,忠臣哀主辱。”声音非常凄厉。后来郗超请假回会稽看望父亲,简文帝对他说:“向令尊转达我的问候之意,王室和国家的事情,竟到了这个地步!因此我不能用正确的主张纠正失误,保卫国家,思虑灾难之将至,防患于未然。我的羞愧、感慨之深重,言语怎么能说得清啊!”说完便哭得泪满衣襟。

(60)简文在暗室中坐,召宣武,宣武至,问上何在。简文曰:“某在斯①。”时人以为能②。

【注释】①某在斯:引自《论语·卫灵公》。说的是一个盲人音乐师去见孔子,孔子给他指点、介绍在座的人,说:“某在斯,某在斯”(其人在这里)。“某”,原代替不明确指出的人,后来在对话中谦称自己也用“某”。简文帝引用这句话,正是巧妙地利用了这种词义的变化。②能:指有才能。一说当作“能言”。

【译文】简文帝在暗室里坐着,召桓温进宫,桓温到了,问皇上在哪里。简文帝说:“某在斯。”当时人们认为他有才能。

(61)简文入华林园①,顾谓左右曰:“会心处不必在远,翳然林水,便处有濠、濮间想也②,觉鸟兽禽鱼自来亲人。”

【注释】①华林园:在建康台城,本是吴国的皇宫花园,东晋时又仿照洛阳的华林园修整过。②翳(yì)然:形容荫蔽。濠:濠水。据《庄子·秋水》载:庄子和惠子到濠水的桥上游玩,觉得很快活,就认为河中的鱼也很快活。濮:濮水。据《庄子·秋水》载:庄于在濮水钓鱼,楚威王派大夫去请他出来主持国政,庄子不干,表示宁可做一只在污泥中爬的活龟,也不愿做一只保存在宗庙里的死龟。

【译文】简文帝进华林园游玩,回头对随从说:“令人心领神会的地方不一定在很远,林木蔽空,山水掩映,就自然会产生濠水、濮水上那样悠然自得的想法,觉得鸟鲁禽鱼自己会来亲近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