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哙覆其盾于地翻译

在高中文言文的学习过程中,倒装句是迈不过去的槛,其中,定语后置,宾语前置,主谓倒装都较为明确,或者说,在高中语文课本出现的所有文言文里,此三者并不会出现同一语法却能找出互相抵牾的例句的情况。状语后置则不同。

此前自己还是学生的时候,语文老师在讲文言文时,会讲到这些语法现象,但当时并没有注意这些语法,凭借自己对于实词的积累,面对浅进文言文时,不需要懂这些语法也可以完成阅读任务,所以说对于文言文语法,可以说基本没学到什么。

高中老师会告诉学生,谓前为状谓后为补,当然,就现代汉语语法来说,这没问题,谓语主要是用来修饰、限定核心谓语,所以放在谓语之前。补语是动词或形容词的后面的连带成分,因为动词、形容词可以充任谓语,所以补语放在谓语之后。但是,我们在学习文言文时,状语后置指的是在现代汉语语法中处于补语位置的成分,就视为状语后置。在文言文中,常见的状语常常由“介词+宾语”构成介宾结构来充任,那么状语后置就成了介宾结构后置。但是,这个说法是有问题的,或者说是不严谨的。试看以下例句:

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兰亭集序》)

当其欣于所遇(《兰亭集序》)

饰以篆文山龟鸟兽之形(《张衡传》)

具告以事(《鸿门宴》)

以上例句都被视为状语后置句,我们可以清楚地发现,在状语后置句中,介词加名词或名词性短语(画横线部分)构成状语,修饰或限定其前面的动词(之一、三、四句例句)和形容词(第二句例句),教给学生翻译时按照现代汉语语法的习惯先翻译后置的状语部分,在翻译其前面的动词或形容词。我们现在接着再看两句例句:

樊哙覆其盾于地(《鸿门宴》)

望长安于日下,目吴会于云间(《滕王阁序》)

我们现在接着来分析这两个例句,发现这两个例句跟上面的四个例句有这些相同点:一是都有介词加名词或名词性短语(画横线部分),并且位置都在后面,二是介宾结构之前都有动词。但是这两个例句是状语后置吗?如果是状语后置,“樊哙覆其盾于地”就应该理解为“樊哙在地上覆盖他的盾牌”,但是这句话结合文本来理解它的本意应该是“樊哙把他的盾牌覆盖在地上”。“望长安于日下,目吴会于云间”同样如此,如果把它理解为状语后置,那么应该解释为“在太阳下面望长安,在云端处看吴会”,又不是孙悟空能腾云驾雾,于是不能理解为状语后置。

问题来了,文言文中有没有不后置的状语呢?其实还真有。看下面五例:

雄州雾列,俊采星驰(《滕王阁序》)

夜缒而出(《烛之武退秦师》)

水击三千里(《逍遥游》)

吾得兄事之(《鸿门宴》)

樊哙覆其盾于地翻译  第1张

而刘病日笃(《陈情表》)

以上例句所加着重号的字在语法功能上都作状语,只不过比较特殊,都是由名词活用而来,用来修饰和限定跟在其后的动词(例句一二三四)或形容词(例句五)。也有不存在活用现象直接作状语放在谓语前的,比如:

以五十步笑百步(《寡人之于国也》)

画横线处就是状语,用来限定其后的动作“笑”。

樊哙覆其盾于地翻译  第2张

既然文言文存在不后置的状语,为何还要单独列出特殊的状语后置呢?单列状语后置这一语法现象,其实本身没错,但缺乏普遍性,并不是所有的介宾结构放置在后面就是状语后置。那什么时候可视为状语后置呢?从形式上来看就是直接跟在谓语(动词或形容词)之后的介宾短语可视为状语后置,语义上来分析就是后置的介宾短语是否修饰和限定谓语(动词或形容词)。除此之外,置于后面的介宾结构就作补语,而不是状语后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