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仰望着那似玉的花朵翻译

文/朗诵 | 冯爱霞

在仲春时节,虽暖犹寒,我在江南邂逅了一个名胜古宅后花园,园内古树参天,万木争荣,令人惊叹不己,老宅历史悠久,古朴典雅,风景秀美,深宅庭院内也是名花异草美不胜数,参观完所有的景致,当我走出门口的一霎那,一缕淡淡的清香袅袅袭来,我四处张望寻觅,惊喜地发现,头顶上竟撑开着一把光亮的巨伞,原来是朵朵如雪的玉兰花正恬静地开放,亭亭玉立婀娜多姿。

原来这琼花玉树一直伫立在门口,像这位大宅门的女主人美丽端庄,落落大方,温婉尔雅地迎接着客人的到访,或舞动着飘香的衣袖,目送着客人的远去。然而,由于玉兰花树的普通和娴雅,我和其他所有游客一样,被院内名贵花木所吸引,从其身旁经过,也没有察觉,竟然忽视了她的存在。我不禁一颤,那差点失之交臂的内疚情愫,和一股久违的温暖涌上了心头。

我驻足在了玉兰花下,仰望着似冰雕而成的花朵,在日光的映照下,冰清玉洁晶莹剔透,映出圣洁的美。我不禁吟起了席慕蓉的《一棵开花的树》,“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当你走近,请你细听……”

我静静地凝视着玉兰花,她秀丽典雅,香气若兰,简单而又端庄,有着玉一般的质地和脱俗。高高地绽放在枝头上,一朵朵醇厚清透的花瓣,如此的轻盈而又美好。树斜斜地伸展着粗壮的枝干,像黑白分明的水墨画,那含苞待放的花蕾带着羞涩和神秘,尤其与江南白墙黛瓦为邻,雕梁画栋相映,更是浑然一体,和谐的统一,有欲说还休之美。那白的有些娇嫩的花蕊,隐隐的带着些香气,虽不浓郁却也清新自然。它就这样热烈地开放着,开得认真执着,开的酣畅淋漓,只有郢中白雪的唯美了。我不禁吟起了“轻罗小扇白兰花,纤腰玉带舞天纱。疑是仙女下凡来,回眸一笑胜星华”的诗句。白玉兰不但皎洁无暇,而且花团锦簇,朵朵努力开放,似有一种开路先锋、奋发向上的精神,她的花语代表着报恩、真挚,所以深受人们的喜爱

我欣赏玉兰花的纯洁高雅,超凡脱俗。她素装淡裹,不着粉饰,不见浓抹,冷艳与淳朴中透出自尊和高贵,玉骨而冰心,它没有大富大贵的奢华,更没有矫揉造作的媚俗。有着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情怀,不与百花争宠,不与色彩争艳,不惹蜂蝶狂舞,只是兀自的努力盛开着,为庭院增添着美景,让寡淡素简的空间不经意中就清婉起来,犹如莲花般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原来不只有艳丽才让人倾心,白玉兰的素雅端庄,不是搔首弄姿所能表现的。在生活中其实有太多像白玉兰般素色的人们,没有面如桃花的容颜,没有显赫不凡的身世,却坚守着自尊自爱,顽强拼搏的努力,在物欲横流的尘世间,在名利的诱惑下,秉持正义与本色洁身自好,坚守初心不改,那份心灵的冰清玉洁,那份正直廉洁的品格,依然令人感动。

我虔诚地抚摸着这开满玉兰花的树,闭上双眼,静静地细听花开的声音,只有风动树摇,它依然默默无语,依然含笑春风,上面花朵盛开,下面花苞延续,层层交替,一个个毛茸茸的花苞,像棉桃紧紧包裹,似乎孕育着一个小小的生命,正在用她全部的力量将其生长绽放,花苞随着时间的推移也会渐渐长大饱满,仿佛是一个个鲜活的小生命即将诞生,那洁白无暇的玉兰花就是从这里起源,我不禁对盈润饱满的玉兰花苞肃然起敬,她似乎有一种灵动,与生命相连,与爱意相牵,花期虽短暂,却在经历着冬春交替之际,寒风考验之时,同时孕育着无限的生机。

他仰望着那似玉的花朵翻译  第1张

在季春之际,我又再次造访了这座深宅大院,如其说对景色的流连忘返,不如说对这株庭院的玉兰树更是情有独钟的眷恋。

我径直来到了院落,哇!又闻到了玉兰花香,眼前的玉兰树下已是一地的落雪芬芳,枝头上的花朵已稀疏,绿色的嫩芽已星星点点出现在了枝桠间,露着鼓鼓的头,正蓄意着萌发舒展的力量。树干坚韧挺拔,彰显着她丰厚的底蕴。我深情端详着她,站立许久,缓缓张开双臂拥抱了玉兰树,告诉她,我来了,又来看望她了。微风袭来,白色的花瓣如雪花般飘飘洒洒,即使生命到了尽头,离开的也是那么坦然从容,铺地成雪,凄美如歌,似一曲悠扬的《霓裳舞衣曲》,树摇花舞暗香涌动,枝袖舒展落英缤纷。

我怀着深情蹲下了腰身,捡起了一片飘落的花瓣。我知道,当叶芽慢慢萌发,长成绿叶时,硕大的玉兰花就会在生命最灿烂的时刻,散出所有清香,献出所有给养,点点枯萎慢慢隐退。我陡然对玉兰花又有了生命的领悟和奉献的感动。玉兰花优雅地开沉静地落,绽放时是那么的悄然,宠辱不惊。或安静或热烈,或寂寞或芬芳,生活在岁月的年轮中渐次厚重,在短暂的花期中承载起生命的抗争与洗礼,不畏寒风雨雪,不慕鸟语蝉鸣,只为那生命之花开得更加灿烂,只为倾其所能孕育生命,当一个个花蕾盛开,枝头吐绿时,也是花期行程即将走完之际。

我捧起那凋零的,依旧还保持着容颜的花瓣,把它贴在脸颊,仿佛感受到了那带有温度的丝滑触摸,一滴泪从眼角流了出来,湿润了早已凋零的玉兰花瓣,但那氤氲的淡淡清香,弥漫了满园的空气,仿佛带着圣洁的灵魂翅膀,穿越时空,从江南飘到了我江北的故乡,载着尘封久远而又亲切的过往,又飞回了我的脑海中。

小时候,在我家小区大院内,也有一棵白色的玉兰花树,那是在北方30多年前少有的树种,盛开时也没有这么多硕大的花朵,每当花期时节,母亲常在树下仰望,面带着惊喜的笑容自言自语地说:“好大的花呀,白的像雪,真漂亮啊!”我当时正值年少,柔弱纤细不胜风寒,常有头痛脑胀鼻塞的症状,母亲听一位老中医讲过,玉兰花瓣可食用可入药,有清脑祛风散寒,润肺通窍之功效,于是,母亲每每捡起飘落在地上,还依旧干净的花瓣,与粳米山楂同煮为粥,那飘着玉兰花香的浓稠米粥,酸甜可口,令人神清气爽。等玉兰花瓣积少成多后,母亲把它晒干,装进枕芯中,做成枕头让我享用,每当夜晚来临,我静静地躺在枕上,那柔软花枕散发出的幽幽清香,萦绕着我,如小夜曲安然伴我进入甜美梦乡。从花期开始到花期结束,母亲不知往返了多少个来回,不知弯下了多少次腰,不知捡起了多少片花瓣,也不知揉进了多少无言的祝愿和期许。再后来,母亲也如玉兰花一样走出了生命的时间段,那散发着母爱温度的浓郁花香也渐渐得远去了。而现在,就在这玉兰树下,我又嗅到了那带有妈妈味道的玉兰花香。

他仰望着那似玉的花朵翻译  第2张

玉兰花开花落,像一位平凡母亲的一生,无私无畏地奉献着,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一身雪白的玉兰花,她无论盛开于枝头还是孤寂飘落于地面,始终保持着宁静自然,开时香泌人心,落时安抚大地,把她一身的美丽,奉献给了春天,把她一生的清香,奉献给了家园。当大树枝叶扶疏,当绿叶与之相伴时,她已落英纷飞,铺成了一地的芬芳,变成了香雪的浓郁情殇。“落红不是无情物,化做春泥更护花”,当绚烂多彩的夏花盛开时,当玉兰树枝繁叶茂时,你已再也看不到她的身影了……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玉兰花开花落,满园香雪。(原载大爱文学社公众号)

作者简介:冯爱霞,笔名小雨,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山东日照市作协会员、浙江桐乡市作协会员。征文、朗诵、演讲、摄影等数十次获全国或省市奖项。

【壹点号 山东创作中心】

本文内容由壹点号作者发布,不代表齐鲁壹点立场。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我要报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