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三者子皆出吾下翻译

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增广贤文》

司马迁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本杰明·富兰克林:如果你想要说服别人,要诉诸利益,而非诉诸理性。

卡耐基说:如果你想交朋友,就要先为别人做些事。

如果你是销售,请记住一个重要的原则:不要告诉别人“这件事对我很重要,所以你得听我的”,而是要说“这件事对你有好处,你不妨这样做。”

如果你是领导,请不要轻易考验员工的人性,制度永远比人更可靠。

如果你对某事有疑问,有一个受益终身的思维习惯是:利益在哪里,答案就在哪里。一个人的行为,总是符合其利益的。猛兽不咬饲养员的手。

一个人成熟的标志就是,看清人性本质,却不以自我为中心,不把别人的爱当作理所当然,知道先要考虑别人利益,然后才会得到自己想要的。

如果你发现一个人忽然对你关怀备至,每天嘘寒问暖,只说明一点,他一定想从你身上获得更多。当然,除非是骗子,否则这种做法并没有错。比如相声演员拼命表演,就是为了把票价卖更贵一点,这种精神利益与物质利益的交换是再正常不过了。

以上是我对昨天文章《一个天才的陨落(上)》的补充,也是大家在留言区激烈讨论的问题。接下来,我继续跟大家分享吴起的故事。

武侯浮西河而下,中流顾谓吴起曰:“美哉山河之固,此魏国之宝也!”

此三者子皆出吾下翻译  第1张

翻译】魏武侯顺着西河而下,到中游时对吴起说:“稳固的河山,真是壮美啊!堪称魏国之至宝。”

对曰:“在德不在险。昔三苗氏,左洞庭,右彭蠡;德义不修,禹灭之。夏桀之居,左河济,右泰华,伊阙在其南,羊肠在其北;修政不仁,汤放之。商纣之国,左孟门,右太行,常山在其北,大河经其南;修政不德,武王杀之。由此观之,在德不在险。若君不修德,舟中之人皆敌国也!”

【翻译】吴起回答道:“国家的至宝在于德政,而不在于地势险要。当初三苗氏部落居住的地方,左边有洞庭湖,右边有鄱阳湖,可是他们不修德义,结果被夏禹消灭了。夏桀所统治的地方,左边是黄河和济水,右边是华山。南边是伊阙,北边是羊肠阪,可是他不修仁政,结果被商汤放逐。商纣的国家,左边是孟门,右边是太行山,北边是恒山,南边是黄河,可是他不修德政,结果被周武王杀了。由此可见,国家的至宝在德不在险。如果君上不修德政,则这条船上的人都会成为您的敌人。”

武侯曰:“善。”

此三者子皆出吾下翻译  第2张

【翻译】魏武侯说:“有道理。”

【解读】“在德不在险”很好理解,长江天堑在人民军队面前不也是不堪一击吗?不管多么险要的关隘,最后也是靠人来守。如果人心涣散,光靠险要的地形又有什么用呢?

这句话说得很有道理,也很有针对性,因为魏国虽然是当时之一强国,但地理位置一点不好,其身处四战之地,是一个被各国夹在中间的无险可守的国家。

吴起说得道理对,但说话的场合不太好。魏武侯刚刚继位,就来到西河,其实这是一个很关键的政治姿态。西河是吴起打下来的,领导夸西河是魏国之宝,实际上就是夸吴起功劳大。

这种时候,吴起表个忠心就完了,又何必抓住领导的错误进行说教呢?这样不会做人,怎么能不受伤?

魏置相,相田文。吴起不悦,谓田文曰:“请与子论功可乎?”田文曰:“可。”

【翻译】魏国设置宰相,这次任命的是田文。吴起很不高兴,对田文说:“我想与你比较功劳大小,可以吗?”

田文回答:“可以。”

起曰:“将三军,使士卒乐死,敌国不敢谋,子孰与起?”文曰:“不如子。”

【翻译】吴起问:“统帅三军,使将士乐于赴死,敌国不敢有图谋的念头,这些事你和我比谁更好?”

田文说:“我不如你。”

起曰:“治百官,亲万民,实府库,子孰与起?”文曰:“不如子。”

【翻译】吴起再问:“治理百官,亲善百姓,充实府库,这些事你和我比谁更好?”

田文说:“我不如你。”

起曰:“守西河,秦兵不敢东乡,韩、赵宾从,子孰与起?”文曰:“不如子。”

【翻译】吴起又问:“镇守西河,使秦兵不敢向东侵犯,韩国、赵国依附听命,这些事你和我比谁更好?”

田文还是说:“我不如你。”

起曰:“此三者子皆出吾下,而位居吾上,何也?”

【翻译】吴起质问道:“你这三方面的能力都在我之下,而职位却在我之上,这是什么道理?”

文曰:“主少国疑,大臣未附,百姓不信,方是之时,属之子乎,属之我乎?”起默然良久曰:“属之子矣!”

【翻译】田文说:“君上年少,国家多疑,大臣不能齐心归附,百姓不能信赖 *** ,在这种时候,宰相的位置是交给你做好呢,还是交给我做好?”

吴起默默不语,过了很长时间才说:“还是交给你啊!”

【解读】做事能力很强的人,往往不太会做人。

吴起在鲁国、魏国和后来的楚国,其个人能力没话说,但总是不能交好同僚和王亲贵族。他在鲁国被小人进谗言挤走,在魏国也被设计陷害,后来去楚国更是把所有勋贵都得罪遍了。

此时,魏国新君刚刚即位,权力还不稳固,像拜相这么重大的事情还不能自己做主,必须认真听取身边大臣的意见。这样一来,与大家关系都处得不错的老好人田文就自然成为了宰相的人选,吴起只能继续做自己的西河守。

吴起在魏国的职业生涯遇到了天花板,即使他再努力,业绩做得再好,也得不到应有的激励。这种无力感与失望,不少现代职场人应该也感同身受吧。

在一个复杂组织中,做人与做事是提拔干部时的两个重要的考虑条件,至于哪项更重要,那就要看老板怎么想,以及当时情况怎么样了。当然,会做人又会做事,这属于完美人生。

未完待续......

作者:布衣书生 自媒体:复利人生

发表评论