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书省故事姑息翻译

(此帖在网上难以找到详细准确的译文。本篇译文部分注解来原于网上,部分为自己所标注。网上的译文很多,但原文也好,译文也好,明显存在很多错误,有的原字未显示出,有的为错别字,有的断句不准,有的解释牵强,易于误人。本文综合几篇对原文及译 *** 了校正,为了前后连贯通顺,部分采用意译,应该是目前能看到的最精确的吧。当然,仍有难解释之处或解释不当之处,请高人继续指正——九天云海)

A honeybee, Apis Mellifera, flies to a cluster of

原文:十一月日,金紫光禄大夫、检校刑部尚书、上柱国、鲁郡开国公颜真卿谨奉寓书于右仆射定襄郡王郭公阁下:

注释:金紫,金印紫绶。

检校:隋唐时期,把有识务之官称为识事官,无识务之官称为散官。检校就是散官之一。

上柱国:唐代采取前代某些散官官号,略加补充作为酬赏军功之勳号,通称勳官,分为12级。上柱国是更高级。鲁郡开国公:广德二年(764),即颜公56岁,晋封为鲁郡开国公,食邑三千户。寓书:寄信。

原文:盖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是之谓不朽,抑又闻之,端揆(kuí)者,百寮之师长,诸侯王者,人臣之极地。今仆射挺不朽之功业, 当人臣之极地。岂不以才为世出,功冠一时。挫思明跋扈之师,抗回纥[hé]无厌之请,故得身画凌烟之阁。名藏太室之廷。吁足畏也,然美则美矣,而终之始难。故曰:满而不溢,所以长守富也,高而不危,所以长守贵也,可不儆惧乎?书曰:尔唯弗矜,天下莫与汝争功。尔唯不伐,天下莫与汝争能。

注释:厌:饱,满足。凌烟之阁:朝廷为表彰功臣而建筑的高阁,绘有功臣画像。太室之廷:太廟的中堂。弗,不。矜,自大。伐,自誇。端揆:尚书省长官。百寮:百官。

译文:人的更高修为是立德,其次是立功,这才叫不朽。皇帝身边的各位大臣,是百官的师长,各路诸侯及王爷,是为人臣子的更高地位了。现在仆射即有不朽的功业,又位于人臣极地,才学及功绩都是极高的。挫败了史思明的叛军,回绝了回纥人的无理要求,所以你的人像被画在凌烟阁内,姓名记于太室内。很令人敬畏啊。但美是美,要长久保持就难了。所以说:功高而不显露,才能长富,位高依然谨慎,才能保持尊贵。你如果明白这个道理,再想想你现在做法,你不感到害怕吗?书上说:人不自夸,无人与你争功,不随便发动战争,无人与你争成败。

原文:以齐桓公之盛业,片言勤王,则九合诸侯,一匡天下,葵丘之会。微有振矜,而叛者九国。故曰:行百里者半九十里,言晚节末路之难也。从古至今,暨我高祖太宗已来。未有行此而不理,废此而不乱者也。

注释:行,实行。理,理顺。

译文:以齐桓公的盛业,打着“勤王”旗号,数次招集各路诸候,号令天下,于是有了“葵丘之会”。霸业即成,稍有放纵,导致各诸候纷纷叛离。所以说,以走百里为目标,要以九十里做为一半去做准备,这是说做任何事后一半都是难做好的。从古至今,按这个道理去做事就会成功,否则就会失败。

原文:前者菩提寺行香。仆射指麾宰相与两省台省已(以)下常参官并为一行坐,鱼开府及仆射率诸军将为一行坐。若一时从权,亦犹未可,何况积习更行之乎?

注释:宰相与两省台省:唐代设立尚书中书门下。尚书省以左右仆射为首长。这里用的是汉魏旧称。两省即中书门下。台省是指监察机构称御史台和谏官合称台谏。常参官:唐制,皇帝正衙日在前殿会见群臣,称常参。

开府:开建府属以置僚属。汉末李傕、张扬、董承等以将军开府。开府之名始此。从,通纵,放纵。积习,积久而惯习。更行,此乃指改变原有秩序。

译文:前段时间到菩提寺行香,仆射指挥各位尚书等常参官坐在一列,鱼开府及仆射、各位军将坐在一列,如果是偶然安排一次,也就算了,但不能形成习惯而因此改变了制度。

原文:一,昨以郭令公以父子之军,破犬羊凶逆之众。众情欣喜,恨不顶而戴之。是用有兴道之会。

注释:郭令公即郭子仪。指:广德二年十一月,郭子仪父子,率军击毁了吐蕃Tǔbō,安定了边疆。是,这样。兴道,张扬正气。

译文:前段时间,郭令公父子率军击败了吐蕃军队,众人景仰,恨不得把他们高举起来,像帽子一样戴在头上。所以聚会以示祝贺。

A honeybee, Apis Mellifera, flies to a cluster of

原文:仆射又不悟前失,径率意而指麾,不顾班秩之高下,不论文武之左右。

苟以取悦军容为心,曾不顾百寮之侧目,亦何異清昼攫金之士哉?甚非谓也,君子爱人以礼,不闻姑息,仆射得不深念之乎。

注释:苟,随便。心,中心,引申为根本。姑息,无原则的宽容。礼记檀弓上:君子爱人以德,细人爱人以姑息。

译文:但仆射又不顾先前的失误,随意安排,不管位置高低,不论文左武右的规矩,只是为了取悦鱼开府,而不顾百官的感受,这与白天抢劫有什么区别吗?太不应该了。君子喜欢讲礼节的人,而不喜欢无原则讲宽容的人。你不这样认为吗?

原文:真卿窃闻:军容之为人,清修梵行,深入佛海。况乎收东京有殄(tiǎn灭绝) 贼之业。守陕城有戴天之功。朝野之人所共仰,岂独有分于仆射哉?加以利衰涂割,恬然于心,固不以一毁加怒,一敬加喜。尚何半席之座,咫尺之地,能汩其志哉?

译文:我听说:鱼开府的为人,修养很高,而且有平叛乱的业绩、守城池的功劳。朝上朝下非常景仰,还会在乎仆射如何划分座位吗?把名利地位减小,用粉饰分割的办法加以改变,他的内心也十分安闲。而且并不因为一次诽谤而增添愤怒,一次尊敬而增添喜悦。何况是半个席位的座次,几步的位置差距,这哪能埋没他的志向呢?

原文:且乡里上齿,宗庙上爵,朝廷上位,皆有等威,以明长幼,故得彝伦叙而天下和平也。

注释:齿:人之年龄。漢書武帝纪建元元年诏:古之立教,乡里以齿,朝廷以爵,扶世导民,莫善于德。彝伦:天地人的常道。

译文:百姓以长幼为高低,宗庙的祭礼活动以爵位分高低,朝廷以位置等级分高低,都是要分出高低的,以标明大小。所以人文伦理得以延续,而天下太平。

原文:且上自宰相御史大夫,两省五品以上供奉官,自为一行,十二卫大将军次之;三师、三公、令仆、少师、保傅、尚书、左右丞侍郎自为一行,九卿三监对之。从古以然,未尝参错。至如节度军将,各有本班。

注释:两省:唐代称中书门下为两省。五品:古代把官职分为若干等级,曹魏时期分为九品。明清之后又分正从。供奉官:在皇帝左右供职的官员。勳官:从唐代开始将前代某些散官官号略加补充,作为酬赏军功的勳[xūn] 号,称勳,通勳官。勳官也分等级。唐代有上柱国,柱国,上护军,护军,上轻军都尉,轻军都尉,上骑都尉,骑都尉,骁骑尉,飞骑尉,云骑尉,武骑尉等十二级。三师:指太师、太傅、太保。三公:西汉以大司马、大司徒、大司空为三公。东汉以太尉、司空、司徒为三公,也称三司。令仆:尚书令与仆射的合称。少师:官在周朝开始设置少师、少傅、少保,亦称三孤。保傅:古代辅导天子和诸侯子弟的官员,通称为保傅。左右丞侍郎:左右丞,唐代尚书省设左右丞,尚书在左右丞之上。侍郎,中书、门下及尚书所属各部均以侍郎为长官的副职。九卿:古代中央 *** 之九位高级官职。三监:国子监、少府监、将作监之合称。

译文:中书门下两省、五品以上官员坐成一列,十二级尉大将军依次列坐。三师、三公、令仆、少师、保傅、尚书、左右丞、侍郎坐成一列。九卿三监等官员依次与十二卫大将军对坐。从古到今就是这样的规矩,从来没有差错变化。至于象节度史将军等各有朝廷中的本班位次。

原文:卿监有卿监之班,将军有将军之位。纵是开府特进,并是勋官,用荫即有高卑,会宴合依伦叙,岂可裂冠毁冕,反易彝伦?

注释:特进,官名。朝廷所敬重者赐位特进,位在三公下。勋官:起于南北朝,授予有功者官号,名位很高但无实职。最初只称散官,至唐始称为勳官。有上柱国、柱国等十二等,自正二品至从七品。用:使用,实施。荫:封建时代子孙因先世有功勳而推恩得赐官爵曰荫,并且是祖上有功而赐的官爵。伦叙:论理叙说。

译文:九卿三监有九卿三监的班位,军中将领有军中将领的位次。即使是开府特进,文武百官各有高低贵贱之分,上朝宴会各以各的官阶按秩序而坐,冠冕即代表等级,怎么能无视他们的等级而随意更改呢。

原文:贵者为卑所凌,尊者为贼所逼,一至于此,振古未闻。如鱼军容阶虽开府,官即监门将军,朝廷列位自有次叙。但以功绩既高,恩泽莫二,出入王命,众人不敢为比。

译文:下级 *** 上级,小人指挥君子,竟然到了这个地步,自古以来从未听说过。比如象鱼军容,官阶虽开府,又是监门将军,在朝廷的座位自古以来都是有一定的先后次序的。因为功劳很大,又得皇上的恩宠,言行代表皇上,他人不敢相比。

原文:不可令居本位,须别示有尊崇,只可于宰相师保座南横安一位。如御史台众尊,知杂事御史别置一榻,使百寮共得瞻仰,不亦可乎?

注释:师保:古代担任辅导和协助帝王的官有师有保,同称师保。御史台:官署名汉御史所居官署为御史府,东汉以来改称御史台。

译文:想让他的位置突出,显出对他的尊敬,可以安排在宰相师保的位置以下。如在御史台及各类御史等位置旁另置一榻,使大家共同瞻仰,就可以了。

原文:圣皇时,开府高力士承恩宣传,亦只如此横座,亦不闻别有礼数。亦何必令他失位。如李辅国倚承恩泽,径居左右仆射及三公之上,令天下疑怪乎?古人云益者三友,损者三友,愿仆射与军容为直谅之友,不愿仆射为军容佞柔之友。

译文:开府高力士深受皇帝的恩典,时时传达皇帝旨意。也不过只是南面横一座位,也没听说有别的礼数等级。何必这样安排而损坏了军容的形象呢。再比如李辅国倚仗皇恩宠幸,竟然座位在左右丞相及三公之上,能不让天下的百姓怀疑和怪罪吗。古人说好人有三类朋友,友直,友谅,友多闻;损害他人的人也有三类朋友,即逢迎、谄媚的朋友,阿谀奉承的朋友。希望郭仆射和鱼军容成为正直诚实的朋友。不希望仆射和鱼军容作阿谀奉承,花言巧语的朋友。

原文:又一,昨裴仆射误欲令左右丞勾当尚书,当时辄有酬对。仆射恃贵张目见尤,介众之中,不欲显过。今者兴道之会,还尔遂非,再猲([hè]恐吓)八座尚书,欲令便向下座。州县军城之礼亦恐未然。朝廷公讌(yàn同‘宴’)之宜不应若此。

译文:再比如前几天,裴仆射不小心让左右丞责难尚书,当时尚书就有答复。仆射倚仗地位身份高贵瞪眼责怪。大庭广众之下,不要做的太过分了。今天这次盛会,再次违背常理,指使八座级别尚书还要向下首坐。各州县及军事首领的行为礼节里恐怕也没有这样的。朝廷上举行的重大的宴会活动,不应该这样。

原文:今既若此,仆射意,只应以为尚书之与仆射,若州佐之与县令乎?若以尚书同于县令,则仆射见尚书令,得如上佐事刺史乎?益不然!

注释:州郡一级的副职和佐吏泛称州佐。

译文:现在既然这样,按仆射的意见,尚书与仆射的关系,等同于州佐与县令的关系吗?如果尚书等同于县令,那么仆射见尚书令,会像州佐对待刺使一样对待尚书令吗?不会吧!

原文:今既三厅齐列,足明不同刺史矣。且尚书令与仆射同是二品,只校上下之阶。六曹尚书并正三品,又非隔品致敬之类。尚书之事仆射礼数未敢有失,仆射之顾尚书何乃欲同卑吏?

译文:现在朝廷官员都到齐了,足以说明不同于州郡之属官侍奉刺史啊。况且尚书令与仆射同是二品官员,只是比较上下位置。朝廷六部的官员都是正三品,又不是隔品的官员,表示尊敬的差别。尚书对待仆射从未有礼数上的差错。可是仆射对待尚书,怎么像对待地位很低的官吏一样呢?

原文:又据宋书百官志,八座同是第三品,隋及国家始升别作二品。高自标致,诚则尊崇。向下挤排,(无乃)伤甚?况再于公堂,猲咄[duō呵斥] 尚伯。

译文:又根据南朝宋书百官志的记载,八座类的官员都是正三品,到了隋朝和我朝才分别升作二品。位置高了就要做榜样,为人谦诚自会受到尊崇。向下排挤官员,实在是太伤害官员的心。更何况在朝适上当面呵斥高官员们呢。

原文:当为令公初到,不欲纷披,僶俛(mǐnmiǎn 同“黾勉”,努力,勤奋)就命,亦非理屈。朝廷纪纲,须共存立,过尔堕[huī毁坏]坏,亦恐及身。明天子忽震电含怒,责斁(yì解除)彝伦之人,则仆射将何辞以对。

译文:现在郭令公来上朝,不应该胡乱从事,勤勉敬业,很合情理。朝廷的纪律法度是靠大家来维护存在和发展的,实在因为你而使朝廷的纲纪毁坏,恐怕坏事也会波及到自身。日后天子若发怒,责问是谁破坏了纲纪,那么仆射如何应答呢。

附版本2:鲁郡开国公颜真卿争座位帖注释

唐广德元年(763),吐蕃入寇唐土,尽取河西、陇右之地。然后降泾州,入邠州,掠奉天、武功,直逼京师,幸得郭子仪率兵反击,才让仓促出奔的唐代宗车驾返都。在代宗率百官迎接郭子仪凯旋之师的安福寺兴道会上,尚书右仆射郭英义为讨好鱼朝恩,把其座位安排在仆射一行,礼遇高于六部尚书。鱼朝恩,一介宦官,然独掌禁兵,气焰万丈。时任检校刑部尚书兼御史大夫的颜真卿据刑宪典章,凛凛然提出严正的批评,既斥郭英义之佞,复夺鱼朝恩之骄,忠义之气,横溢于文字之间,这便是著名于史的“与郭仆射书”《争座位帖》。

原文:十一月 日,金紫光禄大夫、检校刑部尚书上柱国、鲁郡开国公颜真卿谨奉寓书于右仆射、定襄郡王郭公阁下:

注释:金紫:金印紫绶,金紫光禄大夫,文职二十九级散官的第四级,正三品。检校:调查检举的意思,加于官名之上表示皇帝任命。刑部尚书:刑部长官正三品。上柱国:唐代采取前代某些散官官号,略加补充作为酬赏军功之勳号,通称勳官,分为12级。上柱国是更高级,同正二品。国公:九等勋爵的第三级。广德二年(764),颜公56岁时,晋封为鲁郡开国公,食邑三千户。

仆射:唐代尚书省长官,从二品。郡王:九等勋爵的第二级。

中书省故事姑息翻译  第1张

开府:即开府仪同三司,唐代文职二十九级散官的更高级,从一品。

寓书:写信。

仆射:官名。秦始置,汉以后因袭之。汉成帝建始四年,初置尚书五人,一人为仆射,位仅次尚书令,职权渐重。汉献帝建安四年,置左右仆射。唐宋左右仆射为宰相之职。左右仆射分领尚书诸曹,左仆射又有纠弹百官之权,权力大于右仆射。宋以后废。

郭公:郭英义字元武,陇右节度使郭知运子,精熟武艺,以军功累迁诸卫员外将军、陇右节度使,收复两京后,还掌禁兵。代宗时,权为东都留守,时东都新复,他不能禁暴,纵军与朔方、回纥之众大掠都城。广德元年(763),封定襄郡王,在京师大起甲第,穷极富丽。永泰元年(765),继严武为剑南节度使,既至成都,肆行不轨。兵马使崔旰因众怨袭成都,郭英义逃亡被杀。

原文:盖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是之谓不朽。抑又闻之,端揆者,百寮之师长,诸侯王者,人臣之极地。今仆射挺不朽之功业, 当人臣之极地。岂不以才为世出,功冠一时。挫思明跋扈之师,抗回纥[hé]无厌之请。故得身画凌烟之阁,名藏太室之廷,吁足畏也!然美则美矣,而终之始难,故曰:满而不溢,所以长守富也;高而不危,所以长守贵也,可不儆惧乎!《书》曰:尔唯弗矜,天下莫与汝争功;尔唯不伐,天下莫与汝争能。

注释:太上:更高。端揆:尚书省长官,指宰相。百寮:下寮,指百官。明思:史明思,玄宗时叛军。回纥(he):少数民族,汉代和三国时的丁零和呼揭是回纥人的祖先,后来到南北朝后期到隋代,回纥人又演变为回鹘,继而分裂成西洲回鹘,葱岭回鹘,河西回鹘等部,到元末到明代,回鹘人逐渐分化和演变成现代的 *** 尔族人。厌:饱,满足。凌烟之阁:朝廷为表彰功臣而建筑的高阁,绘有功臣画像。太室之廷:太廟的中堂。矜:自傲自大。伐:自誇。

原文:以齐桓公之盛业,片言勤王,则九合诸侯,一匡天下,葵丘之会。微有振矜,而叛者九国。故曰:行百里者半九十里,言晚节末路之难也。从古至今,暨我高祖太宗已来,未有行此而不理,废此而不乱者也。

注释:齐桓公:春秋五霸之首,桓公任管仲为相,推行改革,齐国逐渐强盛。桓公会盟宋、陈等四国诸侯,是历史上之一个充当盟主的诸侯,齐桓公打出“尊王攘夷”的旗号,北击山戎,南伐楚国,成为中原之一个霸主,受周天子赏赐。其晚年昏庸,管仲去世后,任用易牙、竖貂等小人,最终在内乱中饿死。葵丘:古地名,在今河南省商丘。理:顺理。

原文:前者菩提寺行香。仆射指麾宰相与两省台省已(以)下常参官并为一行坐,鱼开府及仆射率诸军将为一行坐。若一时从权,亦犹未可,何况积习更行之乎?

注释:宰相与两省台省:唐代设立尚书中书门下。尚书省以左右仆射为首长。这里用的是汉魏旧称。两省即中书门下。台省是指监察机构称御史台和谏官合称台谏。常参官:唐制皇帝正衙日在前殿会见群臣,称常参。开府:开建府属以置僚属。汉末李傕、张扬、董承等以将军开府,开府之名始此。

鱼开府:鱼朝恩,天宝末年内侍宦官,曾被封为观军容宣慰处置使,负责监领九个节度使的数十万大军。唐军收复洛阳后,鱼朝恩被封为冯翊郡公,开府仪同三司。代宗广德元年,吐蕃兵进犯,代宗出逃陕州。鱼朝恩以保驾有功被封为天下观军容宣慰处置使,并统率京师神策军。后领国子监事,兼鸿胪、礼宾等使,掌握朝廷大权。干预政事,慑服百官,不把皇帝放眼里,贪贿勒索。权倾朝野。他侮辱宰相、欺压大臣,朝廷内外皆恶之。鱼朝思仗其恩宠,常与代宗争执。一次,他为其幼子令徽求赐紫衣,代宗还没有下旨,有司已执紫衣上前,令徽立即穿上,向代宗拜谢。后被代宗授意宰相元载设计缢死。鱼朝恩的出现为唐中、晚期宦官专权埋下了伏笔。

从权:权宜变通。积习:积久成习。更行,指改变原有秩序。

原文:一,昨以郭令公以父子之军,破犬羊凶逆之众。众情欣喜,恨不顶而戴之。是用有兴道之会。

注释:郭令公:郭令公指郭子仪,职河东副元帅、兼中书令、爵汾阳郡王,令公是对中书令的尊称。父子之军指郭子仪及其第三子郭晞,广德年间郭子仪父子率军击毁了吐蕃(Tǔbō),安定了边疆。犬羊:指西北游牧部族。是:这样。 兴道之会:广德二年十一月郭子仪父子自泾阳凯旋,唐代宗命宰臣百官在京城西郭的开远门迎接,并在安福寺举行弘扬佛法的盛会。兴道:振兴道德。

原文:仆射又不悟前失,径率意而指麾,不顾班秩之高下,不论文武之左右。

苟以取悦军容为心,曾不顾百寮之侧目,亦何異清昼攫金之士哉?甚非谓也,君子爱人以礼,不闻姑息,仆射得不深念之乎。

注释:苟:随便。军容:鱼朝恩曾被封为观军容宣慰处置使,故称其为军容。心:古人以为思考是心的功能,此句意为不能只考虑取悦鱼朝恩。侧目:不屑。清昼攫金:大白天擭取不义之财。

姑息:无原则的纵容。《礼记.檀弓上》:君子爱人以德,细人爱人以姑息。

原文:真卿窃闻:军容之为人,清修梵行,深入佛海。况乎收东京有殄(tiǎn绝)贼之业。守陕城有戴天之功。朝野之人所共仰,岂独有分于仆射哉?加以利衰涂割,恬然于心,固不以一毁加怒,一敬加喜。尚何半席之座,咫尺之地,能汩其志哉?

注释:窃:谦词。殄:灭绝。分(fe去声):区别。意为怎会去料想仆射安排座位的用意呢!

利衰涂割:利衰,出于佛教术语“八风”。八风谓世间能煽动人心之八事:得可意事名“利”,失可意事名“衰”,背后排拨为“毁”,背后赞美为“誉”,当前赞美为“称”,当前排拨为“讥”,逼迫身心名“苦”,悦适心意名“乐”。佛教认为不为爱憎之情迷乱心性,则八风不动。涂割,佛教术语,说有仇恨的人拿刀割佛,有爱心的人拿香涂佛,佛都能慈悲为怀,生灭强忍。 恬然:坦然。汩:汩没,埋没。

原文:且乡里上齿,宗庙上爵,朝廷上位,皆有等威,以明长幼,故得彝伦叙而天下和平也。

注释:齿:年龄。《漢書》“古之立教,乡里以齿,朝廷以爵,扶世导民,莫善于德。”指乡里尊崇长者。礼仪上乡村看重年岁,宗庙看重爵位,朝廷看重职位,都有同样的身份尊严,彝伦:彝,常也;伦,理也,天地人的常理。意为明长幼尊卑才会天下和畅平顺。

原文:且上自宰相御史大夫,两省五品以上供奉官,自为一行,十二卫大将军次之;三师、三公、令仆、少师、保傅、尚书、左右丞侍郎自为一行,九卿三监对之。从古以然,未尝参错。至如节度军将,各有本班。卿监有卿监之班,将军有将军之位。纵是开府特进,并是勋官,用荫即有高卑,会宴合依伦叙,岂可裂冠毁冕,反易彝伦?

注释:御史大夫,官名。秦代始置,负责监察百官,代表皇帝接受百官奏事,管理国家重要图册、典籍,代朝廷起草诏命文书等,后沿置。

两省:唐代称中书门下为两省。五品:古代把官职分为若干等级,曹魏时期分为九品。明清之后又分正从。供奉官:在皇帝左右供职的官员。勳官:从唐代开始将前代某些散官官号略加补充,作为酬赏军功的勳[xūn] 号,称勳,通勳官。勳官也分等级。唐代有上柱国,柱国,上护军,护军,上轻军都尉,轻军都尉,上骑都尉,骑都尉,骁骑尉,飞骑尉,云骑尉,武骑尉等十二级。三师:指太师、太傅、太保。三公:西汉以大司马、大司徒、大司空为三公。东汉以太尉、司空、司徒为三公,也称三司。令仆:尚书令与仆射的合称。少师:官在周朝开始设置少师、少傅、少保,亦称三孤。保傅:古代辅导天子和诸侯子弟的官员,通称为保傅。左右丞侍郎:左右丞,唐代尚书省设左右丞,尚书在左右丞之上。侍郎,中书、门下及尚书所属各部均以侍郎为长官的副职。九卿:古代中央 *** 之九位高级官职。三监:国子监、少府监、将作监之合称。参(cen)错:参差交错。节度:节度使,唐初沿前朝旧制,重要地区置总管统兵,旋改称都督,惟朔方仍称总管,边州别置经略使,有屯田州置营田使。

中书省故事姑息翻译  第2张

特进:官名。朝廷所敬重者赐位特进,位在三公下。勋官:起于南北朝,授予有功者官号,名位很高但无实职。最初只称散官,至唐始称为勳官。有上柱国、柱国等十二等,自正二品至从七品。用:实施。荫:子孙因先世有功勳而得赐官爵曰荫。伦叙:论理叙说。裂冠毁冕:彝伦:天地人的常理。

原文:贵者为卑所凌,尊者为贼所逼,一至于此,振古未闻。如鱼军容阶虽开府,官即监门将军,朝廷列位自有次叙。但以功绩既高,恩泽莫二,出入王命,众人不敢为比。

注释:贼:不正派的,如贼沓兮兮。出入王命:言行代表皇上。监门将军:隋唐时中央十六卫之一左右监门府(卫)主官,正四品,左、右各一人,掌管宫殿门禁有及守卫之事。

原文:不可令居本位,须别示有尊崇,只可于宰相师保座南横安一位。如御史台众尊,知杂事御史别置一榻,使百寮共得瞻仰,不亦可乎?

注释:不可令居本位,须别示有尊崇:想让他的位置突出,显出对他的尊敬。师保:古代担任辅导和协助帝王的官有师有保,同称师保。御史台:官署名汉御史所居官署为御史府,东汉以来改称御史台。

原文:圣皇时,开府高力士承恩宣传,亦只如此横座,亦不闻别有礼数,亦何必令他失位。如李辅国倚承恩泽,径居左右仆射及三公之上,令天下疑怪乎?古人云益者三友,损者三友,愿仆射与军容为直谅之友,不愿仆射为军容佞柔之友。

注释:圣皇:指唐玄宗。高力士:本名冯元一,唐代宦官,父冯君衡曾任潘州刺史。他幼年时入宫由高延福收为养子,遂改名高力士。受武则天的赏识,在玄宗期间由于助唐玄宗平定韦皇后和太平公主之乱,故深得玄宗宠信,终于累官至骠骑大将军、进开府仪同三司。高力士一生忠心耿耿,与唐玄宗不离不弃,被誉为“千古贤宦之一人”。

李辅国:唐肃宗时当权宦官,本名静忠,曾赐名护国,相貌奇丑无比。安史之乱期间,劝说太子李亨继承帝位。唐肃宗即位后,被加封为元帅府行军司马,开始掌握兵权,并改名为辅国。之后又因拥立代宗即位,被册封为司空兼中书令。大权在握后李辅国更加为所欲为,最后被人刺杀身亡。

益者三友:指友直,友谅,友多闻。损者三友:指逢迎、谄媚、阿谀之友。佞柔:谄佞柔媚。

原文:又一,昨裴仆射误欲令左右丞勾当尚书,当时辄有酬对。仆射恃贵张目见尤,介众之中,不欲显过。今者兴道之会,还尔遂非,再猲八座尚书,欲令便向下座。州县军城之礼亦恐未然。朝廷公讌(yàn同‘宴’)之宜不应若此。

注释:裴仆射:裴冕,字章甫,今山西永济蒲州人,河东冠族。历殿中侍御史,时任左仆射。勾当:行事。尤:显著。 介众之中不欲显过:公众之中,不要太过分。猲(hè):恐吓。讌(yàn):同宴。

原文:今既若此,仆射意只应以为尚书之与仆射,若州佐之与县令乎?若以尚书同于县令,则仆射见尚书令,得如上佐事刺史乎?益不然!

注释:州郡一级的副职和佐吏泛称州佐。益:更加。

原文:今既三厅齐列,足明不同刺史矣。且尚书令与仆射同是二品,只校上下之阶。六曹尚书并正三品,又非隔品致敬之类。尚书之事仆射礼数未敢有失,仆射之顾尚书何乃欲同卑吏?

又据《宋书.百官志》,八座同是第三品,隋及国家始升别作二品。高自标致,诚则尊崇。向下挤排,(无乃)伤甚?况再于公堂,猲咄尚伯。

注释:隋及国家:隋代及本朝。尚伯:尚书级的官员

原文:当为令公初到,不欲纷披,僶俛就命,亦非理屈。朝廷纪纲,须共存立,过尔堕坏,亦恐及身。明天子忽震电含怒,责斁彝伦之人,则仆射将何辞以对。

注释:纷披:散乱状。僶俛(mǐnmiǎn):俛同勉,勤勉,勉力。隳(huī):毁坏。斁(du):败坏。彝伦:彝,常;伦,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